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十章 暧昧风波

《陨神记》 第五十章 暧昧风波

    云鹰晃晃悠悠过去推推不省人事的北辰曦,现在北辰曦就好像是一滩软烂玉泥连骨头都没有了一    云鹰伸手放到她颈部,另一只手放到纤美小腿上,轻轻地抱起来,放到柔软的沙上平躺下来

    北辰曦脸上透着热气,温暖鼻息都喷到云鹰脖子上,只是坚挺饱满的胸脯一起一伏,胸前都被汗水和酒水浸透,突兀的形状充满让人犯罪的诱惑,她嘴角还挂着一丝晶莹,让本来雪白的脸颊变得通红,看起来格外妩媚和可爱

    “我……没醉……继续……继续喝!”

    北辰曦嘴里嘟囔一句,再没有动静了

    云鹰回到座位坐下来,望着满目狼藉的餐桌,只觉得视野里道道重影,拿起一根猎魔酒馆提供的烟卷,点了好几次才终于把烟卷点上,他放在嘴里狠狠的吸一口云鹰不唱抽烟,可与印象辛辣呛口的感觉不同,神域种植的烟草香味浓郁透彻心肺,荒野与神域终究也就剩这点区别了么?

    云鹰体内有入侵者能不断解酒,但也经不起这样猛灌啊,所以云鹰状态并不比北辰曦好到哪里去云鹰却没有着急,他慢慢抽完一根烟卷,接着又自饮自酌将剩余一瓶酒喝得干干净净

    醉酒真是奇妙的状态

    脑子晕晕乎乎,情感却更激烈了

    让他的始终封闭而压抑的情感,全部借着酒精与烟草的能量,竟然一股脑全部激出来云鹰握紧拳头,有种大喊大叫掀桌砸凳的感觉,可终究克制住这种暴躁,离开荒野的执念,初到神域的喜悦,接下来的迷茫与彷徨,喜怒哀乐、陈杂在胸,各种情绪统统交织碰撞以后全部碎成碎片

    每个人都有自己理想的乐园,但世界总在不停的变化,让人们的希望不知不觉的燃烧殆尽当能烧的东西都烧尽,最终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豁达,云鹰还远不到豁达的地步,但是他似乎已经想明白了什么

    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日有肉今日饱,这种日子已经足够

    特别是现在这种半醉半醒的状态,即使真有烦恼也朦胧间被挤出脑子,痛苦的执着,不如快乐的堕落神域与云鹰理想虽然有一点差距,但是终归还是能够安定下来的

    先活下来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云鹰比任何人都明白现在自己的处境,他现在仅仅只是北辰天想要培养一颗棋子,棋子只有挥作用才有价值,如果因为下错位置而被抛弃,云鹰很快就会被这座繁华的城市给吞没

    因为云鹰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根据,他却携带着沙之书这样的宝物,另外冬归雪以及惜云家族很多人都视他为眼钉,这些都是现在的云鹰根本无力抵抗也没有办法抗拒的

    北辰曦依然没有醒,反而是睡得更熟了

    云鹰眼睛看过去,北辰曦安静时确实绝美,白得耀眼皮肤非常光滑水嫩弹指可破,让人觉得抓一把可以从里面拧出水来实际上,北辰曦常年坚持苦练,她的身材保持极好,紧绷而又富有弹性

    云鹰伸出手摸摸北辰曦的滑嫩脸颊,只见北辰曦满脸都是醉人红晕,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妩媚感觉,她似乎略有感觉,黛眉微微皱起一点,但又平复下去

    云鹰也不是一个懵懵懂懂男孩了,再加上酒精催化的效果,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讲,一个绝色美人毫无抵抗力躺在面前,完全不动心倒也是不可能的只是云鹰还没有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他还想多活几天呢,所以对北辰曦先前说过的话,也就全当没有听到了

    先把她送回去吧

    云鹰背起北辰曦拿着盾剑偷偷送回到总帅府放到了她自己卧室的床上,随后云鹰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北辰曦睡到半夜,只觉得浑身燥热难耐,在床上滚来滚去半天,最后两只手在身上不停摸索,意识朦胧间把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最终以半裸方式四仰叉躺在床上

    第二天清晨

    “啊!!”

    北辰曦房间里传出一声尖叫

    北辰曦醒来现自己大半身体都裸着,而且床上也是一片狼藉的样子,还有撕碎的衣服碎片,哪怕是她这个彪悍的性格,此时此刻也是吓得魂飞天外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为什么头这么疼!

    当记忆就像潮水般从大脑里涌来,昨晚与云鹰拼酒的事情浮现脑海,难道那个家伙把我给……

    北辰曦两眼圆瞪看一眼掉在床上衣服,又看一眼两条横放洁白**,顿时又惊又怒,脑就剩一个念头……妈的,我活不了了!

    捡起大地使者

    刷得拔出剑来

    一抹秋水般的青芒出鞘,光滑剑刃映照出失去理智的红眼睛

    这个时候,云鹰还在房间里睡大觉,他本来没有睡床的习惯,可昨天喝醉了,所以回来倒头就躺下,现在感觉到一股滔天杀意袭来,顿时大惊失色,什么情况?云鹰被吓得直接从床上滚下来,结果还没有等他站起身来

    大门被一剑劈开了

    北辰曦衣冠不整冲进来,乱糟糟头在风乱舞,两只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两手提着一把杀气腾腾的大剑,当看见云鹰,她怒喝一声,提剑就要去劈他

    “我靠!你疯了啊!”

