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零七章 破晓战甲

《陨神记》 第一百零七章 破晓战甲

    风轻舞获得踏风靴以来已经整整五年,整天都在研究如何使用神器能节省精神力,如何使用神器能挥最好效果,结果搞了半天连这件神器功能都没有挖掘透彻

    “这招就取名为空气弹,你觉得怎么样?”

    云鹰把靴子还给风轻舞,他摆出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这种不尊敬教官态度,风轻舞现在无心追究,她依然无法接受这种事实,为什么云鹰刚刚拿到手就能把神器运用到如此神乎其神的地步?风轻舞肯定踏风靴是家族传承两三百年的神器,每一任使用者都登记在册,绝不可能流落到外界去,更不可能在近年被其他人用过,云鹰看起来年纪这么小,可以肯定绝对不知道踏风靴,所以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事情

    云鹰面对疑惑非常自信地说“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天分吗?”

    无论怎么样

    云鹰对她启是非常巨大的,虽然没有把具体技巧说出来,以风轻舞的能力以及对这件神器的了解,她相信自己有办法摸索出来但云鹰的目的已经达到,他已经充分证明自己的价值

    刀千刃面对云鹰小人得志的样子,忍不住想要一刀把他给剁了

    这种人简直就是地狱谷的毒瘤,若放任这种风气弥漫开来,今后岂不都不把教官放眼里了?刀千刃费劲力气施狠立威,可对他好像没什么用处

    云鹰又把目光落在教官甲半山身上,从来到地狱谷第一次看见甲半山,他就非常好奇,这套盔甲底下到底藏着一具什么样的躯体甲半山这个家伙从来到地狱谷到现在,他就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所以一直给人特别神秘的感觉

    “甲教官,我想看看你的铠甲可以吗?”

    甲半山过两米的身体站在面前犹如一尊小巨人,从头到脚浑身上下每一寸部位都被严丝合缝的铠甲遮住,鼻子嘴巴耳朵都不例外,几乎找不到可透气的地方,甚至找不到铠甲的连接点,真不知道这身铠甲穿在身上怎么喘气,更不知道这样一套盔甲该怎么拆卸下来

    这个家伙该不会是一辈子都躲在这层刀枪不入的甲壳里面了吧他给人感觉就好像铠甲是打娘胎里生出来的,真能让他脱下来么?

    “别脱!你可别脱!”

    谁知道,甲半山尚未反应,刀千刃满是丑陋刀疤的脸上露出惊色,风轻舞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都忍不住皱了皱黛眉,好像感到有些不舒服,忍不住退后小半步

    云鹰就纳闷了

    别人脱不脱关你屁事

    甲半山一声不吭,突然双手合十,从十根手指开始,金属片一层层收缩倒退,竟然一寸寸从身体缓缓褪去,最终露出手臂露出肩膀,双脚铠甲也开始迅褪去最终整整一套足足有两米二三高的铠甲,竟在眨眼间就剩一个大大头盔

    整套铠甲好像能收进头盔里一样

    这一幕难免让人感觉到目瞪口呆,云鹰不知道这样的神器是怎么打造出来的,不过相比这套铠甲的构造,当云鹰看清楚躲在铠甲里的人时,他简直就要把自己眼珠子给瞪出来了

    两米二三高的巨大铠甲穿在身上,魁梧壮硕,高大威猛甲半山尽管未露真容,但既然以半山之名,身比半山,大气磅礴,想必是一个铁塔般的大汉当铠甲完全消失以后,从里面露出来的却是一截干瘦矮小的身影

    甲半山本人身高仅仅一米六,须皆白,满脸褶皱,微微躬着身体,两颊凹瘪,双目灵活,胳膊和腿都瘦的好像竹竿

    刀千刃哭丧着个脸“草!”

    甲半山老人单手拎着比他头还大三倍头盔,非常轻盈的罗在地上,从喉咙里出一阵犹如公鸡般尖锐的大笑,犹如被关多年的囚鸟恢复了自由,那表情那声音,瞬间让云鹰无语,这真的是甲半山教官?

