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六章 刀疤教官

《陨神记》 第六十六章 刀疤教官

    小黑屋里面的人,全都现一个严峻问题,营地一天就提供一顿食物,每次都提供食物就是脏兮兮根茎和生肉虫蚁,所提供的饮用水就是血水制成的饮料一

    你不吃?不吃等着饿死吧!

    一次不吃还能扛得住

    可大家都是人,又能坚持多久呢?

    灵月云与两个贵族少年见对面鹰依然吃得津津有味,犹如在品尝什么稀有罕见的美食一样,他们心里就不由泛起狐疑,这玩意儿也许没有想象难吃也说不定

    这种想法纯粹是自欺欺人,可是人在某种特定情况之下,自欺欺人却是十分必要的灵月云反反复复犹豫半个小时,她知道时间并非无限的,再过半个小时以后,老兵就会过来收走食物了

    灵月云咬咬牙拿起一块看起来并不怎么恶心的根茎,虽然说是说不怎么恶心,但是也是相对而言的,这玩意儿看起来黑乎乎像一根排泄物,非常连贯形状表示其肠胃不错

    呸呸,这都是心理作用,不能只看外表的

    灵月云摸了摸,只觉根茎表面布满新鲜的泥土,估计是刚刚从地里挖出来的,不管是什么,硬着头皮吃!

    可转念又想了想

    这还不知道是从哪里挖出来的呢

    灵月云抽出一把小刀把皮给削掉了,虽然强忍着不去有关排泄物的幻想,可是从上面散出来的味道,却偏偏就是类似排泄物般的臭味,她硬着头皮咬一口,她的表情顿时变得扭曲起来

    “呕呕!”

    两个少年已经忍不住呕吐起来

    这东西真是人吃的吗?简直是味蕾的杀手啊!每一股味道都对味觉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几乎能摧毁任何坚强的意志这下子每个人心里都有种荒谬和被欺骗感觉,对面那个土里土气的家伙怎么能吃的这么香?这不可能啊!

    云鹰却早早吃完,吃完就静坐养神

    云鹰不管对方几个人怎么想,他常年在荒野里生存经验告诉他,越是食物匮乏就越要节省每一丝能量,哪怕一点多余动作一点多余念头都不要有,最好是控制身体进入休眠般的状态以减小消耗

    事实证明,营地提供伙食味道虽然差点,但是在选材方面是下过功夫的,这些食物能够弥补身体消耗,哪怕以云鹰的饭量,每天吃上一顿也不会觉得太饿

    灵月云和两个贵族少年已经饥肠辘辘了

    他们都是猎魔师,实际上猎魔师比普通人更容易饥饿,因为猎魔师往往具有很强的身体素质,因此在维持身体状态过程,必然会消耗大量的能量,这是需要食用大量高能量食物来补充的,所以说同样是饿两天,猎魔师受到影响甚至比普通人更大

    灵月云好不容易克服恶心味道,正准备伸手继续去拿的时候,小黑屋的门忽然被推开,几个老兵冲进来就把地上的碗全部收走,也不管这些人是否还需不需要

    第三天

    灵月云成功吃完第一碗食物,这个过程呕吐两次,但她实在是太饿了

    第四天

    灵月云在没有呕吐情况之下吃完这些不堪入目的食物

    第五天

    大家勉强适应这种食物,谁说地狱谷特训还没正式开始,他们就先体会到地狱般的日子,每天就一点点粗陋食物和少量饮水,即使云鹰都恍惚间就有一种再次回到荒野艰苦求生的岁月,更何况是这些神域里娇生惯养的人了

    不过这种状态是可以忍耐的,最起码距离云鹰的忍耐极限,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可这种事情云鹰能做得到,可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做到

    整整五天五夜在暗无天日小黑屋里,忍受着饥渴交加的折磨,让他们烦躁不安最可恶的是不能乱活动,甚至连开口说话都不准,无疑是一种残酷的刑罚

    虽然在出前家族人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听从任何命令和指示,但是五天五夜沉寂无言,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心态也因为焦躁和适应而开始松懈起来,他们觉得说说话也无妨

    最起码说说话可以解闷啊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他们还就真不信,说一句话能怎么样!

    “我们说说话吧”一个少年忍不住开口,几天没有开口关系,他的嗓子有些嘶哑“营地里这么多屋子,不可能二十四小时有人监视,再不说话非得憋死”

    “是啊,你叫什么名字?我是天南城将军的三儿子,我叫……”

    两个贵族少年开口说话

    灵月云其实也很难受,可是当盯着对面云鹰,只见云鹰盘坐在原地,犹如木雕般一动不动,她也紧闭嘴唇,好像不愿意服输

    这个小人都能忍,我为什么不能忍?

    他不开口,我也不开口!

    灵月云始终怨恨云鹰,更将云鹰当做死对手,所以决不能表现比云鹰差这时两个贵族少年目光分别云鹰和灵月云身上扫过,其实他们早就已经注意到灵月云了,美女不管在哪里都是备受瞩目的,特别是灵月云这种有着大族气质的高贵美人,所以他们心里都产生亲近念头

    美女不主动开口,冒然过去,恐怕不妥

    “喂,你怎么不说话?”

    “放心吧,现在天黑了,我们小声点,他们不可能听得见”

    两个贵族少年打起云鹰注意,可他们打了几声招呼,云鹰连哼都没有哼一下,两个少年顿时有些不悦,小黑屋总共不到二十平米,两人站起来几步就走到云鹰的面前

    云鹰这个与众不同的家伙本来就不讨人喜欢

    试问,当大家都饿着肚子时候,就只有他一个人吃的津津有味,大家吃的时候吐得七上下,他吃饱喝足像是看傻子般看着几个人,其他人怎么可能对他有好感

    “我们再跟你说话呢?你是死了么!”

