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七章 可怕的教官

《陨神记》 第六十七章 可怕的教官

    五个面无表情的助教走过来,每个助教手里都握着一根长长地鞭子,不用猜都知道,这是准备动刑了一

    刀疤教官两手附于身后,犹如一杆标枪笔直站着,有一股气势伴随着洪亮声音从肺腑冲出“二十鞭!用力打!”

    这些助教的实力云鹰见识过了,虽然不具备猎魔师的能力,但是真要打起来的话,他们任何一个都能轻易干掉几个在场学员

    助教要是全力抽打,就算石块岩石也能劈开!

    啪!

    一鞭!

    这些惩罚学员出凄厉惨叫,不是他们软弱没用,而是伤害远想象,每一条长鞭不知是什么材料绞制而成,鞭子破空尖啸时会出现电火花,再配合助教恐怖的力量挥舞,哪怕皮糙肉厚如野猪也会瞬间被打得皮开肉绽的!

    何况乎是这些年轻学员?

    这一鞭子下去体质再强也扛不住啊,立刻就血肉模糊,痛觉传遍全身每个人轮了一鞭子,接着就是第二鞭子,等到第三鞭的时候,有一个体质较弱的女人晕了过去,绝大部分人只能承受五六鞭,哪怕个别毅力特别强横的,当挨了七鞭以后,也全部都晕死了过去

    这些助教并没有因为学员昏迷而收手,一鞭一鞭继续抽下去,足足打完了二十鞭为止

    现场其他人艰难吞一口口水

    二十一个体无完肤的人倒在地上,有些伤口甚至深可见骨,这些人就算能治好也不是一天两天,若不能得到及时且有效治疗,多半会留下终生后遗症甚至残疾,这些助教还真是不遗余力把人往死里打啊!

    两个与云鹰同屋木屋的少年身,现在也已经不省人事,犹如两个布偶娃娃,被野狗狠狠蹂躏一番,通体上下,满目疮痍,让人不忍猝睹!

    刀疤教官点头“全部拖走!全部淘汰!”

    众人脸色又是一变,云鹰都有骂娘的冲动了草,你他妈一开始就准备淘汰别人,为什么要下这么重的手把人打得半死不活?要知道这样一顿打不是谁都能承受的,有些人可能就因为这样做法,而导致一辈子都毁了!

    “你们同情他们吗?不,你们应该羡慕他们,而应该被同情的是你们!”刀疤教官嘿嘿地笑起来,他的声音就像一只只重锤砸过来“地狱谷一旦进来,不可能完整的离开?你们要么达成指标站着走出去,要么就只能躺着出去他们最起码还活着,这是看在没正式入学的份上,你们有没有这种好运可就不好说了”

    众人表情有凝重、有愤怒、有恐慌地狱谷果然名不虚传,这里根本不把人当人看,难道这个教官不知道,这些来参加地狱谷特训的人,有相当一部分是天云城大贵族的子嗣么?

    “欢迎仪式结束,你们从这一刻开始正式来到地狱我相信你们在来这里以前,已经对这个地方有所耳闻才对,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所打听到的只是皮毛,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们会比任何时候都更了解地狱的含义!”

    刀疤教官说话过程在众人面前来回踱着步子,突然间又一脚站定,这一脚把地面都踩得塌陷几寸,可见其浑厚恐怖堪比巨象的力量

    “我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身份,军精英、豪门贵子,还是猎魔师,只要来到这里,你们身份将统一,你们是废物、是垃圾,是爬虫!明白吗?给我重复一遍!”

    几个大贵族出生人已经有些动怒,即使是普通人在面对这种**裸侮辱时也会感到不快,更何况是这些自视甚高的家伙?

    众人都闭嘴不言

    刀疤教官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咧嘴笑起来,他还担心太早把他们给吓怕,现在看来他还是太仁慈了啊,不过这样才好,否则就没意思了

    “没人愿意承认自己是废物和垃圾?好!很好!我欣赏你们!”刀疤教官踱着步子在几十个人眼前走来走去,满脸都堆满狰狞和恐怖的笑容“不过既然你们这么有骨气,给你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云鹰感觉到教官身上散出来的强大气息,让他感到一阵强烈的压迫感,这人实力未必比冬归雪一流弱多少,特别是一股子浓郁的不像话血腥气息,更是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心惊肉跳,这是真正从尸山血海里捞出来的

    众人面无表情,谁都没有说话

    刀疤教官满脸狰狞吼道“谁要是能站出来打败我,我就让你们全部免试入学进入地狱谷!从现在开始倒数三十秒,如果没有站出来,那就每人挨十鞭子!”

    居然还有什么入学考试?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现在还不算正式进入地狱谷么!

    至于一人挨十鞭子是不可能承受的,大家都见到刚刚一批人下场,十鞭子虽然不至于把人打残打死,但是打得晕厥甚至打成重伤却是难免!

    “还有二十秒!”

    “怎么了?你们这些怂包,就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么!”

    每个人表情都变得很难看,难道说还没有来得及特训,先就要承受一顿毒打吗?大家都不傻,教官会提出这种要求,百分之百是一个大大的坑,白痴才会往里面跳呢

    “还有十秒!”

