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五章 登门拜访

《陨神记》 第二十五章 登门拜访

    莽夫城态度简单。

    你要么有一技之长。

    你要么战力够强够能打。

    众人再不敢小瞧这个少年,更不敢轻易挑战这个年轻的副首领,青蛇这样的人不多,多数人来这里只是想加入莽夫团找个靠山,好在荒野里混个温饱而已。

    流离风的出现对紫菱来说造成的冲击,恐怕已经不能以吃惊或震惊来形容了,万万没有想到,前辈一语成谶。

    猎魔师怎么会不惜背叛信仰加入这种卑贱肮脏的团体?难道莽夫团出现跟神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纱木旻在获知莽夫团里出现猎魔师的事情以后,她表现的十分惊慌,连忙问道,“那个猎魔师是什么来历,你能不能对付他?”

    莽夫团本就有个云鹰都不一定能对付黑煞。

    现在又冒出一个猎魔师,事态越来越复杂了,这该如何是好啊?

    “如果都拿着一根驱魔棍单挑对打谁怕谁啊!”紫菱不服气的挺起胸脯,看过流离风战斗,虽然流离风身手很不错,但是紫菱自认为不一定会输给他多少,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又蔫了下去,皱眉补充一句“不过这个家伙身上有一件与众不同的古怪法器,我倒是没有太多把握能战胜,不过前辈肯定没有问题。”

    流离风实力当然不差。

    三年前遇到他的时候,流离风在身体素质方面不输云鹰,所差得仅仅是精神里和法器,没想到仅仅是三年时间过去,他就掌握了不弱的猎魔师的力量,更拥有一件非常古怪的法器,究竟经历过什么样不为人知的特殊经历呢?

    “情况有些复杂。”云鹰左右权衡,他做出了决定“这人我认识,人还不错,绝非大奸大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肯定有他的苦衷和理由。”

    紫菱和纱木旻都露出怀疑的表情。

    这都加入莽夫团这种整天只知道杀人强奸掠夺的团体,这难道还不叫大奸大恶?

    “这些事情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但不管怎么样,这地方不能再待了。”云鹰来到莽夫城本意是对付黑煞,以为将来解决一次大患,现在看来黑煞比想象中难对付,又出现流离风在这里,情况已经变得复杂了,让云鹰不得不做出改变,“我们得想办法先撤离。”

    莽夫团派出去的队伍连续几天徒劳无功,估计就陆陆续续返回莽夫城,如果在这个时候在莽夫城里暴露身份,那么想要逃出去就麻烦了,现在必须赶紧离开莽夫城,直接前往吞鱼城。

    万幸吞鱼城与莽夫城并不绕路。

    三人离开莽夫城能直接前往吞鱼城。

    云鹰开始安排筹备逃跑的事情,紫菱拿出心灵银针,这种针插在身上分开很远,也能够随时互相感应对方的状态,倒是为分头行动提供很大的方便。云鹰又亲自潜行到周围,简单查看一下附近的环境,与紫菱定下了逃跑的计划。

    首先保护纱木旻的任务就暂时交给紫菱了。

    紫菱的实力算不得很强,但是绝对不弱,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危险。

    至于云鹰另有打算,既然遇到了流离风,当然要跟他见一面,云鹰想知道流离风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也想知道流离风现在又到底是什么状态。

    夜深人静,云鹰再一次行动。

    莽夫城面积本来就不大,云鹰凭着对法器感知能力一番搜索就找到流离风居住的地方,当确定神器波动跟在流离风身上感觉到的是一模一样时,他没有任何犹豫立刻走了进去。

    这个帐篷比黑煞的大帐小很多,不过相比其他人而言也是相当大了,其中装饰十分朴素,几乎没有什么贵重物品,流离风正在里面与一个中年人交谈。这个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刚刚被流离风收为手下的青蛇。

    青蛇身边站着的男童手里,正抱着一个大大的酒葫芦。

    云鹰仔细打量这个男童几眼,他看起来仅仅十岁左右,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沉静和淡然,与白天相比判若两人,特别一双眼睛,古井无波,毫无情感,冰冷的叫人害怕,云鹰起初以为男童是青蛇的儿子,一个独身强者带着儿子行走荒野,虽然比较稀罕,但也是合情合理。

    现在看来男童与青蛇关系好像并非想象中那样。

    特别是从青蛇的神态来看,他反而对这个看起来十岁左右的男童非常恭敬,这是非常不正常的。让云鹰感到特别惊讶的是,青蛇与男童好像与流离风早就认识。

    青蛇抱着一把新剑站在旁边没有说话了。

    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男童在与流离风交流。

    云鹰没有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正准备走近些一探究竟,突然不小心踩到什么,这是一个隐秘极其高明的陷阱,陷阱倒并不复杂,只是连接一个铃铛,所以在触碰的瞬间,就会发出叮铃铃的脆响。

    “什么人!”

