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章 重逢

《陨神记》 第四章 重逢

    “来,喝一杯!”

    两个人重重碰杯

    云鹰端起满杯的麦酒一饮而尽,他擦了擦嘴巴,将酒杯放在桌上,陪酒女一边谄媚夸着大人好酒量,一边非常自觉的拿起酒瓶给两人满上

    云鹰稍微沾点酒就会出现熏醉迹象,不过跟云鹰喝过酒的人都会有深刻印象,这只是骗人的假象罢了,想要把云鹰灌醉比搬山卸岭难度还大,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我们的任务期限长达半年之久,所以来到沙洲营以后有的是时间”云鹰又举起酒杯“这任务的事情根本不用急,杂货店必须要尽快开起来,赚到大钱才是眼前最要紧的事情”

    金白喝光一杯酒,脸也微微潮红,在酒精刺激之下,让他松开很多戒备,身边陪酒女身上香水味也没有刚刚这样让人觉得讨厌了事实证明,人果然是适应能力很强的生物,只要在荒野里生活一段时间,别说是金白就算是银月还不一样适应?

    “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废话,当然是还债,这笔债你也有份,所以休想逃!”

    云鹰会选择在沙洲营开店当然是有原因的,除本身比较喜欢沙洲营未来不排除在这里定居这个额原因外,最重要的是云鹰现在需要大笔大笔钱去还债,他欠北辰大小姐多达三四万金币

    这是什么概念?

    猎魔师公会的竞宝拍卖会上面,购买一件完整性极高的神器,也就在一千金币左右这笔钱大到足以让天云城任何一个小家族砸锅卖铁都拿不出来,哪怕对灵月家族这种大富大贵之家,也是一笔相当沉重的负担

    现在每天都在利滚利,犹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谁知道将来会不会滚成十几万?

    幸亏北辰曦出关以后就被派到其他地方执行任务,云鹰出地狱谷刚好没有遇到她,否则很难想象她提着大地使者,满世界追着向云鹰讨债的样子有多么可怕这笔巨债不是云鹰一个人的,金白也有分,而且占相当不少

    地狱谷三年时间里,云鹰受刑次数本就不多,而以云鹰体质以及恢复能力,即使挨打也完全可以自己挺过来,绝大多数疗伤药物都被金白用掉了其他人背后都有家族举族鼎力支持,金白是一个背叛冬归雪的叛徒,他哪有这些资源支持啊?三年里吃喝好不都是欠云鹰的?所以休想逃掉

    金白一个头两个大“以你的本事还债还不容易吗?直接偷几件稀世珍宝不就行了”

    现在店铺是已经开起来了,只是商品种类却不多,除荒野人倒卖来的零零碎碎外,绝大多数物品是神域里面带出来的,比如崭新的多功能士兵剑,比如精良的猎魔师盔甲、甚至有几把驱魔弓驱魔棍,各种疗伤药品之类的东西,云鹰离开神域时顺手牵羊带来不少东西

    云鹰偷窃本事倒是天云城一绝

    “我倒是想偷几件稀世珍宝,可问题是哪里有又该上那里偷?这些烫手东西又该怎么脱手?我可不想被神域通缉追杀”云鹰翻了翻白眼,“一个地方作案太多很容易出事的,所以就老老实实赚钱吧今天别说这些让人郁闷的事情,继续喝!”

    云鹰目光环视四周,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一个陪酒女眼明心快问“大人是在找熟人么?”

    云鹰现在非常纳闷,为什么没看见那个丫头呢,他灵机一动,掏出几枚金币,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几个陪酒女都被晃得眼睛直,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出手这么阔绰的人,这家伙身上就没有铜币银币吗?每次一拿出来就是金币,他知不知道就这一枚金币,足够在边缘之地找十几条大汉为他卖命,足够找十几个姿色上乘的女人陪他夜夜笙歌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云鹰笑眯眯的说“我问问题,你们回答,谁能答得又快又好,我就奖励她一个金币,你们谁想玩?”

    “我我我!”

    几个陪酒女争先恐后

    金白纳闷他又像干什么

    云鹰点点头说“好了,告诉我,你们穿什么颜色内裤?”

    噗!

    金白一口酒喷出来

    这个家伙真是没有底线了吗?

    这在荒野算是很小清新的事情了,只是对金白来说还是无法接受

    几个陪酒女争先恐后回答,其一个干脆直接脱下来,以证明自己说的话云鹰非常爽快,果然给了她一枚金币

    “不错,不错”云鹰又接着问“你们店里是不是有一个叫莎的女孩?”

    “有有有!”一个水蛇腰女人连忙说“她全名叫露莎,不过她跟我们不一样,因为是老板蝰蛇的养女,所以是不接客人也不陪酒的,只负责在柜台那边给客人调酒”

    云鹰丢一个金币给她“你们老板对她很照顾吗?”