    “整天穿着铠甲真是憋死我了,不过小刀你这幅表情是什么意思,我们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可是交流一直不怎么热切,穿着铠甲不太方便说话,现在终于可以好好聊聊了,你怎么还能不高信?”

    这个小老头目光又落在风轻舞身上,两只眼睛里释放出猥琐的光芒

    “轻舞啊,我一直都想说,你的身材真是越来越好了,不过你的年纪实在不小了,我看是不是应该找个好人家嫁了,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两个,我有一个外甥很不错,你们可以认识认识……”

    小老头叽里呱啦就说个不停

    她说话语非常快,犹如机关枪般在扫射

    刀千刃和风轻舞都是一副黑着脸的样子,他们看起来平时没少被这个家伙折磨,此时此刻就感觉犹如一群苍蝇嗡嗡直叫着钻进脑子里,让他们感到痛苦万分却又毫无办法

    云鹰才恍然

    原来看起来魁梧壮硕的甲教官,其实是一个身高可能连一米六都差点的枯瘦老头,原来这个从来不说话的甲教官,其实是一个典型的话唠一只让人讨厌的苍蝇,这还真是强烈的反差,所以让人一时间无法接受

    甲半山叽里呱啦嘴巴就没个停

    哪怕云鹰这个外人都能看出来,刀千刃和风轻舞根本就不想搭理他,可甲半山也没有觉得没面子,他说着说着突然想起正事,随后就把目光落在云鹰身上,“我是待在地狱谷里时间最长一个指挥官,小刀和轻舞来之前就在这里坐镇十五年,现在加起来有二十一年了吧不过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你这样的小家伙,倒也是十分的有趣只是我在神域里从来没有听说过你,你出生哪里?父母是谁?家住什么地方?家里有几口人?养了狗没有?有没有女朋友?是不是处男?……”

    云鹰脸两眼一黑

    终于知道这个老家伙这么惹人嫌弃了

    云鹰甚至怀疑他家之所以给他弄这么一套神器装进去,又把他丢到地狱谷这种地方来,就是为了摆脱这个苍蝇一样的家伙

    “等等,等等,甲教官,有话以后慢慢说,我们现在时间不多”云鹰怀疑不打断这个老头儿他会一直讲个没完没了,“先让我看看你的神器,如何?”

    “你说这个破晓之甲?没问题,没问题!”老头儿将一个大大头盔交给云鹰,“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件神器就算在高级神器里也算比较高级复杂的,虽然外表是一件防具,但是更是一件武器,威力想必你也见识过了它的属性是光,使用起来很困难,一般人还真没有办法掌握你就算能玩转风丫头的踏风靴,我看也不可能用的了我这件神器,毕竟这可是好几位大师级人物使用过的东西……”

    老头儿又有长篇大论的趋势,介绍这套铠甲的过去未来,从历史讲到参加过得战役以及使用者,如果有时间可能还想将每个使用者生平经历介绍一遍并且加以点评总之,这个老头只要被他抓住一点话头,他就会以此为心散散在散,让他说个三天三夜也不一定能说得完

    云鹰懒得听下去,他将大大头盔往头上一套,立刻精神力瞬间激引起共鸣,从头盔开始一寸寸甲胄不断开始覆盖在身体,从面甲到护颈再到肩甲胸甲最后到护腿和战靴,云鹰感觉整个人被塞进一个铁罐头

    对此

    甲半山没有惊讶,只是说道“破晓战甲特别之处就在于,它本身是一件强的防具,即使没有光系神器共鸣能力,只要具有精神力就能激将其展开,从而获得强大的防御力但是没有光系神器使用能力,也就仅仅是一件护甲,没有太大的价值,所以说……”

    云鹰对老头子话没有在意,他感到非常惊讶的是,虽被封闭在这套大大的盔甲,但是云鹰并没有感觉到宽松,因为盔甲在覆盖全身以后,竟然紧密包裹住了身体除眼见能看见外面意外,其他地方包括鼻子耳朵都是封闭,却不会对感官功能造成屏蔽