    那个抱剑的青蛇猛睁开了眼睛。

    流离风直接站起身,驱魔棍已经滑落到手,男童更是转过头来,一双眼睛凝视着前面,只见视野里空空如何,一个鬼影都没看到。

    云鹰骤然拔出黑金长刀,刀刃出鞘的刹那,无形能量笼罩四周,瞬间把整个帐篷连同周围区域都笼罩在里面,犹如一个肉眼看不见的气泡,这是寂静领域,从现在开始,外界听不到里面的声音,而里面绝对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下一瞬间。

    云鹰提刀而起向流离风劈过去。

    青蛇见刀芒出现在半空,顿时警觉起来,长剑快速出鞘,犹如一波密密麻麻剑网,瞬间就覆盖眼前区域。青蛇是一个武者,他的剑速度之快,每一道都能达到音速,瞬息几十剑叫人无从招架。

    云鹰面对这样密不透风的剑网,却不去分辨,一力降百巧,干脆利落一刀斩过去,剑网全部消失,青蛇新弄来的宝剑爆碎,整个人倒飞而出,重重摔在地上,双手颤抖不止,已经鲜血淋漓了。

    第二刀挥出。

    云鹰攻击对象不是流离风,也不是落入下风的青蛇,却是向男童劈过去的。

    那个沉默的男童忽然睁开眼睛,手里酒葫芦高高的飞到半空,朴素无奇的大葫芦高速旋转起来,葫芦塞子被一股猛烈的力量给冲开,大股大股紫红色的能量释放出来,瞬间就化成一个披着猩红铠甲的骷髅人,骷髅人就像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它不仅仅全身都套着铠甲,双手持有一把雪亮大刀,恐怖魔音呼啸之中,正急速向云鹰而去。

    云鹰果然没有猜错啊。

    今天在比试现场就感觉到葫芦是件法器。

    这个男童摸样的人,其实是一个猎魔师。

    他的年龄应该远远不止十岁,只是天生异类,看起来年幼罢了,青蛇只是一个掩护,真正来到流离风身边的,是这个男童才对。

    骷髅兵被召唤出来以后,被云鹰一刀剁的破碎大半。

    男童深邃目光里闪过阴冷的光芒,双手高高托举着骷髅,露出歇斯底里的表情,从葫芦里面一下子又蹦出两个骷髅,第三个第四个也在成形当中。

    这件召唤类型法器,恐怕能无穷无尽召唤骷髅兵,如果不尽快将这个家伙解决掉,这里的动机一旦变大,多半是要引起外界主意的。

    云鹰一举爆发连隐身状态都自动解除了,一股巨大刀芒横扫过去,三个骷髅兵同时挥刀抵挡,骷髅兵雪亮大刀出现裂痕,最终直接崩裂成碎片,接着骷髅兵身体被刀芒摧枯拉朽般拦腰斩断,最后依然留有余威劈向男童。

    流离风终于出手了。

    他从后面一跃跳到男童面前,右臂持激发状态的驱魔棍挡住刀芒,左臂则一把握住刀芒,刀芒能量迅速缩小消失收敛,好像全部被吸走了一样,与此同时流离风左臂绷带多处破裂,那只手臂干巴巴的皮肤上,纹身全部都亮起光芒。

    “原来是你。”流离风微微眯起眼睛,当彻底看清楚虚无中走出来的人时,他不由得露出古怪的表情“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云鹰缓缓把刀垂放,他戴着面具,看不起表情,只是斗篷无风自动,显然激荡的余力,尚未从身体完全消散“你也不弱,流离风。”

    “我知道了,前两天袭击黑煞,还把他劈成两半的人,就是你吧?”流离风俊秀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坦白说,我还从来没见过有人能把黑煞打成这个样子,你是第一个,我远远不是你的对手,可是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句话应该我先问才对。”云鹰看着眼前少年“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一言难尽。”流离风摇摇头叹息,他对青蛇和男童摇摇头,男童收回法器葫芦,青蛇则重新站起来,两个人都以警惕的目光看着云鹰,流离风对着座位指了指“坐下来聊一聊?”

    “就先不聊了。”云鹰知道时间紧迫,他直接说出自己目的“我需要你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