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八十一章 毒牙氏族

《陨神记》 第八十一章 毒牙氏族

    迅猛兽骑兵在森林环境里的度达到时一百五十公里以上,迅猛兽身躯娇小却充满强劲的爆力,灵活而又敏捷的身躯能轻松克服地形障碍,因此能在不减情况追赶,从而保证猎物逃无可逃一

    “杀光他们!”

    “为了氏族!”

    荒野骑兵头目举起手大刀低吼,他率领的数十个迅猛兽骑兵都出怪叫,每个骑兵都有专门定制骑兵套装,双脚到腰臀都绑在迅猛兽背上,因此与迅猛兽绑在一起做到合二为一,上半身就能完全解放出来射箭或者战斗了,这是战力与机动性的完美结合

    小个子土著纷纷在迅猛兽背上拉弓

    一支支毒牙箭脱弦追着五个人背影杀去

    每支箭落在树上地上都会造成黑色毒雾,即使没有命对方,毒雾干扰也能让他们遭遇到极大困扰现在已经有一支埋伏在前面的迅猛骑兵部队,他们很快就要与对方交锋,那个时候两只部队夹击,几个人类断无逃生的可能

    荒野骑兵头目感觉杀气从自己身上每个毛孔里释放出来,他已经迫不及待要把这些该死的神域战士给剁成肉泥碎尸万段了

    十几年前,毒牙氏族遭到侵略,从世世代代生活山谷被赶出去时候,这颗仇恨的种子就已经在每一个毒牙氏族战士心种下了

    数千人口大氏族被赶出家园不说,更因为毒牙氏族繁衍与育度很快,基本上六七岁孩子就能形成战斗力的关系,因此被这些该死人类当做一种可再生资源来利用他们始终把毒牙氏族人口数量控制在一个数量内,每当氏族战士数量增加过标准,地狱谷就会出动部队来清扫

    巨大牢笼之下

    这个曾经是势力庞大一支变异人种族,现在像被囚禁野兽般被关在枯木森林最可恶的地方是,地狱谷把他们当成磨砺战士的工具,甚至每当氏族有强者出现的时候,就会被地狱谷的人给掳走,最终成为训练场与人类交手的奴隶战士,只能日复一日持续战斗直至战死

    因此毒牙氏族战士都对神域人恨之入骨了

    毒牙氏族领一律被尊称为血牙,现在率领迅猛兽骑兵的年轻头目就是新一任血牙,今年刚刚二十岁左右,对于这个变异种族来说,五十岁就已经是上限,二十岁年纪已经快要步入年了

    这位年轻的血牙父亲也是血牙,毒牙氏族以前就生活在地狱谷所在山谷里,毒牙氏族与普通扫荡者不太一样,虽然毒牙氏族生理方面与正常人类出现很大差别,但是智力方面并不比人类逊色多少,因此深居山谷靠种植养殖足以维持生活,与外界无争,生活还算温饱,几乎不会参加掠夺者活动,谁曾想即使是如此还是遭遇到无妄之灾

    老血牙是被地狱谷里一位指挥官给活活虐待致死的!

    血牙至今都记得父亲为保护氏族而奋战的场面

    可现在的毒牙族人都变成什么样子?

    没有未来,没有希望,没有一切,生存唯一意义就是成为人类的训练场,哪怕连他们的斗争,他们的鲜血,他们的生命,也仅仅是磨砺天云神域精英战士的牺牲品和祭品,用来让天云神域的战士变得更强大

    血牙曾经绝望认为这样情况会永远持续下去,直至半年前,一次偶然机会,一个外来荒野势力接触了他血牙就是通过这个荒野势力援助之下,将已经分裂曾几块的氏族重新统一,同时接受大量坐骑和装备的馈赠,现在已经组织起一支部队

    这个过程非常短暂

    只有短短半年时间

    因此地狱谷根本不知道毒牙氏族在暗积累底蕴变强,不过血牙族长心里很清楚,那个神秘的荒野势力不可能无缘无故帮助毒牙氏族

    血牙也知道这个势力在荒野颇有影响力,他们总是野心勃勃充满攻击性,所以资助毒牙氏族唯一目的,无非就是想要在未来恰当时机联合毒牙氏族,以里应外合端掉地狱谷罢了

    这实际上是很困难的

    因为地狱谷不仅仅是一个训练营,或者说训练营仅仅是地狱谷一小部分,地狱谷在天云神域势力范围里充当真正价值的是一座前哨基地地狱谷里面驻扎士兵都是天云神域的百战老兵,这支军队战斗力甚至胜过天云城的任何一支正规军

