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十九章 还一个人情

《陨神记》 第五十九章 还一个人情

    天云城地下通道,漆黑,死寂,阴森一

    一只小老鼠缓缓钻出来,非常警惕地打量周围,小心翼翼的前进着,不知不觉间靠近蜷缩在墙角的黑影因为黑影一动不动关系,让小老鼠误以为没有任何威胁,正在这个关键时刻,黑影猛地扑了上去

    老鼠出叽叽尖叫

    一个少年将老鼠给抓起来,还没有等老鼠继续挣扎,一口就咬在老鼠背上,狠狠地撕一块鼠皮鼠肉,腥臭血液溅满一嘴

    “呕!”

    少年显然没有荒野人无所不吃的适应力,他还没有等到将东西吞进肚子里,立刻就被腐臭恶心味道刺激的呕吐起来,只是已经饿好几天的关系,他肚子里根本没有东西,所吐出来都是胆汁胃液罢了

    少年心里清楚,想活着就要忍受,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在这里,只有能活下去才能报仇,去做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少年想到这里,他再次啃咬起来,他强迫自己将恶心的食物吞进肚子

    这个时候背后传来了光亮

    这个地方又怎么会有光亮呢?

    少年猛地回过头去,光线照亮清楚了脸,长凌乱、满脸污垢,他面庞本来十分英俊亲和,只是此时此刻两眼血丝满布,嘴角流淌着老鼠的鲜血,还有丝丝鼠毛黏旁边,看起来又恶心又狰狞,双手双脚都戴着镣铐锁链,身上好几处都受伤了

    少年喉咙里出低沉嘶哑声音“什么人!”

    从黑暗的通道里缓缓走出一个提着灯的黑衣人,黑靴黑裤黑衣黑手套,头上戴着黑色的兜帽,连脸都用黑色面罩遮住,只露出一双黑色深邃的眼睛,虽然左手提着一盏灯,但却让人感觉到阴暗诡异的感觉

    擎苍没有回答,只是打量对方一眼,他弯腰把神灯放在身边,右手从腰间一抽,黑色短剑无声无息被拔出来,虽然这把剑暗淡无光,但是在光线照射下,正弥漫着一种诡异而又危险的感觉

    少年流离风浑身一震,他意识到这可能是天云城派来追杀他的人,连忙急退数步,下意识就想逃跑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擎苍猛地冲到前面

    当当!

    流离风完全看不清对方度,只觉得手脚猛地一轻,手铐脚铐就纷纷碎开,一种久违的自由彻底回到身上擎苍左手又猛抛出一件东西,犹如一支箭般射向流离风,流离风连忙微微侧身,只听见砰的脆响,黑色钢管插进墙壁

    擎苍丢出来的东西,流离风不会不认识,这是猎魔师的制式武器驱魔棍流离风无法理解黑衣人举动,当他看过去看见擎苍时,只见对方默默站在黑暗,连神灯照在他身上光芒,好像都出现了微微扭曲,无法真正照到他身上一样,黑色短剑泛着淡淡杀意

    “拔出来”

    擎苍开口说话,大概平常不太开口关系,擎苍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让人无法分辨真实的年龄不过流离风算是明白对方的用意,擎苍是在给他一个战斗的机会

    既然如此,那就打吧!

    流离风把驱魔棍从墙上拔出来,强烈求生欲与复仇信念在胸前内激荡,他猛地犹如一阵风般跳起来主动法器攻击,虽然饥渴交加好几天,但是他的身体依然爆出不俗力量和度

    流离风身手还是非常不错的,最起码比普通士兵要强不少,可驱魔棍连刺四下又挥砍两次,黑衣男人却像一片羽毛般轻盈没有重量,每次都飘到攻击区域外,流离风连他的衣角都没有触碰到

    擎苍信手一抬冥蝎剑

    流离风肩膀传来钻心剧痛

    黑色剑刃插进流离风的肩膀

    流离风仅微微愣了愣,旋即就出愤怒咆哮,一击将冥蝎剑给挡开,驱魔棍再次向擎苍脖子刺去擎苍短剑轻轻一荡,非常轻松拨开驱魔棍,剑锋又一次在流离风胸口造成一道伤口流离风不理会伤势,他继续起进攻,最终结果是大腿又挨一剑

    两人互相交手七回合,流离风拼尽全力却依然无法触动对方身体,可是擎苍每一次反击都在流离风身上造成伤口,而且每一道伤口都不致命,两个人实力天壤之别,擎苍一直不下杀手,是想一点点把流离风折磨致死吗?

