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十三章 黑暗人格

《陨神记》 第七十三章 黑暗人格

    英俊金青年目光落在丑陋壮汉身上,他阳光而又略带腼腆的脸上绽出一个相当随和的笑容,他的眉毛,他的眼睛,他的嘴巴,每一丝脸部轮廓,全都充满亲和与友善,有一种邻家大男孩的青涩感觉一

    只是,如果与满身尚干涸血迹碎肉结合在一起的时候,那么就让人觉得十分违和甚至怪异了

    “你在干什么?还不快点!”

    屠夫不知金青年的实力,不过能被冬归雪选一起执行任务想必不弱,现在云鹰一定潜伏在附近,现在的状况可以说是非常危险的,可眼前这个家伙看起来不急不缓,好像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我是想帮你的,真的”金青年露出一个非常腼腆的笑容,随后又挠挠头,有些无奈叹息“但是,他恐怕不会同意的,谁让你是他最讨厌的那类人,这一路上为阻止他出来杀你,我真的是非常非常辛苦呢,所以你也要体谅我一下”

    屠夫被对方莫名其妙的话给激怒怒“什么他?你在说什么!”

    “他呀……”金男子先出现变化的是眼神,本来青涩腼腆全然不见了,眸子里透出猩红凶光,犹如两团鬼火在瞳孔深处被点燃,紧接着,眼神、嘴巴,每一丝面部轮廓,全都在极短时间里生变化,人还是这个人,脸还是这张脸,原本柔和线条却变得刀锋般坚硬锐利,亲和面孔眨眼间就变得狰狞扭曲,犹如一头嗜血狂魔在他身体里苏醒,让他看起来一百十度转变判若两人,本来非常有磁性的声音,现在则变得艰涩难听,粗重好像野兽在低吼“就是我!”

    太快了!

    屠夫两百多斤壮硕身体被快得肉眼无法分辨的一脚踢得飞起来,屠夫还没有搞清楚什么状况,一根骨矛直接激射而出,瞬间穿透屠夫的胸膛,让他被狠狠地钉在一棵大树上

    屠夫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他无法相信会生这样的事情,这个家伙为什么会忽然间生如此大的变化,他又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的攻击自己,难道他忘记冬归雪的命令了吗?

    “终于出来了!”金男子看着自己染血的双手,从喉咙里滚动出一阵桀桀桀桀的狞笑,他好像一个被封在箱子里几天几夜,突然间被释放出来呼吸到新鲜空气,从地上捡起一把匕,一边灵活把玩着一边走向被钉穿在树上的壮汉“你知道吗?每当见到你这种舔着神像的忠狗,我心艺术灵感就忍不住充满全身每一个角落,让我的创作**得到最大程度激”

    屠夫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握住贯穿身体骨矛,眦目欲裂“我不管你是什么怪物?这是在找死!冬归雪一定会杀了你的!”

    金男子没有说话,用匕在屠夫脸上非常熟练割出一条伤口,非常灵活转一圈,不长不短不深不浅,锋利匕直接伸进皮肤里,当场屠夫一大块脸皮被活活剥下来,无尽痛苦伴随着地狱般的声音在耳边回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阴罗是一个艺术家,我的特长是雕刻”

    屠夫痛苦地惨叫挣扎起来

    阴罗匕灵活在屠夫身上游走,他就像一个技艺娴熟的雕刻家,正专心致志对待自己的艺术品,一寸寸皮肤,一寸寸血肉,正在转动如飞的匕被削下来,他扭曲表情满脸都是陶醉之色,不一会儿满地就铺上一层细碎的血肉

    一点点剔掉血肉的过程无比迅

    哪怕是世界最残酷刑罚也不过如此了

    阴罗技术非常娴熟,他能把对手千刀万剐,却偏偏让对方保持神智,他能让对方受尽折磨,却偏偏不让对方死去只要阴罗愿意玩,他甚至能在一件作品雕刻三天三夜,直到削掉所有皮肉脂肪,让对方骨骼全部呈现,还能让对方保持清醒

    艺术家是需要观众欣赏的

    最好的观众就是受害者本人

    阴罗每一次完成作品以后,他就会把镜子摆在受害者面前,让受害者看着自己的杰作而哀嚎,歇斯底里的惨叫越绝望越凄厉,那么作为创造者的成就感就越满足

    若说壮汉是一个屠夫

    这个金男子就是恶魔!

    阴罗刚雕刻不到两百刀,他的身体触电般颤一下,结果下刀出现细微偏差,不小心把对方一条血管切断了,他顿时气急败坏的大叫起来“金白,你在干什么?我伟大的作品‘骷髅天使’还没完成,你休想出来!”

    金白意志却依然在精神里冲撞

    因为阴罗这个家伙一旦疯起来三天两夜都不会停,现在是什么情况啊?哪有时间给这个疯子玩,他们能活着全因为来到地狱谷,如果被淘汰送了出去,结果肯定是必死无疑的

    两个人在一个躯体开始疯狂碰撞

    云鹰默默躲在树后面观察这这一切,他看到已经血肉模糊的壮汉,又现金青年身体表现出的怪异,心暗暗想到,冬归雪这个家伙自己是个怪胎也就算了,没有想到他找来的两个家伙都是怪胎

    这个丑壮汉是一个杀戮狂

    这个英俊金青年更是一个双重人格的疯子,他平时表现出来是一个温尔雅甚至有些羞涩腼腆形象,但是在他内心深处却隐藏着一个阴暗暴戾嗜杀而且残忍的黑暗人格两个人格不仅仅有弯曲独立的思想,甚至不单单只是存在于思想,因为他们苏醒以后表现出来的能力不一样

    黑暗人格明显比正常人格更强大

    这个金青年,他本身实力就非常不弱,若在结合黑暗人格的力量,恐怕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对手,这种人精神肯定也是很强大的,如果让他拥有神器在手里,云鹰绝对不是对手

    真是一个怪物

    阴罗暴躁恼怒,最后还是选择妥协,毕竟一刀切偏了,艺术品就不完整,即使真把骷髅天使完成,也只是一个瑕疵的作品,这对于追求完美主义的雕刻家来说是不容许存在的错误

    “既然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他玩,那么就先把烦人的苍蝇解决!”

