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七章 付出的代价

《陨神记》 第三十七章 付出的代价

    “出来吧一  ”

    北辰曦走出来的时候,美丽的白金明眸里泛着惊讶,本来以为会有一场激烈交锋,甚至会展成两大家族间新的矛盾点,结果三言两语间就解决了?

    星光大师看似温和儒雅,实际实在是难缠的角色,北辰曦在天云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魔头,与爷爷平级的大人物城还有好几位,惟独惜云星光她不敢触碰,这个人物有多难缠就可想而知了

    有点不可思议啊

    这不像星光大师的作风

    难不成星光大师有其他想法?

    北辰天说出一句叫北辰曦无法理解的话“你现在还太年轻,所以不了解惜云星光,现在既然做出了现在这样的决定,那么就说明他与云鹰见矛盾并非不可调节没有事了,先去看看那个小子吧”

    云鹰渐渐地苏醒过来,先见到是华丽天花板,以金粉绘制着好几幅非常美观神恩普照的艺术画,华丽又气派

    这是哪?

    云鹰猛地一惊就要起来

    星光给造成伤害依然没有消失,只觉浑身跟万蚁啃咬般难受

    三个人站在巨大卧榻前在说着什么,云鹰一眼认出其的北辰曦,他不是被冬归雪抓走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墨先生侧目瞥躺在床上云鹰一眼就对老帅说“我的药物已经挥作用,他看来已经苏醒了”

    北辰天对眼前幕僚相当尊敬“辛苦先生了”

    墨先生拱拱手就退下

    老爷子没有上去说话,北辰曦率先走到面前云鹰有机会近距离仔细观察对方,足足有一米七的个头,没有穿盔甲,白色金边的武士衣,高贵白金色头没有扎起,却有条不紊铺散开来

    太白了

    白得不正常,却又不显病态

    一般形容美女皮肤时都会以白玉做比较,北辰曦给人感觉就好像真是白玉制成,肌肤不仅仅白得不自然,不见丁点毛孔的痕迹,正泛起温润的光泽

    这位大美女要是站立不动,绝对是一尊高贵而又有气质的女神,现在却满脸痞气的两手环抱在胸前,两眼目露凶光恶狠得看着云鹰说“小贼,你可算落在本小姐手里了,现在有什么话可说!”

    云鹰没有搞清楚状况

    “曦儿,不要闹了”北辰天魁梧壮硕身体出现在美女身边,一股更可怕的压迫感迎面而来,云鹰感觉在这个老头子面前,他好像被一座大山压着连呼吸都变困难,老头子努力想摆出亲切样子,只是满脸横肉是在叫人亲切不起来“你差点就死了,幸亏曦儿把你及时救回来,这里是总帅府,你应该来过”

    云鹰也不晓得总帅是什么职位,他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淡淡的哦一声,随后就闭上眼睛说“你们要杀我么?”

    “杀你?杀你容易得很!老子一根手指就够了!可如果想你死,我何必冒着得罪星光那只老狐狸的危险把你就回来了!”北辰天对云鹰满不在乎态度感到不满,“好了,你就说说,这件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跟星光闹成这样”

    这老头子能在星光城主手里救人,绝对不是一个等闲之辈,可他到底处于什么目的这么做?云鹰无法揣测老者的心思,不过关于荒野里生的事情,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必要

    “原来是这件事……”北辰天露出恍然大悟,最后深深地叹一口气“从今以后,关于银月就不要再管了,这事比你想象复杂得多”

    “那个女人怎么还没死!”北辰曦一听到银月两个字,浑身顿时一紧,犹如触电一般,这种感觉就好像毒蛇遇到猫鼬、蜘蛛遇到飞鸟,两个拳头顿时就握起来“她一定是畏惧本小姐的挑战才从天云城逃走,本小姐从圣殿回来还没跟他分出胜负呢,我才是天云城第一天才!”

    北辰曦跟银月看来颇有一段渊源

    云鹰没有在意这些“星光大师是不是真与魔族勾结?”

    “我说过,这事比想象复杂,而你的层次太低了,现在答案对你没有任何意义!”北辰天明明知道些什么,他却没有给出准确答案,只是耐人寻味的说“好了,老子不稀罕拐弯抹角,我直接进入正题吧你盗窃北辰家的东西,按老夫脾气就算活剥了你都算便宜,这次更害得老子与城主府作对,这么大一个人情,你可得想好怎么还?”

