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章 史前武器

《陨神记》 第五章 史前武器

    三个闹事者被抬走了?

    这种无名小卒被剁碎喂狗也不会有人管的,云鹰坐在铁板和铆钉铸造的铁吧台上,与露莎聊起了往事

    云鹰从灯塔营地里带出露莎以后,两人相互扶持在荒野里走了近一个月,最终共同来到这边缘之地,这样的经历里产生一种类似兄妹的情感对露莎而言,云鹰在最困难无助时候拉了她一把,让她感到非常感激和感动而对云鹰来说,他从来就没有亲人,更不知道亲情是什么滋味,阿莎这个荒野里难得的纯洁女孩出现,让他稍微弥补这种缺憾,所以云鹰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

    露莎觉得一切就像在做梦

    三年多时,云鹰哥哥渺无音信,谁知会这样突然的出现在眼前?她这几年的时间里无时无刻不在挂念这个倔强而又带着善良本质的荒野少年,现在云鹰就这样出现在眼前,只是再看不见当年稚气他更像一个长度跋涉以后卸掉重物的旅人,看起来轻松又豁达,熟悉带着一点陌生,三年多时间里到底经历过什么呢?

    “一言难尽啊!”

    云鹰不晓得该从哪里说起,他端起一杯鸡尾酒,全部一饮而尽

    露莎压低声音说“流离风哥哥跟我说过一点天云城里生的事情”

    云鹰闻言非常吃惊“你见过流离风?”

    露莎点点头说“流离风哥哥这些年来看过我好几次,不过他总是来去匆匆,好像很忙碌的样子,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

    云鹰脑海渐渐浮现出一个随和少年的身影

    若非露莎在这里提到他,几乎都快忘记这个名字了

    流离风果然在地下通道里活下来了吗?当年生的事情对他打击肯定很大,估计他也是历经艰辛才挺下来的,只是失去合法身份以后,他到底是怎么在天云神域生活的?从露莎口气来看,流离风出入神域不止一次,想要翻越长城军团住手的神域长城,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露莎低落的说“流离风哥哥也变化很大呢”

    “很正常”云鹰摇了摇空酒杯里残余的一点液体,微醺脸上带着点儿迷离,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当你幻想勾画着一个未来,向一个方向坚定的道路前进时,最终却被人冷不防推进一个陌生的弯道生活可不就是这样嘛,它总是会把我们改变成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样子”

    露莎看着云鹰眼神充满温柔

    她只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女孩,不过却是这个时代最幸运的女孩

    她没有强大的力量,也没有过人的头脑,本是不可能活下去的,但是非常好运的连续遇到好几个贵人第一个是她第一任养父大铜牙,这个被驱逐的神域老兵照顾她到十三岁,接着遇到云鹰将她从恶劣荒野地带带到相对安全的边缘,最后又被蝰蛇收养成为养女,若非如此她又怎么能活到现在?

    露莎没有什么志向和愿望,她对这个世界施加在身上的东西,从来都保持着一种逆来顺受的态度她只是希望自己在乎的人,能够永远的平平安安

    正如云鹰哥哥所说一样,生活和命运总是猝不及防

    露莎不想他这样强悍,所以抵挡不住任何一次冲击,她所能做的事情,仅仅是竭尽所能的去珍惜并且满足

    “我听说有人替露莎出头,没有想到会是你”

    云鹰正在与露莎聊天的时候,从背后传来一个低沉有磁性的声音,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过来,他依然是寸短的头,刚毅而又略显平庸的脸庞,披着一件黑色大皮风衣

    蝰蛇,三年了,没有一丁点变化,简直连一根头都没变过

    云鹰对实力深不可测来路神秘的酒吧老板举举杯“多谢你照顾阿莎”

    “露莎是个好女孩,我也很喜欢她的”蝰蛇石雕般线条坚硬的脸上露出一个蛋蛋的笑意,他上下打量云鹰好几眼,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有没有时间,私下聊两句呢?”

    “你总是这么神神秘秘”

    云鹰跟阿莎做一个手势,他跟着蝰蛇走进密室

    这个收藏室是三年前来过的那间,其东西好像比三年前更丰富,云鹰走在里面最起码现**处神器的波动,他满脑子就一个念头,如果将这些东西给偷出去,那么到底可以抵多少钱呢?恐怕绝对不会是一个小数字吧

    这种念头也就放在心里想想而已

    “三年没有出现,你应该已经在神域站住脚才对,为什么忽然来到沙洲营?”蝰蛇从酒柜里取出一瓶酒,给云鹰倒满一杯“是不是有特别的任务呢?”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在荒野里尚有点能量,只要出得起价钱要什么线索或情报,我应该都能提供给你,看在你和露莎关系上,我可以给你友情价”

    云鹰心微微一动

    蝰蛇能量确实很强,他要是帮忙做事,绝对比山海峰有力得多,如果从蝰蛇这里弄些有关红一的情报,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不过就在云鹰刚刚有些意动的时候,一种敏锐而又微妙的感觉阻止他这么做,因为他根本看不透眼前的蝰蛇,云鹰虽然不是什么聪明绝顶的人,但是好歹知道谨慎两个字怎么写,一个连根底都没摸清楚的家伙,又怎么能放心把这种事情告诉他?

