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八章 宴请

《陨神记》 第三十八章 宴请

    车是好车,铸铜镀金一

    兽是好兽,白玉麋鹿

    人是每人,极品美女

    北辰曦大小姐换掉武士袍,换上一件参加宴会的礼服,一双白玉般雕凿的美腿随意叠着,满头微卷的白金头皮精心盘起,浑身上下,从里到外,无不充斥高贵公主般的气息……如果没有怀抱着宝剑的话

    北辰曦就算赴宴都不忘带着佩剑,又宽又长的宝剑华丽剑鞘镶满宝石,她坐在车厢里的时候两手环抱在胸前,让饱满丰挺胸脯压得微微变形,从礼服衣领露出一条有人的鸿沟

    云鹰坐在车厢里相比,浑身僵直着很不舒服,这不仅因为要跟惜云星光正式见面觉得很别扭,更是因为从刚刚开始坐在对面这位女神般的美女就一直在盯着自己,一双罕见却像极品宝石般透彻的白金眸子好像镜子般要把他照一个通透

    北辰曦总算开口“问个问题”

    云鹰反而觉得松口气,“你问吧”

    北辰曦挺挺胸脯问“你觉得我美吗?”

    云鹰想不到这个女人会问出这种问题“美!”

    北辰曦非常不满蹙起黛眉“你这算什么回答?!”

    云鹰根本摸不透这个女人,她到底什么意思啊,难道反倒回答错了?难不成她不喜欢别人说她美,真是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女人

    “本小姐这样美女怎么能用一个字来来评价?”北辰曦恶狠狠地说“以后记住了,最起码也要加上倾国倾城、貌若天仙、沉鱼落雁、举世无双这样十几个前缀才行!下次这么敢敷衍,小心我揍你!”

    云鹰脸都黑了

    他见过不少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如果不是打不过她,真想上去抽她一个大嘴巴

    “好了,这个问题算过了,现在问第二个问题”北辰曦尽管对第一个回答很不满意,但也算勉勉强强过了,她又问道“你觉得我跟惜云银月比谁更美?”

    这又算什么问题?让云鹰怎么回答才好

    北辰曦不等云鹰开口就按住剑柄并且目露凶光“你最好想清楚再开口,否则,哼哼!”

    这样威胁方式就算问出答案又有什么意义?这女人脑子真有问题吗?

    其实银月跟北辰曦容貌身材不相上下,如果非要觉得谁更好,云鹰个人还是更偏向银月,毕竟两人在荒野里出生入死相处这么久,银月不仅有着卓越的外表,更充满内在的魅力,不过面对眼前这个一言不合就可能拔剑的女魔头不敢说实话啊

    “还是你美一点点”

    才美一点点?北辰曦有些不满!

    “你说说看我跟惜云银月比谁更厉害?”

    “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我没有看过你出手”

    北辰曦想想觉得也对,她与冬归雪交手的时候,云鹰当时已经昏迷了,何况就靠那两招的交锋哪里看得出实力?不过北辰曦相信自己肯定已经越惜云银月,那个女人躲在荒野里不敢回来,多半就是畏惧自己的挑战罢了!

    “你还不错,够诚实!”北辰曦对眼前人说“你要是从地狱谷活着回来,不如跟着我身边做个小弟,我们一起气死银月那丫头,打到这个臭屁的女人!怎么样?”

    北辰曦看来云鹰跟银月关系匪浅,所以她抢走云鹰带在身边就等于挑衅银月

    云鹰就纳闷了

    两个女人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北辰曦每次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都咬牙切齿

    不过云鹰可以肯定的是,北辰曦肯定在银月手里吃过亏,胜利者对手下败将往往不屑一顾,只有失败者才会对胜利者愤愤不平,特别是一些自持甚高的人

    “不干!”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北辰曦顿时觉得好心当成驴肝肺,“你以为家里那个老爷子是什么好人?天知道他会给你派什么危险任务,你跟在我身边当个小弟,非但可以经常跟我这个绝世美女接触,更能跟着大姐我吃香的喝辣,总比每天出生入死好”

    “我说了不干就不干!”

    云鹰才不会答应北辰曦呢

    当个小弟?恐怕说成奴才更合适吧!说白了北辰曦没把云鹰放在眼里,云鹰恰恰对这种非要高人一等人没有什么好感

    北辰曦还就不信收不了这么一个土包子“天云城没有几个人敢拒绝我,你知道拒绝我的后果是什么吗?”

    云鹰心里本来就憋着火气,他又是那种不会轻易屈服的人,更何况是在这种事情方面,所以立场非常坚定“你这样一天到晚以强欺弱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让人彻彻底底服你!”

