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六章 荒野生荒野死

《陨神记》 第十六章 荒野生荒野死

    云鹰不会再逃了

    荒野其实并不在野外

    神域又何尝不是另一个荒野?只不过多出一些粉饰而已

    现在的云鹰已经拥有足够的力量,所以相比束手束脚的神域,反倒是更喜欢荒野的自由了,看不顺眼就杀,惹恼自己就砍,力破万愁,痛痛快快,随心所欲,这样才叫活着!

    灰狐沙狼一群人已经准备开始攻击,他们都没有现,红眼罩却乘乱逃走,几个大汉举起枪对准了云鹰就扣动扳机

    这是荒野里手工自制的手动枪械,射非常慢,需要手动上膛,但是威力不弱,几支枪在这种距离同时开火,还是非常有杀伤力,哪怕是头野猪也能打伤

    云鹰瞳孔微微收缩的瞳孔里,隐隐约约有猩红痕迹,犹如黑夜里亮起鬼火,几颗子弹射出来轨迹一刹那被彻底洞察,凌波微波,身形闪烁,飘忽不定,他看起来非常从容的走着,可身影却一瞬一个位置,子弹没有一个击身体

    灰狐见此瞳孔骤然收缩,露出骇然的表情“该死的,他不只是个射手,快点一起上!”

    云鹰拔出腰间一把匕,划弧掠空,刀锋凌冽

    当!

    一粒子弹被切开了

    这些人都目瞪口呆

    这么近距离随手拔匕切子弹?

    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随手一抬,匕脱手,化作寒芒,这个持枪大汉胸口被寒芒直接贯穿,匕穿过其胸口以后,又狠狠的钉在第二个人胸口,这个人被一抛贯体匕的余力被打得飞起来

    灰狐须皆张凄厉嘶吼,终于意识到对手是多么恐怖“全给我杀!”

    这些荒野里生存的人,从就没有胆小怕死之辈,云鹰从容躲设计,随手劈开子弹,光这份表现就足以让人明白这个人是多么恐怖一般凡是可以白刃挡子弹的人,无不是这个荒野里一流的高手,哪怕是队伍里战斗力最强的沙狼都做不到

    几支火力并不算强的枪械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杀死他的

    这种情况里想要对付这种人只能一拥而上

    以命搏命,乱刀挥砍!

    灰狐尽管战斗力不强,这种情况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高声嘶吼间从腰处拔出一把短剑,只是喊话声音都尚且没有落下,腰间短剑也只是拔出一半而已,他的瞳孔就猛然收缩,两个前面两个壮汉身体被一抹刀芒分开

    一抹凌厉的乌黑刀芒,撕裂虚空,瞬息而至,长驱直入,倒映在瞳孔之上,这是灰狐这辈子最后所看到的画面,他甚至无暇回顾自己的一生,也没有时间回忆被自己折磨致死的那个年仅十五岁的城主女儿

    乌金长刀释放出刀芒劈在脑袋上

    整个人就像纸片般被薄薄刀刃切成两半

    从头盖骨到胯下,全部都被分开了,几乎没有一点阻力,也没有出一点声音,犹如切开的是一块柔软的奶油蛋糕

    四面方都是被劈开的残尸,鲜血迸射,血珠扑面,云鹰却有足够洞察力,分辨每一滴血溅射位置,有足够从容的时间从间穿梭,让自己没有沾到一点血迹

    他的灰色斗篷扬起

    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这些人一个接一个身上炸出血雾,犹如鬼魅出没一人一刀,每秒钟不少于一具**被劈开,这哪里是在砍人,切菜也没有这么容易这些荒野人的实力最多只能算还不错,哪怕比起普通神域士兵都差的太远了

    云鹰是什么人?他是从地狱谷经过三年特训的战士!

    地狱谷里最普通士兵都是百战精英,每一个都是经历过无数厮杀以后活下来的老兵更何况云鹰本事还是一个猎魔师,他的乌金长刀所释放出来的刀芒,不要说是人体,就算是钢铁也能切开,而且切面光滑如镜,看不到一丝阻碍

    沙狼还没来得及动手,灰狐就眼睁睁死在眼前,当意识到自己惹到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时,这些辛辛苦苦聚集起来的人,现在已经死了整整一半了

    这是沙狼以后加入莽夫团组建自己队伍的初期资本啊

    现在一个个却都这样的被对方随手碾压了

    红眼罩都已经跑得没影了

    沙狼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妙,虽然他反应已经很快了,但是显然还是不够的,近三十个人已经被杀的所剩无几,等他生出逃跑念头的时候,十几米外第二个人的身体被劈开,这个人两半身体刚刚分开还在半空连血珠都没落地,乌金色刀芒就在沙狼眼前出现了

    沙狼爆出野兽在绝境低吼,猛地一个避让躲开攻击,刀芒却非常的灵活没有劈在地面,而是凌空出一个九十度的急转,再次向沙狼脑袋扫过去

    “啊!”

