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六章 强制留人

《陨神记》 第三十六章 强制留人

    北辰曦火急火燎把云鹰送到总帅府,她总算是抚抚高耸额胸口,长长地松一口气一    今天能看见冬归雪那个冰块脸吃瘪,这种感觉真是太他妈爽了!

    “这么快就抓到毛贼了吗?真不愧是我的孙女,哈哈哈!”

    北辰天虎虎背熊腰满头白飘飞身影出现,只见虎步龙行快出现在面前,当见到昏迷过去的云鹰时,北辰天脸色就沉下来,总帅府都敢偷的家伙,总得给点颜色瞧瞧

    “先等等,这家伙不太简单”

    “管他什么来历,惹我北辰家,让他不得好死!”

    北辰天已是一把年纪,可戾气和暴躁性格,确像一个印记般印在北辰家族人的灵魂里,这点好像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

    “你听我把话说完行吗?!”

    北辰曦直接对着老爷子大吼一句

    北辰天一怔,只好悻悻安静,北辰曦把打听到和见到的事情,全部都向老帅前前后后解释个清楚北辰天闻言露出惊愕的表情,天云城生这么大的事情,他到现在竟然完全不知道

    “来人,请墨先生!”

    一个打扮怪异的人出现在大厅,他看起来年纪不算太大,大概是三四十岁样子,戴着半脸的面具,穿着暗灰色的衣服,走路的时候没有一点声音,犹如飘进来的幽灵

    墨先生走到昏迷的云鹰前简单的检查一番,伸出手在云鹰膝盖轻轻一拍,,只见一根牛毛般的小针被吸出来夹在指间,墨先生将几乎肉眼不可见的小针捏起来观察几眼说“这是惜云星光大师的极雷针,也只有星光大师功力能做到”

    这种问题老帅早就知道,他问出更关心一个问题“他怎么样?废了么!”

    墨先生在云鹰身上检查几下说“此针致残率极高,不过星光大师好像没有刻意要将其弄残,而且这个年轻人体质异于常人,虽然受到一定创伤,但是只要稍加疗养,我想不会留下后遗症”

    “好,没残就好”

    墨先生把云鹰体内几根针都取走就离开,北辰天则捏着胡子看着云鹰,露出饶有兴趣的样子,一个能让星光亲自出手的人,这个小子也真是不简单啊

    “这个家伙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他不仅仅敢进我们北辰家盗窃,而且居然还放火烧城主府”北辰曦以为自己在天云城已经是无法无天的代表,现在跟这个人相比一下,她觉得自己可以自封礼仪大师,“这么有个性的人挺有趣,我倒觉得死了太可惜,不如救下来送给我玩怎么样?”

    “玩什么玩,哪有把人当玩具的”北辰天捏着胡子瞪了孙女一眼“我们北辰家的人多,要兵有兵,要马有马,可多而不精,真正优秀的人才,全都在他惜云家这个小子竟然有这种才能,直接杀掉未免也太可惜了一点虽然稚嫩了点,但是个可造之材,我倒是觉得……”

    话音尚未落下

    从外面就传来声音

    一个军官急匆匆冲进来单膝跪下“总帅,城主大人来了!”

    北辰曦美丽的面庞浮现出一股惊讶“这么快就来了?怎么办!”

    老爷子哼一声站起来,他梧的身体就像一头狗熊,可气势则相当于一头霸王龙“让我来处理,你把这小子带下去,我亲自会会星光这家伙”

    北辰曦赶紧把云鹰带走

    “请城主进来”

    几分钟以后

    惜云星光城主走进来,左右跟着惜云鸿和冬归雪,惜云鸿满脸阴沉不悦,冬归雪则愤怒不已,星光大师走在前面,一身灰衣素袍,竟依旧是一副教书先生般的和蔼平静摸样,黑白交织头一丝不苟梳理着,明亮的双眼给人一种小鹿透彻,却又像大海一样有着深沉浩瀚的睿智

    总帅与城主大人形成鲜明对比

    这位老帅气势是完全外放,普通人在他眼前根本连站都站不稳,他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绝世凶兽,仿佛下一面就会把眼前的人直接生吞活吃

    城主大人则完全内敛风轻云淡,从每一根头到每一个动作,全都保持着高度的自制和矜持,如果是一个不认识他的人,多半以为城主大人是一个非常学问渊博为人和蔼的教书老先生

    北辰天滔天洪水般的压力与气势之下,惜云鸿和冬归雪都感觉到皮肤有种刺痛的感觉,甚至连走路的时候都感觉到强大阻力,需要花费比平常大好几倍的力气,而无处不在的危险更是使他们浑身紧绷