    北辰曦嘴巴都快气歪了

    你说你个荒野贱民跟着本小姐同乘一辆车,这已经是天大的神眷与恩赐了,本小姐还准备收你做跟班,这种事情多少天云城俊杰排着队都想干,你倒好居然敢拒绝

    我就不信我堂堂北辰家大小姐,天云城史上最年轻的圣殿成员,还搞不定你这个荒野土包子,等着瞧好了!

    兽车抵达城主府时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

    城主府灯光透明,夜色隐隐能见几个长着翅膀的神侍,正围着城主府飞进飞出忙碌就像勤劳的工蜂,神留在天云城的傀儡,没有思想智慧,却是天云城的守护者和维护者,每当天云城建筑受到损坏,它们就会自动出动并且修缮

    城主府事情纵火十分恶劣

    给城主府带来不小的麻烦

    不过所幸造成损坏非常有限,神侍修补以后就完全看不出来损坏痕迹了,至于内部损坏的东西不值一提,星光大师做事有非常细致谨慎,凡是重要资料都有专门资料库进行备份,没有因为烧毁而造成城市管理的混乱

    城主府的府门大开,一条鲜红崭新地毯,从里面一直延伸到外面,城主侍卫就像雕塑般站在两侧,有一位看起来微胖的年人,正眯着一张和善的笑脸,拱着双手站在门口等待客人呢

    “欢迎北辰小姐,请”

    “多谢坤伯”

    这位微胖的年人是城主府总管惜云坤,他在城主府的地位颇高,平时不显山不漏水,每天一副笑眯眯的和蔼形象,那张脸好像永远都不会有生气的样子,不过对于这位城主府总管,哪怕是北辰天都略有几分忌惮

    总之惜云家族没有几个省油的灯

    北辰曦一边简单介绍路过见到的人,一边带着云鹰向布置晚宴的正殿走进去,让云鹰感觉一切像做梦他昨天还在城主府放火,冬归雪和星光差点干调他,今天就光明正大的走进这里,这样巨大落差无论是谁一时都无法接受

    城主府宴厅非常大,总共有一百四十盏神灯,每一盏神灯光影都不一样,正央悬挂一盏最大神灯更是释放出大量光砂,犹如一层朦朦胧胧弥漫流动顶部,就好像是瑰奇多变的云层般

    宴厅以主次落座,每一张桌子都是昂贵紫木,各种闻所未闻的珍馐琼浆早已摆设好,每一个座位旁都站着一位侍从,更有乐队在大厅央演奏,美艳舞女在音乐翩翩起舞

    云鹰心情别提多别扭了

    他妈的,进食而已,用得着搞这么夸张吗?

    云鹰注意到宴厅最前方,是一位穿着朴素简单满头灰白头的长者,虽然他身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气息来,但是云鹰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天云城主

    星光大师眼神非常平静甚至可以以古井无波来形容,哪怕连一丝厌恶和愤怒的表情都没有,反而有透出一丝淡淡欣赏之色

    那个笑眯眯的管家把两人领到左侧最靠前两个座位坐下“二位请入座”

    “人看来都已经到齐了”

    云鹰就算神经再怎么大条也能感觉到现在处境的诡异,这个昨天还差点将他害死的人,竟然坐在这里安然无恙现场参加城主宴席有十余人,其有他极其讨厌的冬归雪,还有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杀害老荆的凶手惜云鸿

    这里坐的没有一个简单人物

    云鹰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如果星光城主不怀好意,光靠一个北辰曦根本没用

    “你不用担心,如果真想要杀你,你肯定是活不到现在的”星光城主面带微笑,站起来并且举起酒杯“你叫云鹰对吗?昨天表现的非常出色,你的年轻让我十分惊讶,今天共饮此杯,我们间些许误会,不值一提”

    城主都站起来了

    其他人纷纷站起来

    冬归雪恶狠狠瞪着云鹰

    这场宴席正式开始,整个过程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好像就仅仅是一场城主府私宴而已最起码在星光大师身上,云鹰感觉不到一丝杀气

    他真打算放过我?

    云鹰自己都不太敢相信

    这场宴会进行一个小时,虽然食物喝酒都是极品,但是云鹰心不在焉又满腹狐疑,所以吃得很不痛快,当宴会就快结束时

    星光城主对云鹰说“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到花园散散步如何?顺便聊一聊我们之间的事情”

    北辰曦一听这话就要站起来

    谁知道星光城主瞥她一眼,北辰曦刚刚涌到嘴边的话,被城主这道平静淡漠目光一扫视,立刻就重新吞进肚子里云鹰确实有很多疑问想要获得解答,以星光城主能力想杀他根本不必这么大费周折,既然对方出这种邀请,云鹰胆怯反而显得丢人

    “好!”

    云鹰跟着城主离开宴厅

    北辰曦看着直瞪眼,她刚刚怎么就怂了呢,丢人,太丢人了!

    (微信公众号bzyz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