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章 嚣张的杂货店老板

《陨神记》 第一章 嚣张的杂货店老板

    沙洲营监察长山海峰的例行巡逻结束,因为没有现什么异常情况,所以准备着收队返回军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从背后传来路人的惊叫与议论,原来是两个鼻青脸肿的士兵踉踉跄跄横穿街道跑过来,满手是血捂着鼻子,跌跌撞撞,十分狼狈

    沙洲营虽说龙蛇混杂蛰伏着众多深藏不露的人物,可敢殴打天云神域正规士兵的倒还真不多,特别是在设立监察前哨基地以后,这也难怪这些围观者会是这副幸灾乐祸看热闹的表情

    靠!谁干的的!

    这摆明是要打老子海爷的脸啊!

    这位几百斤重大胖子肥猪般的躯体一震,浑身肥肉都抖了三抖,只是秃顶肥猪脸,无论怎么能展示出来的威严十分有限,两只绿豆眼更是平添几分滑稽,他想周围围观人群出怒斥“你们看什么看?快滚!”

    随后将目光落在这两个让他丢脸的废物身上

    “你们怎么回事?别跟我说是被狗咬了”

    “禀告监察长大人”两个士兵面对山海峰大人严厉斥责与质问,他们慌忙敬礼并且禀报起来;“我们是根据线人提供情报调查现,沙洲营最近有一个身份可疑的新人,正在大量运输违禁品我们过去的时候这个小子非但不配合,反而让人把我们打了出来!他手底的人身手高强,我们都不是对手啊”

    “什么?敢如此嚣张!”山海峰本就不大眼睛眯缝起来的时候几乎看不见,他一手按住剑柄,一手对背后人一指“你你你,还有你,我给你们五分钟,叫上你们的人过来!你们两个快给我把话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新来家伙在沙洲营公开收购枪支弹药炸药迷幻剂等禁品,然而堂而皇之的开设黑市进行倒卖,我们更从线人嘴里得到线索,除非法收购荒野禁品外,他更涉嫌倒卖神域里的军需物资甚至是神器残片”

    山海峰嘴皮都气得直哆嗦

    沙洲营已经不是以前沙洲营了!

    现在谁不知道海爷的威名?哪怕是条龙在这一亩三分地也得盘着,否则惹了监察基地的战士能有好果子吃吗?哪怕沙洲营有人不怕监察基地几百号人,可如果监察基地背后的长城军团呢?如果是整个天云神域呢?天底有谁敢在这种地方放肆!

    沙洲营是无法地带,私底小偷小摸进行禁品贩卖屡禁不止,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这里不是神域,不可能真正完全禁止,山海峰人手也不可能完全切断其的交易链,这个家伙却公然开设黑市走私倒卖禁品

    最不可饶恕地方是,他敢出售神域军需物资,甚至是走私神器碎片!

    这可不是一般的罪名了,这种事情要是传到上面去,又或者有谁在他这里购买炸药用于制造恐怖行动而被查清,山海峰作为监察长,绝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个小子要被绑火刑柱烧死不说,还会耽误海爷大好的晋升前途

    山海峰怒火烧心

    几十个人迅到齐

    山海峰倒是想看看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竟然敢顶风作案,谁敢在海爷脑袋上撒尿,海爷岂有不请他吃屎的道理?这两个士兵刚刚被殴打一顿颜面扫地,心里正憋着一口气,现在监察长大人带着几十个人给他们出头,自然是非常积极的带路前往报复

    山海峰整治工作非常不错

    这点从沙洲营越来越秩序干净也越来越规范的街道可以反应出来,沙洲营人口比较三年前多了整整一倍,各种店铺赌馆妓馆酒馆更多了,这家最新出现的小店,其位置其实并不怎么好,在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角落里面

    “就是这里?”

    “没错,就是这”

    “你们几个把外面围住,不要放走里面任何一个人,你,你,还有你,跟我走!”

    几十个人都分散开来对店铺进行包围,山海峰带着三个队长级人物走进去,这个店铺入口是一条非常狭小的走廊,只能容许一个人通过,他那肥硕身躯穿行起来就非常困难了,不过还没有走到里面,山海峰就先闻到一股异味

    这应该是火药以及子弹里会出现硝味,以及机械设备里经常需要食用的机油混合而成,除此以外竟然还飘荡着一个旋律悠扬的音乐,其音略显嘈杂沙哑,绝非神域相关产品出来的,不用说又是某个古科技物品

    禁品!

    都是禁品!