    阴罗猛地转过身面朝云鹰方向,右手匕急转几个圈,从掌心快激射出去,一条线所有植物都被瞬间切开,正笔直向云鹰的眉心射来

    云鹰电光火石间侧身闪避

    不过就在躲匕过程,他忽然惊讶现,阴罗原本站在原地身影,竟然凭空消失不见了,虽然对方的度很快,但是还是捕捉到几道一闪而逝的残影

    一股凌冽劲风和杀机铺面而来

    那金色长在半空舞动,满脸狰狞的面孔,竟赫呈现在眼前,眼睛瞪得滚圆,嘴巴狰狞咧开,每一条脸上肌肉都朝最扭曲最恐怖的方向扭曲着,让一张英俊的脸,变得像恶鬼般恐怖,却给人一种看了能做噩梦感觉

    这个时候射过来匕还有四五米

    阴罗在抛出匕以后,他才开始行动的,结果竟然后先至,匕还没到云鹰身上,他就先行接近起攻击,度有多快,就可想而知

    云鹰做出躲避匕姿势,难以及时作出收回动作

    阴罗狂笑右手握爪已经高高举起,每一根指甲像猫科动物般从肉里弹出来,每一根尖长无比好像利刃般锋利,手掌手臂青筋血管都突兀暴起,虬结筋肉充满爆的力量感

    云鹰再次验证自己直觉灵敏,金青年危险果然要比看起来凶恶的壮汉要高虽然金青年力量方面比不上壮汉,不过在度方面却远远甩开屠夫几条街

    战斗不是掰手腕,谁力量大谁就获胜

    何况度快的人,力量也不会太小,爆力更是十分惊人

    云鹰急忙想要躲避,利爪快划过胸口,他的衣服直接被撕碎,同时造成误导深深伤口,阴罗攻势不仅犀利,而且难以想象的凶猛,左手出第二道爪击,右手则伸手迎取半空的匕

    云鹰面对不同对手,自然选择战略不同

    云鹰与屠夫交手适合活动起来打,这样以消耗对方体力和耐心,最终伺机一举击溃阴罗这种人决不能在战斗逃走,因为度不如对方的情况之下,如果云鹰一旦转身,无异把整个后颈和背部盲区和弱点全部送给对方,阴罗能轻而易举追过来讲脊椎一击撕碎

    虽然在度方面存在巨大差距,但是不代表云鹰没有反击的余地

    阴罗再快不会比子弹更快,云鹰连子弹运动轨迹都能看清楚,自然也可以看清楚对方的出手动作,云鹰度不如对方,只能减少多余动作和没有意义动作,缩短运动距程以短对长,增加攻击质量,没有把握就不出手,可一旦出手,就必须一举翻盘,唯有如此能弥补度方面的不足

    一股猛烈飓风刮过

    左手一爪也已落空

    云鹰脸颊出现几道血痕,树干出现一道巨大爪痕

    阴罗两次攻击都落空的同时,右手已经凌空握住自己抛来的古匕,手腕一番,匕旋转,犹如螺旋桨般擦扫向云鹰的咽喉,云鹰连忙一个矮身躲避,锐利螺旋刃扫过树干,又造成一道四五厘米声切口,几乎是在云鹰矮身同时,阴罗右腿提膝撞向他的脸部

    这下要撞得结实,云鹰注定是要毁容了

    云鹰双手叉叠抵挡缓冲,顺势猛地一瞪地,从阴罗膝盖爆出巨大力量,让云鹰直接冲上三米高,他就像一只灵活的猴子般,在枝杈间几个腾挪就到树冠央,可是还没有等云鹰站稳的时候,一股恶风就出现在背后,耳边响起阴罗狰狞的笑

    “桀桀桀桀,你太慢了!”

    一柄锋利匕急刺过来

    云鹰手掌一拍,打在对方手腕,虽然阴罗出手度很快,但是阴罗攻击大开大合,右手匕从右身向左刺出,几乎轮出一个半圆,云鹰双手一直护着要害周围,所以出手距离只有十厘米,因此非常顺利挡开对方攻击

    匕落空,利爪又至

    两个人在大树间不断交错战斗,云鹰不停腾挪闪避上蹿下跳,阴罗身影则潇洒多,他就像一道鬼魅幻影神出鬼没,越来越多残枝断枝落在地上

    枯萎大树像个厌倦爆炸头准备换型的顾客,两道人影则是一个蹩脚理师手里的剪刀,三两功夫就把爆炸头型变成一个古怪的非主流造型,满地铺满乱七糟的枝条

    阴罗一边进攻一边狞笑“桀桀桀桀,好强战斗意识,竟然能在我手里支撑这么久!”

    云鹰基本以防御为主,虽然护住要害不受伤害,但是阴罗攻击太犀利太猛烈,他不可能真的全身而退,现在身上已经有**处负伤,虽然在强大恢复能力和体质作用之下,这点皮肉伤对云鹰无法造成影响,但是云鹰依然不敢大意,因为这个阴罗纯粹是为折磨,阴罗或许还没有施展全部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