>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三章 营救

《陨神记》 第三十三章 营救

    天云城央城区街道两侧早早聚集行人,天云城里抓到亵神者或者是叛徒常有游街示众的传统,每一次都会引来大量凑热闹的城民前来围观,只是这一次围观者,少女所占的比例似乎有些过多了一

    女孩们一个个俏脸晕红交头接耳讨论着什么,那种时而羞赧时而迷醉崇拜爱慕而又渴望的眼神,足以让身边所有男人都嫉妒欲狂

    来了!

    来了!

    女孩惊喜赞叹惊呼起来,一匹神骏雪白的独角马威风凛凛走来,从头到脚没有一根杂色毛,头顶独角又尖又长而且完全是黄金色,圣洁白色在光辉照射之下,足以让周围都黯然失色

    如果不是万无一的人又怎么敢骑万无一的宝马?

    年轻的骑士白甲银枪威风凛凛骑,一张刀削斧凿的刚毅面孔上、剑眉星目,俊美阳刚,给人一种正义而又完美的形象,每一个表情都足以牵动少女为之疯狂

    这位就是星光城主高徒冬归雪,现在职位是天云城猎魔将军,无论是身份、地位、实力、相貌,全都无可挑剔,这样的人龙凤理当成为全城少女的梦情人

    无数少女炙热目光,也无法融化冬归雪的冷

    冬归雪眼里,女人就是麻烦的代名词,而他最不喜欢麻烦

    这是一支规模仅仅由十个士兵组成的游行队伍,正央押送着一个蓬头垢面十分狼狈的青年,他的双手拷在钢铁枷锁上,双脚被铁链给锁住拖着沉重铁链,十岁左右样子,身材适,不高不矮,一张俊逸清秀而又随和的面容,头长过肩膀,全都披散在肩头,曾经玩世不恭随和不羁的样子完全消失,现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刻的仇恨与愤怒

    冬归雪登上高台开始朗读宣布流离风的罪行

    从走私违禁品,拐骗贩卖人口,到亵渎神灵行为,再到勾结魔族奸细

    冬归雪和惜云鸿早就已经捏造好足够多的罪名,每一条单独列出来都是重罪,最轻都是驱逐神域的下场,当这些罪名全部集合在一起的时候,流离风简直就成为邪恶的代名词,虽然没有挪列出证据,但是已经激起人群愤慨

    “烧死亵神者!”

    “烧死亵神者!”

    四面方的围观者无不出高喊

    流离风面对一张张狂热而又疯狂的脸,他心里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悲哀和痛苦,养父一辈子谨慎虔诚,最大愿望就是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出人头地,谁曾想最终会落得身败名裂含怨而死的结局,而他这一生也彻底的宣告毁灭,将在无数人唾骂走向火刑柱

    神真的存在,为什么会冷眼看待这种事情生?

    神真的存在,为什么会默许这种阴暗卑鄙事情生?

    游行队伍开始正式前进,两侧围观群众越来越多虽然天云城几百万人口里,总会有那么些人生出罪恶叛乱的念头,但是绝大多数人对神灵还是非常虔诚的,即使不够虔诚最起码也足够敬畏,因此不敢将任何情绪表达出来,否则在这种神威覆盖的地方跟找死有什么区别?这样恶劣罪犯一年都出不了几个

    这种人是天云城的隐患和公敌!

    如此邪恶存在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终于围观群众不满足口头讨伐,更多人开始付诸实际行动,先是一枚两枚铜币狠狠砸在流离风脸上,随后是果核或其他杂物,从两侧源源不断飞出各种垃圾丢在流离岛的头上脸上,周围环绕的护卫都不得不退开一点点避免受到误伤

    流离风想怒吼想争辩

    他却现是这么无力

    因为面对身边一张张可憎的面孔,他就知道自己任何挣扎都是徒劳,无论他说任何话都是不会有人相信的,这些人永远都生活在美好的梦境里,如果这场梦能够一直做下去或许最终会在祥和和幸福死去,可如果这场梦一旦醒过来,他们就会看到这个世界残酷本质,最终结果就和老荆没有什么区别,无知者或许是幸福的

    大概是押送队伍冷眼旁观没什么反应,四周围攻流离风的人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冬归雪只是默默看着流离风在侮辱和诅咒渐渐前进,他的眼睛闪动几下,最终挪向周围“有可疑目标吗?”

    “暂时还没有出现”一个随行护卫回答道“我们主动去找吗?”

    “不用”冬归雪摇摇头说“让大家继续隐藏在人群提高警惕,只要见到身材矮小瘦弱、戴着面具的可以目标出现直接拿下,明白了吗?”

    “属下遵命!”

    游行队伍在继续的前进

    人群在一阵有一阵沸腾**

    此时此刻,几百米外,星光大师以平静的目光远远审视着这个局面冬归雪的安排不能说十全十美,不过从人数和战斗力方面,云鹰想把人截走,凭他的实力不可能

    这样必死无疑的情况之下

    他真的会选择营救流离风吗?

    这种事只要稍微有点理智的人,恐怕都不会做出这样几乎飞蛾扑火般的疯狂举措不过就在星光大师心里产生这种想法的时候,他比鹰还要敏锐的目光就现人群出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他的身材略显瘦小,脸上戴着一块面具,身上穿着黑色斗篷,正在探头探脑不知道在干什么星光大师在这么远距离都现了目标,冬归雪有岂会完全毫无察觉,立刻一声怒吼

    “抓住他!”

