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一章 吞鱼城

《陨神记》 第十一章 吞鱼城

    整个沙洲营都被骷髅天使这场恐怖的血腥事件震惊,金白算是狠狠地刷一次脸,瞬间就在沙洲营出了名,再没有人敢轻易对杂货店下手,不过这种事情多少引云鹰的不满

    这些家伙死有余辜没什么值得可怜的,可就不会把人给老子摆远点?五个挣扎的骷髅像块招牌一样摆在店门口,这下子好了,本就没生意,大家都害怕的不敢上门了,如果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亲自出手呢

    这事郁闷的不仅仅是云鹰

    沙洲营监察长山海峰同样郁闷不已,他的职责是监察沙洲营生一切事情并且上报,虽然说沙洲营杀人不犯法,但是杂货店出现以后,这已经让监察部队的威望大打折扣,现在又出现这种恶劣的事情,现场除几个不成人形的骷髅外,更像被打碎积木般散落着十几具切割的支离破碎的尸块这多半是时间有限只能完成五个作品,所以其他人就被干脆利落的解决掉了,但是这种杀戮手法同样极其残忍极其过分

    难道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山海峰总不能跳出来逮捕金白吧?

    这一方面是金白根本没有违背任何法律,另一方面是山海峰不得不给云鹰面子金白是跟着云鹰出现在沙洲营,再从他这杀人手段来看,他很可能是一个有着诡异能力的猎魔师,山海峰无论如何也不能为几个边缘之地的人去找猎魔师的麻烦,可如果装作没有看见,这又让其他人怎么想?监察部队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这种事情可大可小

    山海峰思考对策该怎么掩盖过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调查工作有了一个突破,当拿到手下送过来的信息,满脸肥肉都抖动了起来“天助我也!来人!”

    “老大有什么吩咐?”

    “你调集一百个弟兄,我们包围杂货店,以调查骷髅天使名义,进去找他们驯化”

    大家都面面相觑,山海峰几天前刚刚出过死命令,他要求所有人不得已任何理由找杂货店麻烦,今天怎么就大张旗鼓要去包围呢?不过这些士兵基本都不知道云鹰的真面目,本来就对这样一个嚣张新人感到颇为不满,山海峰这种做法也算为检察队伍长口气

    一百多个士兵迅把杂货店给围住了

    所有闲杂人等一律清除出去

    山海峰把其他人都留在外面,只带几个心腹军官走进其,当走进里面看见云鹰以后,山海峰板着的脸顿时重新出现谄媚的笑“卑职有所冒犯,请大人谅解,外面已经对审判教会进行一番调查并且有些收获”

    山海峰大张旗鼓纯粹是装模作样做给其他人看,无非是找个借口进杂货铺汇报工作情况罢了这样一来既不输面子,还能将情报送达,猎魔师大人得到情报以后不会为这种小事而怪罪,所以真可谓是一举多得了

    云鹰微微一怔道“这么快就有线索了?到底靠不靠谱”

    “千真万确,我们经过调查,审判教会人数不多,虽然传播教义四处布道,但是很少吸纳信徒,教士总数在二百个左右”

    云鹰皱皱眉,这种消息,随便找个人都能探听,还需要这胖子出马?

    不过他说接下来这句话;“我打听到一个最新消息,审判教会会在最近几日到一个叫做吞鱼城的地方进行布道并且举行仪式,说不定红一本人会到场,要不要我们过去调查一下”

    云鹰皱起眉头说“吞鱼城?是什么城市”

    他忽然想起来了,纱木旻要去的地方,不就是这吞鱼城么?这天底下真有这么巧的事情么!

    “这个吞鱼城具体位置不太清楚,卑职只知吞鱼城在北荒地区”

    北荒并非一个地名,而是类似神域这样,是一个区域的名字

    所谓北荒顾名思义是天云神域以北的荒野,而云鹰以前生活地方是南荒南荒和北荒虽说都是荒野,但是不同荒野环境是截然不同的,北荒拥有数量众多的荒野聚居地,其一些规模特别大的,足足比沙洲营还要大几倍

    这座吞鱼城以城为名,它想必规模小不到哪里去,估计就是地处北荒的一个大型聚居地北荒类似的大型聚居地数量很多,但是普遍混乱而且野蛮,充斥着大量部族和统治,他们常年互相残杀,饲养人类为牲畜,大部分地区都有吃人肉喝人血的习惯,纯粹就是一群披着人皮的野蛮怪物活跃之地

    北荒的各种凶兽变异兽没有南荒多,可野兽就算是实力再强,也远远比不上人心危险,北荒危险层度是要远远过南荒的

    云鹰对胖子做事做一半表示不满“你连那个什么狗屁吞鱼城在哪里都不知道,也好意思来向我汇报?莫非是在敷衍老子!”

