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八十六章 暗核会入侵

《陨神记》 第八十六章 暗核会入侵

    毒牙战士快抽箭拉弓再来一波齐射,只是弓弦还没有拉满,只见对面如清风般淡雅的女子,突然轻轻地一挥手青色长鞭,只见青芒瞬息间划过森林,犹如一把无形的巨刃扫过 一

    前方扇形区域,直径五十米内,无论是土著战士,还是迅猛兽,又或是树木石块,全部都被青芒一斩而过分成两半,好比世间最锋锐钢丝切过一块豆腐,每一个物体都被毫无悬念非常工整切成两半

    见了鬼!

    云鹰顿觉脊背一阵凉

    他连忙摸了摸自己腰间,结果现没有伤口,甚至连衣服都没破,心不禁对眼前深不可测的猎魔师产生几分敬意这件神器不仅快若迅雷疾风,还能长能短能柔能刚,当真是具备鬼神莫测之威啊

    刀疤教官叼着冒烟大烟卷,手里多出一把暗红色大刀,这把到遍体呈暗红色,看起来足足有几百斤,刃部锋芒毕露锐利无匹,背面倒刺如勾形态狰狞,刀柄如毒蟒弯曲,握在手里,霸气四露,斜睨一眼,“原来是你,你还没死啊!”

    云鹰长长出了口气“没死也差不多了”

    刀疤教官哼一声“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住,还有什么资格进地狱谷?你躲到后面看着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来处理了”

    地狱谷三个教官风格迥异,刀教官显然是普通战士,手里霸气大刀尽管形态特别,不过并非神器另外两个教官就都是猎魔师无疑,其全身套在厚实铠甲里的家伙,他的神器就是这身盔甲

    为什么云鹰这么肯定?因为感觉到从铠甲里,正在散神器波动,其实女教官出手前,铠甲教官就已经开始蓄力,厚实的好像堡垒的战甲开始聚集力量,铠甲表面亮起一条条深奥纹路,当丝丝缕缕共同交织形成精美花纹,最终全部汇集又完成一副深奥的图案

    整套铠甲开始光热

    犹如一块钢铁被烧金红色

    轰!

    铠甲教官穿着笨重到极点的铠甲,爆出与外形完全不相符的度,几乎化作一个光球从森林狠狠滚过去,所过之处,推土碎石,摧枯拉朽,一个土著战士惊恐想抵挡,结果被一撞整个人就散落成几十块

    这个移动的光球前面阻挡的事物,不管是树木巨石还是血肉,全部都被轻而易举的碾成碎渣,地面造成一条深深的沟壑,足足有上百米的长度,简直是一台人型绞肉机

    云鹰到现在为止见过不少高手了

    银月、北辰曦、擎苍、冬归雪等等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战斗风格与特色

    除魔族沙帝、星光大师,这种已经脱理解层次的存在以外,从来没有一个人的攻击方式,能让人产生这样深刻的震撼,铠甲教官的战斗方式是云鹰见过最粗暴狂野,他的神器就是这套全封闭的厚实铠甲,他的战斗方式来回横冲直撞,以无坚不摧足以将人撞沉肉泥的冲锋

    这种攻击方式无疑能同时从气势和**对敌人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刀教官举起手霸气的战刀吼道“给我上!”

    话音刚落,刀教官一马当先,只见沿途留几个巨大脚印,刀教官就已经冲进人群,刀光犹如海啸惊涛,刀势犹如狂风骤雨,论纯粹度与力量,这个刀教官是云鹰目前所见过最强横的

    地狱谷军团将军弩卸下,全抽出用来近战厮杀的短兵器时,刀教官最起码已经将**个土著劈碎了

    “上!”

    十几助教率先开始起冲锋

    几百个精英老兵紧随其后

    毒牙氏族本来就因为追杀云鹰关系阵型散乱,虽然数量占据优势,但是实力差距太大了,哪里能承受的了这样的冲锋?每个地狱士兵都是百战老兵,每个普通助教都是悍将级人物

    毒牙氏族战士数量优势还不到一倍,这样战斗根本就是没有任何悬念可言的,第一轮冲锋将毒牙氏族驱赶五百米,死伤过四分之一,第二轮冲锋又驱赶三四百米,死伤累计过一半,第三轮冲锋又杀出几百米,毒牙氏族战士所剩无几

    云鹰以为神域普通军团实力就已经够强了

    现在见识到真正的精英军团,他才真正认识到荒野与神域巨大差距,这样一支完全由百战老兵组成部队实在太恐怖,光这几百个人就能横行荒野任何一个地方

    黑牙见氏族战士转瞬间就溃败如山倒,心最后一丝侥幸都荡然无存,他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听从血牙的话,当时别管这个刺杀者而带来大家逃离,那么或许还有生还的希望,因为地狱谷部队不能离开地狱谷太远

