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八十三章 被困山洞

《陨神记》 第八十三章 被困山洞

    洞窟弥漫着**的气味,枯木森林土著开始对洞窟起冲击,按照这样的度下去,根本坚持不了几分钟一

    战龙盘坐在地,他刚毅面庞带有一丝痛苦,豆大汗珠顺着古铜皮肤流下,犹如刚刚从蒸笼里面捞出来,每一滴汗珠落在地面都出嗤嗤的蒸声音,让周围空气散出一点淡淡腥味,战龙流出汗水颜色都是灰黑色的,可不是什么正常情况

    因为战龙竭尽所能调息,先阻断部分血管流,让毒血渗透到皮下细小血管,再将细小毛细血管全部震裂,最后从毛孔里面挤出体外,这是一个非常复杂过程,非但需要对自己身体有着足够强控制能力,更需要辅以某种特殊调息类型秘术来辅助

    只是战龙厉害归厉害,现在窘境却无力改变

    战龙内伤外伤不轻,双手被毒液腐蚀导致大块大块皮肤被活活腐蚀掉而变得鲜血淋淋,整条手臂紫黑并且还在持续蔓延,肌肉紧绷僵硬无比,现在连力都成问题,如果换成弱点的人早就彻底废掉了,战龙不经及时治疗,也会有残废的危险

    战龙开始感到焦躁不安了,愤怒一拳锤在地面上,他咬牙切齿道,“我战龙尚未成为神域大将尚未建功,难道会死在这些丑陋的荒野怪胎手里!”

    灵月云见战龙恼羞成怒,心里反而有几分畅快,瞧她这样子像是待会儿变异人冲进来只杀战龙而不杀她一样,还有心情以略带讥讽口吻说“某人仗着规则上的优势对猎魔师展开攻击,现在那些被你打断腿的人,恐怕都已经凶多吉少了,否则我们大家能联合起来,又怎么会落得现在的处境?我看着就是报应!”

    战龙被说得脸色一沉

    军官阿狼忍不住怒斥道“你有什么资格对龙哥指手画脚,这里是地狱谷而现在遇到的这种事也无法预见的我们处于竞争关系,最大化利用优势有什么不对?这里不再天云神域内,不受天云法典的约束!”

    “天云法典是神域人的尺子和印记,它的约束范围岂能以地域划分?如果离开天云神域就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了,那么你们与荒野贱民的区别在哪里!”

    战龙是将门家族杰出新人,只因没有猎魔师天赋就忌惮嫉妒猎魔师,逃避正面对决,趁着猎魔师没有办法挥神器而将他们解决掉这是一个有骨气的人做的事情吗?这是一个男人做的事情吗?这是一个战士应该做的事情吗?这种战斗即使赢了结果也输了荣耀,所以灵月云对此感到不齿

    战龙本就不善口舌之辩,哪里吵得过灵月云

    这女人脾气真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好像谁都欠了她几百万金币一样

    云鹰忍不住插嘴“现在这种时候就不能少说两句?搞不好我们都会死在这里说不定共赴阴间以后,下辈成为兄弟姐妹也说不定”

    “呸,你这种人死了肯定会下魔渊,而我的灵魂归宿是神山,我们怎么可能会同路?”灵月云本来苍白脸颊顿时涌现出一股红潮,两只眼睛仿佛能在黑暗绽放出光芒,“你杀了我的朋友,这笔债永远无法抹除,我只恨不能亲手干掉你报仇雪耻”

    有罪神域人与肮脏丑陋荒野变异人必须二选其一

    灵月云选择前者无可厚非,所以刚刚会配合互相掩护联手撤离这家伙难道还就因此瞪鼻子上眼了吗?如果说战龙两人做法只是引起鄙夷,金白更是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的逃犯,那么云鹰就是个人恩怨最深的一个,头号仇人!不可化解的死对头!

    如果不是受到云鹰带来的打击,灵月云又怎么会参加地狱谷特训?

    如果不是参加地狱谷特训,灵月云又怎么会落入现在这种境地?

    可以说,云鹰仿佛就是她厄运的源头!

    从荒野开始一直到神域,从来就没有断过,她就算对所有人宽宏大量,也不可能与云鹰化解恩怨,这种事情想都别想

    五人伤得最重的就是金白,反倒表现最为淡然一个,神域里做了那件事情以后,本来就是要死的,现在能走到这里再死反倒是赚了

    金白仰望着漆黑洞窟,心里轻轻地叹息一声,最大遗憾是这样死法太窝囊,如果能把神器拿回来,他自信自己精神比灵月云、云鹰要高得多,哪里会落入现在这副悲惨的处境?

    洞口又传来巨响

    一阵猛烈冲击撞得坍塌,大量石块纷纷滚落下来

    终于还是冲进来了么?