    “请大人赎罪,不是卑职办事不利,北荒的荒野人和变异人相当活跃,为逃避神域军队的打击,他们的聚居地非但隐秘而且经常活动,就拿这吞鱼城来说,一年可能要变化好几个位置,这一时间还无法分辨具体的地点”山海峰说到这里就住嘴,这种开脱的话点到为止,否则就起反效果了,接着又信誓旦旦许诺说“大人不用担心,卑职会全力调查,或上报情报部门索要情报,只要给我几天时间必能找到这个地方”

    云鹰脑子略加思索就说“算了,你们异地调查太容易惹人注意,这个什么吞鱼城我会想办法找到的,你就不用关心了,继续调查其他线索,还是那句话,注意隐藏身份”

    “是,大人!”

    山海峰人粗心不粗,没问云鹰打算怎么找,别人是高高在上的猎魔师,背后又有天云城总帅北辰天,难道连这点情报都打听不到吗?山海峰在杂货店里待一阵子,装模作样一番,让手下清理周围尸体,贴出告示报告这件事的调查结果,最后收队离开了

    金白拿线在刺画,对这些事并不太上心,一边看着渐渐完成作品,一边漫不经心的说“你去还是我去?”

    “你虽然不弱但是没有荒野经验,何况现在的情况并不明朗,就好好留在沙洲营刺你的画去吧毕竟论逃跑保命手段你可比我差远了,这次我要亲自看看红一是个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居然值得北辰天那老家伙对付他”

    “也好”

    金白倒是没就此事争论,他本来就对这种事情不怎么上心,谁知道这个教会的大主教是什么实力又有什么能力?金白主要擅长是制作陷阱,论战斗、侦察、逃跑各个方面,云鹰都是很强力的,几个金白加起来都没有一个云鹰厉害

    云鹰走到楼上推开一间房门,只见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一个纤细孱弱的女孩坐在角落里两手抱着晶莹白玉般的小腿,正在低声抽泣瑟瑟抖,当听到推门的声音,她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一下,抬起一双兔子般红红的眼睛,两眼充满惊惧和恐惧

    云鹰就靠在门边“纱木旻小姐,你这样胆小的人,怎么也可以闯荡荒野?我不妨告诉你,你所看见的这一点点小场面根本不算什么,荒野里面的阴暗与恐怖乎你的想象”

    纱木旻擦一把眼泪和鼻涕,“你们都是坏人都是恶魔,我要回家,我回家……”

    这涉世未深纯洁的犹如一块玉璧的少女显然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此时此刻把头埋进膝盖里呜呜哭起来,她早就听部族里的人说外面世界很危险,可当她遭遇到这一切时,还是无法接受

    云鹰立刻说“你住在哪里,我可以送你回去”

    纱木旻愤怒抓起一件东西就丢过去“你是坏人,休想骗我,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告诉你的!”

    云鹰随手借助盘子,突然跨步走了进去,纱木旻看到这个越来越近的青年,她忽然感觉到强烈的恐惧,不由自主的靠着墙站直身体,左右都没有可以躲避空间,她只觉得一股莫大压力在迅笼罩过来,让她遍体僵直几乎无法动弹

    “真香!”

    云鹰靠近纱木旻时轻轻一嗅,这个少女天生就携带着异香,几乎不逊色芬芳的鲜花,这是在其他人身上都没有见过的,从她略微尖长耳朵来看,她的身体应该是有轻微变异的,难道说体内进化出类似麝香的组织吗?纱木旻被吓得脸色煞白

    “你不用这么害怕,其实我真的不坏”云鹰轻轻一挥手盘子旋转着落到桌上,“我刚刚想了想,我接受你提出的任务,我们去吞鱼城”

    纱木旻一颗心本来已经绝望

    当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时有地狱飞到天堂的感觉,甚至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应该有去吞鱼城的路线吧”

    纱木旻愣了好半晌,她本来已经陷入绝望,现在突然又燃起一丝希望,天真有天真的好处,所以并不怀疑云鹰另有所图至于吞鱼城的位置当然是有的,纱木旻会绕道沙洲营,纯粹是遇到意外跟部族人走散迷失方向才会来到这里,她本来就是要去吞鱼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