    几个隐藏在人群里的猎魔师闪电般围过去,冬归雪更是从白马身上腾空而起,双脚快踏过两三个城民肩膀踏过去,犹如一只灵巧的飞燕般冲进人群

    面具男连忙想要逃走,冬归雪度实在快的看不起,一杆银色的长枪脱手而出,枪刃还没有刺到对方就好像银色蛟龙吐息般喷出一股白色能量,让这个面具男从头到脚都出现一层寒霜,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四周人群受到惊吓连忙惊叫着逃窜起来

    这里的人数过多以至于非常拥挤,几乎顷刻间就生踩踏的事故

    冬归雪对身边城民惊叫尖叫充耳不闻,他把冻得半死不活的人给拎起来,一把将他脸上的面具给拽下来,当冬归雪看见这个人的脸时候,他的表情顷刻间就变得扭曲起来,是一种被戏耍的恼羞成怒!

    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云鹰!

    纯粹是个冒牌货而已!

    这种时候这种地方以这身打扮出现在这里,连身高体型都基本一样,即使用屁股想也应该知道,绝对是云鹰那个混蛋的策划

    四周人群惊叫推挤间又一个戴着面具穿着会斗篷的矮瘦个子出现,随后是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十个,二十个!

    冬归雪以及其他猎魔师与护卫见此情形都已经目瞪口呆了,因为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四面方出现过二十个类似的身影,因为每个人都带着面具的关系穿着灰色斗篷,因此根本没有办法辨认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

    “抓住他们!”

    人群里隐藏的猎魔师纷纷一拥而上将这些人给扑倒

    护送士兵们也不得不出手掀翻好几个靠近的可疑人员

    冬归雪给他们下达的命令是,只要见到可疑人员立刻拿下,现在这里到处都是可疑人员,他们就算明知道抓到的肯定是假的,可是却有偏偏不能放过他们,因为谁又能保证真的不会混在人群里呢?

    一阵风将无数砂砾吹到空气,环绕在流离风的四周十几米的地方,这些沙子尽管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一定程度遮挡住实现,还能导致人的眼睛都睁不开

    “不要管这些,全都是障眼法而已!”冬归雪现黄沙出现,他就已经意识到云鹰的诡计,因此大声的喊起来“全部聚拢,围住罪犯,这个家伙会隐身,不要给他任何可乘之机!”

    十个护卫闻声连忙退后,他们以后背将流离风为围住,每一个士兵手里都抽出兵器面对着前方,哪怕对方会影身,哪怕对方诡计多端,他的最终目的依然是劫走犯人,因此只要不留任何可趁之机就行了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十个护卫心里都有些奇怪的感觉,不过谁也说不清楚这种奇怪感觉到底来自哪里

    冬归雪回头望向流离风,当见到流离风身边围绕的护卫时,冬归雪算是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他安排贴身押送流离风的战士只有十个,可是现在偏偏出现了十一个,绝对是刚刚混乱的过程钻出来混进里面的,这几个士兵匆忙间居然都没有察觉

    咚咚!

    云鹰猛地难连续踹飞好几个士兵,他一把抓住流离风就要带进人群,冬归雪见到天云城士兵打扮的云鹰时眦目欲裂,一股恼羞成怒感顿时油然而生,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把他当成傻子戏耍

    云鹰早就计算好冬归雪安排以及反映,他知道看上去松懈的押送部队,其实周围都布满穿着便衣的猎魔师和战士,云鹰虽然没有办法辨认出普通战士,但是却能通过神器波动感觉到猎魔师,因此这次在突围的时候,云鹰选择的是一个没有猎魔师封锁的角度,他只用几秒就钻进人群当,这种情况里冬归雪也不好动手,虽然他不把普通人小命放在眼里,但是身为德高望重的星光高徒,有些样子最起码还是要做一做,他不可能为抓云鹰而不管普通城民死活

    一抬手

    狂沙喷涌而出

    冬归雪视野骤然间被遮蔽,他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星光大师远远见到这一幕,只是微微叹息的摇摇头,从宽大的袖子里深处一只手,指与食指捏起一枚细细的小针,这根针细小的有些不太像话跟牛毛没有差别

    一丝丝肉眼能见的电弧出现在周围

    大约两秒钟左右时间,电弧全部融进细针里

    星光大师看似漫不经心的轻轻一弹

    簌!

    这根小针出基本出人类耳朵捕捉极限的声音,好几百米的距离轻松穿越而过,简直比子弹还要精准以及迅,当穿过沙尘满布的空气,最终直接刺进云鹰膝盖里,整根针力道刚刚好,既没有穿透出去也没有露在外面,整根细小的尖针毫无完全此进人的体内

    云鹰整条右腿被细针射的瞬间,他就感觉到好像失去对身体控制能力,扑通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该死!

    这是什么东西!

    云鹰感觉到一根针插在膝盖上,这根针力度把握刚刚好,既没有威力过大而穿透膝盖,也没有威力不足而射不穿护膝,简直就是经过精打细算仔细计算出来的结果,最重要的是小小针里附着能领,云鹰现在感觉顷刻间就被电击枪击,全身不受控制的痉挛抽出起来,几乎已经丧失了行动的能力

    “云鹰!”

    流离伸手想去搀扶云鹰,结果刚刚接触到云鹰皮肤,他就感觉到一阵刺痛感,原来电流居然会穿过云鹰身体传到流离风身上冬归雪利用这短短几秒钟的空隙,他已经成功的率领手下把两人给团团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