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十五章 队长

《陨神记》 第九十五章 队长

    山谷密布炮击轰炸的痕迹,弥漫着古老火药武器特有硝烟味,基地被彻底炸毁,空码头被破坏,损失战船十艘,老兵死伤二三百,真可谓是狼狈到极点一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枯木森林里学员伤亡比想象低,只有十余不幸遇难,二十余上淘汰,其余刚好勉强凑齐一半被送进谷内,本期训练营总算是能正常运行的

    这些年轻人亲眼见到满目疮痍的地狱谷,他们简直不敢相信只是被一次入侵就被打成这个样子入侵者伤亡非但明显更小,最后更是扬长而去,地狱谷兵团无可奈何,重新刷新这些年轻人的三观

    神域不是无敌的吗?

    神域军不是能横扫荒野吗?

    地狱谷兵团不是神域里屈指可数的精英部队吗?

    “这是神域之耻,是神域军人之耻!”战龙紧紧握着拳头说,两只虎目仿佛铜炉在燃烧“我终有一日要亲自率军攻破暗核会基地!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战将,他或许有些心思和手段,但是毕竟资历尚浅,所经历过的战斗,无非是剿灭小股亵神者或清理变异兽之类,还从来没有历经过惨败,绝对不能容忍军人尊严被荒野势力肆意践踏

    灵月云能理解这大块头的愤怒,若是换做半年以前,她的心情恐怕跟战龙差不多至于现在是什么心情,怎么说呢,愤怒归愤怒,但倒也谈不上耻辱她先想起的并非报仇雪恨,而是想起前一次荒野任务

    惨败,同样是惨败

    那么多热血洒染罪恶土壤

    那么多忠诚的神域战士埋骨荒野

    那么多英魂直至死都死的稀里糊涂

    神域反应是什么?没有反应,缄默不语,更没有出兵报复,天云城到底在忌惮什么呢?神域军团难道不是天下无敌的吗?神民信仰难道不是无往不破的吗?

    云鹰!

    这个名字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深深刻进心里的,是她第一个记住名字的荒野人

    云鹰对灵月云造成影响是全方面的,这个杀死自己同伴影无痕的荒野人,这个双手沾满士兵鲜血的人,这个对她造成巨大打击且毫无信仰的荒野人,最后大摇大摆的出现在神域做出一系列疯狂的举动

    最后又是怎么收场的?

    云鹰坐在城主府宴厅之上,云鹰变成总帅府栽培的新人,云鹰以肮脏荒野之身与圣殿血统的北辰曦成为好友……正所谓的耻辱,其实说到底是自认为高人一等,结果这种优越感被人给拖下来摔得粉碎,是那种明明已经失败却不敢承认的愤怒

    灵月云曾以藐视眼光看待无边无际的荒野,灵月云曾充满猎魔师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但真正触碰到这个神秘世界冰山一角的时候,她惊恐的现其蛰伏的狰狞面目与阴暗力量,从前的自己不过是井底蛙,只能抬头仰视神域的光辉

    现在灵月云依然虔诚,却再也不敢小看荒野,所以面对眼前的失败,她的心里不完全被愤怒占据,这种心态的转变,让她能正视失败光愤怒是无济于事的,只有承认自己失败,潜心去钻研去反省,这样才能真正越它

    年轻的猎魔人在这点上,她已经越很多同龄人

    否则,她出生豪门巨富之家,又为什么会来到地狱谷这种地方呢?

    二三十个学员开始排队领取自己的物品,金白挠挠杂草般枯涩无光的金,左右张望几分,一张脸挤出腼腆的疑色,忍不住嘟囔一句“为什么从进来到现在就没见到他?他该不会是死在那些土著的手里了吧!”

    战龙闻言皱皱眉,是啊,真奇怪,云鹰哪去了?

    虽然有点过节,但是不打不相识,他一截枯枝险些将自己击毙的行为,虽然对战龙造成很大上海,但是也给战龙一次醍醐灌顶的教训云鹰又以一己之力杀进上千土著重围,这点是战龙自认不如的

    土著最后似乎是被地狱谷剿灭的

    云鹰到底有没有成功刺杀,他又到底有没有脱身?

    战龙并不知道云鹰此人底细,但是仅仅从一个战士角度来讲,他觉得云鹰是一个值得一交的对手

    “他死在土著手里最好”灵月云高挺鼻梁里出一声轻哼,她毫不掩饰自己口吻刻薄和敌意“免得以后杀他脏了我的手”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战龙一听就火了“你这是对战士的不尊重!”

    “这种卑鄙阴险的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出于自己考虑,不配作为神的战士”灵月云一双湛蓝色眼睛充满凌厉气势,目光竟然如针般射出,毫不避让瞪着战龙,“还有,你这个趁人之危对人动手的人更不配在我面前谈尊重”

    女人简直是不可理喻的生物,固执起来堪比茅坑里的石头,战术战略是制胜谋略,神域将士都像她这样光明磊落,那么早就已经被灭光了两个人剑拔弩张就要吵起来,金白则摆出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一个负责还装备的伤兵走过来,他吊着一条胳膊,走路也是一瘸一拐,全身都是鲜血淋漓样子,却对满身伤口毫不在意“你们嘴里说的人,是不是黑色头黑色眼睛,虽然比较瘦小,但看起来非常机灵的那个?”

    “哦?”金白有点惊讶“你见过他!”

