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八章 全部脱光

《陨神记》 第六十八章 全部脱光

    教官没有动神器,纯粹敏锐度和强横**力量,最后以非常轻松的姿态,碾压一个精锐的猎魔师 一     这个青年猎魔师显然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

    这种场面对现场人来说足以产生极大的震撼

    猎魔师引以为傲的力量,竟然会输给一个依靠蛮力战斗的战士

    青年不愧是猎魔师的精英,即使是右手被活活折断情况之下,他竟然还顽强的保持着战意,愤怒低吼忍痛挥出一拳,重重地打在刀疤教官脸上

    砰!

    青年又出惨叫

    刀疤教官骨头硬如铁石,一拳头打在刀疤教官脸上,结果青年拳头伤得比刀疤教官的脸还要重刀疤教官嘿嘿笑起来,突然抬腿一脚踢在对方膝盖上,当场把膝盖骨踹的碎裂开来

    青年再支撑不住单膝跪了下来

    刀疤教官已经赢了,可他并没有因此而收手,甩手一个巴掌紧接着而至,青年猎魔师直接被打得倒飞出去,下颚都被打得骨折,满嘴牙齿几乎全部被打掉,他在地上惨叫挣扎,犹如一条蠕虫在爬着,哪里还有半点猎魔师的威严?

    刀疤教官走过去,一脚踩住青年猎魔师的脑袋,满脸狰狞的看着在场的其他人“这就是所谓的猎魔师?垃圾!废物!”

    无论在任何一个神域任何一个城市,猎魔师都是值得骄傲的身份,他们是神灵赐福的战士,他们是神域的守护者,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他们地位然身份尊贵,特别是神秘莫测的自然能力,让他们饱受普通人敬畏与崇拜

    这个丑陋的刀疤教官说白就是军旅出生的将士,现在竟然如此肆无忌惮的侮辱猎魔师,这已经不仅仅是对某一个特定人或特定的集体进行侮辱,简直就是在蔑视高高在上的神灵啊!

    他真的来自神域吗?

    神域怎么会出现这样嚣张跋扈而又野蛮的家伙,愤怒、不甘、仇恨,各种情绪充满这希尔胸腔,可面对刀疤教官肆无忌惮挑衅却感到深深无力,青年下场叫他们再没有一个敢出头了

    云鹰心里对地狱谷实力做了一个评价

    地狱谷普通守卫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老兵,全都是以一当十的战士

    地狱谷训练营的助教则是退位的骁将悍将,其实力与不适用神器的北辰曦一流差不多,已经能算非常顶尖的强者了

    地狱谷训练营的教官就不太好评价了,从表现出来的强力量、强敏捷、强体质来看,他们身体显然是经过无数次进化强化,综合战斗力已经不逊北辰曦一流全力以赴的水平

    最重要一点是,教官显然有几十年军旅生涯,而且肯定是惊讶特种部队的战将或者指挥官,大小战斗经历数百场,尸山血海换来一身技巧,如果是生死之战进行对决,北辰曦、冬归雪这样的年轻人,还不一定是教官的对手

    云鹰还感觉到,教官们的能力,似乎不仅仅表现战斗方面

    这样实力的强者,这样能力的人才,竟然甘心默默无名,只在地狱谷当一个教官?神域底蕴到底有多强,地狱谷又到底藏着多少高手,云鹰也就难以想象了

    “你们这样的猎魔师在我眼里不过是些花里胡哨的猴子,自以为是掌握一点点神器的力量就天下无敌?”刀疤教官点起一根烟卷叼在嘴上,两眼冷冷地扫过众人,充满气势与狰狞的吼道“你们都他妈给我听好了,神器无非是武器罢了,武器是力量的延伸,但是并不是力量的全部,这个世界靠纯粹的**力量战胜高级猎魔师比比皆是,靠智慧与计谋弄死猎魔师例子也不胜枚举!你们这些井底之蛙,依赖神器,忽略自身,一个个脆弱就像纸糊的一样,跑的没有别人快,反应没别人敏锐,最后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地狱谷是什么地方?我现在告诉你们,地狱谷就是一个垃圾粉碎场,专门碾碎像你们这样的垃圾,而我会选择来到这里,就是亲手将你们这样废物一只只捏碎蹂躏的感觉让我感到很过瘾,哈哈哈哈!”

