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十二章 往事

《陨神记》 第七十二章 往事

    枯木森林接连出一阵又一阵巨响,这场追逐战斗已经持续半个小时,屠夫现云鹰度不比他慢甚至在他之上,若非这个森林里处处充满未知的危险,让云鹰无法完全伸展度,屠夫或许还真追不上这个家伙一

    好久没遇到这么厉害的荒野人了

    不过有挑战性对手杀起来才有意思

    屠夫血红双眼不断涌现出狰狞杀意与愤怒,大脑里满覆灰尘的记忆,又一次慢慢浮现出来,这本是他无数次努力想要遗忘的东西,可是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拼命想要忘记的东西,反而在记忆里越来越清晰

    二十年了

    整整二十年了

    屠夫无论无论走到哪里,这段记忆都会突然冒出来充斥脑海,它就像一只该死的蟑螂,总是在人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它就像一根隐藏起来的针,总是在人最猝不及防的时候狠狠刺一下,每次这段记忆苏醒的时候,它就像梦魇一样折磨着他,让他流血不止痛不欲生

    二十年前,屠夫仅仅是一个九岁孩子,他出生在神域边陲一座小城,家庭非常简单,父母都是小商贩,虽然商人在神域里地位不高,但是最起码能让他过上舒适温饱的日子和接受良好的教育

    那个改变命运的漆黑夜晚,几十个荒野亵神者找到一个神域漏洞进入神域,正好袭击他家里的小商队他永远忘不了父亲被一刀刀折磨致死时惨叫,他永远忘记不了母亲和姐姐再备受**以后凄惨死状,他永远忘记不了他能活下来是大哥拼命把他放进一个货箱隐藏起来,而大哥就扑在箱子被刺四十多刀,刀子染着大哥的血不断在眼前穿刺,腥臭温热几乎将他给染红

    他的家完了

    他的人生完了

    他却被日复一日被梦魇折磨的不成人形,虽然几乎崩溃但最终还是活下来,只是他性情越来越扭曲此,他成为众神最忠诚的狂信徒,只是光凭信仰支撑是远远不够的,他想要活下去就需要更多心理麻醉,唯一能给他带来精神释放与解脱,就是那些该死的亵神者惨叫,以及他们身上肮脏邪恶的血

    他成为猎魔师以后,他开始疯狂执行任务,只要是被他看见的荒野人,几乎全部都饱经折磨而死,他因为最后的一次任务被冠以屠夫之名,神域人甚至以前战友都将他视作怪物,但是他并不在乎别人评价,他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意义,就是屠杀荒野的亵神者,哪怕被称作屠夫又有什么关系呢?

    屠夫憎恨宣判他罪行的人!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哪怕是伟大神知道这件事,也一定会站在他这边的

    正是因为神域里这些不思进取家伙存在,所以让世界上还有这么多肮脏臭虫乱爬,在他看来为清理这些该死的东西,就应该不惜一切手段,为换取世间宁静,有些牺牲也在所难免啊!

    当屠夫准备饮恨赴死时,冬归雪出现释放了他,他当然听说过冬归雪大名,他是天云城最有前途的猎魔师之一,虽然冬归雪看起来高高在上孤傲高贵,但是屠夫却敏锐从他身上嗅到一种与自己相似的气息

    冬归雪动机,屠夫不想了解,他愿意为他卖命!

    更何况,冬归雪要杀的是一个从荒野里走来的家伙这个家伙来到天云城以后,他非但没有受到最严厉的极刑,反而日渐安逸生活在这座成立了

    这怎么可以?

    这是对神亵渎!

    天云城难道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吗?他这样为神尽心尽力不惜抛弃名誉和生命的战士要被处死,而云鹰这种天生就流淌着罪恶血脉的荒野贱民反而被接纳!这是为什么?

    屠夫想到这里怒火就再次汹涌喷,他的前进度迅提升,这是一种在短时间内消耗大量体力却能大幅度提升爆力的技能,是屠夫这些年来自己领悟的一些小技巧,一般只有在生死关头才会使用,现在他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云鹰被屠夫撵着到处逃半个小时,不断变化为止,不断在来回徘徊,主要目的就是仗着自己在度和恢复方面优势耗干这个家伙,可是现在看来屠夫并没有这么容易被消耗,他反而还有余力爆

    妈的,真是一头疯狗,死咬着就不放了

    这架势简直像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样,若不明真相人看见这种情况,还以为老子奸|杀他全家女性呢!