    现在

    一切都来不及了

    黑牙以土著语言大声嗷嗷怪叫起来

    云鹰不懂这个封闭变异人氏族自成的语言,但是不用听懂就知道肯定是赶紧逃能逃一个是一个的意思这种双方战力天差地别的情况之下,毒牙氏族如何能与地狱谷大半战斗力量对抗

    最后时候只剩迅猛兽骑兵还幸存

    黑牙率领仅剩几十个迅猛兽骑兵,冲向枯木森林边缘防线,因为地狱谷战士都被调走,现在边缘已经没有太强防御,几十个迅猛兽骑兵还是有机会跨越这里并且逃脱的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急尖啸迅传来,刀教官紧追而上,他的度不仅不比疾驰的迅猛兽慢,甚至远要比这些野兽快得多,因此很快就追上这支部队,大刀一劈,刀光滑落,一个骑兵连人带兽被切成两半

    “我们本来想给你们留一条生路,让你们在这个森林里生存繁衍下去,既然你们自己选择毁灭,那么今天老子就成全了你们”

    刀教官从说出第一个字再到最后一个字,只是几秒钟的过程,却被他连续追上个迅猛兽骑兵,每个都被干脆利落一刀给劈成碎片,他的实力之强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黑牙能听得懂神域人语言

    生存?繁衍?真是可笑至极!

    这种方式生存也叫生存吗?毒牙氏族在神域人眼里根本连野兽家畜都不如的低等生命!毒牙氏族从来与世无争,从来没有袭击过神域,甚至世世代代没有走出过枯木森林,可是神域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直接一把火烧毁了家园

    他们赶进森林

    他们被囚禁在此

    他们被奴役被圈养

    十几年生不如死的黑暗生活,这就是神域人所谓的仁慈吗?

    黑牙在想这些时候,越来越多地狱战士左右哈出,他的同伴已经被斩杀仅剩七个了

    前面,前面出现了光亮

    是枯木森林外的世界

    恶魔们依然求追不舍

    黑牙知道以自己的实力,不可能挡得住刀教官一刀,更不可能在地狱谷兵团的围攻幸存,虽然通向自由的通道已经在眼前,对他而言却远如天外般遥不可及

    “黑牙!”

    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黑牙扭头看过去时,是身边几个族人,他们能坚持到这里,说明这些人都是族最精英成员大家都已经认清自己的宿命,每个人眼睛里早就没有惊恐,只剩最后的决然

    黑牙没有说话

    他读懂眼神的含义

    这最后几个迅猛兽骑兵忽然停止前进,猛地拉拽缰绳让迅猛兽停下来,他们调转方向面朝着追杀过来的追兵,高高举起兵器迎上去,歇斯底里的呐喊起来“毒牙氏族万岁!自由万岁!”

    个迅猛兽骑兵提着武器冲进追兵当,最终被钢铁洪流给淹没,连半点水花都没有捡起来

    黑牙已经泪流满面

    这是族人给他争取机会

    光芒朦胧的世界就在眼前了

    这个时候一道敏捷背影冲过来,以他难以招架的度掠过身边,一抹刀光无情将他拦腰砍成两截,黑牙飞起来犹如一只折翼的蝴蝶飘落在地上,他没有停止,没有坐骑就用双脚,没有了双脚就用双手,最终一点点爬出森林边缘

    炙热阳光洒在身上,黑牙从怀里将两颗牙齿掏出来埋进土里,然后翻过身来,贪婪呼吸着自由空气,蓝蓝天空印在黑色眸里,他今年才十五岁,从出生起就生活在最黑暗时期,从来没有走出过枯木森林,从来没有想过外面天空这么美

    黑牙死了

    云鹰经过树林看见了满地都是残尸碎片,最终看见倒在枯木森林外,只剩半边身体的变异人头目,他知道这个智慧变异人氏族彻底完了

    他们从始至终都是受害者,他们反抗的是囚禁,所追求的仅仅是自由,只是在时代与命运车轮面前,这种反抗和抵挡只是蜉蝣撼树

    这些人对神域明明不构成威胁,为什么非要赶尽杀绝呢?就因为神灵的意志不可违背么,就因为荒野与神域用不共存吗?可定制这种规矩的神到底算什么?

    云鹰并非怜悯死在这个森林里的冤魂

    但他对高高在上的神灵实在无法产生任何敬意,从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以后还是这样无论他们创造多少辉煌的神迹,无论带给世间多少食物,无论他们有多少信徒,无论他们有多么强大云鹰的这种质疑与厌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他深刻认识到,神无法救世,人们只能自救,但自救前提是足够的强大

    刀教官命令道“派人搜索森林,不要有漏之鱼”

    这命令还没有传达下去,突然从山谷深处,猛地传来轰鸣,几个人脸色都是一变,山谷里除什么事了?这轰鸣并非一次,而是连续生,似乎是大炮轰击造成的巨响,其还夹杂着重型枪械扫射的声音

    暗核会的进攻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