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条路走到黑

《陨神记》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条路走到黑

    一切就像做梦

    男童小星自小生活成长无忧无虑的宁静小城一瞬间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他单纯的脑子甚至无力分辨究竟生什么,只见转瞬间城市就变成火海,一群凶神恶煞手持军弩的人,正在到处射杀平凡可亲的人们,自幼就与他一起长大的姐姐也没能逃脱厄运,这么眼睁睁的看见她被杀死在眼前

    小星感觉整个世界都塌陷了

    特别是几把军弩对准的时候,他平生第一次生出恐惧以及……仇恨!

    小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间一道身影出现在眼前,这个人戴着面具看不清面庞,这个人身材并不高大,但是他的出手却如鬼魅般迅猛,三两下就把凶神恶煞的人给打倒,又一个晃动间的功夫,就将他从地上提起来

    这是小星有生以来感觉到最强有力的手,让他一时间甚至忘记哭泣,透过面具看到一双漆黑清澈的眼睛,他恐怕永远也忘不了这双眼睛,随后看到的画面,更让他感到震惊,这个男人犹如天神般随手升起一道沙墙,为他们挡住袭击,接着操纵起风沙,与四个散着凶恶气息的人打起来,以一己之力十几个被救的人支起一层安全空间

    小星握紧拳头

    这就是传说的猎魔师吗?如果能像他们一样强,姐姐就不会惨死在眼前了!如果这次能活下来,他绝不会忘记今天生一切

    云鹰对战四人略感吃力,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仅仅要对付这种身经百战老卒,更需要保护身边这些人的安全,如此一来难免捉襟见肘有些麻烦

    一个老兵出于好心大喊“新来的,你是在犯糊涂了!你是救不了他们的,现在住手的话,我们当没生过你来地狱谷无非修行,你年不到二十,二未来天大地大,不要自毁了大好前程!”

    “天地是大,所站不过方寸地,人生一世,才百年三万六千五百曰,糊糊涂涂过了一辈子,有什么不好的?狗屁前程,神域伟业,都吃屎去吧!”云鹰手持长刀傲然而立,“老子看不顺眼就要插手,惹毛了我就要反抗,凡是斤斤计较,活的清楚反而太累!”

    “不可救药!”

    “干掉他!”

    几个老兵对云鹰本来印象不错,没有想到此人如此冥顽不化,正准备不在留手的时候,突然间两个猛地被打得晕过去,两位两个一愣,正反应过来脸色大变,伸手准备取信号弹,结果立刻遭遇攻击,又被打得晕了过去

    四人双双被击倒

    让云鹰都为之一愣

    老兵们实力都是很强的,云鹰要是不偷袭的话,也不可能轻松一口气战胜四个这个时候有两道人影,一个穿着乌黑铠甲手持巨剑的古铜色皮肤大汉,另一个金碧眼十分英俊的腼腆青年,他们间还跟着一个贼眉鼠眼的猎魔师

    这个贼眉鼠眼猎魔师显然是被左右两个人挟持,两颗透明金属小珠迅飞回来,正在他的手掌不断漂浮回旋云鹰自认认得这个猎魔师打扮的人,他是黄泉小队成员名叫毅腾飞,出生一座普通城市,神器是双子云震珠,能毫无防备将数个老兵打晕,这不用说也知道是他的杰作

    毅腾飞叫苦不迭“这可真是闯了大祸了!如果被家族知道,我非得被扒皮抽筋不可!”

    “少他妈废话,这点小忙而已,黑锅有我俩帮你背,你怕什么?赶紧滚!”战龙对这个没出息的家伙感到鄙夷,简直羞于与之为伍,直接给他一脚“别让我在看见你!”

    毅腾飞知道战龙表面说话粗鲁要赶他走,其实何尝不是想让他不要被卷进这种事里去呢?毅腾飞犹豫几秒钟,最后还是选择退缩,这大逆不道的事情,他实在没勇气做毕竟战龙出生天云城战家,是真正的大家族,优秀后裔子嗣不计其数,而他却是独自承载家期望,即使自己不在乎,也不得不考虑家族

    云鹰愕然“你们两个……”

    金白笑而不语

    战龙豪迈扛着巨剑说“这出风头的事情,也不能全让你做了,老子也想过过瘾,难道不行吗?”

