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十五章 打起来了

《陨神记》 第七十五章 打起来了

    敌人敌人就是盟友一

    云鹰怪石能力在身,若单打独斗,有绝对把握

    两个人在关键时刻联起手来,结果恐怕就很难说了因为怪石释放出来能量场布满全身时,虽然能从空间层次躲避物质或能量,也就是说穿过身体能量,只要没有过承受的某个界限,哪怕再强大攻击对云鹰来说都是没有作用的,所以云鹰在面对他们攻击时能实现完美闪避

    但是主要问题是一旦虚化,别人攻击不到云鹰,云鹰同样攻击不到别人,他必须先解除虚化状态才能还击,一对一的战斗,云鹰能恰好把握好住躲避攻击刹那来实现反击

    如果对手数量增加

    战斗情况就有不同了

    因为动怪石需要时间,解除虚化容易露出破绽,若对方能保持攻击不间断,或者一个专门负责攻击,一个专门负责防御,云鹰想要战胜他们,就绝非容易的事情

    “我当是谁呢!”云鹰脑海迅闪过几个转念,不过表面却是依然不动声色,当目光落在灵月云身上,满脸写满不屑和嘲讽“你个手下败将连续输给我两次还不够,现在居然又主动找上来,难道这么喜欢被我虐的感觉吗?喂,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灵月云眼睛快喷出火来

    这个世界上男人女人都死光了都没可能!

    云鹰则拍拍额头一副伤脑筋样子“只可惜,你长得太丑,你看你的脸长得大饼一样,胸小屁股不够圆,这样女人不要有事没事就蹦出来吸引我的注意力,我不可能对你感兴趣的,即使是倒贴也不要,趁早死了这条心”

    灵月云容貌就算不比惜云银月、北辰曦这种人间绝色,却也是神域里面一等一的大美女,她身材是比不上彼岸花火爆,但是改大地方大,改小的地方小,可谓是十分标准

    金白顿时就明白云鹰在想什么了

    这个小子果然好阴险,他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其实是在尝试激怒这个小姐,人一旦陷进愤怒当,往往就会进退失据,让优势顷刻间荡然无存

    灵月云没有轻易出手

    金白也没有轻举妄动

    三人出现互相对峙的情况,云鹰的挑拨越来越露骨,越来越肆无忌惮,其用词和语法都是以前在荒野营地的佣兵学来,自然是污秽下流不堪入耳,自命高贵优雅神域人,哪忍受的了这样的挑衅行为,云鹰简直化身成一个卑鄙无耻的无赖,这也恰恰是云鹰比神域人强的关键所在——他不要脸啊,所以再贱再下流的话,他也是可以说得出口的,面不改色挡着一两百人面前脱光,这种事情有几个神域人能做到?

    灵月云脸色一阵青一种红,两个拳头握得咔咔直响,雪白皮肤地下仿佛有岩浆在滚动,犹如随时都会爆出来一样

    云鹰的计划几乎就要成功了

    灵月云闭眼深深呼吸几口气,再次把眼睛睁开来的时候,让云鹰始料未及的是,湛蓝色眼眸已经平静如水,再没有一丝情感波动,以一种淡漠到极点语气说“一样的招数用两次,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聊么?”

    什么情况?

    浪费这么多口水,她为什么还无动于衷?

    云鹰印象里这个女人不是那种一点就爆的么?今天怎么就忽然转性了!

    灵月云在荒野一战,其实并非败给云鹰,而是败给了自己她当时与云鹰的实力对比本来是有着明显优势,只是被对方激怒失去理智冒然突进,最后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这次失败任务结束以后,她已经从失败吸取教训,虽然她的个性还是容易情绪化,但是她已经可以做到将情绪与行为分开来了所以说凡是都有两面性,成功有成功的利益,失败有失败的教训,荒野的惨败对灵月云来说,倒也不一定是件坏事

    这就说明一个仇人或对手有多么重要!

    因为某种意义上来讲,仇人是激励自己快成长的鞭子,对手则是一面不断审视自己镜子,当一个人学会不再以纯粹憎恨眼光去看待自己仇人,不再以纯粹厌恶和抗拒思想去审视自己对手时,这种人往往会成为生活的强者

    “好,很好,你确实长进不少”云鹰恢复正常的状态,双眼渐渐浮现出凌厉的光芒,又恢复平淡的口吻,“但非要跟我过不去吗?”

    灵月云声音好像是从雪山飘下来,冰冷坚决又高高在上“我只是不想看到某些小人再得志,不想再有猎魔师死在卑鄙手段之下,我相信每个神域战士都会做出我这样的选择,因为神的战士天生就是为正义和守护而存在的,你这种荒野人永远无法理解这种荣光,所以你才会不择手段毫无底线,就算一时获得力量,没有信仰又能走多远呢?”

