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一章 莽夫城

《陨神记》 第二十一章 莽夫城

    荒野废墟无数多数没名,但莽夫城所在的废墟倒是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字——雷鸣废墟。

    雷鸣废墟会叫雷鸣废墟自然是有故事的,传闻在二十多年前,星光大师在这个地方对战过一个强劲的对手,有人说是一个魔族,有人说是一个强大变异怪物,也有人说是一整支荒野军团,总之这里爆发过一场大战。

    星光大师一举借天雷三千道,携大神威而至,一举轰下结束战斗。从此一战成名天下之,天云神域第一猎魔师的名头就是这么来的。从那以后星光大师就很少全力出手,猎魔师不像寻常武者,其力量并不会随年龄而衰弱,反而依然会不断的精进,如今已经接近六十岁的他,肯定是老而弥坚越来越强,至于到底有多强大已经无人得知。

    这个年代能逼得星光大师出手的存在已经不多了。有人说惜云星光大师要是生在神魔大战的年代,他说不定会成为一代伟大的传奇猎魔师。

    莽夫城在雷鸣废墟里的位置不固定,莽夫城早些年总共就一千多悍匪,即使加上掳掠来的奴隶女人,总共数量从来不会超过三千,因此就像游牧民族一样,他们把所有家当都放在马背牛背上,随时随刻,快速转移,非常的灵活。

    现在莽夫城跟几年前莽夫城不同,全城总人口已经超过万人了,除最近两年吸收其他成员以外,还有大量掠夺来的奴隶和女人,而随着人口数量越来越多,莽夫城已经不像以前一样灵活游动了。

    虽说如此莽夫城依然保持着风格,整个聚居地都是没有围墙的,哪怕连一点点简单的栅栏都没有,就这样裸的出现在空旷地区,其中饲养着数量惊人的荒野兽,从偏小型的荒野狼、荒野蜥蜴,到中大型的蛮牛、巨蜥,甚至还有几头堪比大象的巨兽,零零碎碎加起来恐怕有两三千头。

    莽夫城居住地点普遍都以兽皮帐篷为主。

    荒野里面这样大规模的营地以及大规模驯兽,其补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若非莽夫团以掠夺为生,恐怕早就因为生存资源紧缺而崩溃了吧。

    说这支势力虽然比不上老牌势力暗核会,但是论野蛮程度却远非暗核会可以媲美,当走进营地以后,除了赌博喝酒吃肉之类荒野聚居地非常常见的画面外,更充斥着粗鲁野蛮甚至血腥的画面,比如不听话的奴隶被处死剁碎,随便丢在外面喂狼,比如将人当成狗一样拴起来丢在门口,又或者当街抽打折磨战俘奴隶取乐,甚至能看到一个人骑着战马,直接将一个人活活拖死,周围的人则纷纷喝彩。

    莽夫城里的人打扮普遍充满强烈的荒野风,纹身、面具、铁头盔,义肢,这些装饰是非常普遍的,甚至还有好几个身高接近三米的丑陋食人魔在城里来回走动。

    这种变异人在荒野深处非常普遍,可在天云神域附近荒野地区,就属于比较稀罕的东西,这很有可能是黑煞已经把手伸到荒野深处,从很远地方招募来的超强战斗力。

    叮叮当当。

    几个光膀子大汉在露天地方烧火打铁。

    一群俘虏和女人被作为货币来交换商品。

    当三个陌生人走进莽夫城的时候,立刻引起一些人的侧目,三个人两女一男,男的戴着鬼脸面具,穿着不起眼的灰色斗篷走在前面,手里牵着一根绳子,而绳子绑着两个女人,犹如拉着两只宠物狗般走进犬牙交错的帐篷。

    “站住!”一个缺门牙扛着大刀的悍匪拦住去路,他用眼神打量这个人几眼说“从哪里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面具男子抬起头看他一眼,不卑不亢的回答说“我是荒野的,前来投奔莽夫团,两个女人是我给莽夫团老大献上的见面礼。”

    “就两个女人也太寒酸了吧,你以为我们莽夫团是这么好进的吗?到底是哪个没眼光的孙子推荐你来这里的!”这个缺门牙悍匪口气极大,草草扫两个女人一眼,只见其中一个女人满脸都是烧伤的疤痕,另外一个女人更是疑似满脸变异产生的肉芽肉瘤,简直能把人给看吐,“你看看你带来的都是什么货色,我们莽夫团可不缺几个歪瓜裂枣。”

    “这位老哥,你可不能光看脸啊,你看看这腿。”这个面具男见对方有些不高兴,他连忙掀起身边一个女人破烂粗布的长裙,露出一截好像筷子般笔挺的长腿,女人似乎很生气,立刻将裙摆放下来,还恶狠狠地等着他,面具男不管这女人怒目斜视,反而又在她又圆又翘屁股拍一下,“你瞧瞧这屁股,都是上等货色,荒野里的女人都是瘦不拉几的排骨,哪能跟这种比?现在这年头谁还看脸啊。”

