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仇人见面

《陨神记》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仇人见面

    小怪鸟高空盘旋巡视

    灵月云侦查能力强大归强大,与小怪鸟比却各有千秋,最起码灵月云侦查不到一些实力比自己强且具有潜行能力的猎魔师,小怪鸟却能把任何细微隐藏东西都分辨出来不过小怪鸟并不能直接看穿目标强弱,而心灵项链大范围的感应之下,非但能感觉到生命体存在,更能把生命体强弱以及精神力量反馈回来

    战龙近战能力绝在前面冲锋陷阵吸引注意,金白控制丝线专门布置陷阱,云鹰则潜行跟随,每次老兵注意被吸引以后,他就绕到对方后面敲闷棍,四个人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是竟然配合相得益彰且天衣无缝

    四个人聚集的人就快突破到三百人了

    “不行,这样没有用的,人越来越多移动起来目标会很大,城门和其他出口都被地狱谷兵团的人给死死守住了,光靠我们几个是不可能冲出去的我们必须想办法先把他们送出去,否则救在多人都没有什么意义”

    战龙说的有道理

    正所谓救人救到底

    若把一个人从火坑里拉出来,还没走两步又掉进油锅,这种救法没有什么意义,不救也罢现在表面救出三两百人,但这些人能不能活下来,现在还不能盖棺定论,得等他们脱离这个危险地方,从城镇里逃出去才算数

    “我知道有一个隐秘的出口”人群里一个白须老者说“我们或许从那里能出去”

    老人在这座小镇子里面已经生活整整七十年,因此对小镇子情况非常了解,他指出来的通道,其实是一条古老的排水道,非常的不起眼,每次仅仅够一人通过,不过确实可以从通道里面钻到小镇之外,这样就多避开地狱兵团的追击了

    灵月云听完觉得可行“就从那里出!”

    青山镇附近都是崇山峻岭,只要能逃出这个城镇,大家往树林里找个山洞一藏,神域战士想要找到他们就不那么容易了,只是到那个时候神域里就又出现一批流民了,对整个神域而言怕是祸不是福,对他们来说日子也会举步艰辛

    不管怎么样

    总好过死在屠刀之下

    老头子被命令带路,众人一路跟随前往,果然顺利找到排水道,从这里确实可以脱离城镇,老头子终于看到生机,满脸都是激动感恩之色“多谢几位相救”

    “老人家,别说这些了”灵月云非常着急“快点走吧,再不走恐怕就来不及了”

    战龙过去抓住手指粗铁栅栏,双臂青筋暴起,一声刺耳裂响,钢筋被不可思议力量直接撕碎,他把栅栏一抛,犹如飞镖般射出,竟深深插在墙上

    好可怕的力量!

    这些被救的人都惊呆了,这个穿着铠甲的大汉,简直就是一个人形怪兽啊

    老头子又对云鹰几人深深一拜,正准备从里面钻进去的时候

    云鹰现小怪鸟传来一个急促警告

    “等等!回来!”

    老头儿被一喝怔住而失去反应,众人都清楚地看见,从天空落下一个巨物,此物宛如一条黑色锁链连接的巨大铁球,只是铁球表面遍布尖刺,更高旋转着蕴含惊人的破坏力,这个偷袭就像流星般迅猛,几乎没有人能够阻止它,所以只听见一声恐怖的巨响,老人身体直接被撞得支离破碎变成一团血肉模糊的碎片,巨大铁球轰击在地面上的瞬间,巨大力量把周围的人都震翻了,就连墙壁都冒出大量裂痕来

    战龙、灵月云脸色一变

    金白快弹指,细丝缠住大铁球,谁知道带刺的大铁球猛然原地旋转,竟然把细丝给挣脱开来,犹如一头有灵性的巨蟒横扫身躯,带着千钧之力撞向旁边的云鹰,云鹰连忙推开左右的人并且避开,但是巨大铁球滚过地方,却依然有数个人被打得支离破碎

    这个连着铁链的巨大链锤攻势之下,人体好像都已经不是人体,而是脆弱的玻璃

    灵月云抽出驱魔棍怒吼“什么人,有本事出来!”

    小怪鸟眼睛识破伪装

    云鹰提醒“东南方!”

    灵月云激暴雨飞花这件爆力强的神器,只见瞬间就想开花般释放出百道花瓣,犹如一股狂风暴雨般席卷而出,伪装神器造成伪装瞬间被主动扯了去,十余人影出现在前面,其绝大多数都是猎魔师打扮,有一个人抛出一面盾牌,这面盾牌迎风暴涨,让危险花瓣全部被挡在外面

    其三个人抬起手里的弓

    战龙一眼就辨认出来“小心!是驱魔弓!”