    金白脸颊肌肉突然微微抽搐一下

    他能感觉到心跳在迅增加,他意识到有些不妙

    金白知道心率达到某一个界限以后,阴罗就会在身上再次苏醒,灵月云刚刚的话,显然已经刺激到他了

    “你连原委都没弄清楚就急着下定论?你们这种道貌岸然的家伙才会做出滥杀无辜的事情,只是最可悲的是,你们偏偏自持正义,为自己挂起伟大旗帜,如果神真的是这么教诲你们,那么这样的神早点陨落才好”云鹰身体微微躬身,他没有解释也懒得解释,直接摆开攻击架势,“好了,既然如此,我就连你一起干掉好了”

    灵月云顿时怒了

    这个混蛋居然诅咒神陨落

    人类能够继续在这个大地延续都是因为神恩庇护,这种大逆不道的人,活该被绑火刑柱烧死!

    云鹰确是动真正杀心了,他以前不把灵月云放在眼里,主要是因为灵月云没有太多值得忌惮地方

    现在来看,这个女人未来潜力,有可能会比他想象高

    这种人是麻烦的代名词,云鹰恰恰最讨厌麻烦,他死在这种地方,就算灵月家族也没法调查!至于金白这个双重人格的怪胎也是极危险的,云鹰刚刚废好一番力气才把他打伤,他纯粹**战力就已经这么惊人,他的精神力量肯定远胜云鹰,这次错过以后想杀他就难了

    如鲠在喉感觉叫人不爽

    云鹰决定不再拖泥带水了

    云鹰身上弥散出来森然杀意,灵月云洁白脸色不由变得更加苍白几分,忍不住微微退后小半步,云鹰这个人非常狡猾阴险,一旦拼起命来却是个疯子,从对方身上凛然又决绝气势来看,是准备不死不休吗?

    灵月云低声对身边的人说“这个家伙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们两个联手把他……”

    话还没有说完

    突然一股透骨寒意自背后传来

    灵月云脸色陡然大变,当她转过身去的时候,亲和腼腆的金青年,满脸都是扭曲狰狞,简直在眨眼间换一个人,他就像一只嗜血的猎食者,四肢并用猛越而起,一双锐利无比的利爪向灵月云扫来

    阴罗连强韧的变异兽毛皮都能轻易撕裂,更别说是灵月云娇嫩雪白的颈部肌肤了,眼看着灵月云喉咙就要被撕开,她不愧是近战特长的猎魔师,猛地绷紧身体弹跳而出,当落在几米外的时候,只觉脖子火辣辣的疼,伸手一摸全都是鲜血

    因为反应度还算迅捷,因此没被彻底撕开气管或动脉

    即使如此也造成一条不浅的伤口

    “你……”

    灵月云就说出一个字,阴罗就风驰电掣再次扑来,虽然身上伤的不轻,但是阴罗度依然不容小觑

    灵月云面对杀气腾腾,恨不得把她大卸块的金青年,她根本没有搞清楚这是什么状况,难道是云鹰这个混蛋故意布置的陷阱?可当她余光瞥向云鹰的时候,只见云鹰也是一脸诧异看着这副情况

    阴罗一边疯狂进攻一边桀桀桀桀的怪笑怪叫“你这种人,老子杀一万个都不够,什么神,什么圣殿,什么信仰,全都是狗屁!你以为这些高高在上生命真会在乎凡人的死活吗?现在你就要死了,你倒是让你的神来救你啊!”

    灵月云心情根本无法以语言来形容,愤怒吗?愤怒已经不足以形容此刻感受,更多的是屈辱和绝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难道不是个猎魔师么!

    云鹰也饶有兴致旁观起来

    金白和阴罗这对怪胎看来也是有故事的人啊

    “整天打着神灵的名义,你们以为自己谁?”阴罗攻势已经越来越猛烈“这个世界已经疯了,所有人都已经疯了!”

    灵月云身上又多出好几道飙血的伤口

    阴罗继续疯狂吼道“我会把你身上肉一片片割下来,就像我当初杀那个该死的神官一样!”

    杀神官?

    灵月云脑子轰一声,只剩下一片空白!

    神官是圣殿里的神职者,他们与教会不一样,教会类型繁多,更类似是民间的信仰组织,只有主教级人物可能有能力被动受到神灵的神谕神官则是正统的神职者,他们甚至有直接与神沟通的能力

    哪怕神官其他本事都没有,光凭能与神灵沟通这一点,他们神谕地位就无可比拟,因为人类的技术,人类的装备,人类的水和食物,无不是神灵赐予的每年神都会赐下全新神器或技术,以维持神域的繁荣昌盛,神官在其就祈祷桥梁的作用

    杀神官?

    这种事情太疯狂了

    难道这个猎魔师已经完全抛弃荣耀决定永远堕入黑暗么?该死的,我到底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