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冬归雪出手

《陨神记》 第一百一十六章 冬归雪出手

    屠夫双臂一抖

    铁球般的巨锤被拉拽回,犹如蟒蛇回头,猛袭云鹰背后

    其实屠夫刚刚并非力竭,纯粹假装露出破绽,只是为诱敌深入而已,手千钧锤时刻做好攻击准备,所以一旦云鹰计,想要躲开就难了屠夫绝不是空有蛮力的莽夫,他的战斗经验非常丰富,所以差一点就得逞了,但差一点的意思就是终究没能得逞

    因为云鹰早就看破屠夫的想法,他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却故意跳进去,纯粹是为试探屠夫的底牌,因此云鹰对屠夫反攻早有防备,因为虚化动过程缓慢已经来不及,何况就算是虚化也不一定能在千钧锤重击里毫无损

    云鹰决定硬挡这威力惊人的一击!

    黄沙刚好已经蔓延到脚下,此时此刻像没有重力般腾空而起,又被一股力量给聚集到一处,瞬间就在面前凝成一面厚实无比的盾牌这面盾牌虽然是砂砾构成,但是闪烁着暗金色的金属光泽,让人有种刀枪不入的感觉

    千钧锤宛如霹雳闪电轰击

    刹那间就把盾牌打得粉碎

    云鹰再横起刀档一下,刀刃被压得严重弯曲,疯狂喷涌而出的力量,让云鹰一下倒飞出老远,如果不是沙之书的防御缓解力量,这一锤子几乎就可以要走云鹰的小命,现在云鹰仅仅是稍微受到一点小小的伤害

    “你确实比想象稍微难缠那么一点点”云鹰重新站起来,擦去面具底下渗出的血,两眼凝视着屠夫,“不过也不过如此而已”

    屠夫底牌已经出了

    另外一件神器是防御类么?

    既然如此就可以有恃无恐了!

    屠夫怒极反笑“你只剩嘴巴尖利”

    云鹰的斗篷无风自动,旋即诡异的事情生,从身体前后左大步走出四个身影,每个从身上分离出来的身影看起来与云鹰都一模一样,再加正央的人时,让人产生一个人变成五个人的感觉,这五个人又互相分裂一次,最终变成十个一模一样云鹰

    “这招没见过啊!”战龙惊讶地叫起来,“他什么时候明的?”

    虽然云鹰现在使用招数与沙分身有点像,但是实际上绝对不是什么分身术,因为天底没有什么分身术能一下变出这么多人来,所以只有可能是幻影的效果

    其实也正是如此

    云鹰经过对影子斗篷研究现,这件斗篷效果不仅仅是加移动和隐匿身形,影子斗篷,影子斗篷,最大本事是制造出幻影一般的影子,这些影子看起来跟本体一般无二,但是却是有形无质幻影,这个能力设计初衷应该是长时间停留幻影掩人耳目,以便掩护本尊动潜行隐身趁机离开

    十个云鹰同时升起来

    全部像落叶般飘然而动

    屠夫好像有引力般将十个身影同时吸引了过来,每一个神域都提起手长刀,直挺挺的向屠夫身体刺去屠夫恼羞成怒抡起千钧锤狠狠地扫过去,结果千钧锤挨个扫过这些身影,结果全部从他们身体里传过去

    难道全是幻影吗?

    不,本尊肯定在其!

    屠夫似乎避无可避也不想避,仗着防御能力惊人,任由这些人影扑过来,十个身影十把刀同时刺过来,全部穿透屠夫的身体而过屠夫神经紧绷到极点,却没有任何被刺感觉,原来真只是迷惑人的雕虫小技罢了

    战龙见此却喃喃说道“这个家伙完了!”

    九个幻影消失,只留一个云鹰

    黑金长刀直贯左胸

    云鹰已经解除虚化,一股巨大排斥力,从对方身体里传出,虽然屠夫仗着神器效果,让身体硬如精钢一般,但是云鹰手里的却不再是一截枯枝,而是一把神器利刃,所以毫无悬念刺穿对方的胸膛

    屠夫浑身一震低头望着穿透左胸的利刃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可能破的了我的防御!这是怎么回事?他明明只是幻影而已为什么攻击忽然实体化了!

    云鹰双手猛地一抡而起,顺势把对方劈成两半,不过屠夫身上神器效果还没解除,这幅身体还真是坚硬无比,云鹰爆出神器刀芒一挑,却没有把身体切开,只是把对方给搞搞挑起来,重重地抛到数米之外

    屠夫落地时候,金属色皮肤变回本来颜色,他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左胸部位出现一个前后贯穿的大窟窿,不过却并没有太多血液从里面流出来这回就连屠夫都感到庆幸,他是天生镜像人,脏器全部都相反,所以本来贯心一刀,却是没有造成致命伤

    他又一次输了

    几个猎魔师见屠夫落败当即没有了耐心“杀了他!”

    两个善战近战实力不逊屠夫的猎魔师腾空而起,但他们很快就落回到地上,准确的说是变成**上十块的碎片落回到了地上每个人好像凌空被切成无数片,每一道切口都非常工整,好像是以世界上最快最锋利的刀切出来

    一个年长猎魔师大惊“怎么回事!”