    一切有关古科技物品都不允许挖掘、研究、生产,更别说是公开买卖了

    山海峰身体勉强挤进去以后,其空间却是豁然开朗,周围挂满各种东西,有各种枪支零部件,有燃油火药动机,真可谓是一个无所不收的杂货铺,这么短时间里就折腾出这么大空间的地方,简直是太嚣张了

    一盏电灯布满污垢,昏黄灯光却足以照亮室内

    有一台古老留声机摆在里面,一块磁碟在缓慢旋转者,悠扬歌声就是从这个老古董里面放出来的这个留声机当然不是古物,是荒野人找到古老字记载再仿制出来的,虽然说技术难度不高,但是依然非常少见,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有一台

    正有一个身材高挑屁股很圆的美女店员,正在调试着这台古老的设备

    山海峰怒从心起吼道“老板呢?出来!”

    一个带着三分醉意的声音懒洋洋从里面传出来,他的声音拉得很长很缓,悠闲而又从容的说“嚷什么嚷,没看老板我很忙吗?有事情找旁边那个店员”

    杂货铺老板以慵懒姿势躺在藤椅上,除在调试留声机的美女以外,还特别配两个姿色上乘的店员给他捏肩捶背,这样子好不逍遥快活,即使是山海峰亲自到来也浑然不顾,甚至连背靠着他连头都懒得回,好像回个头多看他一眼就会累死

    一个打瞌睡的店员缓缓站起身走过来

    这是杂货店里唯一一个男店员,身材高大协调,金碧眼,皮肤白净,非常英俊阳光,却又略带一点腼腆感觉,看起来好像软软弱弱,连说话都不敢太大声,就像一个读书读到呆傻的书呆子

    不过金店员见浑身披甲的军官半点都没有慌乱,哪怕对他们身上散出来的杀气也置若罔闻,反而是非常不耐烦打一个哈欠,含糊不清地说“军爷,买东西吗?随便看,不懂就问!”

    山海峰差点连肺都气炸

    这些家伙在老子面前装聋作哑,这是在**裸的藐视啊

    “你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山海峰拔出神域士兵剑“老子没时间跟你们开玩笑,谁要是再敢装模作样,信不信老子劈了他!”

    几个女人都露出惊惧之色

    谁知道坐在藤椅的老板半点都不在意,一手搂住一个美女的小腰,另一只手对店员挥了挥“又是疯狗乱吠?小白,丢出去!”

    金店员无奈耸耸肩对几位军人做一个手势“真是抱歉,看来我们老大不太欢迎你们,为了不受不必要的麻烦,还请你们主动点出去”

    山海峰提起剑就要砍

    他只突觉手一轻,耳边响起脆响,几截断刃落地

    其一截锋利尖端直接插进地板

    山海峰瞪大眼睛看着手里剑柄,他露出难以置信表情,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生的,就好像武器自己变成几截断开来一样,这个时候一阵疾风猛然靠近,这个看起来软弱的金店员身如鬼魅袭来,一只手急向着挂几层肉的粗脖子抓去

    这个店员出手度又疾又刁钻,是山海峰平生所未见的

    不过,山海峰也不是等闲之辈,他慌忙用手挡了一下,拍开金店员的锁喉,连忙退出数米远

    “咦?”

    金店员见这个军官能挡开自己擒拿而露出惊讶之色,毕竟底层军队又这种本事的人可不多,看来这个胖子好像有些能耐

    山海峰连退好几步,他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其实谁强谁弱交手瞬间就已经知晓,他今天怕是提到铁板了,不过依然态度强硬的说“我可是神域亲封的边缘监察长山海峰,你们贩卖禁品触犯法典,现在又袭击军官,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后果是什么吗?”

    金店员摸摸鼻子“你也别吓唬我,这里是边缘之地,神域一套在这里不管用,在这个地方说到底还是拳头说话,你好像稍微有两下子,再接我这一招试试”

    山海峰见这个深不可测的金店员再次袭来,对方每一个动作都出现不同变化,让他完全看不透该如何出手,恐怕就要当场落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懒洋洋躺在藤椅老板忽然开口说话了

    “等一下,你说你叫什么?”

    金店员双指已经戳到眼前,如果对方说话打断再慢半秒,山海峰双眼多半是要被挖了下来山海峰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高手了,额头都冒出大量针尖大小的冷汗

    杂货铺老板挥手示意女店员推开,他缓缓地站起转过身来

    这张脸对山海峰而言完全陌生,黑色短,黑色眸子,略泛麦色皮肤,表情有些轻佻,五官端正眉目清秀,二十岁上下,他的肩头站着一只圆头圆脑的金色怪鸟,他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气质,说高贵却又掺杂着草莽的野性,说低贱却有带有一种与生俱来如狼的孤傲,就像一只刚刚褪去稚嫩羽翼的雏鹰长大成年,无拘无束翱翔在天地间的自由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