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章 酒馆

《陨神记》 第三章 酒馆

    沙洲营的酒馆,一如既往风格,十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陪酒侍女,浑身上下就挂着几条布料,露出丰满胸脯和修长美腿,以铜盘端着酒水穿梭在酒客们央,偶尔被人摸摸大腿或屁股,她们也只是一笑置之,甚至抛媚眼以鼓励挑逗,陪酒侍女本也是做兼职的,前提是客人们给得起价钱,可以让她们做任何想得到或者想不到的延伸服务

    神域监察沙洲营以后,电灯类科技照明物品基本是不用了,不过酒馆里却添置几盏神灯,外加巨大烛台,倒也足以将酒馆你照得明亮酒馆空间非常大,除酒客喝酒吃肉的地方,正央还有一个巨大舞池,数个身材火辣的女人正在大跳脱衣艳舞,左右各有一个擂台,男人在忘情的搏杀打斗

    烟草、酒水、呐喊,这里是一个荷尔蒙爆的**宣泄场所

    两个与众不同的客人走了进来,非但年轻而且相貌气质出众,远甩过其他酒客一大截,陪酒侍女眼前一亮急忙前去迎接,她脸上自内心露出真诚的微笑,毕竟这样的客人倒也不多见,哪怕不要钱让他们白睡几晚也甘心啊

    金白就不用说,这小子天生一副好皮囊,金碧眼、皮肤白净,外表又斯斯,给人温尔雅的感觉,犹如饱读诗书的青年学者,又像一个生来好脾气的暖心大哥,当然前提是没有见过他的黑暗面

    云鹰现在也不差

    虽说论身材相貌跟冬归雪、金白这种万里挑一的俊男是没得比,可相比刚刚爬出荒野废墟已经判若两人了,当时瘦骨嶙峋身材矮小的拾荒少年,现在不仅仅身体结实了许多,更是长高了好几个脑袋,眉清目秀,身高尚可,身材勉强凑合,最起码百里挑一还是具备的

    侍女娇笑着将两颗硕大雪球凑过来“两位帅哥想要点什么呢?烟酒还是女人,我们这里都有哦”

    金白自幼在神域长大,第一次出入这种场合,当闻到对方身上香水,看到两颗白花花大球,他顿时露出窘迫不知所措的表情,两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云鹰这个小子真他妈不靠谱,喝酒难道就不能找个正常点的地方吗?

    这不是天云城

    荒野里,这家酒吧已经是模仿酒吧了,他是没见过吃人肉喝人血的地方

    云鹰想比就自然多了,他直接在女人又圆又翘的臀部拍一巴掌,“去去去,瞧你这骚样,别吓着我的老处男朋友,有没有安静点好些的位置?”

    金白的脸顿时涨得更红了

    他只觉得这种女人实在脏得很

    虽然云鹰已经尽量收力,但是还是打得侍女吃痛,她咯咯笑了几声,胸前沉甸甸白兔一阵乱颤别看这些女人都是生活在底层的人,一个个可鬼精鬼精着呢,她一眼就看出两个人的不同,金白显然是第一次出入这种场合,而且他眼神带着抗拒和厌恶,估计是看不起他们这些半妓半陪酒女,反倒是云鹰看她们眼神是完全平等的

    神域人对荒野人终究是讨厌恶心居多

    又有几个能正眼看他们呢?

    云鹰相貌是略逊金白一点点的,不过清秀温和外表,略带轻佻的气质,反而更容易让人产生亲近的感觉,一年长途跋涉的经历,三年来随波逐流的心态,让他渐渐养成玩世不恭的样子,特别是实力见识逐渐增长,让他看起来变得开朗自信了很多,没事就喜欢插科打诨

    这可都是从荒野佣兵那儿学来的

    云鹰觉得这辈子是不可能成为冬归雪、星光大师那样的英雄人物,也注定融不进神域的世界了,既然如此何必强求呢,该怎么就怎么样,自自然然是最好

    金白皱皱眉低声说“这种女人实在脏脏下贱”

    “你就醒醒吧,还当在神域里呢?”云鹰一脸坦然不以为耻,“神域那到城墙外面的人都是被抛弃的,如果能吃得饱饭活得好穿得暖,谁喜欢卖笑卖肉的?这都是生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我倒是不觉得她们肮脏,反倒与神域某些女人相比,她们倒是真情,如果你在荒野里住久了就会明白,谁都没有权利嘲笑一个努力想要活着的生灵”

    金白浑身不自在,“你有没有觉得其他人都在看我们?”

    “有吗?”云鹰四处环视,两人走进热闹酒馆,自然引起到足够的关注,只是周围投来目光太炙热,有女人仰慕,有男人嫉妒,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带刺儿的目光,“哦,忘记告诉你了,这荒野里喜欢玩弄男人屁股的人不在少数你这样细皮嫩肉金碧眼一身贵族气的家伙,我看肯定很受欢迎,相信会交到很多朋友的”

    金白脸色一沉,“他们想做玄水第二,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云鹰哈哈笑几声,想起有趣的事情,那是进地狱谷第二年,玄水那个兔爷对金白算是日久生情,有天夜里按耐不住就爬上金白的床,企图行不轨之事

    结果就悲剧了

    那是金白三年来第一次被动释放出了阴罗

    玄水整整躺了半个月差点没有挂掉,自从那次以后,谁都不敢惹金白,而玄水每次看到他,就好像看到鬼一样

    “这里最好的酒,最好的肉,最好的美女,都送上来吧!”