    “得了吧,哪有什么任务,我是神域混不下去就里沙洲营了,看看有没有财的机会,蝰蛇老哥路子广,不如给老弟介绍介绍?”云鹰目光环视周围的收藏品“老哥的财产真是叫人羡嫉啊”

    “你很缺钱?”

    “当然!”

    “那我倒是有一个能大财的机会,就看你有没有兴趣和胆子去做了”

    “你该不会又像坑我吧?”云鹰端起酒杯晃了晃却没有喝“上次我可差点就被你害惨了”

    蝰蛇摇摇头“不一样,你能完成这个任务,你在天云城那边能立大功虽然我不知道你来沙洲营到底为什么,但我想任何任务也比不上这个有价值”

    “哦?是什么任务这么金贵!”

    “剿灭暗核会!”

    “呵呵,老哥真爱开玩笑”

    “你记得三年前帮我偷过来的那张图吗?”蝰蛇表情非常认证“我已经成功破解了,这张图不是别的,正是通往暗核会总部的地图只是暗核会把手太严密了,我几次企图派人渗透进其,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现在想来想去,你或许能完成这种任务”

    “那我就更想不明白了”云鹰不会轻易相信眼前的家伙,他三年前就觉得蝰蛇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任务,现在三年时间过去了,云鹰已经今非昔比,但这种感觉却并没有减弱多少,跟这样毒蛇一样的人打交道是非常危险的,一不留神可能就会落入致命陷阱里“你找到了暗核会总部把情报送到天云城就是,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干嘛这么大费周章,甚至愿意把大功拱手相让?”

    “我对神域里获得的地位没有兴趣,但是暗核会里有一样东西,我倒是很感兴趣”蝰蛇微微停顿一下“如果你能帮我将那件东西给偷出来,这个房间里的东西全部归你也无妨”

    云鹰精神微振“是什么?”

    “一件史前武器”蝰蛇补充说“我从古籍里找到相关记载,那是一件能瞬间将一座城市磨平的武器,哪怕神魔在他面前也不得不退避,但好像只能够使用一次我想知道传闻是不是真的,真有这件武器存在,我想搞到手”

    云鹰不以为然,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武器?史前明有这种武器还会被毁灭?暗核会有这样的史前武器还会被压迫成这样?这么多年暗核会会被打得不够惨,就没想过把天云城夷为平地?

    “我不管什么史前武器的,我对暗核会任务毫无兴趣,这种事情我做不了,劝你还是另找别人吧”云鹰拿起酒杯将酒一饮而尽,“谢谢老板的酒,我还有点事,先告辞了”

    蝰蛇遗憾的摇摇头“希望你好好想想”

    云鹰对此好像根本不感兴趣,也没有等蝰蛇打开密室的门,而是直接一头撞在墙壁上,整个人轻松穿过去,从另一头走出来

    蝰蛇看见这一幕,双眼闪过一丝异色

    云鹰在酒馆里和露莎蝰蛇一起吃了顿晚餐才离开

    当露莎望着云鹰渐渐远去身影,她的目光明亮,双手十指相扣“云鹰大哥好像也要在沙洲营住下来了呢?真好!”

    “露莎,你相信我吗?”

    “为什么这么说?露莎当然相信养父”

    “那么你是信我多一点呢,还是信云鹰多一点呢?”

    “这个……”

    露莎没想到蝰蛇会问这么个问题,无论是云鹰还是蝰蛇都是露莎生命不可缺少的人,露莎与云鹰相处的时间比较短,可云鹰身上虽然有秘密,但是却是一个非常透彻的人,能够让人产生强烈信任和亲近

    如果说云鹰是一池清潭

    那么蝰蛇就是一条江河

    露莎能感觉到,自己养父恐怕有很深的背景秘密,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究竟是来自荒野,还是来自神域?越是神秘越是危险,可与蝰蛇相处已经三年多了,她能感觉到蝰蛇是真的已经把她当成女儿看待了

    两个人都这么重要,都是值得信任的

    “这个问题不回答也没关系”蝰蛇摸了摸娜莎的头,石像面具般的脸上难得露出一缕温和,“这些年相处下来,你应该知道的,我是真把你当成女儿看待所以有些话你不一定喜欢,从父亲角度来讲,我却不得不说”

    “您想说什么?”露莎满脸疑惑

    “露莎,我有一种不太好预感,你最好不要和云鹰走得太近,否则一旦被卷入进某些事情里就不好了”

    某些事情?

    能会是什么事情?

    “比如说,如果有一天,我和云鹰之间,只能剩下一个,你会选谁呢?”蝰蛇看着养女睁大的眼睛,他又摇摇头“不过就像刚刚那个问题一样,您可以不用给出答案,心里有数就好你很幸运,无论是云鹰还是我,都是真心关心你,不会让别人欺负你但你可以弱小却必须坚强,因为你生活在一个残酷的世界里”

    露莎愣愣望着天空

    云鹰大哥、蝰蛇养父,二选一会选择谁?根本无法给出答案,怎么可能会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