    “这小子不错,是真的不错,他一个人杀掉土著族长引得土著暴走,若非如此土著一旦分批逃窜,我们想要清理就必然也要分兵掉,最后不仅仅会花更大力气和时间,更会错过地狱谷这边的突情况,那时损失可就不止现在这么一点了,谷内所有东西都会被毁,而几百个驻守兄弟都必死无疑,所以可以说几百个弟兄的性命都是他救的”

    老兵点起一根染血的烟卷放在嘴里深深吸一口,他似乎对那个小子颇有欣赏的意味灵月云、战龙、金白都沉默了原来土著族长真是被他杀死的,如果真是这样倒是无法理解,其实云鹰要是真对三人生死置之不顾,他选择一个人逃走无疑会是更好的办法

    “我跟三位指挥官赶过去见到全过程,啧啧,了不起的年轻人,几百个变异人追杀之下,竟然硬是支撑到了我们赶来坦白说,我很久没有见过这么英勇的战士了只可惜,他恐怕是没能活下来”

    死了?

    几个人心一沉

    战龙则一脸惋惜,灵月云心态则有些复杂

    其实灵月云嘴巴刻薄归刻薄,但是心里并不相信云鹰会死,他这种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这种人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死掉?云鹰不仅仅是灵月云的头号敌人,更是灵月云给自己立下的标杆,她正要为打倒他做努力,结果云鹰就先死掉了,怎么想都觉得不太舒服

    金白问“他是怎么死的?”

    “最后具体不太清楚,只知他当时虽然已经重伤,不过却跟着我们杀回地狱谷,从亵神者包围开一条口子,我最后看到他的时候,他跟着一队的兄弟进了基地,在基地里与闯入的亵神者展开激战,最终……如你们所见”老兵叹一口气指了指基地,只见偌大的基地被火焰笼罩,那熊熊燃烧烈火到现在都没熄灭,那些冲进里面的战士,恐怕都已经牺牲,“终究没走出来啊”

    三个人望着燃烧的废墟愣愣出神

    他们很难想象身负重伤精疲力竭的云鹰,不顾个人安危悍不畏死冲进去与敌人厮杀的场面

    老兵意味深长看灵月云一眼说“无论是地狱谷兵团,还是神域央影子部队,我们这样的特种部队里,贵胄之风就是不可有的毒瘤如果把神域比作一棵大树,我们就是埋在土里的树根,我们不接触阳光而在黑暗世界里探索,难免会染上很多污秽,但没有这些整天深入阴暗与污秽共处,又怎么会有你们这些上层的枝繁叶茂、光鲜美丽?你可以看不起我们满手鲜血一身罪恶,但是不能质疑我们作为战士的资格至少在我看来,那个名声不显的小子,远比你们大多数人更像一个战士”

    老兵说完以后抽着烟摇着头一瘸一拐的走开了

    这可真是千古奇冤了

    云鹰那家伙是什么人,她还会不清楚?

    灵月云苍白脸颊青一阵红一阵,现在就是聋子都能听出来,老兵已经不是暗讽或者影射,简直就是在指着鼻子说她不是啊云鹰这个家伙根本连神域战士都算不上,他只是一个荒野里混进来的家伙,他双手沾染猎魔师的血也沾染很多士兵的血,她倒是很想把这些话说出来,然后和这个当兵的狠狠论战一番

    终究还是被咽回去

    算了,死都死了,两人间私仇以这样的结局收尾倒也挺好,无论灵月云在怎么想否认,云鹰这次救了她都是事实,如果真有出手的机会,真能坦然把剑刺进这个人的心脏吗?可如果不杀他,怎么对得起死去同伴?死的好,他死得好!

    几个人各自拿回自己的装备

    战龙装备是一整套乌钢打造上等铠甲和巨剑,乌钢是最硬的神域材料之一,战龙体质防御力本就很强,若再有这么一身坚固的乌龟壳,就算猎魔师也要费一番力气才能打破

    灵月云拿回自己的驱魔棍以及心灵项链和暴雨飞花,至于金白的神器就有些奇怪,竟然是一卷缠绕在手里的黑色细丝,神域里关于这件神器记载不多,应该是一件没有太多历史和故事的法器,所以对于它有什么能力现在也很难得知

    众人被带进疗伤室浸泡药浴,神域生产神奇药水挥作用,一天一夜的修复完成以后,非但身体恢复大半,所有伤势基本都已经消失了

    外面响起一阵刺耳的铃声

    二十个年轻人赶紧爬起来,在空地站成四排集合

    三位教官都已经到齐,风轻舞和甲半山默不作声站在后面,满脸凶恶的刀疤教官刀千刃走出来,一双慑人目光扫过众人,冷冷的说道“这次测试你们表现让人失望,只有一个人还算差强人意,出来!”

    话音刚落

    众人目光纷纷击过去

    一个既不高大也不强壮的身影走出来,他换好一身全新的衣服,乌黑短十分凌乱随意,他穿着一件朴素的猎魔师皮甲,披着一件灰色的斗篷,背着一把黑金长刀,脸上则戴着一个狰狞的鬼脸面具

    众人都面面相觑的时候

    可不就是营地里第一个把自己脱光的那个无耻之徒么,刀疤教官接下来一句话,更是叫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或者说咬牙切齿

    “从今天开始,你们正式组成特别小队,由云鹰来暂时担任队长!”

    这个人将面具给拉到头顶,从里面露出一张有些粗糙麦色脸颊,虽然长得算不上特别英俊,但是五官端正而清秀,特别是一双漆黑眼睛非常清澈机灵,正以嬉皮笑脸目光扫过大家,最后停留在其三个熟人身上,他挤挤眼睛,好像在说哟,原来你们还活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