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零六章 指点教官

《陨神记》 第一百零六章 指点教官

    这种事情也就云鹰做得出来

    地狱谷三大指挥官心里别提多憋屈,特别是平日里最喜欢耀武扬威的刀千刃

    不过非常诡异的是,风轻舞居然答应请求,要说三人里面谁最傲气,当属风轻舞无疑,她今天吃错药了吗?刀千刃困惑归困惑,不过既然连风轻舞都同意,他也不好单独跳出来反对

    云鹰其实说的没错

    冬归雪现在势如破竹声势正旺又执掌权利,真想动地狱谷一个人的话,恐怕并非太难的事情

    若是平常地狱谷,三个指挥官可以不卖面子,可是前段时间地狱谷遭遇大败,现在灰头土脸十分狼狈,这种时候选择与如日天的冬归雪对抗所要付出风险和代价绝对不小

    云鹰想要得到地狱谷兵团最强庇护,最起码需要达值得冒险的价值

    刀千刃心里明白,可就是感到不爽,特别见云鹰趾高气扬,恨不得将这个小子给劈成两半这个小鬼到底哪里来的自信,真是不撒泡尿好好的照照自己,风轻舞和甲半山都是资历颇深的高阶猎魔师,他本人在天云城军方武者里面也是排的上号的

    云鹰这个小家伙算什么东西?

    高阶猎魔师资格都没取得,武者施展真力的技巧都没掌握,现在竟然动起要指教三位教官的念头,难道世界上真有这种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好歹的狂妄小子?这种行为已经构成对地狱谷教官极大挑衅,对地狱谷三大巨头权威造成影响,特殊训练营里天才几多,各个眼高于顶,此风不能助长

    刀千刃说“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在消遣我们,我非要把你身上肉一片片削下来下酒不可”

    云鹰翻翻白眼懒得搭理,双眼目光落在风轻舞身上恩,还是美女看着顺眼!

    风轻舞真可谓是地狱谷这种鬼地方一道亮丽风景线,她不仅仅实力高强,人长得非常美丽,更是一个不轻易动怒的好脾气那种成天只知道张牙舞爪瞎嚷嚷的人,通常都是容易被人解决的小角色这段时间云鹰在试卷解答不少难题,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云鹰刮目相待,否则这次选择相信云鹰

    “我想借您的靴子一用”

    风轻舞把踏风靴脱下,云鹰接过就穿上,他轻轻地走动几步,结果惊讶的现,当穿上这件神器,云鹰感觉整个人都轻盈很多,估计行动起来度会大幅度增加

    刀千刃瞠目结舌

    风轻舞居然把神器交给他?天云神域就算是小孩都知道,神器对猎魔师来说不仅仅是武器,更是身份、荣誉、地位的象征,这是神赐给猎魔师的无上法器,绝对不可以轻易交给别人所以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在任何场合,从猎魔师手里要走他们的神器都是极不尊重的行为

    风轻舞性格看起来风轻云淡,刀千刃却对她清楚得很,这个女人要是起狠来的话,绝对比自己还要凶残十倍,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心甘情愿把神器交出去,更眼睁睁看着对方穿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魔咒不成?

    甲半山依然沉默寡言

    从头盔缝隙里透出目光却出现几分困惑之意

    甲半山作为猎魔师,他关系重点与刀千刃不同,甲半山更关心的是,云鹰穿风轻舞的神器干什么?每个猎魔师精神不一样,所以所能引起神器共鸣各有不同,绝大多数猎魔师只能契合一种属性的神器,有少数猎魔师可以使用两种到三种,但是能使用两种属性以上猎魔师占比不到十分之一

    云鹰身上有几件古怪的法器,多半是风火水土光暗雷这些常见属性以外的稀有神器,无法判断到底是什么属性,但是可以肯定一点就是没有风系,那么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云鹰穿着踏风靴走几步,本来靴子有点偏小,但是很快就自动契合体型,现在变得不大不小刚刚好云鹰适应的差不多,就停住走动的步伐,开始闭上眼睛仔细感受

    每件神器都有独特的韵律

    云鹰能感觉到这种韵律

    从前,他能分辨不同神器的不同声音,却无法理解这种声音里蕴含的奥妙,可自从继承怪石主人的记忆以后,只觉得脑子好像突然开窍一样,竟然已经可以开始试着理解其奥妙

    如果举一个不是很恰当的例子来形容,神器之音就像一种特别的“语言”,云鹰在没有掌握这些特殊语言以前,他虽然能听到语言并分辨语言内容不同,但是却没有办法理解这些语言承载的具体含义怪石主人相当教会云鹰怎么理解,他现在已经能面前理解这些语言承载的含义了,这将对他充分挖掘神器的力量有莫大帮助