    一支经验丰富且实力强大的军队驻扎在易守难攻地形复杂的地狱谷,绝不仅仅是为了建立一个特别训练有,最是为与天云神域防线互成掎角之势,如果天云神域遭到任何威胁或进攻,地狱谷军营里的部队就会在最短时间内反应,一举切断对方后路补给或者直接像一把尖刀般插进对方心脏

    另外作为一个前哨基地,地狱谷最大职责不是参加战斗,而是在威胁出现之前现它们,在他们还没有形成规模时将其铲除因此地狱谷就是监视荒野的情报机构和特务机构,有这样一支部队在荒野边缘,荒野里任何行动都很难逃得过地狱谷的耳目

    如果荒野有某个势力准备攻打神域,先就会拿地狱谷开刀,那么地狱谷周围枯木森林里的毒牙氏族就是可以利用的对象

    血牙族长非常聪明

    他知道毒牙氏族的势力,一个敢与天云神域开战的势力非同小可,毒牙氏族这样体量的弱小存在,只能充当可悲的炮灰,血牙族长绝不会同意这种事情生他不希望氏族毁灭,但渴望带领族人冲出这里重获自由,所以他又一面不断接受并且索取更多馈赠来武装自己的战士,却在暗打起自己的算盘

    本来想再等一段时间在动手,现在看起来已经来不及了,地狱谷两三年一次学员选拔又开始了数十个来自天云神域精英闯进枯木森林与毒牙氏族战士生战斗,地狱谷关注重新聚集在枯木森林,毒牙氏族的秘密很难维持,血牙族长也再无法容忍自己族人成为牺牲品了

    因此血牙族长做出决定,为了自由,开战!

    从前面出一连串激烈战斗

    血牙族长骑着迅猛兽追过去时,他惊愕现部署在前面军队,竟然没有把五个来自神域的年轻人干掉,只见满地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四分五裂的尸体,其有毒牙氏族战士和迅猛兽的尸体,也有穿着天云神域士兵盔甲的战士尸体,这**个战士看起来年纪都很大了,不用说就知道肯定是来自地狱谷的老兵

    “可恶!被现了!”

    血牙看着地上地狱军团士兵尸体,他的一张丑陋大脸就扭曲起来,学员参加入谷选拔的时候,地狱谷士兵按理来说是不会进来监视,毕竟这些参加训练营学员相当一部分实力比这些普通地狱老兵还要强,即使要监视也不会拍他们来,而是直接把助教送出来了

    这些老兵出现在这里只有一种可能,毒牙氏族提前暴露,地狱谷已作出反应,这对氏族来说将会是非常不利的消息

    “黑牙,聚集所有氏族战士,我们从这里杀出去!”

    “是!”

    黑牙相当是氏族的副族长,也是仅次于血牙的领袖人物,他掏出一个长长骨号角在嘴里吹响,从里面出呜呜的悠长声波迅蔓延扩散出很远,基本覆盖四面方的枯木森林,数以百计的毒牙氏族战士迅聚集过来,只是短短不到一刻钟时间,血牙族长身边就已经聚集真正百个氏族战士了

    血牙目光扫过密密麻麻氏族战士,从他的眼睛里流露出炙热的光芒,“神域狗将我们困在这片森林十几年,他们杀死我们的父母,他们杀死我们的亲人,他们杀死我们的孩子,他们以我们血肉和生命来锻炼他们的后人,我们已经忍受了十几年,现在没必要在忍下去了”

    “吼吼吼!”

    无数毒牙氏族战士高高举起手骨枪弓箭或枪械之类武器,从他们嘴里出一连串有节奏的吼声,从高亢而充满战意声音,不难看出这些人已经被压迫很久,能活到现在的人,每个人与神域结下血海深仇

    血牙继续喊道“虽然我们的家园已经毁了,但是先祖灵魂会庇护我们,我们可以失去生命,但是不能再失去自由!”

    又是一阵呼喊

    “请拿起你们的武器,从这里杀出去虽然我们当很多人会死,但哪怕有一部分族人或者离开,我们毒牙氏族就能继续繁衍,终有一天我们会回到这里,把我们所失去一切都重新夺回来”

    “战斗!战斗!战斗!”

    毒牙氏族战士早已不惧生死,地狱谷里的神域部队压制他们这么久,但是却无法磨灭他们野蛮野性的高傲,现在就让他们明白不把毒牙氏族灭族根本就是个错误,而他们将为这个错误付出惨重代价……就在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