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九章 拼酒

《陨神记》 第四十九章 拼酒

    北辰曦多年建立观念一朝崩塌一

    这造成震撼可想而知,不是北辰曦心理素质不行,这实在是云鹰表现太惊世骇俗

    北辰曦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连摸都不摸一下,从远远地看一眼就能判断神器是否完整,如果真有这样的人存在,猎魔公会就甭想赚钱了她更没有听说过一个人能同时使用这么多种不同类型神器,云鹰的精神却好像不受此先知,他能与任何属性的神器爆共鸣

    无论云鹰出生多低微,无论云鹰实力多弱,光凭这两点就已经足够,让天云城没有人敢忽视他的存在,比任何一位天才都要特殊,足以与他们平起平坐

    云鹰的精神消耗完毕以后,石头人就自动解体,好像艳阳底下的白雪般,几乎在短短几秒钟就消融无形,拳头大小的石头就好像有灵性般,自己漂浮起来回到了手里

    “你不想试试吗?”

    云鹰对北辰曦的震惊视若无睹,他随手将石头就抛给了北辰曦

    北辰曦连忙两手将石头接住捧在手心,当目光落到石头上时,她又重新被激动取代震惊北辰曦强大的力量就爆出来,石头再一次高高飞起,开始增大并且变化

    咚!

    黄色巨石形成度比云鹰快数倍不止,当重重落下来的时候,地面都被砸出大坑这块石头不仅仅整形度更快,体积居然达到一头小象的规模,随后巨大石头开始完成构造,一尊足有两米三四的黄石巨人,以非常震撼的方式,从地面高上站了起来

    如果说云鹰召唤出来的石头人是一个瘦猴子

    现在北辰曦召唤出来的赫然是一头最强壮的山地大猩猩!

    让云鹰感到更加吃惊地是,这个粗壮无比的石头人,非但身体更加厚实紧致坚固,犹如套上一件岩石铠甲,两只手臂居然还提着一把两米长的大锤子

    活见鬼了!

    这怪物还变化出武器了!

    北辰曦又惊又喜的叫起来,她通过与神器联系控制石头巨人,石巨人歪歪扭扭的向前走几步,两只胳膊抡起巨大的锤子,重重地砸在一个木人身上整个练功室剧烈抖动一下,连坚固地板都裂开几条缝隙,木偶人更是被敲成一地碎片

    这样的威力着实有些惊人了

    北辰曦控制石头人走几圈,她就越熟练起来,云鹰现这个女人力量实在深不可测,让石头人连续活动这么久,竟然还没有半点力竭的样子

    “第三件一起测试了吧!”

    云鹰伸手将黑金古刀从箱子里提起来,这把刀看起来非常轻薄,充满古老的气息,从刀刃到刀柄都是一体打造,找不到半点衔接的痕迹里比想象略微沉重了一点点

    黑金古刀的神器铭写着寂静屠戮者!

    靠,这么这是什么名字?从名字就知道肯定是魔族传下的黑暗法器了!

    魔器神器其实差不多,魔器往往更阴暗凶残一点,所以不知道这件武器到底能挥出什么样的效果

    当北辰曦控制着壮硕石头人跑来跑去

    云鹰露出一个微笑,精神与神器开始共鸣,黑金古刀微微颤鸣起来

    当然,这种颤鸣别人是感觉不到的,北辰曦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时,只见云鹰两手握着黑金古刀跳起来,本来朴素无奇刀刃,朴素无奇斜劈而下,一道凌冽紫黑色刃芒从刀里出,即使相隔这么远的距离,也能感觉到刀芒的冷冽

    石头人僵硬在当场

    几乎没有任何预兆

    一颗硕大脑袋就被砍掉,颈部切口非常的光滑,轰的一声掉在地上,直到这个时候,才出了声音

    刀划过空气,没有出破空声

    刀芒斩断石头人,没有出破裂声

    这个过程都死寂一般,长刀好像自带消音功能,每一次出击都凌冽无比却偏偏能做到安静无声,这果然与它的名字非常相符合这把刀不算长,只有三尺余,特别适合随身携带,倒也与云鹰战斗风格相符

    虽然这件神器算不得特别强大,但是威力比驱魔棍总归是大得多,云鹰身上神器确实不少,不过缺少一件能直接战斗的趁手兵器这件寂静屠戮无疑是一把非常趁手的武器,威力算不上太强大,但好歹强过驱魔棍一点点,劈砍时能增加度,击目标又有消声效果,倒是非常不错的装备

