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终结闹剧

《陨神记》 第一百一十九章 终结闹剧

    刀芒顷刻间就摧毁银白色蛟龙,更顺势将其给撕裂成两半,这一条恐怖能量摧枯拉朽般宣泄而至的时候,冬归雪提起长枪抵挡一下,他被巨大力量直接劈出十几米远,当冬归雪身体落地的时候,雪白的高级猎魔人斗篷已经变成村村脱落碎片,就连里面的盔甲都受到很严重的损伤,

    冬归雪本人更是连站都站不稳单膝跪下,只能以长枪勉强支撑住身体不倒下,鲜血从嘴角不断的溢出,连地上冰雪都被浸红一大块

    胜了!

    云鹰胜了!

    一个天云城里籍籍无名之人击败神域最杰出的天才之一,如果这个消息在天云城从传开来的话,其结果必然会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轰动

    云鹰自己都没有想到第一次实战效果就这么好,他借助怪石力量的增幅能瞬间爆出一次远现阶段实力的力量,但是这股力量毕竟不属于他,只是提前预支怪石里的精神海洋罢了,虽强力但有诸多限制,比如需要时间来动,比如使用一次以后,短时间将无法使用第二次

    这招能作为决胜一击,却绝不能过度依赖

    冬归雪重新站起来,冰雪咏叹缠绕寒气基本尽数散去,现在冬归雪的力量已经消耗殆尽,而且本人也受到不轻的伤,但是并没有因此而丧失战斗力云鹰曾经见过银月的战斗力,他知道冬归雪应该跟银月差不多,即使是在精神耗尽的情况之下,冬归雪靠身体自身力量也能爆出不逊战龙的实力

    一刀没能彻底将其击败,冬归雪依然是难缠的对手

    这个时候冬归雪的人已经迅围过来,这回云鹰这边已经无法再人数占到太大便宜,双方的数量差不多,实力也相差无几,如果现在打起来的话,恐怕只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队长!”

    “我们来帮你!”

    几个熟悉的喊声,数道身影接踵而至,全部是黄泉小队成员,整个小队几乎全部都要到齐了黄泉小队总共三十人,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若整个黄泉小队都来到这里,冬归雪现在的状态以及身边这点人是不够看的

    云鹰心大喜,来的真是时候

    黄泉小队直接把冬归雪的队伍围住,冬归雪和冬归雪手底的猎魔师脸色不太好看,难道说整个黄泉小队都叛变了吗?

    云鹰嘿嘿一笑不管三七二十一“给我上!”

    众人正准备动手之际,惊变再一次生了

    “你们闹够了没有!”

    怒喝响起!

    一道巨大青芒扫过大地,造成一条巨大切痕,瞬间就把黄泉小队和冬归雪的人分开黄泉小队听到这个声音以后,每一个人都露出骇然之色,当他们回头看过去的时候,一个满脸疤痕的丑汉,一个浑身重型铠甲的大个子,正在以极快度赶来,一个轻盈修长身影更是踏空而行,瞬间就罗在了这些人眼前,她的手里持有一条青色的长鞭

    黄泉小队战士都知道这条长鞭威力有多强

    风轻舞要是全力动手的话,现场无人能挡她一鞭子

    风轻舞、刀千刃、甲半山,三大教官都到齐,这场闹剧结束了

    “你们这些混蛋都做了些什么?帮不上忙就算了,居然还敢捣乱”刀千刃已经气急败坏,他的目光又落在冬归雪身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黄泉小队擅自行动违背军令,非但袭击友军攻击长官,而且还私自放走青山镇民”冬归雪状态非常狼狈,他显然受伤不轻,但是威严丝毫不减,“如果不想整个地狱谷被牵连,我要你们就地处决他们!”

    三位教官面色古怪

    冬归雪看起来受伤不轻啊

    三人都是经验丰富的猎魔师,他们知道冬归雪绝对不弱,再观察地上的战斗痕迹,他们可以断定就在刚刚有一股足以与高阶猎魔师匹敌的力量与冬归雪正面交锋,最后落败的反而是冬归雪,这股力量从何而来?

    风轻舞目光沿着痕迹寻找下去,最终集在云鹰的身上,一张原本风轻云淡的脸骤然生急剧变化,难道说是这个小子出来的攻击?这不可能啊!

    冬归雪冷冷的命令“三位指挥官,你们难道无视军法吗?”

    “你他妈少在这里指手画脚的!”刀千刃脾气火爆而且最为蛮横桀骜“这些家伙是死是活都是地狱谷兵团内部的事情,我们自然会处理轮不到个外人来管!何况他们来地狱谷兵团不过才两个多月,根本没有受过相关辅导和训练,却被你强行要求加入这次任务,这是根本不合理的安排,难道就没有责任?”

    冬归雪目光一凝,气势不怒自威“这么说倒是要怪我了?”

    刀千刃是什么人?他直截了当不客气“就是怪你!”

    这些家伙都是什么人?冬归雪面色冰冷没有作,他的手下都快气炸了!这个丑陋的指挥官分明是在护短,而且这也做的太明显了,冬归雪背景极深,若把这件事闹大,他就不怕自己也被牵连进去吗?