    另一个大胸女人连忙回答“岂止是好,完全当成养女呢,老板在沙洲营很低调,但是真正在沙洲营混的,谁不要卖他一个面子?那个神域来的监察长,绰号海爷的胖子都不敢来这里砸场!”

    云鹰非常满意

    蝰蛇还算讲信用

    若让云鹰知道蝰蛇对阿莎不好,他非得给他点颜色瞧瞧不可,虽然蝰蛇深不可测,但是云鹰手段也不简单,最起码如果云鹰想要动手,蝰蛇密室里收藏品一件都别想幸免,既然没有怠慢,这次就放过他了

    “好,你们继续玩,我突然想拉屎了”云鹰言辞丝毫不雅致,站起来前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你们好好伺候对面这位金大爷,他是个老处男,谁要是能帮他破了处,我给十个金币”

    “你……”

    金白再次被云鹰呛着,一个个陪酒女眼睛里都冒出绿光,犹如饿狼看见肥美的鲜肉一样

    云鹰作为始作俑者,不道德大笑几声,抛一个眼神示意他加油,自顾自哼着小曲走开了当然不是去拉屎,而是绕到酒吧的吧台位置,他偷偷向铁吧台里瞥几眼,三年前来到酒吧时,站在里面的应该是那个穿着黑色大风衣的深沉男子,此时此刻却是一个看起来清瘦秀丽的女孩站在其

    女孩一袭洁白的衣裙,天生卷曲长劈在肩头,没有化妆,没涂香水,这点与酒馆里到处都是的陪酒女形成鲜明对比她长得非常漂亮,但是谈不上绝美,却有一种耐看的感觉,天生较弱的气质像是一朵容易受伤的花,让人忍不住就产生要保护的念头

    云鹰难得挂起一丝温馨的微笑

    荒野里生活十几年,老头子、狡狐、疯狗、丽,绝大多数身影来了又走,算得上朋友的人都死了,而神秘的螳螂、尊贵的血腥女王,他们都有着不简单来历,与云鹰注定是有隔阂的,现在也不知身在何方

    所以蓦然回,荒野记忆随风飘去,只剩这个不算绝色的女孩一个故人

    此刻露莎以非常熟练手法调好两杯酒送到吧台,不过就在她准备把手缩回去的时候,却忽然被一只粗糙的大手给揪住了

    是几个没见过的生面孔

    每个人都是满脸横肉且挂着淫秽的笑容,他们与女孩间顿时生一些拉扯和争执,几个丑陋大汉一看就是新来的,大概是吃惯普通荤腥,所以想尝尝鲜果滋味,而几个人显然已经喝得半醉,所以认知能力出现很大的问题,否则不会现不了,其他酒客都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这几个新来的

    如果这个女人真能吃的话,哪里还轮得到他们?

    这个女人自从三年前来到这里以后,不晓得多少人打过她主意,最后的下场往往都非常凄惨,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再敢抱有这种念头了,所以大家都是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

    一个大汉伸手想向女孩坚挺胸脯摸过去

    谁料,旁边冷不丁伸出一只手,握住手腕轻轻一折,只听见咔嚓一声断裂脆响,轻描淡写的态度就像折断一截枯枝,直接将这个人手腕折成反方向直角,然后一个巴掌将面颊骨拍的粉碎,直接倒在地上失去意识

    其他两个大汉脸色大变

    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子是什么来历,可是看对方好像玩一样就制服自己同伴,他就知道肯定是遇到前所未见的狠角色了,所以连想都没想就要逃跑青年随手抛出两根筷子,筷子就像子弹般穿过两个人后背,最后钉在柱子上

    哪里是筷子?

    简直不逊色飞针了!

    云鹰解决掉三个碍手碍脚家伙,就像拍死三只苍蝇一样轻描淡写

    这个时候就酒馆里的打手匆匆刚来,当看见躺在地上的三个人时,他们都以为是打架闹事,在酒馆里打架杀人是绝对不允许的这几个人都露出恼怒之色,正准备围上来的时候

    “住手!”露莎盯着云鹰的脸,她陷入恍惚和呆滞,这样足足过了三四秒,这才慢慢的说“云……云鹰大哥?”

    云鹰微微勾勾嘴角“亏你还能认得我?”

    露莎眼泪顿时就流出来“你变化好大”

    云鹰点点头,他伸出手,摸了摸女孩头,犹如哥哥抚摸妹妹,目光没有丝毫邪念,画面充满温情,他的声音变得温吞而低沉“人总是会变得,你不也是么?你现在可比以前好看多了,最近几年过的还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