    云鹰坐下来弹弹手指,两枚亮闪闪金币脱手而出,亮闪闪光芒腾空三米,最终排成一条直线精准落在这个侍女饱满的双峰央

    “多余的算小费了”

    “是,是!”

    侍女露出狂喜的表情,这可是整整两枚金币啊,其小费足够她辛辛苦苦干三五年了这个看起来穿得并不华丽的小哥,竟然出手如此阔绰,真是叫人刮目相看啊

    云鹰抛金币手法无疑叫其他人都瞪大眼睛

    这个小子明明是背对着侍女,却能将两枚硬币高高弹起,非常精准的掉进那个女人乳|沟里,这足以说明这个看起来清清秀秀白白净净的小子身手肯定不简单既然能随手把硬币弹进别人胸脯里,自然也能随手将飞刀插进敌人心脏,周围觊觎的目光顿时少了很多

    酒水好肉都送来了

    几个陪酒女分别坐在身边

    云鹰从盘子里拿起一支自制烟卷,立刻就有侍女主动给他点上,深深地狠狠地吸一口,劣质烟草辛辣感觉顿时像辣椒水般灌进肺里,让云鹰恍惚间又回到三四年前第一次吸烟的时候,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是跟着荒野佣兵第一次出任务也是最后一次

    浮生若梦,世事难料

    谁又会想到会有今天呢?

    云鹰兜一大圈才现,荒野自由的颓废,或许更适合他

    金白好奇地问“你以后打算做什么?总不可能一直帮北辰大人做事吧”

    云鹰把烟缓缓地吐出来,漆黑眼睛里泛起迷茫,不过随后就恢复正常“老头子多少帮过我,我帮他做一两次事情也是应该的,还过人情以后,我可能就在沙洲营住下来吧天云城那种地方,繁华是繁华的了,不过每个人就像吃错药一样不正常,你也知道我的性格,融不进去的”

    金白缓缓点点头

    地狱谷出来以后,云鹰就被带回天云城总帅府被任命为神鹰调查使,北辰天直接给安排一项机密任务,正是调查审判教会自称的红一教大主教身份的任务

    总帅说,这是城主大人都非常关注的重要任务,如果云鹰能够完成,那么必然会得到重大封赏对云鹰来说,封赏不封赏,现在已经无所谓了,他离开地狱谷以后,其实力就算在荒野也能混得不错,所以没有必要呆在神域里了

    这三年在地狱谷里见识的事情太多

    云鹰可以面对残忍嗜杀的扫荡者,也可以面对强大凶暴的变异兽,但是没有信心应付天云城里那帮高深莫测的阴谋家,更有信心面对高高在上的圣殿,在神域爬得越高未来就可能摔得越惨,他对权势地位荣誉毫无兴趣

    未来就算不回茫茫荒野,也不会呆在天云城里,或许会在边缘之地生活,又或者找个神域的小城隐居不过总帅确实对云鹰有恩,云鹰于情于理还是要帮忙做一两次事,当该还的都还清了就会离开

    现在的云鹰,别的不敢说

    最起码在逃跑方面,他有着绝对自信

    云鹰想躲起来的话,没有人能把他找出来

    这个调查任务是在边缘之地进行,这正合他心意,山高皇帝远的,云鹰在这里坐什么,神域里的人管得着么?总帅大人允许调派神鹰特种兵团的精锐,但是云鹰对这支部队的人一个都没有用,只要了一个人,就是同样地狱谷出身,又背负重犯身份的金白

    金白曾经杀过一位神官,所以同样在天云神域里呆不下去,此举刚好能将他从里面拽出来云鹰跟金白也算朝夕相处三年,这个家伙除了不太稳定经常释放黑暗人格外,其他方面不管是实力还是为人都是靠得住的

    昔日地狱谷军团的成员,战龙被家族高度器重,所以出来以后,年纪轻轻提拔为长城军团的副军团长,黎小猫加入了影子部队变成这支神秘部队的高级成员,灵月云回去以后被空降到猎魔师部队任职,现在管理一支猎魔人小队,让灵月家族地位大涨,那个死胖子的目的达到了,估计睡觉都要笑出声吧

    其他人各自回到家族,要么高升重用,担任重要职位稳固家族,要么当成秘密武器,全部藏了起来继续培养地狱谷三年训练不是白训的从这里面走出来的人,哪个不被打造成顶尖兵器?

    三年朝夕相处大家多少是有感情的,只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以后能不能再见面就难说了,而即使再见面,各有身份立场,是敌是友也不熬说

    反正唯一能跟云鹰同路的,反倒是这个金白了

    现实真是叫人唏嘘不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