    云鹰将长刀收回“你们果然是一帮蠢货,真以为老子有闲情逸致跟这个丑怪动手?单挑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纯粹为小白拖延一点时间,现在小白完成布,我看你们还怎么杀我们!”

    其一个擅长侦查猎魔师慌忙施展侦查能力,结果脸色顿时一白“糟糕,我们周围都已经被一种肉眼无法分辨的丝线给布满了,应该是对面那个家伙的特殊法器”

    云鹰回头对战龙以及灵月云喊道“你们带着人先走!我们掩护!”

    年长猎魔师恼羞成怒“快侦查我丝线分布!”

    金白露出一个和煦笑容以来温吞口吻说“只怕你们做不到哦”

    十指连动

    百丝齐舞

    那个侦查猎魔师大惊失色“不好,它们会活动,小心冲我们来了!”

    几个猎魔师慌忙想办法阻挡,恐怖的攻击之下,自保尚且困难,更别说是反击了云鹰趁机操纵沙流对他们起冲击,反正沙流可以越过丝线封锁区域而无碍,所以正好可以与金白能力相配合

    “走!”

    灵月云和战龙带着幸存者迅离开了这里

    云鹰和金白压制的这帮猎魔师喘不过气来,当看着其他人都已经离开,两人精神损耗也不小,这才收手跟着离开通道金白在离开的过程,还不忘一路布置丝线,这些人想要摆脱封锁并且追来绝非容易的事情

    “前面十里就能进大山,快点走!”

    云鹰四人带着三百个幸存者开始跑,幸存者们眼前仿佛出现生存曙光,只是还走出二里路,又一个让人没想到的事情生了

    一道身穿白底金边华丽斗篷的身影默默拦在前面,一杆弥漫着寒气冰枪直挺挺的插在身边,这群人靠近时才缓缓地睁开眼睛,深邃冰冷的目光仿佛冰洋,能把任何东西都吸进去并冻结成冰块

    云鹰表情凝重抬抬手,所有人都停止前进

    这些人不知道又要生什么变故

    冬归雪陡然拔起长枪寒流迅以他为心弥漫开来,当他走过来的时候,土壤一寸寸都被冻住,草木一寸寸都被冰封,他的声音犹如一个从万米雪山走下来的天神,既高高在上又带着冰冷彻骨的气息

    “一个荒野贱种,一个战家莽夫,一个废物,一个叛徒,你们倒是般配的组合”

    战龙咬牙切齿道“冬归雪!你难道也连基本良知都没有了吗?”

    “良知?”冬归雪已经提起抢,一个微型冰风暴在枪尖凝聚,“我的良知就是送你们去地狱!”

    金白十指交叉猛地一挥,十条肉眼难以分辨的裂痕在面前出现,所过之处草木无不无声无息分开,十条蕴含着死亡气息的丝线就要覆盖对方

    冬归雪双手抡起长枪

    冰风暴顷刻间绽放出来

    细丝好像沾染上大良寒气迅变粗,表面出现霜冻迹象也清晰可见,从细如牛毛变得头粗细,最后变成犹如麻线粗细,最终寸寸断裂开来

    “啊!”

    金白练退几步脸色苍白,全身都覆起冰霜,感觉手脚麻木,几乎无法动弹,这还仅仅是被余波干扰到而已

    云鹰也感到异常心惊

    冬归雪实力比预估高出太多

    难道是在这三四个月时间又进步了吗?云鹰以为冬归雪实力比三大指挥官要略逊一筹,现在时隔几个月而已,他的力量肯定已经过地狱谷单独一位指挥官

    真不愧是神域有数天才

    真不愧有着神域最好的老师

    冬归雪枪刃再次扫出刺进地面,他的身体像舞蹈家柔韧,犹如圆规画圆般旋转一圈,枪刃经过的地方地面立起一块块冰凌,最终隆起的时候变成一条冰龙,它的身体每一块鳞片都侵袭可见,简直栩栩如生,它诞生以后缠绕着枪身盘旋几圈,最终一跃而起扑出,绕过四个人向幸存者冲去

    “啊!”

    幸存者们惊叫起来

    这一击威力是他们无法承受的

    灵月云身体爆百道花瓣,这些威力惊人花瓣形成金属风暴,正在疯狂轰击条冰龙,结果每一次攻击仅仅只能造成一点点裂痕而已,只是勉强减慢冰龙前进度却没有办法将其击溃

    “破军!”

    战龙双脚踏出大坑,犹如闪电般冲去,狂吼着以巨剑挥出一往无前的度力量,轰然将冰龙给轰成碎片,冰龙碎裂开来瞬间,无数细小冰锥密密麻麻撒来,让战龙身体一下就被几十个细小冰锥刺,寒冷就像液体透过肌肉注射进来,让他感觉浑身仿佛要结冰了一样

    不好!

    云鹰连忙隐身加冲过去一把将战龙给救了回来,否则接踵而至一道寒流刺激可能就能直接要了战龙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