    云鹰轻轻地叹息,看来没有办法,挨打就挨打吧,即使被打成重伤,也好过被打残吧,傻子才会去挑战这个家伙,不过他显然低估某些神域人的傲气和自信,也显然高估这些年少气盛的智商

    “还有五秒!”

    “教官!”一个英气逼人的青年大喊“我要挑战你!”

    刀疤脸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满脸的疤痕都扭曲起来,虽然是在笑,但是比哭还难看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标准的倒三角身材,身体强壮结实的像头牛,他穿着猎魔师标配皮甲斗篷,这是一个有着猎魔师身份的人物

    灵月云见到对方目光闪过一丝讶然,她显然是见过这个青年的,青年同样出生天云城一个望族,虽然在年轻一辈比不上风头正盛的那几个,但是也堪称新锐和精英,哪怕跟冬归雪、北辰曦交手,最起码也能扛过十招不败,光凭这点就很不简单,这也难怪有这个自信挑战教官

    刀疤教官明明只是普通战士,当面对猎魔师身份的青年时,他竟然没有半点忌惮,只是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青年举起左手,抽出一把剑来,清光四射,风起尘扬,嘹亮轻鸣久久不散

    好剑!

    大家都爆出这个念头

    猎魔师能量顷刻间爆,青色剑锋泛起一层光辉,他不给教官任何机会,剑吟尚未消退,起手就是极快连续两剑,两道肉眼能见的青色剑风互相交叉,刺耳破空声里向教官飞过去

    剑风隔空斩杀!

    小子果然有些能耐!

    两道交叉剑风看似是随便劈出,其实两击都充满更深层的奥妙,最起码在这个距离以内,两道交叉剑风能最大限度封锁对方逃避空间,无论向左向右还是向上,都很难避开剑风的斩杀范围,而急劈出两道剑风以后,青年剑刃又开始凝聚第三道,这就说明青年早已做好万全准备,即使教官真能躲开两次攻击,这第三道剑风将是绝杀一击!

    刀疤教官面对凌厉攻势狰狞一笑,竟然抬起右拳,一拳轰击上去,刀疤教官右拳戴着一个神域乌钢打造的拳套,拳头击出的时候,其甚至达到亚音,拳套摩擦空气出细微火花

    砰!

    犹如击碎一块坚固玻璃

    刀疤教官拳头打在交叉剑风央,只闻一声破裂的巨响,青色剑风碎成好几块,全部消失在半空之

    青年脸色顿时一白“不可能,这不可能,血肉之躯怎么可能抵挡我的斩击?”

    青年不是初出茅庐菜鸟猎魔师,他是经历过两年军旅磨练才来训练营寻求突破,他自信自己的神器出剑风连钢铁都能斩开,可竟然被刀疤教官以拳头给打碎了,这样的事实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刀疤教官拳套出现深深切痕,指缝间隐隐有鲜血流出来,虽然受到一点点外伤,但是这点伤害对刀疤教官而言算不上什么“你就只有这种水平吗?”

    青年恼羞成怒,青色剑光暴涨,两个脚尖一点地,犹如疾风般射出,青色剑芒就像毒蛇信子般不断吞吐,让剑影密密麻麻绽放开来,瞬间覆盖上上下下,犹如狂风骤雨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云鹰见此瞳孔微微收缩

    这个人不管度力量都远在他之上

    云鹰自问正面对决情况,以他能力还很难挡住青年

    刀疤教官身体就像鬼魅般闪动,竟然看破青年每一次攻击,最后一波攻势,教官抽身退出两米距离青年眼里闪过凌厉神采,剑刃蓄势待的力量,终于再一次爆出来,一道巨大青色剑风横空挥洒

    这么短距离,这么快度,这么强威力,青年不信教官能挡得住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教官站在原地身影一晃,周围尘土都被荡了起来,教官在原地留一道残影,竟然就凭空消失不见了云鹰见此不禁瞪大眼睛,他知道教官并非真不见,只是在刹那间爆出难以置信移动度,因此给人一种忽然消失的错觉

    噗!

    青色剑风吹过一间木屋

    整个小木屋自间被切开,竟然当场分成了两半,几乎没有受到什么阻力,不像是切断一栋屋子,像切开一张纸,一片花瓣,一片落叶,无声无息就从间分开了

    青年果然不弱猎魔师,虽说跟北辰曦、冬归雪有差距,但是在现场众人,实力肯定能排进前三,又是贵族人出生,真是很不简单

    没有人能看清楚过程

    因为就生在一瞬间

    青年挥出剑风手臂尚且没有收回,突然就被一只粗大无比的手握住,犹如折断一根枯树枝般轻轻一扭,青年人手腕就被折成反方向大于九十度的折角,骨头当场断裂,骨刺甚至穿过皮肤

    青年惨叫,再握不住神器,青色宝剑脱手而出,钉进不远一块石头,犹如切豆腐般齐根没入,剑刃锋利程度可想而知

    “哈哈哈!”教官笑得飞扬跋扈“就这点能耐吗?你连一个助教的水平都不如,居然还敢挑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