    流离风自知不是对方对手,他出自杀式的冲锋

    擎苍随便一脚

    他就踢翻在地上

    驱魔棍叮叮当当脱手滚出

    流离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浑身伤口剧烈疼痛,让他几乎已经站不起来了,他愤怒的捶打着地面,出野兽濒死的哀嚎

    擎苍依然站在原地,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的位置就没变过,他对流离风有多么游刃有余也就可见一斑了此刻他漆黑眼睛锁定流离风,只是目光里面没有丁点神采,既不热也不冷,有的仅仅是漠然,一种对敌人毫无怜悯也毫无杀气的漠然

    “就这点能耐吗?”

    擎苍打破沉默的同时,神器冥蝎被真正唤醒,漆黑剑刃表面冒出紫黑色能量,犹如一层火焰般裹着剑刃,像冥狱里带出来的亡者之剑虽然流离风不知道冥蝎的恐怖,但是他也已经看出来了,这是一把神器,而且是一把极危险的神器

    竟然是猎魔师?

    也就是说从刚刚开始,擎苍不仅仅没有动用全力,甚至都还算不上认真战斗流离风感到绝望,这样可怕的对手,绝对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既然实力如此孱弱”擎苍提着燃烧冥蝎缓缓走过来“你也就没有活下来的必要了,送你上路吧”

    流离风看着对方举起冥蝎,他的心一片骇然和惊恐,他知道自己绝对挡不住这一剑,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死在这个猎魔师手里?流离风感到不甘,他还没有报仇,怎么可以窝囊死在这里

    想到这里

    流离风重新抓起驱魔棍

    擎苍度并不快,他以缓慢动作劈来

    不过度确实相对的,擎苍认为并不快度,流离风感觉快如闪电,他刚刚把驱魔棍拿起来的时候,无比危险致命的冥蝎就刺到眼前流离风顿时被死亡的威胁给笼罩了,即使没有听说过冥蝎威名,他也知道猎魔师神器都不简单,现在以神器之威刺,怎么可能还有希望活下来?

    生死一线关头

    流离风再次出怒吼,他能非常清楚的感觉到,有玄妙能量从身体里涌现出来,瞬间与手的武器生了共鸣驱魔棍顿时高运转起来产生强力量,从出刺耳的尖啸声,甚至与空气摩擦出璀璨夺目的火花

    神器的力量!

    居然催动神器力量!

    流离风确实被检测出猎魔师的潜质,可是还没有经过正式的法器使用训练,也没有拥有过任何神器,可却难以置信唤醒驱魔棍的力量,这种天赋就算放眼整个天云城也没有几个

    流离风没有想这么多

    因为死亡威胁之下,他没有时间想这么多

    流离风直接挥舞驱魔棍向擎苍劈过去,冥蝎和驱魔棍生碰撞的瞬间

    冥蝎剑纹丝不动

    驱魔棍直接弹飞

    砰的一声巨响

    驱魔棍再次插进墙壁里,猛烈力量轰击之下,大片大片墙壁都出现龟裂流离风则露出愕然的神态,他本来以为这一击威力已经足够大,可是在擎苍眼里看来,简直是不值一提的

    一把燃烧着紫黑色火焰短剑就要刺咽喉

    完了!

    吾命休矣!

    流离风万念俱灰就要等死,不过咽喉被贯穿感觉没有到来,因为擎苍的剑刃却在流离风脖子不到一厘米地方停住了

    这又是为什么?

    冥蝎笼罩的危险气息纷纷消失,紫黑色火焰也全部飘散了

    擎苍把武器插进剑鞘,淡淡地说“拿起你的武器”

    流离风再次感到难以理解“你什么意思?”

    “我再说一遍,拿起你的武器”擎苍冷冷地看着他“从今天开始,我教你三天,你能学多少本事,就全看自己了”

    流离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虽然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擎苍的名号,但是从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这绝对不是普通猎魔师能具备的,百分之百是一位高级猎魔师,这样的任务就算是面对冬归雪等人也不一定要给面子,他竟然说要教他,这是什么道理?他可是一个逃犯!

    “不要问,不要想,不要感谢我,只是受人所托罢了”擎苍淡淡地说“欠人一个人情,这次也算还清了”

    究竟是谁有能耐委托这样的人物呢?

    不过这早就已经不重要,流离风非但没有被对方杀死,反而获得这样一个高级猎魔师愿意教导他,这对他来说是非常难得的机会!

    流离风也知道以自己身份已经不可能再成为猎魔师,现在与这位陌生猎魔师间的接触,有可能将成为他唯一的一次专业训练

    “你要教我什么?”

    “因为时间有限,教你杀人和生存”

    流离风心一震,立刻握紧拳头,能杀人,能生存,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