    北辰曦大脑本来就混混沌沌,现在又被前所未有惊恐笼罩,所以连神器的力量都没顾得上用,她两只手抡起大剑就向床边的云鹰劈去

    这个该死女人,昨天还有说有笑,今天怎么就跟疯狗一样

    北辰曦头重脚轻,所以出手没有平时敏捷,即使如此云鹰也是险之又险避开一件,只见云鹰房间里的红木大床直接从间切出一道口子

    “我要砍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淫贼!”

    北辰曦抡起剑就要再劈,云鹰抓起黑金古刀,刀刃翻涌能量,寒光骤然乍现,刀锋释放出一抹凌冽光芒,无声无息迎上劈过来大剑,两件兵器碰撞的时候,竟然没有出一点声音

    云鹰动神器之力,虽然仓促间力量不大,但是北辰曦是纯粹**力量,即使是如此两个人也是平分秋色各退数米

    云鹰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你疯了?我什么都没做!”

    北辰曦又急又气喊道“你个淫贼,做了这种事,难道还想不承认?”

    “住手,住手,先冷静点!”云鹰算是服了,幸亏昨天真忍住诱惑,否则今天肯定要被劈成十块了,“我只想问一句,你真的仔细检查过吗?”

    北辰曦被说得一愣,她早上起床现衣服掉的到处都是,而且身上大半都是裸露的,脑子一热就提剑冲出来了现在被云鹰这么一说,她好像确实没有仔细检查过

    云鹰叹息道“请到隔壁房间,先检查清楚再来砍我好吗?”

    北辰曦看着云鹰一脸冤枉和恼怒的感觉,她不由得夹了夹腿,现确实与平常没有异样,心忽然踏实几分,不过还是狠狠瞪云鹰一眼“别跑!”

    几分钟以后

    北辰曦隔壁房间里走出来,她的剑已经放下来,脸上十分尴尬,不好意思去看云鹰的眼睛,只是低头嘟囔一句“你真的什么都没做?没道理啊,我这样的大美女竟然都……你是不是男人啊!”

    说道最后

    竟然还抱怨起来了

    云鹰已经很生气了“这几天帮了你这么多,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大早就提着剑来砍我,要不是反应快已成你的剑下冤魂为了我的生命安全着想,我还是趁早跟你这种薄情寡恩的女人绝交吧!”

    北辰曦挠挠头有点羞愧又有点尴尬,扭捏半天才说“我这不也是害怕么,圣殿武者要是失去贞洁是很严重的”

    你还会害怕?呸!

    云鹰黑着张脸不说话了

    北辰曦看他样子真生气,她感到有些憷,平生第一次拉下脸凑上去“我也一时酒后糊涂嘛,这回认错还不行么,我以圣殿名义誓,保证以后绝对不会了”

    云鹰依然不说话

    北辰曦开始有点慌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这个少年说白是北辰家新养的一个下人,她堂堂北辰家族光芒闪耀的大小姐凭什么低声下气?何况刚刚其实只是吓唬吓唬而已,即使对方躲不开也不会真砍的,北辰曦又不是傻子,一剑把他给杀了,岂不真是人色两失

    若是换做平时,北辰曦肯定不屑一顾,做错了就做错了,就算真砍死你也活该不过这次她有点担心云鹰就此跟她绝交,因为她现自己经过这几天相处已经有点在意她了,这是北辰大小姐横行霸道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想交的朋友

    云鹰看着这位高贵骄傲的大小姐眼巴巴看着自己,两只眼睛里仿佛有水雾在打转,头凌乱衣冠不整的狼狈样子,让她更添几分楚楚可怜的感觉,他只好无奈摆摆手“下不为例”

    “好好好!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北辰曦像一个孩子般跳起来

    这时一个侍女寻着北辰曦找过来“大小姐”

    北辰曦正在想办法弥补因为这次事情而产生裂痕,非常不耐烦的说道“什么事?”

    “总帅大人有急事请您过去一趟”

    北辰曦顿时沉下脸来有些不悦,老爷子什么时候找她不好,偏偏在这种关键时刻北辰曦只好先告别云鹰,她整理整理头和衣服,捡起丢在一边的大地使者离开了这里

    侍女偷偷的瞧了云鹰一眼,两只眼睛透着古怪之色

    大小姐衣冠不整风风火火提剑来砍人,估计已经被不少人给看见了这件事情恐怕很快就会传出去,北辰曦在天云城名头何其大?

    北辰家大小姐,拥有高贵血统,有史以来最年轻圣殿成员,竟然被一个来路不明的野小子给睡了!更有传闻说北辰大小姐爱上野小子,两人上床以后大小姐就惨遭抛弃,最后大小姐提剑复仇!

    这件事情最后引起巨大舆论,让天云城传得街头巷尾,掀起轩然大波甚至传到了圣殿,最后北辰曦不得不进圣殿接受检查,证明自己还是处子之身,这才堵住一部分人的嘴巴

    但,即使如此,两人间暧昧传闻是断不了了

    (QQ群2566657 公众号bzyz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