    第二刀把脸颊被削去一整块肉

    沙狼半边脸全都是血,他紧紧握着手里的剑,眦目欲裂,瞪着对方,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可实力却强大到这种地步

    他还没有开始闯荡荒野

    怎么可以死在这里?

    云鹰身体渐渐显露出来,他看着眼前的青年,从对方的眼睛里,他看到某些熟悉的东西,比如说烙印在骨子里的戾气,比如说某种执着坚定信念,这个跟他年纪不大的青年,从某些方面来讲跟云鹰确实很像

    “去死!”

    沙狼见云鹰现身,利剑连刺十几下,犹如一片雨幕覆盖过去,他能躲云鹰两刀就说明实力确实不弱,现在这一手更是凸显出不俗的能力,其甚至隐约快要掌握到真力的技巧了

    纱木旻惊呼一声捂住嘴巴

    她清楚看见十几道快剑,没有一剑出现偏差,全刺在云鹰身体的各个要害部位,每一剑都穿体而过了不过就在她担心的时候,出人意料的情况生了

    云鹰左手随便一抓

    少年手腕被扣住,轻轻的一扭,手臂被扭成麻花状,骨头咔咔断成好几截,手掌更是翻转过三百六十度,再握不住利剑掉在地上,锋利剑锋插进柔软沙地

    沙狼自知死期将至,他没有被剧痛击倒,只是出充满不甘的怒吼

    云鹰在他脑袋拍一巴掌双腿陷进地里,脑袋陷进胸腔里,浑身骨骼爆碎几十根,犹如一个古怪木桩,伫在满是风沙的环境

    荒野生

    荒野死

    生生死死,轮轮回回

    青年雄心勃勃开始闯荡之旅,可尚未踏出征服荒野的第一步,已经被荒野风沙给吞没,从此成为这个贫瘠空旷大地里无数无名枯骨的一具

    云鹰慢悠悠的走回来时,乌金刀锋一滴小小血珠流下,滴落在沙地上,被他砍死的人,几乎没有一具留有全尸,鲜血已经染红了大片的沙地,有些被腰斩的还没有死透,正在地上痛苦蠕动**,简直就是衣服地狱修罗场

    血腥味浓重,满地残尸碎块,纱木旻无可避免涌起一股恶心想吐的反胃感觉,她最不喜欢看到杀人,也最害怕看到这种血肉横飞画面,可这次却在心里暗暗叫了一句杀得好

    其他女人小孩纷纷趴在地上蜷缩一团

    荒野里弱者遇到这种事能做的就是像鸵鸟一样把自己埋起来

    纱木旻慌慌张张跑过来“你受伤了吗?”

    云鹰把长刀插回鞘里,露出一个坏坏笑容“这么关心我干什么?该不会看我相貌英俊而且又身手高强就爱上我了吧”

    “呸,鬼才喜欢你!”纱木旻脸皮薄,忍不住红一下,她仔细看几眼,确实没多出十几个窟窿,奇怪,明明刺了啊,不过没有在这个问题过于纠结,她立刻像小女孩告状一样气呼呼说“你还在这里胡说道,那个莽夫团的强盗逃走了,不去把他追回来么?”

    红眼罩正在黑暗里变成一个黑点

    他逃得倒是够快的

    云鹰目光远眺几秒却摇摇头“不用了”

    纱木旻想不明白“为什么啊?以你身手把他抓回来应该不难吧,他要是逃回去会报信的,到时候几百人马把我们包围,我看你怎么办?”

    红眼罩的实力确实不弱,荒野里算得上一把好手,针要打起来实力不比当初在黑旗营地的疯狗弱,云鹰已经不再是四年前的云鹰了,当时他眼里高不可攀的强者,现在在云鹰眼里也算不得什么

    这种实力最多比地狱谷老兵强一点

    云鹰在离开地狱谷时,他早就已经可以一对十了,正面战胜十个老兵了这还是寻常比试不下死手的情况之下,如果是生死相搏数量只会更多,所以红眼罩在他眼里也就算不了什么

    “我都不急你急个什么劲?”云鹰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笑容“放心吧,有人会帮我把他抓回来的”

    难道云鹰还有帮手潜伏在身边?

    纱木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金英俊温尔雅的青年,她顿时就吓出一声冷汗来,那个家伙虽然看起来礼礼貌貌斯斯,可是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啊纱木旻相比之下,反而觉得有些坏坏的云鹰更能让人信赖

    难道金恶魔也跟出来了吗?

    不可能啊,这一路都是开车的,人力不可能跟得上,所以不可能是金白,那么除了金白以外,还会有什么帮手藏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