    云鹰觉得如果以后有一天,他不仅仅局限听懂的程度,而是彻底掌握这种蕴含其语言,他或许就能像神魔一样创造法器,或者像怪石主人所希望一样,让自己变成一件最强的法器

    扯远了

    先解决眼下问题

    云鹰必须要搞定眼前几人,这不仅仅是为以后再地狱谷过得更舒服,更是避免冬归雪那个混蛋再来找麻烦云鹰感觉已经掌握这件神器的基本规律,猛地纵身一跃三米高,当身体腾于半空的时候,云鹰猛地释放出精神力,犹如蛙跳般双腿凌空一蹬,双足下压的过程,靴子绽放出光芒,周围空气纷纷被一股青色力量拉扯聚集过来并且爆

    犹如踏在弹簧上

    云鹰嗖一下跳出去**米,度之快,难以反应,差点当场摔个狗吃屎,幸亏云鹰双手一撑地面,让身体重新弹起空翻,终于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三大教官都惊呆了

    云鹰激了踏风靴?

    这个家伙真有风系能力!

    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哪怕具备风系能力,一件对他而言全新的神器,几乎不可能立刻就能掌握猎魔师与大部分神器都有一个磨合过程,短则一两周,长则数月半年,方能正确的激,否则使用起来极不稳定云鹰使用踏风靴没有任何磨合过程,只是把靴子往脚一套,就毫无障碍成功使用出来了

    云鹰不知道自己刚刚做一件多么令人指的事儿,轻轻地跺了跺脚,满脸惊叹说道“好一双踏风靴,踏风而行,名不虚传,有这件神器在身上,难怪能乘风破敌来去自如不过……”

    风轻舞见他口气急转就问“不过什么?”

    “踏风靴功能不仅仅是借助空气喷产生反作用力凌空移动这么简单”云鹰看着双脚青色的皮靴说“我觉得这更是一件恐怖的攻击利器!”

    风轻舞闻言怔住不说话了

    正如同绝大多数贵族出身的猎魔师,风轻舞的神器都是家族传承,从来没有人告诉过风轻舞,这踏风靴可以用来攻击,她对云鹰所言,难免将信将疑

    云鹰知道空口无凭,事实是不会骗人的“多说无益,一试便知,你们看好了”

    基地训练场摆起一块测试木偶

    木偶在猎魔人之家见过

    主要是用来练习神器

    云鹰深深地呼吸以后,双足就开始凝聚注意力,只见靴子开始释放青色光芒,周围空气好像都被抽走集到靴子附近,一股猛烈的气流围绕着靴子流动,最终却在云鹰控制之下,它们一点点压缩起来,竟然渐渐地变成一个青色的球

    “看好了!”

    云鹰一提脚尖

    青色光球被提起来

    云鹰一脚把青色小球踢出去,青色小球罗在木人身边,骤然空气爆炸开来,从上面喷涌而出力量,瞬间将坚固木人身体轰出一个巨大凹陷,木人就像是被重型卡车撞过一样,从云鹰面前远远地被推出十几米远,这才重重的撞在了地上

    “怎么样?这回相信了吧!”云鹰转过身看着三个人“踏风靴能凝缩空气,让人踏空而行,同样也能压缩空气交织成能量以脚出,如果能灵活的使用这一招,我想风轻舞教官的近战能力可以提升一倍”

    三位教官听到云鹰的话,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

    风轻舞自己都没有想过,踏风靴的使用方法稍作更改,再进行一些技术上的补充,让本来只可以用来疾走腾空的靴子,突然间就变成极具冲击效果的攻击神器了

    “这双鞋子还给你”云鹰将靴子脱下来捧着送还给风轻舞教官,其实这些天一直都在观察三位教官,特别是风轻舞和甲半山,几乎每次都要仔细聆听其内容,所以这次表演是有备而来“至于具体技巧,我会在任务结束以后,与风轻舞教官详细讲解”

    风轻舞没有想到云鹰这能解决这个问题

    恐怕光凭这一点,他就有活着回来的价值

    至于得罪冬归雪?无所谓了!地狱兵团是独立在外的部队,天云法典都不能产生足够约束力,最多家族会遇到点麻烦,但是这相比得到的来说不值一提

    刀千刃却有种不妙感觉

    当教官的不怕手底下都是白痴,反而特别怕遇到天才,否则学员爬到教官涂头上来,那以后的日子还能过得安生么?现在看云鹰的样子,他似乎早就已经不怕这些教官,这可不是什么好趋势啊!

    (本来下午要更新的,不知道是我的络问题还是站,一直没传上,不好意思半醉游子微信公众号bzyz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