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一章 北辰曦的厚礼

《陨神记》 第六十一章 北辰曦的厚礼

    北辰天将报告仔仔细细三遍,捏着胡子出铜钟般的大笑“好,干得好,干得漂亮,影部和城主府不堪一击,你算是给总帅府长脸了!”

    北辰曦在地下通道追捕逃犯战果辉煌,非但击杀逃犯百余名,更活捉俘虏百余名,其活捉俘虏都是地牢重犯,所以这次任务无论如何都是北辰曦表现最为出彩一

    这个性格乖张、喜怒无常的孙女表现让北辰天很满意

    北辰天现孙女最近几天变化有点大,她非但不胡乱惹事了,所有交代给她的事情,她也都会自觉办得漂漂亮亮,这要换做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想要什么奖励?”北辰天刚刚说出口,他立刻补充一句“云鹰不行,别打他主意了”

    北辰曦狠狠瞪老爷子一眼“谁稀罕你的奖励!”

    北辰天见孙女就要离开“你去哪?”

    “圣殿!”

    “你好好的跑圣殿去干什么?”老爷子十分纳闷又连忙喊“让云鹰准备准备,几天就要送他出了,这件事情可不能耽误了”

    北辰曦皱皱眉没说什么

    …………

    天云城的浮空船接驳点

    几十个包裹严严实实的人站在这里

    云鹰对荆棘花商会的人说,“虽然托总帅的帮忙,为你们赦免罪犯的身份,但天云城肯定呆不下去你们离开以后在神域里随便找一个地方定居吧,今后好好过日子,不该的话不要乱说了你们是神域人,所以这些关系比我更明白,我想就不需要我废话了吧”

    荆棘花商会逃出来十几人

    这次大劫对他们也算是不幸万幸

    水莲等人都露出落寞之色,只能灰溜溜的离开天云城吗?这似乎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哎,捡回条命就不错了,别愁眉苦脸了,日子还得过,不是吗?”云鹰当然看到他们满脸迷茫和忧虑便问“是不是有难处?”

    水莲担心是以后生活,荆棘花商会总部事时非常紧急,何况还被关进监牢里,没有携带任何财务,现在商会总部已经被查封,所有东西都已经被没收了

    这么一大活人想要生存安定下来注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水莲医师尽管有些医术,不过水平却并不怎么高,其他城市的城市福利都远没有天云城这么好,光靠这么几个人又怎么养活大家,又怎么供孩子读书成长?最总要的是,有这种污点存在,这些孩子长大不可能当兵更别说猎魔师了

    “放心吧,我早想到了”云鹰把一个沉甸甸的袋子提起来递过去,“拿去!这我最近赚了点钱,反正我留着也花不出去你们拿去安置生活足够度日了”

    水莲把袋子提过来,只觉分量十分沉重,怕是有上百个钱币,她将口袋打开看一眼,两只眼睛顿时就陷进呆滞因为整个袋子里面都是金灿灿一片,这一百多个钱币居然全部都是金币!

    荆棘花商会积累多年积蓄也不过如此吧?云鹰居然眼睛不眨就送出来!

    云鹰很奇怪问“怎么?不够么!”

    “够了,完全够了,简直绰绰有余”水莲十分激动将口袋收好“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谢就免了吧,我们就此别过,今后不要再有往来了,你们把这些事情忘了,今后好好的生活”

    云鹰满脸无所谓

    这点钱对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巨款

    不过对云鹰而言却不放在眼里,北辰曦还欠云鹰一大笔钱呢

    云鹰是希望不要在与这些人见面了,他越觉得自己是一个不详的人,好像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事情生,他们这样善良的普通人一旦成为受害者是毫无抵抗之力,只能成为牺牲品他们的死活,云鹰不怎么关心,云鹰只是不喜欢别人因为他而死

    “我能做的就是这些,船快下来了,告辞了!”

    云鹰拱拱手,说完大步离开,云鹰走的很潇洒,连头也没有回

    水莲等人目送云鹰离开,每个人心情非常复杂若没遇到云鹰,荆棘花商队核心成员可能在荒野就团灭了可若没遇到云鹰,荆棘花商会不会蒙受大难多年基业尽毁,老会长死,少会长流亡

    最后这次,若没有云鹰冒着风险出手帮助,不仅流离风必死无疑,商会上上下下一百多人也前途渺茫,即使侥幸未死也难逃驱逐或者流放

    别看云鹰一副轻松潇洒

    其实他在这件事情承受风险实在太大了

    现在虽说不能继续在天云城生活,但是最起码免掉强加在身上罪行,还有一笔以后可以生活下去的财产,最起码过上普普通通的平淡生活绰绰有余

    只是有些东西毁了

    那就永远没办法修复了

    这种东西就是所谓的信仰

    云鹰其实没有必要做这么多,他不知为什么要这么帮荆棘花商会,因为严格来说云鹰不算是一个很有善心的好人,这半年多时间里死在云鹰手里的人不计其数,云鹰杀他们时,从来没犹豫过

    哪个荒野走出的人不两手沾满鲜血?