    如果说两个人是汹涌水流的礁石需要默默忍受冲击,星光大师则好像是一个,任你洪水涛涛都会从穿透而过,大毫不受影响缓缓地向对方笼罩过去

    “哈哈哈,城主大人,好久不见啊!”北辰天大大咧咧的走上去迎接,表情就好像一个迎接老友的好客主人,“我听说您的府邸烧起来了,哎呀呀,这可不得了,那可是城主府啊,其放满城人口信息、税收纪律以及乱七糟的重要资料,该不会全部都烧没了吧”

    “让总帅担心了,虽然受到一点损失,但是不值一提,重要资料档案都做过备份的,即使损毁一些也不打紧”星光大师微微颔面带笑容,他看起来好像真满不在意,这么大的事情生在他身上,就好像是不小心打碎一只杯子般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他的话音一转说“我倒是听说总帅府邸几天前遭窃,北辰曦小姐损失不少财产,窃贼抓到了没有?”

    “哈哈哈啊,城主大人倒是消息灵通,不就是一个小毛贼么?本帅想抓他轻而易举,这种事情就不牢城主关心了”

    “不能这么说,城主府被侵入,顶多被偷走点没用行政资料,而总帅府乃是天云城军机要处,整个天云神域各大城市的兵力部署和布防指令能自这里,如果总帅府被盗,这是关系到整个天云神域安全的大事,我作为城主当然不能视而不见”

    “放心吧,我自会抓到这毛贼的”

    这倒是不难解决,找个人顶包就是了

    “其实,我已替总帅查到部分遗失财物的下落,这些东西在城一个非法俱乐部里出现,不过他们的背后似乎另有主谋另外,我听说监狱那边出现暴乱,整个地牢的人都通过地下通道逃走了,其不乏好几位圣殿钦点的要犯,现在我有足够的理由认为,这个人与盗窃总帅府的盗贼是同一人”

    北辰天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这样恶劣严重的事情,我要是上报圣殿肯定会引起重视”星光口吻依然随和而又轻松,他的态度充满诚恳“希望总帅能配合抓捕重犯,如果一时疏忽做出错误事情,比如说包庇重犯,引得圣殿不满,到时解释起来就麻烦了”

    三言两语见北辰天的脸色就阴下来

    老狐狸做事果然还是一如既往滴水不漏啊!

    不过星光大师实在是太敏锐一点,这么短就查到总帅府被盗的事情,更是将赃物给追回来了,还把这件事情上报圣殿这种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全看星光大师会怎么借题挥

    总帅府被盗确实威胁到天云神域安全,而且现在被盗取的东西流落到一群非法组织成员手里,那么有理由怀疑总帅府里面的重要军事机密也已经泄露

    此人更很有可能是煽动地牢的罪魁祸

    星光大师完全可以借题挥

    “城主大人开口了,本帅怎么敢不配合?不过有另一件事情,我想请城主大人帮忙”

    “总帅但说无妨”

    北辰天绕开话题,换一种口气说“本帅最近现一个人才,觉得是一个可造良才,只是不知为何与城主大人结仇一个几乎没有成年的年轻人,竟刚来到天云城就屡次被杀,以星光大师这样的地位和胸襟,为什么要跟一个小伙子过不去?莫非是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这让我犯难又好奇”

    冬归雪忍不住站出来“云鹰是魔族奸细,你包庇他就是叛神!”

    “魔族奸细?真是好大一顶帽子!说话要凭证据,你们说他是魔族奸细,请问证据在哪里?他经过天云法典的审判吗?难道他脸上写着魔族奸细几个大字么,凭一句话就能给人顶罪,那么老夫说你是潜伏在城里奸细,你是不是也就是可以随手斩之的奸细了?”

    冬归雪被老人威严震慑的微退一步“你……”

    星光大师摆手示意冬归雪闭嘴,他深深地看一眼总帅说“总帅,当真要保他?”

    “你们家族人才济济,当年三位大师各持一方牛耳,在天云城风光无二,即使在圣殿也有一席之地,你身边有惜云鸿这样得力助手不止一位,下一代又有银月、风回、冬归雪等,更掌握天云城百分之十猎魔师,隐藏高手就更不计其数了我北辰家也就一个北辰曦能拿得出手,好不容易捡到一个好苗子,你觉得我会放手吗?我已想好,送他去地狱谷,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如果死了就算了,如果活着回来,他就是我北辰家的一把剑!”

    出人意料,星光大师在这个问题没有考虑太久“既然总帅爱才心切,我就卖总帅一个面子,我们走”

    冬归雪不甘心“老师,可是……”

    “走吧”

    冬归雪不知道为什么老师会这么做,这次明明是老师占据上风,而且以星光大师的手段,北辰天在这些方面斗争上根本就不是星光的对手,他为什么要放弃呢?

    (微信公众号bzyz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