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十一章 任务

《陨神记》 第五十一章 任务

    塔楼高台,北辰天魁梧身躯像屹立雄风,一缕风吹起雄狮鬃毛般的须,深邃眼睛倒映出大半个天云城,让这个威武暴烈的男人身体多出一丝深沉一    仿佛一头巡视着领地的威严狮王

    北辰家族地位显赫,可显赫光辉之下,也隐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老头子年纪越来越大,他能感觉到这些年来退步很快,他常年对外表现出蛮横霸道的形象,又何尝不是为了掩饰,让人忽略这个老人的年老体衰呢?

    北辰天最优秀的儿子英年陨落,整个家族都面临后继无人的局面,神域看似光鲜明,其内关系错综复杂,各大家族互相倾轧不是什么怪事北辰天真不知道如果有一条,他倒了下去,这个家族还有没有办法在这个布满神迹的华丽城市生存下去

    北辰曦倒是个不错的晚辈,不仅仅继承家族最优秀血脉,更获得圣殿一部分传承,她的天赋远在她的父亲之上,现在需要的仅仅是时间,但愿这一把老骨头能扛得住吧

    胸口又隐隐作痛了

    这是三十年前一场屠魔大战留下的

    不过说起来奇怪,那个丫头自完成圣殿修行回家,三天两头惹麻烦,银月不在天云城后,她就好像没有克星,比以前更飞扬跋扈肆无忌惮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已经连续数日没有出现,也没有听说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这种事情放在北辰曦身上无疑极不正常

    “你个老爷子没事找我干什么,知不知道我正忙着?”

    人没有出现,话音先已经传进来

    这正是北辰曦的风格

    北辰总帅上上下下打量北辰曦几眼,只见她身上一身酒气,多半昨天又跑出去喝酒了,老帅皱皱眉问“这几天没个动静,又在策划什么见不得人的计划?”

    “老爷子你不要胡说道!”北辰曦心里先是微微一跳,难道被老头子现,不过脸上没有丝毫表现,只是对北辰天狠狠翻白眼“我最近时间在云鹰待在一起,你要是不信就问他去!”

    北辰天就纳闷了“你跟云鹰呆待在一起干什么!”

    北辰曦回答说“当然是****啊!”

    老帅顿时感觉无语了“那么调|教如何了?”

    北辰曦拍拍饱满的胸脯说“老爷子,你不想想你孙女是什么,我这样美貌与智慧共存的人,天底下还有什么人驯服不了?他就算是一条来自荒野的狼,最后也是要拜倒在我脚下,变成一条最温顺的宠物狗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

    她觉得心里怎么就没底呢?

    这几天好像一直都被云鹰吃的死死的,特别是生今天早上这件事情,她以后面对云鹰都不晓得该以什么心态了

    北辰天哪里不知道孙女性格,他就怕这丫头弄巧成拙,最后惹怒了对方

    “老爷子,地狱谷训练营的死亡率有多高你不是不知道,我们北辰家族好不容易收留一个天赋不错的可造之材,难道不得提前好好磨砺训练一下么?万一他死在地狱谷,我们就血本无归了”

    这个理由有道理,总帅一时无法反驳

    “好了好了,难得为家族做点事情,有这份心也是好事”如果孙女真的开始懂得为家族分忧,倒也是好事一件!整天跟城里贵族公子小姐瞎混惹乱子,圣殿的脸都快被丢光了,“既然接触几天,你的评价如何?”

    北辰曦想把云鹰的能力讲出来,可是转念又一想,如果让老爷子知道云鹰真实潜力,岂不是会重新提高对云鹰的评价,最后让他坐更多的事情,那云鹰还有时间陪她玩吗?

    “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北辰曦直接不留情评价说“老爷子你真实瞎眼了,这个家伙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土包子,我看丢进那种地方里只会凶多吉少”

    北辰天吹胡子瞪眼“你又打什么主意!”

    北辰曦抓北辰天胳膊“我缺个侍卫,把他给我好不好嘛”

    北辰天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跟他撒起娇来,不由得感觉到冷汗直冒,连忙使劲摇头说“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从星光手里把他留住就等于欠下星光一个人群,这个人情还指不定用什么方式还给星光呢,如果换来就是一个小侍卫,岂不是亏大了?你要是想要护卫,总帅府多得是人,高矮胖瘦随便选”

    “那些呆木头呆在身边实在无趣!”北辰曦不以为然“这样的家伙送到那种训练营里能活着回来么?他要是死在训练营里,我们不就更血本无归了?不如把他交给我,我有的是调|教手段,我看想必以后差不到哪里去”

    北辰天捏捏花白大胡子,他才不被这个丫头忽悠呢,一个能横穿荒野的人,一个能从冬归雪手里救人的人,一个在荒野里觉醒猎魔师天赋的人,这些都足以表明他的天资潜力都不差,连荒野里那种环境都能适应,他绝对能从训练营活着回来,如果没有这个自信,他也不会做这种投资

    “别说了,其他的事情多多少少能惯着你,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高”北辰老爷子好像心意已决,又补充一句说“那边地狱谷已经开启,而我也已经给他报上名,这件事已定,再改不了了,不去也得去”

    北辰曦瘪瘪嘴,满脸懊恼之色

    可恶的老头子,可恶的老头子!