    云鹰的信条没有对或错,没有正义和邪恶,只有想做和不想做,这是云鹰的处事法则现在送走水莲一群人,总归是了却一件心事,这时也算是彻底告一段落了

    当云鹰满脸轻松吹着口哨回到家,结果北辰曦不在家,只好到空地,无聊练起功来

    惜云银月教他的三十六个动作,现在云鹰已经能顺利做出二十七个,这说明云鹰体质在不断的进步云鹰一遍一遍练习也没有觉得累,只是身体越来越热,没有多久就汗流浃背

    天不知不觉间渐渐黑下来

    这时耳边传来声音

    “白痴,这锻体法不是这么盲练的!”这个声音非常清脆悦耳,不用看就知道是北辰曦,“银月难道没有告诉你,直接这么练对身体损害极大么?”

    云鹰停住动作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这套锻体法是猎魔人锻炼身体的练习方法,虽然能够有效提升**力量,但是练习过程对筋骨损伤很大,所以是需要辅以药材来调和,否则的话一不留神就会造成伤害甚至留下后遗症”北辰曦两手环抱胸前,她眼珠子一转,立刻腹诽道“我看银月肯定没安什么好心,她诚心想把你练成废人,这种歹毒的女人,你以后不要跟她接触了”

    这俩家伙到底多大仇怨啊?这挑拨离间的动机也太拙劣了!

    北辰曦的话半真半假,这套动作练习确实经常会对身体造成巨大负担和伤害,所以产生损伤也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如她所说练成废人就太夸张了!

    云鹰不信银月会在这上面坑他,当时在荒野里根本没有药物可用,何况云鹰身体恢复方面天赋很强,各方面展都很均衡,不存在这方面危险

    北辰曦对他招招手“你到我房间来,我有东西给你”

    北辰曦跑一趟圣殿,为云鹰弄来一点东西,其就包括一千颗看起来像是白玉珠的东西,北辰曦解释这就是神兽饲料,如果不是因为母亲关系,普通人还真没有办法弄出来呢

    云鹰拿起一颗送到小怪鸟身边

    小怪鸟立刻精神抖擞,张开嘴巴就咬住小珠,整个吞进了肚子里,从它身体里出愉悦之感,云鹰就知道它确实很喜欢这个

    “这一袋伸手饲料总价值两千金币”北辰曦接着说“我给你准备一批药物,有疗伤的,有增强体质的,有辅助修炼精神力的,总价值也是两千金币你现在最少欠我三千金币,你看着办吧!”

    北辰曦将大堆玉制瓶子摆开

    全都是神域丹药,主要有三种,淬体丹、净灵丹,圣愈丹其淬体丹是用来提升体质的丹药,净灵丹是用来辅助修炼精神的丹药,圣愈丹是神域一种相当上等的治疗丹药,非但能快恢复内外伤还能恢复体力这些丹药都是圣殿制作,一般人有钱都买不到,其次还有几瓶外用的药水药膏,每一样看起来都很不简单

    云鹰却不太高兴张张嘴“怎么这么贵?你这是自作主张,我又没说我需要”

    “你这个没良心的,简直讨打!”北辰曦被气得跳起来就锤云鹰一拳,差点没把云鹰打得吐血,她凶巴巴恶狠狠地说“我告诉你,这已经是内部价格了,你要知道这些药物,都是培养我们这样核心人物才会使用的,让你用真是糟蹋了一般人想花这个钱还买不到呢!如果不是我老妈圣殿当神官,你以为我能弄得出来,为帮你我可是牺牲很大的”

    北辰曦想起这次付出代价就郁闷

    老妈要求北辰曦进圣殿进行为期一年闭关修炼,天呐,简直要了北辰曦的命了,整整一年不能喝酒吃肉,不能寻欢作乐为非作歹,这对她来说简直是要命折磨

    云鹰这么不领情,她自然是气得直跳脚

    “我就随口说说,你出手也太重,还好我骨头硬”云鹰捂着剧痛胸口咂咂嘴,他不喜欢欠债的感觉“我们去猎魔人之家?或者你想要什么宝物?我趁着还在天云城,先把债换上”

    “得了吧,猎魔人之家也不是天天搞拍卖,何况你的能力这么变态,一年偶尔去一次还好说,如果每次都把好货扫光,那时谁还去参加拍卖,猎魔师公会还不把你恨死?至于偷东西也不是长远之计”

    “那怎么办?”

    “欠债肉偿吧?”

    云鹰上下打量北辰曦身体“你确定?”

    北辰曦脸一红,“谁要你这么种肉偿?我是要你给我做牛做马,一年一千金币干不干?只要陪我吃喝玩,这份工作好吧!”

    “不干!”

    “我就知道,你这家伙……算了,先欠着吧,只要你还欠我,就不怕你跑路”北辰曦摇摇头说“对了,再过几天,你就要出了,你欠我钱,所以没有还清之前,不准死在外面!”

    云鹰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刁蛮,实际上却相当敏感细腻的女人,他心里也是一暖“我答应你!”

    “时间还早,走!”北辰曦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喝酒去?”

    云鹰十分惊讶“还喝酒?”

    北辰曦连忙说“这回只喝酒,谁跟你这个怪胎拼,你倒是去不去?”

    “去!”

    两个人结伴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