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三章 碾压

《陨神记》 第二十三章 碾压

    三四百全副武装的扫荡者足以横行荒野,碾碎任何一个胆敢挡在面前的敌人,现在黑旗营地面对的严峻局势远比遭遇兽潮更加糟糕一

    营地战士与变异人相比在个体战斗力方面没有任何优势,何况大家都很疲惫了,大多数战士有伤在身,如何还能打得下去?

    云鹰更担心的却不是扫荡者,整个营地只有他知道,刚刚一场沙暴绝非巧合

    这极可能是某个人或某件武器的杰作

    云鹰很难想象或者说不敢想象,究竟什么样东西能造就这股自然的力量人面对未知神秘且无法解释事物总会感到恐惧,云鹰当然也不例外,所以他觉得这支扫荡者动机和背景都是深不可测的

    双方隔着一两百米距离对峙

    扫荡者似乎不急着立刻攻击

    一个浑身笼罩在破破烂烂斗篷里从车里走出来,大大兜帽遮盖面孔,无法看清面容和长相,不过相比杀气腾腾且躁动不止的变异人,他反而显得十分诡异的平静

    这种平静是连呼吸起伏节奏都感觉不到的,若是站着不动的话,简直与一座披着斗篷雕塑无异!

    云鹰现一个特别的细节

    哪怕最狰狞恐怖强大的食人魔,当神秘人从身边走过去时候,他们立刻主动微微避让出路,让神秘人从身边经过,好像生怕会阻挡到他一样

    这些巨怪思考能力早已所剩无几,即使如此也能清楚分辨强弱,清醒意识到谁才是名副其实的领,更深刻的明白忤逆领将会付出什么代价

    这种记忆已经以最简单粗暴方式深深烙在灵魂

    所以才会近乎本能的做出这样的举动!

    全场氛围凝重的像掉进一团水泥里,犹如行走在危险的钢丝上,每个人连呼吸都不得不小心翼翼,生怕一丁点细微变化都可能破坏脆弱的平衡

    这个披着斗篷的人一步步缓缓的走到前面

    云鹰死死盯着这个家伙试图找出一点不同

    无论怎么努力都感觉不到奇怪波动了,不是他,不是他!

    这样一支浑身披着钢甲,手持重型钝器、各种砍刀斧头、弓弩枪械,甚至组成车队,武装到了牙齿的扫荡团,绝不可能是凭空冒出来的,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支实力?

    营地精英团两位队长十分困惑

    扫荡团攻陷围墙为什么不一鼓作气杀进来?现在的对峙反而留给营地战士喘息时间,为什么要这么做,绝对强大的自信么?他们在等什么?或者顾虑什么?

    弓已满弦

    子弹上膛

    无论扫荡者怎么想,营地卫士自重组防线,不过大家都清楚明白,现在营地一方并没有优势,这样一场战斗如果打起来,不管谁胜谁负,这些参加战斗的人,最起码一大半都会被干掉的,甚至整个营地都会被血洗!

    全场氛围凝重到快要窒息时候

    那披着斗篷像雕塑般的身影微微动一下,从兜帽里抬起一张苍白像纸的脸,那种惨白肤色像石膏雕塑般没有生气,双眼睛漆黑的一片像无尽黑夜,他眨眼时眼皮并非上下眼皮靠拢,而是左右一层暗红薄膜快闭合收缩,因此让人有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

    神秘人伸手指着营地“这座营地归我们了”

    他口吻非常随意,犹如做出一个似乎不太难决定,比如吃掉眼前的一块面包,或者摘走路边一朵野花,他的声音尖锐而又阴森,说不出的诡异变扭和阴森

    营地一方脸色都不太好看

    神秘人继续说“投降吧!”

    云鹰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扫荡者不都是杀戮抢掠,像蝗虫一样四处扫荡么现在这些扫荡者居然想占领这座营地为目的?这也太奇怪了吧!

    这种要求怎么可能会有人答应?那些体型硕大食人魔,每餐都能吃掉一个大活人,连骨头都不用吐!

    再蠢也不会蠢到自己去给扫荡者做存粮!

    这种摆明的挑衅面前,一个精瘦青年站起来,正是精英团的二队长,绰号狼的男人,他的两只眼睛喷出怒火“先问问老子的刀同不同意!有种就来拿!”

    营地里一片咒骂声音

    人们倒不是被这个家伙傲慢态度给激怒了,只是事到如今唯有通过这种方法来拉升己方快跌落谷底的士气

    “没办法了”

    斗篷人轻轻地抬抬手,整个动作十分的随意,犹如是在一个阳光明媚早晨跟邻居打招呼,不过在做出最终决定前,他扫一眼周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神秘人环视一番之后,又整整停顿好几秒,想等待东西没有如愿出现,目光隐隐流露出失望,声音像冰一样寒冷充满死亡的气息,清楚地回荡在每一个人耳畔

    “好,那就杀光你们吧!”