    两个人几次尝试,不管用什么办法,云鹰就是一动不动,他眼前不是两个人,是两个手舞足蹈乱叫的猴子,对待猴子跟他们废什么话啊

    “草,你这家伙不给面子”

    “我可是天南将军儿子!”

    一个少年恼羞成怒站起来,一脚把云鹰被踢翻在地上

    云鹰面无表情坐起,他没有说话,也没有还手,因为他记得,他还不想犯规,这种无视和漠然态度,无疑是激怒了两个少年

    这两位少年都有心在灵月云面前表现,这几天被关在这里出尽丑态,正愁不知道该怎么找回面子,此刻心顿时火冒三丈,其一个人直接向云鹰脸打去一巴掌

    灵月云则幸灾乐祸冷笑,这两个少年一看就是小城市出来的公子哥,年少气盛,不知天高地厚,地狱谷的人让他们在小黑屋里呆着,那么就肯定有他们的理由,这两个人这么做肯定会付出代价,不过这样做是最好不过了,

    一定要把云鹰卷进去!

    灵月云知道云鹰阴险狡猾又冲动矛盾性格,如果能一直忍下去才怪呢,只要云鹰还手了,接下来肯定就没有好果子可吃了,如果云鹰不还手的话,就能看着他被这两个蠢货殴打,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吗?枯坐五天五夜,总算是来一个解闷的好节目!

    谁料,云鹰站在原地没动,一巴掌打在脸上时候,少年半点没有打的感觉,反而穿过云鹰的脑袋,从另一头穿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

    另一个少年对着云鹰脸打一拳

    结果却依然穿过去,没有造成任何效果

    难道这个人是透明的?还是说他携带什么特殊神器能制造幻象!

    两个少年盯着云鹰,只见云鹰在冷冷笑,他们顿时都有一种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感觉“你……你有种,给我记着!”

    两个人再不敢动云鹰,无论云鹰是什么来历,他能用处这样的能力,就说明云鹰绝非一般人,这种人十有**不是这么轻易招惹的,这回可算是惹上大麻烦了

    云鹰再次闭上眼睛,犹如入定般不言不语

    两个傻瓜以为自己多聪明,小怪鸟作为哨兵早就在监视情况了,每天最起码有三个老兵轮流监视,这些收敛气息能力非常出色,即使云鹰也很难现他们的存在,但是云鹰非常清楚的知道,其实他们在房间里一举一动,全都被人给记录下来了

    第六天过去了

    第七天过去了

    这时间一天天推移,其实不难预见,犯规者肯定不止一个

    “当当当!”

    “全体集合!”

    第天清晨,一个铜锣被敲响,众人无不被声音惊醒,全都从木屋里走出来,只见在营地正央,几个彪形大汉铁塔般伫立原地,一个戴着黑眼罩的刀疤脸黑衣男子站在他们前方

    七十个少男少女站在这里,每个人脸上都略带几分稚气,其年龄普遍集在二十岁上下,他们背着行囊包袱,真正七天七夜枯坐,让每个人都一脸菜色,看起来萎顿不振的样子

    云鹰走进这伙人当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人群似乎有敌意目光在扫视着自己,他忍不住皱起眉头,灵月云恨他是肯定的,但是经过灵月鹏的训斥,灵月云对云鹰杀心已经降低了很多

    这道敌意却充满杀气,让他感到十分费解

    云鹰非常确信现场众人当,除一个灵月云以外,其他人都不认识,到底会是什么人要跟他过不去呢?云鹰刚想把这个人揪出来的时候

    咚咚咚!

    一阵铿锵有力脚步响起

    五个退休悍将正簇拥着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这个男人身材接近两米,简直魁梧的像一头狮子,红黑色的面庞上,有五六道刀疤,每一条几乎都横贯全脸,每一条都充满缝补痕迹,让他这张本就说不上英俊的脸看起来更加丑陋,好像是用不同皮肤缝合出来的一张脸

    他走起路却充满气势,每一步都造成地面震动,让人忍不住产生错觉,没有什么东西能挡得住他,哪怕前面是座山也照样给撞成两半!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教官之一,我背后几位都是助教,自我介绍到此结束”刀疤教官说话语很快,犹如快如闪电的刀子锋利,又像一口钟般洪亮“现在,我点到的人,全给我站出来”

    教官开始挨个点人,总共点出二十几个人,其就包括与云鹰在同一间木屋的两个人,这二十个人感觉到教官不怀好意的目光时,每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二十几人都露出紧张不安的情绪

    二十几人都有一个特点,小黑屋关着七天时间里,他们都有犯规的行为他们直到现在算是明白,本来还抱着庆幸的心理,结果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变态家伙居然真的二十四小时见识

    “你们知道为什么让你们出来吗?犯规本身并不是错,地狱谷非常提倡打破规矩,可既然要犯规就要有改变规矩的力量,或者不被现的智慧,你们很不巧都不具备这两点”刀疤脸教官笑起来的时候,那摸样简直堪比恶魔,让人看得心里毛“既然如此就要付出犯规的代价,这没有什么好说的,你们有谁不服的吗?现在站出来,我还可以给你们机会!”

    二十几人面面相觑,显然都不敢吱声

    普通助教都是深不可测高手,教官多强,真不敢想,他们确实犯规,既然教官能精准点出来,那么任何狡辩都是没有用的,只可能招来更严重的后果

    “很好,既然你们不要机会,那就怪不得我了”

    刀疤教官森然的笑容,让在场每个人都倒吸一口寒气

    (满地打滚求关注,游子公众号bzyz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