    北辰天语重心长对北辰曦说“现在家族状况特殊,我乘机多培养点人,不也是为了你以后更轻松些么另外这次找你来,主要是看最近也闲的没事做,就给你一个任务,也算是消遣消遣时间吧”

    “什么任务?”

    “你还记得有数百个逃犯潜藏在天云城地下通道空间的事情吧?下面那帮废物,先后派人搜索无果,还被偷袭好几次,折了不少人马,这事闹得不小,而且终究是个隐患,有必要趁早解决”

    “什么,这么点小事还没解决?那帮人是干什么吃的!”

    “你亲自带队进去把他们全部抓回来,至于抓不回来的,则全部处理掉”

    “臭老头子,问你要人就不给,找本小姐做事倒是麻利嘛”北辰曦嘴巴上这么说,不过她是那种不嫌事多的人,因此把剑扛在肩膀上大大咧咧说“知道了,不就是一群逃走的小杂鱼么?包在我身上了”

    北辰天吩咐说“这些人里有几个危险分子,不能掉以轻心另外,这件事情,城主府的冬归雪、影部的擎苍也分别带人准备同时出你不是一直希望跟他们比较比较?机会来了,给老子把他们全部搞定,为我们总帅府长长脸!”

    冬归雪就不说了

    擎苍也不是简单人物

    擎苍是天云城影部的人,所谓影部就是影子部队,是天云城最大一支官方性质秘密特种部队,数量不多,但是极强,全部都是猎魔师构成擎苍年纪轻轻就成为影部副领,他也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人物,而且平时非常的低调,几乎只有传闻不见其人,北辰曦也一两年没见过他了

    一个天云城猎魔将军冬归雪

    一个天云城影部副领擎苍

    一个天云的圣殿武者北辰曦

    几个杂鱼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北辰曦脑子不傻,恐怕正如老爷子所言,这次任务表面是一次剿灭讨饭的行动,其实却是一次较量,三个年轻人间的较量

    “太好了!等我好消息!”

    两个人都是劲敌,却更能激斗志

    不过就在北辰曦准备回去调集人手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地牢之所以会出问题,好像就是云鹰出的手,既然是云鹰放走的人,现在跑过去将他们杀得精光,会不会让他不高兴?

    这位北辰大小姐以前想问题从来就不会管别人高不高兴,因为在北辰曦眼里,天云城的人,特别是同辈人,只有两种货色

    第一种废物,这种人数量最多,因为北辰曦在天云城是久负盛名的女魔头,她曾经以挑战的名义,揍扁城里稍有点名气天才,让同辈贵族子弟里无不惧怕她的凶名,避犹不及,何谈交往?至于连挑战都不配的人,北辰曦都不会正眼看一眼

    第二种对手,主要以惜云家的惜云银月、惜云风回、冬归雪几个人为,以及教堂、圣殿、其他几个家族、组织的明日之星北辰曦与他们屡次交手,除银月外,可说各有胜负,这个群体是互相追逐对象,而且一个个都傲气的很,谁都不服谁,没法成为朋友,当然现在银月和风回都已经不在天云城

    现在冒出来一个云鹰,让北辰曦感到有点意思

    北辰曦起初也是看不起这个毛贼,可是随着这几天的接触,她现云鹰实在不简单她可以看不起一个毛贼,但是如果对方是一个神偷、一个大盗,更拥有叫她拍案叫绝的本事,第一个让北辰曦心服口服的人

    最重要一点是云鹰跟其他人不一样,他就像一只孤独的鹰,虽然孑然一身,但是性情骄傲,不谄媚,不卑不亢,从来没有真把北辰曦身份当回事,所以相处起来的自然感觉,是任何一个人都所不具备的

    还是先问问他的想法

    北辰曦本来想亲自去找云鹰,可是想了想,刚刚生那种事,又上云鹰住处,觉得有点尴尬,便对一个随从说“让云鹰火来见我!”

    (QQ群2566657 公众号bzyz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