    这个缺门牙悍匪被两人奇丑面庞吸引大部分注意,现在被他一说才留意到两个女人的身材,虽然穿得十分宽松,但果然前凸后翘,特别是直挺挺的胸脯,他几乎忍不住就要上去摸一把。

    “有点意思,倒是没看出来,这两个女人还蛮有料的吧。这样吧,你也别这么麻烦,直接孝敬给我。”缺门牙的悍匪一点不知客气为何物,“放心,不会白收你东西,今后在莽夫城里报我的名字,最起码在新人里面没有人敢欺负你。”

    两个女人脸色都微微一变。

    “这恐怕不太好吧。”

    “你在说什么?带女人不就是孝敬我们的吗,我要反倒不想给了,你不会别有用心吧!”缺门牙的悍匪露出威胁之色“你最好想清楚再说话,莽夫城对你们的规矩从来都是只许进不准出。”

    “老哥误会了,不是我不愿意给,而是这两个女人已经被一位老大预定了,那位老大叫独眼,戴着一个红眼罩的,你看这是他的信物。”

    “你早说是独眼的不就得了,操,浪费时间,快滚进去,自己找地方住,过几天自然会有人给你安排。”

    当走进这个地方,莽夫城人口渐渐多起来,而且有在极速扩张中,正在不断的招兵买马,所以有不认识的生面孔出现是很正常的,这三个人不是别人,正式云鹰在内的几人,云鹰带着千幻面具看不清脸,紫菱和纱木旻则都做了些伪装。

    不得不说紫菱在这方面显然早就轻车熟路,她给纱木旻和自己各准备一张人皮面具,现在看起来满脸疤痕歪瓜裂枣,所以从外形来看,倒不会轻易的露出破绽。

    莽夫城里多数都是奴隶,女奴数量稍多,男奴数量较少,毕竟女人比男人更容易控制,而且身材姿色上好的女人在荒野里是硬通货,随时可以到各个聚居地的黒市脱手换取钱财,后者主要是一些长相清秀的少男,或者是一些有技术的专业人才。

    这些悍匪眼里,奴隶数量的多寡,就代表实力、能力、财富的高低。人要吃喝拉撒,养人成本很高,所以养的奴隶越多越能彰显能力,所以有很多悍匪收入明明不够养大量奴隶,却仍然硬着头皮去跟别人比数量。

    奴隶过得战战兢兢,因为毫无地位可言。

    他们不仅仅要害怕主人,走外面时时刻刻都要小心,因为被谁掳了去或者一刀杀了,也只能自认倒霉,因为在莽夫城奴隶太卑贱。另外奴隶生存斗争不仅仅来自外部,更来自内部,每次主人狩猎都可能带回来新的奴隶。

    一个悍匪能提供生活资源总共也就这么点。

    所能养活的人数总是有限,那该怎么办呢?

    一般没有什么用或者玩腻的旧奴隶,运气好可以转给其他人继续苟活一阵子,如果运气不好就是直接被杀掉做野兽饲料,悍匪对这些奴隶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

    求生是生物本能。

    卑贱如奴隶也是如此。

    人们为能活着,自然想尽办法,也使劲浑身解数,除了讨主人欢心外,就是尽可能让自己变得有用,比如帮助饲养战兽,帮助保养武器,女人则想出各种花样把主人服侍舒服,甚至私底跟其他条件好些的奴隶进行交易换取资源、至于有一技之长的可以自给自足,或者是协助主人在莽夫城做起小买卖。

    这就是这个荒野之城的气象。

    满目犬牙交错的帐篷,到处都是兽栏并且关着驯化过的野兽,悍匪经常三五成群赌博喝酒吃肉,奴隶则一个个面黄肌瘦在旁边服侍着。

    “你们是新来的吗?”一个身材普通满脸苦色的妇女走过来“要不要帐篷,很便宜的,可暂住一段时间,最近来投奔的人很多,你们可能要等好一阵子。”

    这帐篷是妇女平时捡骨头以及破布兽皮攒到一定数量以后,一块块拼接缝补做起来的,虽然看起来破破烂烂,但是无疑耗费巨大的心血,住一天仅仅只要一块干粮,云鹰没有干粮,也不太方便拿钱给他,就掏出一把匕首送给他。

    妇女把匕首检验一番,非常惊讶的说“神域货?”

    云鹰对一个奴隶有这么好眼里也很惊讶“你一眼就能认出神域东西,看来你不简单啊。”

    “我在几年前是神域一个边缘商队的队长。”妇女面黄肌瘦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这件武器够你们住好几天了。”

    紫菱愣愣的望着妇女离开。

    两个孩子从旁边帐篷里走出来抱住她的脚,她弯腰将这两个三四岁大的孩子抱起来,然后又回到自己破破烂烂的帐篷里,她第一次觉得神域人与荒野人也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