    云鹰对大块头产生几分佩服,金白和云鹰无所谓,两个人一个杀过神官,一个早就破罐破摔什么都不在乎,只要愿意随时可以叛逃,战龙是天云城贵族的后裔,他身上背负东西远比两人要沉重的多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这显然是有欠考虑的,却也更能凸显出战龙的性格

    这个家伙并非一介武夫,他在枯木森林能偷袭猎魔师,足以证明战龙是有手段和心机的可他身上又兼备阔达和豪迈,所以在平时能与人称兄道弟、关键时刻可以两肋插刀,如果他能好好展下去,年纪轻轻就已经摸到武者门槛的他,未来肯定能成为天云城军方的顶梁柱

    云鹰早就是一坨碎片,无所谓毁不毁的,战龙就太可惜了

    战龙皱皱眉“你老赶着我干什么?你该不会被玄水那个混蛋传染了毛病?我对男人可没有半点兴趣”

    “滚!”

    “那个,待会儿再聊好吗?”金白以一贯唯唯诺诺温吞语气说“我们这么下去会被包围的”

    云鹰、战龙、金白开始行动,只用短短几分钟就聚集到数十个平民,主要以老人和小孩为主,基本是不可能出现暗核会奸细,但是从神域立场来讲,他们不可能会放走这些人因为这些人一旦离开,这里的真相也就彻底暴露,那个时候神域士兵屠杀神域平民的事情传开,最终将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

    何况这些人目睹这里的真相

    虽然地狱兵团是并不存在的部队,但是如果宣扬出去还是可能对神域声誉造成点影响他们又是心怀仇恨之人,未来难免会加入暗核会这样极端组织,简直是给神域种下一颗颗危险的种子

    三人做法从神域和大局角度来讲是大错特错的!

    可云鹰做事一向不喜欢管对错,暗核会有什么野心与他无关,神域有什么立场也不管他屁事,大道理不懂,只做该做的事,至于结果什么的就等到做过以后再去考虑这些吧!他不知道做过以后会不会后悔,但是如果现在拍拍屁股把头埋进地里,像鸵鸟般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话,只怕是到明晚早上起床时候就要后悔了

    一个人行动很困难,随便几个老兵就能阻住去路

    现在三个人联起手突围,所有挡路无不被扫清,云鹰甚至潜行偷袭,打倒一个助教,事情已经闹起来了,那就不怕会闹得更大,谁敢阻拦放倒就是这个时候不要说是助教,哪怕是教官来了,云鹰也是要斗一斗的

    这时一个老兵躲在角落里没有被现,他的脸色变得阴沉,这些新人果然会出问题,以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战胜云鹰三人,刚准备去除信号弹搬人时,从背后传来密密麻麻的破空声,这种声音就好像暴雨嗖然而下的感觉

    数以十计暗器密密麻麻覆盖过来

    老兵猝不及防慌忙挥舞兵器抵挡,结果也就勉强抵挡住一小部分,绝大多数攻击密密麻麻袭击而来,他连盔甲都没有穿,所以没有半点防御,瞬间就被刺几十下,倒在血泊当

    灵月云走过来抡起棍柄,砸在这个老兵脑袋将其彻底敲晕

    云鹰三个人不可能不知道这里的动静,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一直自诩清高的灵月云,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帮忙云鹰看着地上遍体鳞伤的老兵笑着说“到底还是最毒妇人心,我们只是尽量把人打晕,你倒是好一出手就想要人命啊”

    “这些士兵实力太强,如果出手犹豫就晚了,何况我没有攻击要害,伤重却不至于身死”灵月云看到战龙惊讶表情,她淡淡的解释说“我不是在帮你们,只是保护无辜平民我认为低于兵团做法是不合理的,哪怕道理说的在透彻,我也不会认可,更不会接受,我坚信我的正义”

    “正义的使者?佩服佩服!”云鹰嘿嘿一笑,这个娘们倒是固执,经历这么多还相信正义,真不知道该说她天真还是说她死脑筋,“但不管怎么样,你得小心一点哦,对了,顺便提醒一下,因为待会儿打起来,如果你不小心杀了某某的朋友或者情侣,最好把另外一个也杀掉,免得留下一个祸患,以后像尾巴一样甩不掉”

    云鹰又在讽刺她了

    现在却不是拌嘴的时候

    灵月云冷着脸说,暴雨飞花有绽放趋势“你走不走!”

    云鹰连忙做一个投降的动作“走,为什么不走?”

    云鹰、战龙、金白,三人战力足够,光有战斗力不可能脱离这里,因为三位教官里任何一个现了他们,他们三个可能都要完蛋现在灵月云也这样的人加入是非常必要的,她的心灵项链能瞬间大范围的侦测情况,这样就能有办法避开地狱谷兵团,顺便办法解救更多老人和小孩

    无论出自什么目的和心态,四个人算是一条绳的蚂蚱,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