    驱魔弓与驱魔棍一样是制式法器,没有什么特殊能力,效果规矩,可既然作为法器,肯定不是常理能衡量的,三个猎魔师凭空开弦拉弓,虽然没有使用任何箭,但是驱魔弓凝而成的能量箭,却胜过普通神域弓十箭不止!

    云鹰抬起手来,让地上蔓延黄沙,犹如掀起帘子般抬起,再一次凝成沙墙

    轰轰轰!

    几乎没有任何轨迹!

    这道比普通岩石砌成墙壁还要坚固三分的沙墙上面,突然间出现三个开放式的巨大窟窿,三只能量箭穿透这层防御继续向几个人射来云鹰提起刀,战龙抡起巨剑,灵月云挥舞驱魔棍,三人各自劈碎一道

    金白双手十根手指缠满丝线就要释放出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根地上巨大铁球又一次滚动起来,那上面早就染满受害者的血肉,正以恐怖的力量再次向着人群扫来四个人就算有能力避开铁球,恐怕也很难阻止其他人被屠杀

    战龙咬咬牙挺身而出挡在前面

    金白连忙喊“闪开,这是神器,不能蛮挡!”

    战龙顾若罔闻,右手横起乌钢巨剑,左手按在剑刃上,双脚踏出弓步,毅然阻挡在前巨大铁球撞击在巨剑上面的瞬间,战龙感觉到排山倒海的力量涌过来,就在一瞬间,几乎就要把战龙击飞,可就在同事,战龙出一声大喝,犹如平地而起的一声惊雷

    他身体里喷出一股蓬勃的力量

    周围地板全部碎裂了开来

    铁球被反弹回去

    战龙连退数步

    这一幕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战龙刚刚是使用真力技巧,不需要额外做支点,力量直接从诶内释放出来,否则就算以战龙力量,也很难抵挡住这一击,坚固无比的乌钢巨剑上面,被砸出一个明显的凹痕,这一击威力之强大,也就由此可见了

    究竟是什么人?

    为什么会冒出这么多陌生的猎魔师!

    云鹰沙墙一点点碎开落地,双方开始形成短暂对峙,对方大多数都是猎魔师,为一个赫然是个穿着厚实甲胄的黝黑大汉,他的特征实在太明显,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简直没有一寸是正常的,坑坑洼洼,深浅不同,犹如老树皮,犹如丑陋癞蛤蟆,整体给人感觉就好像肌肉都是泥巴胡乱搓成的,连颜色深浅都各不一样,让人有种恐怖的感觉,仿佛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链锤就像一条巨蟒慢慢悠悠游走回去被这个人握在手里

    “千钧锤?”金白认出这件神器,又越看越觉得对方眼熟,终于猛地醒悟过来“没想到是你,你居然没有死!”

    这个丑陋到简直不像人类的家伙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被冬归雪派过来杀云鹰的杀手之一屠夫只是这个家伙不是已经在枯木森林i里被干掉了吗?阴罗亲自见他给削的不成人形样子,那么现在这个出现在眼前的家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惊讶么?”屠夫声音听起来受到很大影响,因此说起话就好像在喉咙里吞了一把玻璃渣子,“我还没死是神的旨意,让我找你们报仇了”

    金白有点难以置信

    屠夫被切得成那个样子都没死?

    不过想到阴罗的习惯,他在没有完成作品前,是不会轻易让目标死去的

    当时金白催促之下,阴罗不得不停手,屠夫则没有完全断气,而且他的运气非常好,在几个人离开以后,竟然没有一个土著经过他身边,硬是靠着一口气挺到最后,被地狱谷士兵现并且救走,做了一点点紧急处理,先吊住性命,接着送到了外面

    屠夫靠着乎寻常的求生意志活了下来,却已经变得更加人不认鬼不鬼的样子,所以人们也很难辨认其身份,而经过这场大劫以后,屠夫力量似乎不退反进冬归雪觉得这个人有点能耐,而且信念和求生欲都足够强大,做事风格适合做他手下,没有将他送回到牢房里,当做养了条狗给带在身边

    屠夫出现在这里的话

    那么冬归雪呢?

    这个丑怪倒也就算了,他们人多势众,实在难以应对,最让人感到头疼的,却还是冬归雪毕竟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正好抓住云鹰的把柄,又以其高阶猎魔师的实力,他大可名正言顺大摇大摆的杀掉这几个人,所以说现在的情况对几个人非常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