    刀疤教官踩在地上青年猎魔师另一个膝盖上,又响起恐怖的粉碎声,青年猎魔师连惨叫都布出来,只是呜呜悲鸣一声就晕过去,随后刀疤教官像踢皮球一样将青年猎魔师给踢飞

    “丢出去!淘汰!”

    两个老兵赶紧走上来,青年猎魔师被抗走了

    这个猎魔师的伤势没有致命处,但是想要愈合却是非常困难,除非到圣殿救治,否则必然终生残疾

    刀疤教官将吸一半烟卷丢在地上,用靴子碾进泥里,森然恐怖眼睛来回扫视似乎在寻找下一个可以蹂躏的目标“废物们!垃圾们!爬虫们!谁还想出风头站出来!”

    教官恐怖的实力面前,每个人都噤若寒蝉

    每个能成为猎魔师的人,都是神域里最优秀的战士

    他们不怕死,也不怕挑战,但是这种毫无意义,而且备受屈辱的战斗,绝对是任何一个视荣耀高于一切的战士所无法接受的

    “你们看起来已经接受自己身份,那么我就再提醒你们一句,这里,没有尊严,没有地位,没有权利,我的话就是命令,我的命令就是神谕,只要胆敢违背就要付出代价”刀疤脸教官肆无忌惮的嘲笑侮辱起众人,甚至说出大逆不道的话,这种话要是被圣殿听去,这家伙简直该绑火刑架烧死,可刀疤教官就是一脸无所谓样子,他也觉得有点不耐烦一挥手“现在开始入学考试!”

    这些人是不是在外面待久,为什么从头到脚都有一种荒野人才有感觉呢?

    云鹰纳闷归纳们却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因为所谓的入学考试想必也是不简单的

    刀疤教官眼睛在人们间扫过“入学考试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淘汰一些废物,淘汰指标为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五十?岂不是要在淘汰掉三十人!

    大家连真是特训都没有开始,就有一大半人被直接丢出去了

    最可怕地方在于,刀疤教官刚刚说过,地狱谷既然进来了,就别想着完整走出去,那么被淘汰者的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轻则重伤,重则死亡,这都是有可能的

    刀疤教官继续说“现在把你们衣服全部脱光!”

    现场几十张脸色不由再次生变化,因为参加集训人,不仅仅是男人,三分之一是少女这批人不是出身高贵也是天赋极佳受人尊敬的天才,刀疤教官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再说一遍,所谓尊严、所谓权利、所谓地位、所谓财富,所谓荣耀,这些东西在地狱谷里就是臭狗屎”刀疤教官目光如冰声音如刀,地狱谷训练营是一个把人打造成兵器的地方,而不是一个度假的地方,他最讨厌就是这些新人这种矫情,“你有三个选择,第一,挑战我,战胜我,免试入谷,当然最终结果将会是我把你们的手脚打断丢出营地第二,自己脱光第三,让助教们帮你们脱光!”

    几个少女眼睛都红了,这哪里是特训,简直是欺负人!

    灵月云自然到莫大侮辱,当着几十个学员的面,当着这个丑陋教官的面,挡着上百营地老兵的面,难道真要脱得一丝不挂?这对任何一个未经人事而且视荣誉贞洁高于一切的神域少女而言都是无法接受的

    大家都不要脱,看他能怎么样,教官自己也说了,淘汰百分之五十,灵月云还就真不信了,他能把所有人都淘汰光,如果真这样地狱谷训练营还怎么办下去?

    大家或许素未蒙面,但是在这种时刻,竟然心有灵犀,每个人想法都差不多,所以一动不动

    很好,就是要这样

    灵月云心里泛起希望

    刀疤教官感觉自己威严受到挑战,不过他嘴角微微一撇,露出一个冷酷笑意,可神情犹如一个被侵犯主权的狮王,偶尔挑衅是有必要的,正好再展示展示雄风,让他们知道在这种地方该怎么做事“每人二十鞭!给我打!”

    这些助教鞭子有多厉害,大家都一清二楚,每个人二十鞭打下来,那么就算不死也半残

    这无异把人们统统淘汰

    刀疤教官真要把所有人都踢出去吗?这个人是不是疯了!

    云鹰对此也是微微皱起眉,哪怕是以他的体质和恢复力,二十鞭子打下来,没有十天天也是没办法痊愈的,如果真挨了这顿鞭子还怎么进行接下来的特训?

    刀疤教官似乎什么都不在乎“助教?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难道要老子亲自动手吗?”

    (大家国庆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