    云鹰按着朴素的黑金古刀,“三件装备都已经测试完毕”

    北辰曦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人产生五体投地的佩服感,猎魔人之家以往可能一年到头也就流出不到十件有用的神器,这次史无前例的流出三件,而且正好被北辰曦遇上,还以难以置信的精准以百分百的签率全部收入囊

    云鹰这个逆天的家伙要是在猎魔人之家多出现几回,恐怕猎魔师公会都要倒闭了不过话说回来,现在共出三件神器,这想要平分恐怕不太容易,震荡盾和石头人北辰曦很喜欢,可是她又想到这次拍卖费用还是云鹰赚的呢,如果又在分神器上占便宜,这未免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北辰曦大小姐自己都没有现,素来霸道蛮横犹如强盗一般的她,竟然在为别人的想法考虑,这真是有生以来的头一遭

    云鹰看出她脸上难色,他非常大度摆摆手“你拿着吧,多余部分,补钱给我就好了”

    北辰曦心一喜,嘴巴上却说“我不喜欢随便别人占人便宜”

    云鹰没好气的说“好,那我拿两件”

    “呸!门都没有!”北辰曦连忙改口说“我不占别人便宜,可你的便宜,我占定了!”

    云鹰对神器倒是真没有一般猎魔师的重视,因为严格来说云鹰现在一身神器,几乎全部都是捡来的,怪石是捡来的,斗篷是捡来的,沙之书也算是捡来的,现在这几件虽说花了点钱,但也跟捡没什么区别了

    云鹰有怪石潜在的穿越能力,云鹰有与生俱来的听音能力,他觉得自己并不会缺神器,这也是他敢这么大方的底气所在何况让北辰曦再欠他一个人情,这对云鹰而言是有用的,而且北辰曦拿走的那两件,说实话对云鹰的帮助并不大

    震荡盾威力和效果都不错

    这种装备却更适合战斗风格大开大合的战士使用

    石人守卫尽管十分好用

    云鹰身上已经有沙之书这种顶级法器,当初沙帝使用沙之书的时候,同样具有类似的召唤效果,两件法器功能有所重叠沙之书又明显是远远强过石人守卫的稀有法器,何必累赘多带一件呢?

    云鹰相比较之下,更需要一笔金钱,也需要北辰曦帮忙,比如帮他从圣殿弄来饲养怪鸟的食物

    北辰曦将盾牌背起来,石头则塞进怀里放好,“姐的心情不错,请你喝几杯,走!”

    北辰曦豪气干云走进酒馆要一个单独雅间,大刀金马往柔软的大沙上一座,先叫十几坛勇士酒,再把特色菜点一遍

    “放开吃喝!全算我的!”

    北辰曦心情是真不错

    这个少年也觉得越看越顺眼

    云鹰吃似慢实快,之所以让人觉得很慢,主要因为每一份放进嘴里的食物,他都会咀嚼很细很细才吞下北辰曦能够体会到,少年并非在品味食物的美味,只是纯粹希望把每一分营养每一分能量都吸收掉罢了

    荒野里培养出来的本能,让云鹰无比珍视每一块进嘴的食物,也无比珍视每一口喝进去的睡

    北辰曦饶有兴致看着他“你看起来块头不大,食量怎么这么大?一顿可以抵我三天,我要是这么迟,肚子非撑爆不可!”

    “但我吃一顿,可三天不吃东西,你就不一定能做到了”

    云鹰食量大是多方面导致,这一点倒也是实情

    “从荒野里走出来的都不是正常人啊!”北辰曦出一声感慨,接着又充满兴致的问道“你能说说你以前的故事吗?”

    “没什么好说”

    “没情趣,你难道不知道拒绝一个美女很无礼?特别是我这样一个智慧与美貌共存的绝色大美女!”

    “你真不谦虚!”

    “这是事实!”北辰曦一拍桌子,她拿起一坛酒,“你难道不知道喝一个大美女喝酒是多么难得的机会?来,有本事灌醉我”

    云鹰瞥她一眼“为什么要灌醉你?”

    “你到底是不是正常男人?这么一个大美女在你面前,你居然还问出这么蠢的问题”北辰曦挺了挺坚挺的胸脯“你要是有本事灌醉我,你想把握怎么样,都随你!”

    虽然说北辰曦的性格奇葩一点,但是抛开个性不提,仅仅从外表来看,她却是云鹰见过的女人,除了银月以外最美丽的而且,与银月那种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仙子给人感觉不同,北辰曦要是不动不说话,她的气质就像一尊神像,充满圣洁与高贵,这样的女人无疑会激起任何男人的征服欲,更何况她还说出这样让人怦然心动的暗示语言

    云鹰瞥一眼她故意挺起的胸脯“你确定?”

