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尾声 惜云银月

《陨神记》 尾声 惜云银月

    荒山,数十里没有绿色,风吹沙洒入晚霞

    荒野之地,这种画面早就司空见惯,不过就在荒山斜阳的余晖里,有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影缓步前行着虽然只是一道模糊的身影,却像是蕴含着某种魔力般,让百里枯地都焕出蓬勃生机

    她的出现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周围百里荒山之所以会荒芜,全因生机精华都被浓缩聚集到这具身体里,哪怕是破破烂烂的破败斗篷,也无法遮掩风华绝代的气质,露在外面的皮肤,洁白宛如万米雪山之巅,最圣洁无染的净雪,一头乌黑而笔直秀,如瀑布倒洒飘逸而出城

    她有一种不属于凡尘的美丽,她的身上有一种出尘脱俗的气质

    她的出现就像仙子置身地狱,与周围藏污纳垢的荒野废墟格格不入

    女子缓缓地停住脚步,破败斗篷风里猎猎作响,修长双手戴着一只手套,有一个洁白的十字架挂在胸前,此刻一手捏着被风吹动的兜帽,正缓缓地抬起一张足以颠倒众神的角色面庞,犹如利剑般的双眼,像星辰灵动,像皓月孤寒,像烈日光亮,那凝视前方的目光,好像能识破世间所有的虚妄与伪装,连时间和空间都能割裂贯穿一样

    “别躲躲藏藏出来吧”

    这个女人声音就像气质般清冷的不食人间烟火,正回荡在狭窄的峡谷里,两道身影从巨石背后走出来,其一个十分诡异的缠满条条绷带,只露出一只眼睛,背插着三把造型古怪的剑,从身体里散出危险犹如野兽般的气息另一个则穿着宽大的黑色斗篷,全身气息内敛没有分毫生物的感觉

    暗核会领狼剑,以及金属怪人

    狼剑声音顺着风飘过来“惜云银月果然有当年绝尘大师的风骨”

    银月缓缓地将兜帽放下来,让足以使日月暗淡的容颜完整绽放,从离开神域到现在以及过四年时间,整整四年磨砺游历里所遇到的风沙,从来就没有在她的身体留下顶点污浊或粗糙,反而像是一株从淤泥遍布的池塘里生长出来的莲花,当历经磨难洗尽铅华以后,正要绽放出最美丽炫目的一面

    银月面对这个天云神域人人得而诛之的恐怖组织领袖,她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而感情波动,只是以最平淡的口吻说道“带我去见他”

    “别急”狼剑缓缓地拔出背后一把剑,这把剑的结构非常怪异,三根利刃环绕的结构开始选装,从间渐渐绽放出强悍能量,一道巨大无比的能量光束绽放出来“我想见识见识所谓的天云神域第一天才有多强!”

    这把能量剑曾一击劈开地狱谷的军事基地

    其威力之恐怖,也就可想而知了

    银月面无表情,雪白十字架自动脱落,随手握在手心,向着右信手一挥,一抹绚灿的白色光芒射出插进地面,瞬间裂地而出绽放足有十多米长,大地被这道光刃给辟出一条巨大裂痕,最可怕的是这条裂痕深不见底,谁也不知道这道光刃蕴含着多强的能量

    狼剑高高挑起,双手挥舞能量剑,银月站在原地不动,横起十米光剑抵挡

    两道能量刃凭空撞在一起

    刹那间,峡谷狂风大作,地动山摇飞沙走石,银月承受巨大力量,她身上斗篷像脱落花瓣般寸寸变成灰烬,双脚所站的位置统统碎裂开来了,双方威势一时间势均力敌不相上下而狼剑的眼神里顿时露出狂热,他渐渐将能量动到最大,全力向银月身上劈上去

    这道攻击威力越来越恐怖了!