    “有劳总指挥关心了”风轻舞淡淡开口“地狱谷兵团是城主府授权主持建立,由总帅府抽调军精英组成,但是本兵团一经建立开始就独立于天云神域军政体系以外,哪怕是星光城主、北辰总帅,也只有委托命令权利,而无权干涉内部事务我们并非神域军队,脱离天云法典覆盖范围之外,所以阁下的要求恕难从命这些人犯了重罪,由我们带回地狱谷惩戒,至于逃走的一批人,我自会派人清除,不劳阁下担心”

    冬归雪两眼盯着她“如果我不同意呢?”

    “这可由不得冬归雪大人”风轻舞说道“地狱兵团行事作风来不拘泥形式,如果受到威胁而做出什么僭越之举,我相信城主会理解的”

    冬归雪怒极反笑“你是在威胁我?”

    风轻舞对此不置可否“黄泉小队成员覆盖神域近半贵族世家,如果将他们在此全部处决,如何向这些家族解释,又如何隐瞒本次任务的真相?冬归雪大人胸怀大志,未来想要更进一步,难免要获得这些家族的支持,兹体事大,你自衡量”

    刀千刃只会嗷嗷怪叫

    风轻舞的话无疑更有分量

    “好,很好”冬归雪与这三个人对视一眼,他知道今天不可能有结果的,如果继续这样僵持下去,只会害得自己更没有面子,冷冷地挥手转身“我们走”

    冬归雪带着人离开了

    黄泉小队成员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平时凶恶到几乎绝情的教官们,今天怎么忽然间转性了?竟然宁愿得罪冬归雪这样的未来之星也要抱住他们

    这个时候三两百地狱谷兵团将士赶到了现场

    刀千刃愤怒咆哮骤然响起“他娘的,全部给老子拿下,带回去,狠狠打!”

    这次任务到这里告一段落了,整个青山镇变成废墟,所有人被屠戮一空,没有一个活口

    神域军队半天以后抵达,他们开始扫尾清场,最终放出来的消息是暗核会为报复冬归雪在荒野打击而起屠城行动,冬归雪尽管最快时间率领军队赶到,但还是来迟了一步,最终全歼暗核会潜藏在神域的总部,却没有来得及挽救这个小镇人民

    这个消息引起人民群情激愤,短时间内各地支援参军人数增加一倍,所有人对暗核会的深恶痛绝又达到一个新高度,不过就在神域人齐齐声讨暗核会时

    “第十九鞭!”

    “第二十鞭!”

    “报告!今天刑法完毕!”

    云鹰趴在地上,全身被打得血肉模糊,黄泉小队的做法彻底惹恼三位教官,每一个成员都要在十天挨满一百鞭子,云鹰作为主犯和直接责任人,他受到双倍的惩罚,每天二十鞭子,十天总共要吃两百道重鞭

    此外革除队长职位!

    从今以后黄泉小队由地狱谷教官直接领导

    不过,让云鹰非常惊讶的是,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虽然二十鞭子绝非常人能承受,但是云鹰体质异于常人,这样反反复复重创非但强化了云鹰体质强度和再生能力提高,更能大大潜伏在体内那些微小生命的进化,让云鹰的身体变得更加强悍,把这当做成是一次特训也未尝不可啊

    “你们也不知道手下留情,我们好歹是有点交情的”云鹰趴在担架动弹不得,撕裂般透骨的疼痛,让他眼前一阵子黑,不过却硬是咬着牙忍下来了,反而跟三位黑着脸教官嬉皮笑脸谈起交情,同事非常好奇的问道“对了,这件事冬归雪会就这么放过?你们不会有麻烦吧!”

    三位教官已经彻底无语了

    这个家伙脸皮实在非常厚实刀枪不入,现在这种惩罚已经无法对其造成威慑了

    “你以为你为什么可以带着人逃出城市?”风轻舞语气淡淡的,但是口吻却耐人寻味,“难道不觉得整件事情非常巧合吗?而且也太顺利了吗?”

    云鹰回想起来,确实非常巧合,冬归雪早早带人跟来青山镇,为什么没有直接对云鹰起袭击?别说当时到处混乱不堪,冬归雪直接偷袭把云鹰干掉事后也能不承认,云鹰确实在做违法的事情,冬归雪就算光明真大把云鹰杀死,地狱谷兵团又能怎么样?

    云鹰却护送几百个人大摇大摆出来没有遭遇到任何抵挡,最终虽然遭到屠夫的拦截,却唯独没有遇到冬归雪冬归雪他为什么要和自己手下分开来拦阻?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冬归雪脑子里都狗屎所以做出错误的判断,第二种是他知道如果和手下一起出现,云鹰一行人肯定抵挡不住

    云鹰想明白这个问题,“为什么?”

    “你不要小看了冬归雪这个人,他能被星光大师这么器重是有理由的,神域里天才很多,为什么唯独他被重用?”风轻舞抬起头仰望天空,他想起冬归雪的眼神,以她的洞察力,竟然看不透这个人“我不知道原因,不过世界任何事情的生必有原因的,大概冬归雪也不认可这种屠城做法吧”

    这倒是新鲜了

    冬归雪是一个刻薄冷酷到极点的人,除了自己的老师天云城第一猎魔师惜云星光大师以外,几乎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更不会对谁产生半点怜悯,更是喜欢以高高在上视角审视蝼蚁般的众生,他怎么可能会对一群普通的平民给予这种恩赐?

    “管他呢?话说回来,你们明天能不能打轻点,真的很疼啊!”

    “再废话一句,再加二百鞭!”

    “好好,算你们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