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九章 入学考验

《陨神记》 第六十九章 入学考验

    几个助教相互对视显得十分难堪一

    他们倒不是同情这些学员,不过是脱去衣服这么简单事情,他们一个个却扭扭捏捏简直矫情做作到极点,就因为贵族风度,就因为所谓尊严?他们上真正战场会现,穿肠烂肚、**横飞,血肉成泥,随处可见,与这相比之下,现在又算得了什么呢?

    助教却不能这么做,因为地狱谷毕竟不是刀疤教官一个人说了算,谷内还有好几个教官在等着呢,如果还没等这些人进谷就被刀疤教官给全部玩残了,最后怎么跟谷内几位解释交代呢?

    “刀教官,今天已经够了”其一个站出来,大家都是出生军伍的老辈,说起话来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所以开门见山说“你要是一次就把他们都解决了,谷里几位会不高兴的,我们有时间,可以慢慢来”

    刀教官闻言皱起眉“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依你看该怎么处罚?”

    这位助教早就想好“他们这么在乎一块遮羞布的话,就让他们留这一块布算了,不过代价是要用五鞭子来换的至于坚持不脱的人,依然二十鞭子,一鞭不能少”

    “好!”刀疤教官砰的一声击掌,“你们都听见了吧?现在可以开始了!今天算你们走运,如果还老子平时脾气,你们一个也休想站着从这里离开!开始吧!”

    “教官我有问题!”

    当灵月云听到人群里响起一个熟悉声音时,她就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刀疤教官感觉有些不悦,目光一凝就落在人群不起眼的清秀少年身上

    云鹰顿时感觉到庞大压力铺面而来,几乎让他有点站立不稳,但云鹰跟其他人不一样,他是见过世面的,所以并没有表现出异常

    刀疤教官心里暗暗惊愕,没有想到这伙人里面,倒是还有个不错的小子“有屁快放!”

    “如果脱光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挨打了?”

    “当然!”

    刀疤教官有些诧异和纳闷,其他学员惊怒交加目光之下,这个家伙非常利索走出来,二话不说开始宽衣解带,不一会儿就脱得精光,赤条条站在人们面前

    云鹰!

    又是这个混蛋

    没有荣誉感的渣滓,简直应该千刀万剐!

    现场每个人见到这副画面都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特别是灵月云在内的几个女人,这样画面对她们来说实在有点辣眼睛,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刀疤教官打量云鹰几眼,他现这个家伙看起来瘦小,可是把衣服一脱,浑身都是紧致肌肉,每一条棱角都非常坚硬,让人有一种猎豹般的协调感和冲击感,从身体轮廓就能判断出来,这肯定是一个度与力量兼备的苗子

    最让刀疤教官满意的倒不是云鹰根骨,而是眼前这个小家伙实在有意思,他居然丝毫不在意别人看他的目光,甚至连半点羞愧和脸红的样子都没有,成大事者不仅仅要不拘小节,而且还要脸皮够厚,不错,真的很不错

    第一个脱光的人心里十分坦然

    云鹰就这么光溜溜站在原地,神域人无法理解他的行为,他又何尝理解神域人的做法呢?人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赤身**的,衣服就像刀剑一样,只是后天装备之物,被这些东西给桎梏住,难道就是所谓的尊严吗?

    最起码在荒野里那会儿,一丝不挂到处游荡的多得是,从来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啊

    云鹰并非没有自尊的人,恰恰相反,他自尊心,可能还比一般人更强,但是云鹰经过这件事情他现,所谓的尊严与荣誉,其实并非外界给予,而是内心对自己肯定正如同乞丐乞讨不觉丢面子,大富翁却会因为一顿晚宴不够奢华而觉得有失颜面,这样想来人真的是一种很无聊的生物

    “你小子倒是动作快”刀教官又对这个小子多看几分说“不过,我记住你了,希望能撑过考试,你拿着东西站到一边”

    其他人面面相觑

    最终不得不开始解衣服

    六十个人里面,包括灵月云在内,基本每个人都留了最后一点遮羞布,男性剩一条内裤,而女性则多出一件抹胸刀疤脸教官说到做到,让助教每人打五鞭子,其有几个体质较弱的,又被当场抽的晕过去不用说,只要是晕倒的,一律丢出去淘汰

    不过就在这个过程,让人惊讶地事情生了

    “等等!我脱!”