    “我就烂命一条”云鹰能什么好报恩的,“你想要的话随时拿去”

    “痛快!不过老子不要你的命!”北辰天嘿嘿一笑说“我觉得你小子天赋不错,这也是为什么拼着可能得罪星光也要救下你的原因从此以后你就是军方的人了,我准备将你送到天云神域里最好的训练营训练一段时间,你欠我们家的东西,我要你顺利回来以后,就为我们卖命来偿还这笔欠债吧”

    这个老头子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

    北辰天看起来地位不低,手肯定也是高手如云的,为什么要找他来帮忙呢?云鹰虽然有两下子,但是还非常有限,天云城里比他厉害的人物一抓一大把

    老头子自称是军方的人,难道想云鹰加入天云城军方?云鹰无论怎么看身上都没有军人的那种气质,更没有所谓的信仰信念可言,这样的他怎么可能成为军人?

    “我是一个荒野人,没有什么信念信仰”

    “所以你不会成为正规部队,只是一支躲藏在暗处的冷箭一个城市部队既有正式的也有不正式的,既有光辉神圣的也有从来见不得光的这个世界需要正义来维护,但有些必要的邪恶也必须存在”

    “什么意思?”

    “就比如说,有一些不太光彩事情,无论是军方还是家族都不便于出动,这种时候就是用到你们的时候每个家族和势力都会有你这样的人,有时候面对特殊情况就要采取特殊的行动”

    “不怕我逃走?”

    “你倒是逃啊!你体内有一种慢性毒素,是我让墨先生注入的,它会陪伴你五年左右的时间每半年就会作一次,没有解药必死无疑你要是没有卖命还完债前,那就直接那这条命来抵吧!”

    北辰曦有些不太高兴,“你怎么能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我都嫌丢人!”

    北辰天不以为然说“这不也是为一劳永逸么,不就是卖命五年,算个屁!”

    云鹰“我的实力不够”

    “这确实是糙了点,不过没有关系,一块好胚只要好好锻打,我想必会铸成成为一把好剑的”北辰天继续说道“这次你要去的训练营就是一个最好的熔炉,哪怕是天底下最废的废物丢进去,只要最后能够活着走出来,也能够成为独当一面的人物”

    这个老家伙早就已经计划好!

    云鹰如果不答应这个老头,他就算不被慢性毒给毒死,他还能在神域立足吗?如果不继续留在天云城又该去哪里呢?

    本来以为会死,死了一了百了,既然已经活下来,云鹰没道理再次寻死

    “我有一个要求”

    混小子居然还敢提要求?如果不是老子他早就已经死了!

    北辰天尽管有些恼火但还是问“你说说看”

    “荆棘花商会的人是无辜的,放过他们”

    北辰天一怔,本来以为云鹰会提某些有利于他的要求,没有想到最后提出来的竟然会是这个北辰天皱着眉想了想,这件事情有点不好办,最终犹豫几分钟说“除了那个叫流离风以外,其余人我都可以想办法赦免,不过天云城是容不下他们了,他们只能被配到偏远小城镇生活”

    这样就足够了

    云鹰知道流离风的未来已经彻底堕入黑暗了,因为当众宣判罪行而且又被所谓魔族奸细救走,他已经无论如何都无法洗白至于其他人还能以各种不知情之类理由放掉云鹰忘不了流离风在通道里走进黑暗时的身影,他知道这个人以后生活肯定要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只可惜云鹰已经帮不上他了

    北辰天见云鹰这么快就同意感到非常高兴

    现在这样子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少了

    天云城战士是多,但是大多数都不知变通,北辰天研究过云鹰这些天行动,他现云鹰真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家伙,这样可造之材才是天云城军方最缺的!

    “曦儿,你带着他准备一下,明夜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

    “去哪?见谁?”

    “城主府,惜云星光!”

    云鹰吓一跳,北辰天是不是疯了?惜云星光早就像杀他,现在主动送上门去,这不是让他去送死吗?北辰天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态度,因为星光还不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北辰曦不管云鹰怎么想呢

    云鹰身体刚刚恢复一点时,北辰曦就把他从总帅府拽进兽车,两个人直接驱车前往城主府北辰天的说法是,这次见面并不是他的注意,而是惜云星光主动邀请,他要亲自见一见这个荒野来的毛头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