    银月依然面不改色,耀眼的圣光笼罩下,漆黑长飞舞间,宛如一尊战无不胜的战争女神,充满所向披靡的威严与气势

    突然,手套绽放出红光,火红能量从光剑的剑柄一直延伸到整个剑身,最终让洁白光剑被灌注一股火红的能量威力骤然暴增数倍,只听见一声巨响,峡谷终于被震得塌陷,大块大块巨石不断脱落下来

    狼剑主动收剑飞退

    这女人居然挡住这一剑的攻击?这些年离开天云神域,她恐怖成长度一点都没减慢吗?再试他一试吧!

    狼剑意念一动

    黑袍遮体的金属怪人抬起手,一道蓝色的电磁脉冲波就像炮弹射出,银月伸出一只手直接徒手拍在这股能量波上,燃烧天使里释放出恐怖的火焰气息,瞬息之间就把能量波给化作炙热的灰烬

    嘹亮长鸣腾空而起!

    狼剑清楚见到银月身体里喷涌出一股火焰,当火焰飞到天空,瞬间就凝聚成展翅七米的火焰鸟,每一条羽毛看起来都清晰可辨,它明明是火焰构成的身体,却几乎已经实体化了

    不死火鸟俯冲而下撞在黑袍身上

    恐怖高温瞬间就把袍子变成灰烬!

    这还不停滞,火焰带来冲击席卷银色金属人,狠狠地撞击在山壁之上,没有出现爆炸,犹如蜡遇到高温一样,坚固山岩被烧融出直径好几米的大坑,岩浆从里面迅流淌出来,连空气都在这股炙热的气息里扭曲了

    银月浑身燃烧着火焰,右手持着光剑,指着对方“还要继续吗?”

    狼剑倒是非常干脆的认输,“我输了,我低估你了,你不会成为下一个绝尘大师,因为你肯定会越他的,如果换成其他人我就算付出一切代价也要趁早扼杀,不过是你的话……啧啧啧,不说了,我们不能让那位大人就等”

    狼剑收起武器

    银色金属人走出来,虽然被烧得红,不过看起来并没有大碍

    银月见此微微皱起眉头,她知道刚刚这一击的威力有多强,哪怕是精钢在瞬间产生高温也足以被烧成液态,而这个家伙居然没有被干掉,暗核会能给神域带来这么多年麻烦,他们果然有些特别之处

    两人走到一个充满硫磺味的地方,周围都是融融状态的熔岩湖泊,表面由于与空气接触出现黑色固态薄层,但薄层由被底下高温不断融化,所以非常的不稳定,黑色薄层不停分裂坠落又涌现,流淌的岩浆有相当高温度,稍有不慎会尸骨无存的

    熔岩湖央有一条断断续续的蜿蜒小径

    狼剑带着银月经过小心,他来到一个洞穴前,把一块令牌插进凹槽,轰轰隆隆的声音响起,黑色粗糙金属门被缓缓地分开来,深不见底的洞窟就这么出现在了眼前

    “你来了?”

    从洞窟里传出一个声音,充满诱人无比的磁性,却有带有成熟的风韵与知心一个身材异常饱满的高挑女子走出来,她有着罕见的银灰色长,连眸子都是略带灰的黑色,这并不影响目光的清澈明亮,反而有一种让人难以看透的朦胧美感,她的腰间插着几把结构复杂的手枪,戴着一个只有科研人员才会戴的护目镜

    “你就是银月吧?果然是好风采,我叫彼岸花”这个成熟诱人的知性美女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沙帝阁下早猜到你会来的,请进吧”

    银月一声不吭走了进去

    “明知道要见的是一位魔,竟然还这么冷静淡定,这位天才猎魔师真是成长了不少呢,也不知道那一位现在怎么样了”彼岸花微微侧着头以耐人寻味目光看着她的背影,随后又落在眼前狼剑身上,准确的说落在他背后的金属怪人身上,“你这个护卫很有意思,我挖掘废墟无数,从来没有找到过这样的好东西”

    狼剑打量着彼岸花“你很感兴趣?”

    彼岸花微微一笑,刹那风情使人迷醉“我可不像你们,我是一个纯粹的探索者,所以对所有科学有关的东西都很感兴趣”

    狼剑点点头说“那我送给你吧”

    彼岸花一怔“你说什么?”