    又有一个人选择加入全光行列

    因为大家都已经意识到,脱光和不脱光是很大差距,这次所谓入学考试淘汰指标如此高,如果挨助教五鞭子,哪怕实力再强,恐怕也会大打折扣,如此一来就很有可能被列入淘汰者的行列,反之如果丢下面子而免受刑罚,或许反而有机会脱颖而出

    有一个先例

    又有一个带头

    这66续续又有五六个人选择脱光,其甚至还包括两个少女,与其灰溜溜淘汰,倒不如做点牺牲其余五十几人统统受刑完毕,血流如注,十分虚弱,他们坚持自己所坚持的底线,也为此而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我想你们已经有人稍微理解地狱谷的真谛了,但是还不够,接下来我的命令是,上交你们手里所有的东西”刀教官指着这些学员手里捧着的各种装备衣物“记住,是全部,无论是装备衣服神器,还是你们携带药品,全部一路上交,这些东西在考研都不允许使用,等你们顺利完成考验以后,自然会还给你们如果被现私藏什么东西,哪怕是多出一块破布,直接鞭打淘汰!

    众人脸色又不太好看了

    这些不合理苛刻条件越来越多了

    猎魔师的神器就是战斗力大部分,更是一个猎魔师的底气和荣誉所在,所以无论在什么情况,神器往往都是不会离身的教官让人把所有东西都上缴,无疑是剥夺猎魔师的安全感

    这件事情没斡旋余地,所有东西必须上交!

    “这次考验内容非常简单”刀疤教官指着迷雾缠绕的枯木森林深处,那个肉眼难以分辨的山谷,“最快度抵达地狱谷,最先抵达前百分之五十通过,其余人一律淘汰,所以奉劝你们动作最好快些,这早出一步胜算也就更大一分我还是那句话,要么挑战我,要么就老老实实参加考验,老子耐心是有限的,不要试图试探”

    当见识到刀疤教官的实力以后,谁还敢轻易挑战这个角色?这时老兵捧着箱子走过来挨个收集大家的随身物品,虽然满腔不情愿,但是不得不照做,否则不知道会生什么事

    云鹰把自己神器都塞进箱子里锁好,几个老兵给他仔细检查以确定没带任何东西这时每个人都获得一件类似囚犯穿的粗布袍子,这就是他们的临时衣物了,每个人都一样

    这些养尊处优的年轻猎魔师,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一个个铁青着脸却又不敢作谁让他们不具备击败刀疤教官的能力呢?只能老老实实接受屈辱并且参加考验

    “地狱谷开启!”

    “去迎接你们的地狱之旅吧!”

    地狱谷的栅栏缓缓地拉开,一个充满诡异森林空间,正静谧的呈现在人们眼前,助教就像赶鸭子般将人一批批驱赶进这个里面

    云鹰感觉到了几十道仇视目光,他大概是把这些高贵的神域人都得罪了,因此半秒都没有停留,立刻加快度开始冲刺

    先急奔跑冲进森林,借势高高地跃起,双腿侧蹬在树干上,猛然力突进五六米,落在树枝把树枝压弯,同时也开始屈膝蓄力,最终树枝因韧性恢复原状,瞬间产生弹弓般的力量,让云鹰度更冲的更远

    差距出现了

    没有受过刑的人,行动度丝毫不受影响,那些自命高贵的家伙,因为身上伤口不浅,而且愈合非常缓慢,现在明显追不上他

    这个淘汰制的考验之下

    大部分人都会为他们的面子和所谓尊严付出代价

    当云鹰拉开足够远,缓缓减慢了度,一只金色的小怪鸟慢吞吞的从天而降,嘴巴一张,吐出石头,云鹰伸手接住,重新挂在身上

    原来小怪鸟与云鹰心意相通,他在上交装备过程,偷偷把怪石塞给小怪鸟,小怪鸟叼着石头先行一步

    怪石也好

    小鸟也罢

    这不起眼的东西,哪怕教官都没感觉到,至于沙之书、千幻面具、影子斗篷之类的东西,虽然价值比较珍贵,但是并非无价之宝,怪石对云鹰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现在怪石回到了身上,云鹰感觉心里踏实不少

    无论会遇到什么情况,有怪石在身就能动穿透能力,让云鹰在原本基础再增添一项优势这个优势,此消彼长下,它将变得尤其重要,让云鹰将不再惧怕任何人来找麻烦

    虽然确定没有人追来,但是云鹰不想浪费时间

    他开始以正常度在森林里穿梭

    不过就在这时,前面迷雾渐淡,一个让云鹰意想不到的场景,正由模糊到清晰渐渐地出现在视野,这让云鹰顿时生出几分忌惮之意,原来这次考验并没有想象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