    不行,不行,没有时间陪这疯狗耗下去了,现在毕竟是在地狱谷考验过程,而不是在正常情况里,现在已经被这条该死的死狗消耗太多时间,云鹰感觉再不抓紧,他就要被提出前百分之五十了

    云鹰觉得最好办法就是出其不意,屠夫实力虽然相当强劲,但是他没有神器在手里,云鹰却还有怪石在身上,如果能动穿透的能力,屠夫现在仅依靠**力量根本不可能破解,光凭这点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并且出其不意快反击,这样就能在瞬间把屠夫解决掉了

    当云鹰谋划具体实施策略时

    小怪鸟在不远地方向云鹰出预警,这附近似乎出现一大群土著活动迹象,他们在前面树林里布置大量陷阱,现在就等着这些入侵者自投罗呢

    “很好!”

    “反而节省点力气!”

    云鹰直接向这个方向冲过去,胸口怪石绽放出光芒,一股能量场已经覆盖身体,让他与周围空间隔离开来虽然云鹰没有影子斗篷,所以已经没法隐身了,但是并不妨碍云鹰隐藏,他直接钻进一颗几人粗大树之

    几乎不到三秒

    屠夫就撕开迷雾和碍事枝杈冲过来,他现云鹰已经不见了,连想都没有想,利用树木作为力点,快追向森林深处谁知道屠夫连续追十几秒,竟然还没有现云鹰身影,甚至连云鹰的气味都消失了

    当屠夫开始怀疑自己跟做方向的时候,突然落脚地方踩断一根细细丝线,一张坚韧藤蔓交织而成巨从天而降,瞬间将屠夫给罩在了里面,四面方跳出大量在身上绘制骸骨图穿着怪异的小个子土著

    “荒野变异人!”

    屠夫出野兽似的低吼,这就算是熊怪也能制服,不过却无法抵挡屠夫身上怪力,猛然间力用力一撕,大就出现一个巨大裂口,只是还没有等屠夫从里面脱身,十几支吹箭同时射,屠夫最起码七支,好几支火药枪械一起射击,又在屠夫身上激起好几朵血花

    毒素顷刻间在身上弥漫开来

    屠夫觉得肌肉僵硬失去知觉好像石化般麻痹失去知觉

    这些土著的毒素效果太强悍,普通怕是当场立毙,哪怕是屠夫也感觉正在丧失对身体掌控他把注意都放在云鹰身上,所以对周围环境表现太大意了,如果换成平时状态,他还不至于被这么低劣陷阱伏击

    “吼!”

    屠夫爆出惊天动地咆哮,双眼鲜红就好像一片血的海洋,他已经彻底放弃所有理智,让身体完全由疯狂本能来趋势,虽然浑身浴血却像一阵风般冲出来,一拳轰碎一个土著脑袋,又抓起一个土著活生生撕成两半

    砰砰!

    土著枪械和吹箭再次攻击,屠夫身上又出现几道伤口,不过他的身体非常强壮也异常坚韧,只要没有命要害部位,就不可能将他杀死屠夫就像一头疯牛般在森林里来回冲撞,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没有一具土著尸体是完整的

    屠夫付出代价是受创二十多处,从脖子到脚都扎着毒刺,因为毒素弥漫全身,让他皮肤已经变成诡异的酱紫色

    “这些肮脏该死的荒野人!”

    屠夫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又重新恢复一丝意识,他知道自己是云鹰的计了,现在这种状态已经不可能再跟云鹰战斗这个该死的混蛋肯定就蛰伏在附近,他似乎在等待自己彻底不支的时候才出手么?

    果然是一个没用的懦夫!

    屠夫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不禁感到深深悲哀,这个世界还有这么多肮脏要清理,他却已经在这里走到终点了么?不过也好,死在战斗,总比被天云城那些堕落的家伙处死要好!

    “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吧!”

    云鹰就躲在一棵大树背后,他在刚刚看戏时,已恢复所有伤势,现在屠夫不可能再有机会,不过就在云鹰准备走出去的时

    从迷雾的另一个方向,却走出一个高高瘦瘦人影,他有着金色头和英俊面孔,满脸腼腆和青涩的样子,让人以为是一个出生贵族的公子哥只是此时此刻,他身体周围笼罩着强烈血气,他的衣服都已经被血染红,这种血气息与周围土著血是一样的,他看起来经历一场血战

    只是非常奇怪的是

    虽然经历一场血战,金青年毫未损,但是既然毫未损,他又为什么会染上一身血,看起来好像从血肉池里捞起来一样呢?这种感觉是相当怪异的,他好像是故意让血肉浇在自己身上

    屠夫看见对方出现,他的眼出现一丝希望“帮我……”

    (半醉游子微信公众bzyz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