    这么随意

    这么直接

    这就不像是在出一个艰巨任务,是命令别人喝掉眼前一杯水,简单而又毫无争辩的余地

    神秘扫荡者面前也许这些营地人都是一群能随手捏死的虫子吧!

    “吼吼吼!”

    扫荡者们等待这个命令已经太久了!

    十几个食人魔开始迈开步伐开始前进,最少百个暴徒紧跟在食人魔背后,他们身上粗糙简陋却十分厚实铁甲出哐啷哐啷的摩擦声,犹如一截生锈的老式火车头,每一步都把地面踏的微震,却坚定而又强横,挡在前面血肉之躯,注定都将被碾得稀烂

    黑旗营地卫士又惊又惧的表情

    这么快就开始吗?本来以为还会再对峙一阵子,最起码补充消耗的箭矢和弹药,谁知道这些该死的扫荡团竟然说打就打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熊连忙大吼“放箭!射火!”

    营地战士弓弩枪械齐齐射,只是阵型太凌乱了,火力根本无法集

    十几头身材巨大食人魔举起手臂护住眼睛,他们身上厚厚钢甲足以护住各个要害部位,这些寻常箭矢或子弹根本没有办法造成致命伤害

    “小心!”

    “他们来了!”

    十几个巨怪迈着惊天动地的步伐冲进人群当

    食人魔手里一根几百公斤重的大铁锤,简直跟一支小木棍没有什么区别,他们高高举起沉重的巨锤,足以把五六头牛砸的稀烂的狂暴力量,骤然凶猛砸在人群的间

    轰!

    两个人就像碎掉玻璃般被碾成飞溅血肉!

    那猛烈力量轰击在地面上时,好像是大地自己在颤抖,让人们都感觉脚底一震,狂暴气势和力量掀起气势气浪,竟把周围一圈人都给震倒在地上

    营地战士长枪刺过去,即使透过盔甲缝隙,也难以刺破食人魔皮肤

    食人魔巨锤随便一扫,人体就像棒球飞出老远

    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这些巨怪疯狂地前进,满身厚厚钢甲根本无惧任何攻击,每一次挥舞铁锤都把能接触到的所有人体,全部碾得稀烂变成一坨血肉混合物

    每一个体型魁梧的食人魔身边,全都环绕着一群手持自制钢盾,手里拿着大斧头的暴徒

    这些荒野暴徒尽管没有食人魔一样惊人的体魄和力量,可也是这个荒野扫荡者的翘楚,各个体型都接近两米左右,是普通人类一倍粗壮,左手铁盾能挡住任何攻击,右手战斧就像切菜一样把人体撕碎

    一批手持弓弩枪械的轻度变异人在背后

    这些变异人没有前二者强大近战能力,不过轻度变异的他们,比高度变异的扫荡者有更聪明更清醒的脑袋,所以他们负责用远处武器负责狙杀和拦截,因此专门射击狙杀危险的目标

    扫荡团的弓弩都是特制的,每一箭射出来威力都奇大,精准度也是让人毛骨悚然,全部从脑门直接透到后脑,所有被射的人,几乎没有一个幸免

    一些骑着蜥蜴或摩托的荒野气势,手持镰刀或长兵器负责清剿两侧

    这样复杂队伍组合,这样强大的部队阵容,这一支扫荡团的实力尽显无疑,几乎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营地战士没有半点抵挡余地!

    战士们濒死哀嚎尖叫,还有骨骼碎裂和肌体变形的声音,以及箭矢子弹和撕破空气尖啸,此起彼伏,共同交织,最终合奏成一支让人能够永生难忘的协奏曲,化作一片恐惧的汪洋,能淹没任何坚强战士,让其斗志荡然无存

    云鹰见过也经历过不少惨烈的厮杀,他很清楚认识到双方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哪怕营地战士拼命抵挡也没有用,他们的反抗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扫荡者无情的进攻粉碎一切希望!

    两方战斗力似乎不在一个水平上!

    这场战争之惨烈更甚昨夜兽潮十倍!

    那位戴兜帽的惨白神秘人静静地看着眼前展开的屠杀,犹如是茶闲饭后欣赏一场好戏,他自己似乎完全没有出手的念头

    云鹰有一种直觉

    十个食人魔加起来的危险程度也比不上这一个家伙,疯狗狡狐一样的高手在其面前也同样存在着巨大的差距,现在之所以不动手,纯粹是没有必要出手罢了

    这场战争到底该如何收场?

    黑旗营地又该何去何处呢!

    云鹰深刻体验到了弱小者的悲哀,他现面对这样情况什么也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