    “我说话一言九鼎!”北辰曦言语间却露出狡黠之色,她直接打开两坛酒,“来,我等着呢,灌醉我吧!”

    云鹰有所不知

    北辰曦酒量在天云城是出奇大

    哪怕总帅北辰天在喝酒都喝不过这孙女,也就可想而知了北辰曦一个人,喝翻十几个彪形大汉根本就不成问题,所以这根本就是在给云鹰下套啊

    “杯子不过瘾,我们直接整坛拼酒,先来一坛润润嗓子!”

    北辰曦抱起一个小坛,咕咚咕咚喝得精光,白瓷脸颊染上几丝红晕,让她看起来少几分高贵与圣洁,竟然多出一点妩媚感觉北辰曦叫的酒可不是普通酒,这是猎魔师体质才能承受的烈酒,酒的名字叫做勇士,顾名思义,勇士才喝,普通人难以承受

    正常人可能一杯可能就倒了

    北辰曦这样彪悍的家伙能一口气喝一坛

    北辰曦擦一把嘴巴笑起来,顺手把一坛推到云鹰面前“哈哈哈,轮到你了,不着急,你可以慢些喝”

    难道怕你个女人!

    云鹰刚刚喝进去一口,他顿时脸色就变了,倒进嘴里不时酒,简直就是烈火,简直就是熔岩,让他差点一口全喷到北辰曦脸上

    北辰曦拍着桌子张狂大笑起来“怎么样?这酒够劲吧!”

    云鹰皱起眉头,硬着头皮咽下去,整坛酒喝得精光以后,浑身都火烧一样难受,目光都变得迷离起来,面红如火,汗出如浆,一股晕乎乎的感觉迅在脑海里弥漫开,好像下一秒就会倒下去

    上当了!

    这样的酒,北辰曦喝一整坛下去,只是略微面泛红晕,这足以说明她的酒量有多高,几乎是怪物般的存在,正常人哪里能喝得过她?

    “不错嘛!继续!来!”

    北辰曦就是想看到云鹰出丑,所以今天非要把云鹰喝得爬不起来为止云鹰是一个不服输的人,他也跟着喝光一坛

    北辰曦又和一坛已经开始热,脑袋也有一点儿晕乎了云鹰不甘示弱,跟着也喝下一摊子

    还没倒?全靠毅力死撑着吧!

    她相信云鹰肯定是强弩之末了

    北辰曦决定不给云鹰任何喘息空间又来一坛,谁料云鹰也顺利喝进去第三坛,他依然是半醉的飘忽状态,却偏偏没有倒下去

    其实云鹰酒量并不好,他以前在佣兵团的时候,几乎喝不过团里的任何一个佣兵这种酒拼的不仅仅是酒量,更是一个人的身体强度,云鹰见识过北辰曦厉害,他知道就算不适用神器,北辰曦也能轻松将他这种水平人掀翻

    这么强悍的实力,这么强悍体魄,如果体现在酒上,自然有极大加成效果

    其实以云鹰体质喝一坛下去就已经是极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云鹰短时间连灌三坛,醉酒程度竟然增加的十分缓慢云鹰很快就明白问题所在,他能感觉到自己血液当,有什么东西一旦在酒精浓度过某个标准,它们就会运作起来迅搬运分解着酒精

    又是侵入者在挥作用么?

    这就意味着云鹰一边喝酒过程就会一边解酒,反他始终停留在一种朦胧的拌嘴状态,却又不至于完全醉倒的状态

    “我就不信了,继续!”

    桌上空酒坛越来越多了

    云鹰始终是一副就快要醉倒却偏偏没有醉倒的状态,北辰曦随着喝酒数量不断增多,她脸上浮现红晕也越来越明显,目光也开始迷离起来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这家伙明明一坛就不行了,为什么现在还没事?

    一定是死撑着

    再喝一口,他准倒下!

    北辰曦一副见鬼的表情,天性好强的她不愿意认输,虽然她也已经快接近极限了,咬着牙说“继续!”

    又一坛一坛下肚

    云鹰好像随时会倒,可偏偏就是不倒

    北辰曦眼前的画面则越来越模糊,她已经喝得有点稀里糊涂了

    完了!

    北辰曦喝下第七坛酒时,她的身体晃了晃,扑通一声倒在桌子上,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来想给云鹰下套,最后反而把自己给套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