    狼剑淡淡地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言毕,银色金属人真就留在原地,狼剑将这个无法以价值衡量的东西,这样轻描淡写的送给彼岸花,随后连看都没看一眼,缓缓走进洞窟里,最终消失在黑暗

    黑暗岩壁泛着猩红光,火热感觉就好像岩浆随时会透过墙渗出,洞窟连接的最深处的黑暗里作者狰狞的轮廓,他有一双猩红色的眼珠,正打量着走进来的音乐“你能顺利找来到这里啦,这说明你已经触碰到冰山一角,有什么感想么?”

    银月站在魔族面前,她握了握拳头,最终又松开手“我要知道全部的真相”

    “如果你是为这个而来,那可就要让你失望了,因为你要的真相我给不了你,只能靠你自己去寻找了”

    “关于当年那件事,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沙帝出声音听起来异常诡异,一重里叠着一重好像能产生回音一样,他没有任何动作,“当初追杀我的任务,由绝尘和朗逸两个人负责,只是他们在途好像现什么特别的事情,但究竟是什么,让两位猎魔大师一死一伤,现在已经无从得知了”

    “你一定知道些线索”

    “你要非要刨根问底,我告诉你也无妨,杀死绝尘的法器非常特别,是一件能释放绿火吞噬**与精神的武器,我听说在边缘之地,最近好像有这件法器的线索,如果你要寻找真相,或许可从这方面入手另外,当年天云三位大师之一的朗逸大师重伤归来以后就隐退了,若能寻得他的下落,或许也有帮助也说不定”

    绿火噬体的法器?银月皱皱眉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法器,她没有想太多,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狼剑走了进来

    沙帝依然盘坐石台,十几块残破碎片摆在面前,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现,这些碎片都来自一颗奇怪的头骨

    “这件东西似乎……”

    “我已经明白了”沙帝没有任何动作,残破颅骨碎片慢慢漂浮而起,它们互相拼接起来,最终变成一个颅骨形状,他以猩红的眼睛凝视着头骨空荡荡眼眶,仿佛要穿越千年时光,与这位伟人对视“伟大的王啊,自从您陨落以后,我族已经堕落的不成样子,可即使是如此为什么要选择一个人类?”

    头骨静静地漂浮在半空,它当然是不会说话的,也无法回答这个疑惑

    “不过,我相信吾王的选择”这个漆黑身影伸出手重重的一拍,整个颅骨就像粉末般随风飘散了,狼剑在旁边看得愣愣神,好不容易拿回来的东西,竟被随手给碾成齑粉,沙帝猩红目光落在狼剑身上“关于这件事情确实想清楚了吗?”

    狼剑毫不犹豫单膝跪下来“我愿意接受”

    沙帝点点头,他深沉的声音又在洞窟里回响“很好,你会失去一切,但所有牺牲都是有价值的,因为你会因此而获得更多”

    狼剑跪地叩谢沉默不语

    ——————

    第二卷天云神域完,第三卷混乱起源开始

    这里顺便唠嗑两句有很多读者向我表示不满,认为主角实力不够强,其实如果是按照传统爽写法,主角一路无敌越级挑战秒天秒地,美女成群小弟成堆,这样固然是爽而且也更有市场,我写起来也省力省心,但这种写法可以写出一个爽的故事,但是很难写出精彩的故事

    游子选择难度稍大且未必讨好的写法,本身也是一种探索和挑战

    本书创作过程最大难点不再自身构思,而是在于被要求一定程度迎合导演的思路,写过书的人都知道,创作是非常主观的工作,如果融入太多别人想法,写起来往往事倍功半其实书很多人物以及设定,游子个人并非十分喜欢,本可以有更出彩思路,但是为跟导演以及剧本保持呼应不得不采用,无疑增加不小的写作难度,但是游子依然有信心,争取写出一个波澜壮阔的故事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剧大概在明年上线,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微信公众bzyz234

    QQ群2566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