    云鹰能隐隐感觉到外界风吹在铠甲表面感觉,也能清楚听到外界的声音当铠甲完全展开以后是非常沉重的,不过动精神力与这件神器共鸣,就会立刻感觉到它的重量在减轻,原来铠甲动能并非使用者自身的**力量,而是直接以精神力量来崔东的

    这种纯粹以精神力量催动的铠甲简直是为猎魔师量身定制

    这就意味着猎魔师的精神力量越强行动度就越快

    难怪甲半山穿着它还能健步如飞

    这套铠甲是一件颇有历史的神器,它的名字有很多,破晓战甲只是之一 ,还有一个就叫沉默之甲,因为一旦穿上这套盔甲就没法出声音了,这个特性简直就是为甲半山替身打造的,否则所有靠近他身边的人,肯定早就已经被他给烦死了

    这件神器的属光,光属性天赋非常罕见

    云鹰对自己能动这点毫不怀疑

    很简单

    云鹰在荒野动过银月的圣光十字剑,而圣光十字剑不就是一件威力强大的光系高阶神器么?圣光十字剑都能动,还会动不了它么?不过云鹰动圣光十字剑是在精神力量爆情况之下使用,正常情况之下很难挥这种高阶神器的全部威力

    甲半山冲撞效果是不可能重新,不过不妨碍云鹰测试这件神器

    精神与神器共鸣

    铠甲就亮起光芒

    三位指挥官瞠目结舌,铠甲表现纹路互相汇集,最终遍布整个铠甲,让铠甲看起来好像一块渐渐烧红的烙铁这回连话唠甲半山都闭上嘴巴,风轻舞更是露出难以想象的表情,他们很难相信云鹰到底有多少种天赋,难道的精神能与所有神器共鸣么?这是何等的神恩啊!

    云鹰已经释放出全部精神力量,铠甲聚集力量因而变得红热滚烫,却远远达不到甲半山一次攻击效果云鹰亲眼见过甲半山以这件法器起攻击,那可是瞬间变成一个光球,所过之处所有横档在面前事物都被碾成齑粉

    只能这样了

    云鹰闭上眼睛仔细感受流淌在铠甲的能量,最终不可思议一幕生了,红热光芒在云鹰身上迅褪去了

    “力量退散了”刀千刃见此立刻叫起来“这小子到底控制不能控制这种复杂的神器吧”

    “不,你错了”甲半山激动地说“你看他的右臂,这并不是失去控制,恰恰相反的是,他正在把能力集这是神器一种特别运用方式,据说几百年前有一位祖先使用过,后来那位祖先在与魔族战斗牺牲,所以没有把具体方法传下来,此后就再没有人使用出来了……”

    甲半山又叽里咕噜说一大堆

    刀千刃和风轻舞都大概明白意思

    云鹰铠甲各处红热在迅褪去,但更准确来说并非褪去,而是在迅流淌集起来,先全部向有上半身聚集,这个时候又上半身颜色已经冲红热变成黄热,最终又全部聚集到肩膀以内,所有光芒都压缩在右臂之上,这个时候已经从黄热颜色变成白热之色

    风轻舞惊讶的现,这种能量的密度,基本已经跟甲半山时施展时差不多了

    可是甲半山时高阶猎魔师啊!

    两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云鹰继续把力量凝缩,努力都集到拳头上,可大约到肘部的时候,能量就再无法存进半点了这时云鹰状态看起来非常奇特,全身盔甲都泛着正常的金属光泽,看起来光滑而又冰冷,唯独一截前臂白热亮,犹如灯管一样释放光芒,周围空气都出现扭曲

    甲半山喃喃自语道“不可思议,匪夷所思,不可思议,匪夷所思!”

    云鹰再忍不住了

    轰!

    一拳猛击在地面!

    周围三米以内地面全部在巨力重压崩碎塌陷,接着裂痕再继续蔓延,瞬间覆盖六七米范围,巨大震动传递到整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