    两个毒牙氏族钻进来,当现躲在里面的人,立刻呜哇的怪叫起来,他们的是荒野土著特有语言,即使是云鹰也听不太懂,不过从眼睛里流露出仇恨却是全世界通用的

    这种眼神云鹰已经见过太多太多,因为从毒牙氏族立场来讲,他们这些人类才是世上最大罪恶

    毒牙氏族本来拥有富庶温饱的家园,最终却在一夜间被彻底摧毁,父母、亲人、孩子,无数同伴死在入侵的战争哪怕仅剩毒牙氏族战士,也被驱赶封锁到枯木森林,开始长达十几年的压制,他们就像被圈养的禽兽,生存的唯一一就是等待屠杀,就连抗争都价值都被剥夺了

    毒牙氏族能不恨这些闯入者吗?

    云鹰能理解他们的恨与不甘,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仇恨像森林里的一把火,从来不会创造,只会造成毁灭正如同云鹰憎恨影无痕,正如同灵月云憎恨云鹰,每个人价值观念不同,每个人所处立场不同,最终憎恨会笼罩并且吞噬这个世界,但是理解是一回事,接受不接受是另一回事

    两个最先跳进来的毒牙氏族战士没来得及攻击

    嗖嗖两声尖啸

    云鹰抛出两块尖石,迎面射进他们的脑门,石块在高运动爆出巨大力量,只听见惨叫和哀嚎,两个毒牙氏族战士同时倒地

    战龙从身边抱起一块大石头开路冲锋“我们上!”

    两个被击倒的毒牙氏族战士惨叫哀嚎,没有对其余氏族战士造成任何打击,反而让这群变异人变得更加疯狂,这一个个涂着灰白骸骨团的变异人争先恐后冲来,他们身上有着荒野最常见嗜血与疯狂

    拉弓!

    射箭!

    毒牙箭射进洞穴,落在地上,落在岩壁,瞬间弥漫起致命黑色毒雾

    山洞封闭的环境里,如果被围堵在里面,只需几波毒牙箭射进来,整个洞窟就都会弥漫毒雾,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所以想活命必须赶快把洞口堵住

    战龙不顾伤势,肌肉撕裂皮肤,再一次爆,双手将重达千斤巨石,犹如一炮弹般投出,撕裂空气,瞬间呼啸,犹如蛮荒巨兽怒吼

    灵月云快踩着岩壁追去,她的身影与巨石度一模一样,当巨石度稍稍有些减弱的时候,她的右腿像弹弓般抽在巨石上,让巨石射出度更快一倍

    哗啦一声

    千斤巨石碎成三四块

    每块都以惊人声势轰响毒牙氏族战士

    毒牙氏族战士身体矮小却十分灵活,竟然灵活打滚避开巨石坠落,只有两个反应慢的被砸扁在地上,其他几人一个翻滚就站起来,从背后抽出毒牙箭一轮射

    灵月云刚落在地上,毒牙箭已经射到眼前,有一支箭迎面想眉心射来,她企图避开所有箭矢,可刚刚要力扭动身体,只觉得体内一阵空虚乏力,身体已经没有了平时的灵活

    不好!

    灵月云脸色大变的时候

    云鹰挺身而出推她一把,捡来一杆骨枪挡开毒牙箭,每一支被阻挡住的时候,半空都会爆出一团浓郁黑雾遮蔽视野,正在这个时候一支箭穿过黑雾,迎面落在云鹰胸口,箭头完全刺进胸肌,毒素在体内充分释放,瞬间让一大片皮肤黑溃烂

    云鹰身体晃晃,有点儿站立不稳

    两个迅猛兽骑兵从坍塌洞窟跳进来,他们以惊人爆力迅靠近,两杆长枪企图把云鹰钉在地上灵月云骤然怒喝一声扑上去,用强横身体和猛烈力量,重重撞在一个骑兵身上,瞬间把骑兵撞翻在地,至于另外一个骑兵,正要举起长枪的时候,被一道飞掠过残影扫过,脖子直接被撕开一半,是阴罗

    云鹰擦一把嘴角的血,从胸口把毒箭给拔出来,看着灵月云和阴罗,他在这种情况之下居然还笑起来“你看,我们配合不挺好么?如果这次能活下来,别再打打杀杀了,你们觉得怎么样?”

    阴罗桀桀桀狞笑几声“我同意”

    灵月云则咬牙切齿,她也不知道刚刚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就在一瞬间,真把云鹰当成战友做出反应,可是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却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现在又看到云鹰胸口的毒箭,心情难免变得十分复杂

    “你们还有闲心聊天?快把洞堵上!”

    战龙带着阿狼打头,五个人冲向毒牙氏族,五个人都是擅长近战,几个毒牙氏族弓箭手一旦被近身毫无优势可言,因此一个照面就被解决掉了

    五人目光扫向外面,他们眼前的一幕顿时让心凉了半截,几乎每个人都感到绝望起来,因为森林里面密密麻麻,全都是毒牙氏族的土著战士,一眼看过去数目非常庞大,几乎连数都数不清

    五个人就算在巅峰战力,也很难从这里杀出重围,更何况是现在?

    “只是对付他们五个人而已,这些家伙搞这么大阵势又何必么?”云鹰眼见毒牙氏族战士纷纷聚集,第一排以巨大骨盾来格挡,以封堵他们从洞穴里突围,第二排一张张骨弓排成一列,危险毒牙箭已经被拉开来,随时准备齐射进攻,云鹰事到如今,决定赌一赌,“去!”

    小怪鸟拍打着翅膀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