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七章 一箭之威

《陨神记》 第二十七章 一箭之威

    这箭的威力多强?恐怕已经超出凡人想象极限,半径数十米内,风咆如虎,沙走如龙,一张优质的驱魔弓不堪重负,正咔咔的作响,好像随时会爆炸。

    纯粹凝聚起来的箭,如炙亮无比的太阳,光线照亮四面八方,几乎让人无法看清楚云鹰的身体,而云鹰稍微转动身体,箭头所指的位置,即使箭没有射出去,气压也会陡然激增,让帐篷颤抖个不停,好像随时会被风吹走一样。

    莽夫团悍匪们都惊呆了。

    虽然早就听闻猎魔师非常强大,但是这也强大的太过头了吧,这股力量就像天神般难以抗拒,这些一辈子都没有什么机会见到猎魔师的普通悍匪和荒野人,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了,这对他们造成不仅仅是震惊,更是难以想象的打击。

    黑煞为什么让人膜拜?还不是因为黑煞强大。

    几乎每个成为莽夫团一员的人,无不被黑煞恐怖的实力折服,所以认为黑煞肯定能统治荒野,当现在见到随便跳出一个没有听说过的猎魔师,竟然都拥有这份恐怖实力的时候,他们还能保持这样的自信吗?

    箭未出,威势滔天!

    若此箭出,岂不是浩劫?

    云鹰有绝对的自信,这箭射能黑煞直接轰的支离破碎,黑煞当然也明白这一点,因为黑煞就算在强大,终究只是凡胎肉体,绝不可能抵御这种毁灭性的力量。不过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黑煞面对这股惊人的力量时,他从始至终连脸色都没变过,只是一双毒蛇般的眼睛死死凝视着云鹰。

    莽夫团士气没有彻底溃散,大概全因为黑煞的淡定从容,既然连作为目标的老大都没有慌乱,其他悍匪自然稍稍安定,只是他们不知道,这次冲突该以什么方式收尾。

    云鹰的能量凝聚到顶点,黑煞也微微前倾身体,他摆出正面迎接这一击的准备,不过让人感到万分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云鹰猛地转过身。

    箭头对准近在咫尺的少年。

    流离风猛然被毁灭的气息所笼罩,因为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他感觉脚下土地都塌陷一寸,这股莫大的威压,更是压得他难以动弹。

    “云鹰,你……”流离风连退两步,却被如影随形定住,“你要干什么?”

    云鹰目光深邃而淡然“不用再装了,我早就看出你有问题。”

    紫菱读取红眼罩记忆时,其中没有发现半点流离风的影子,红眼罩好歹也是黑煞身边一个地位不算低的小头目,而流离风就算是近一年才加入莽夫团,但是既然深得黑煞器重,就不可能不认识红眼罩才对。

    流离风出现的时机也太巧了。

    云鹰刚与黑煞交手过,流离风就当众露面,只有一种可能,流离风知道袭击者就是云鹰,他也知道云鹰可能与纱木旻有关系。

    正是因为如此,莽夫团没有大范围侦察,流离风对云鹰的能力比较了解,他知道如果打草惊蛇,这帮人很难抓得住一心想逃的云鹰。

    流离风无法确定纱木旻的身份。

    他也无法确定纱木旻是不是被云鹰带在身边。

    这样找起来免不了就得花费一番力气了,所以布下一个简单的局,他以自己作为诱饵,无非是想引蛇出洞而已。

    云鹰与黑煞交手过,他必然对黑煞极其忌惮,再不敢轻举妄动了,现在又要把他顺理成章的引出来怎么办?

    不就只有流离风亲自露面了吗?

    流离风心里很清楚一旦现身,云鹰肯定会来找他的帮忙,只要云鹰这么做了,就有机会将他抓住,顺势找出纱木旻来。

    流离风面对毁灭性的恐怖能量,这种距离一旦释放这道攻击,他将没有半点幸免可能“你想杀我吗?”

    “因为你想杀我。”云鹰戴着面具看不清楚表情,不过想必神态复杂,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两人关系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我已经看出来了,黑煞根本就是一个傀儡,或者说他是一件特殊的法器,而操纵这件法器的人,就是你流离风。所以说,莽夫团真正的老大根本就不是什么黑煞,他只是你牵在手里的一个傀儡,我说的对吗。”

    流离风脸色大变“你在胡说什么?”

    “如果你到现在还不承认,就太让我感到失望了,你的左臂流露法器气息,与黑煞是都是偏向黑暗类型的属性。我一直很纳闷,为什么与黑煞交手的时候,他完全是一副毫无理智的状态,只能凭着本能在行动,今天出现在人们面前却表现的自然,除非是被人操纵了。”

    黑煞看起来与常人无异。

    其实根本就没有自主思维。

    黑煞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被控制的。

    当控制者没有在身边的时候,黑煞就只能依靠本能来行动,这就是为什么第一次接触的时候,黑煞根本没有半点智慧或理智的样子,因为当时碰巧控制者,也就是流离风根本不在身边。

    云鹰将能量已经凝聚到顶点的弓弦又拉了拉“我相信,这一箭射下去,黑煞就会成真正傀儡,或者说失去控制的野兽。”

    流离风脸色连变数下,左臂开始弥漫起力量波动,脸上表情迅速收敛,取而代之是一种冷静和阴沉“好厉害,真没有想,你能看破这一切。”

    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

    驱魔弓声势非常浩大,其他人根本听不到交谈。

    青蛇和鬼童两个人则迅速从两个方向企图夹击,黑煞也不再站在原地不动,一个纵身就像鬼魅般冲来。

    云鹰猜对了。

    流离风则在赌。

    云鹰要是真一箭射死他,黑煞就在无法对他造成威胁,如果云鹰只要犹豫半秒,黑煞眨眼间就能冲到面前,青蛇和鬼童两个人也会夹击,再加流离风,是四人对一,这个包抄一旦形成,他断然没有逃走的机会。

    两人对视一眼。

    云鹰松开弓弦,江河倒灌,狂龙乱舞,一股能量流瞬间喷发出去,像激荡的洪水以超音速卷过大地,造成一道足足有两米粗,五六十米长的沟壑,所有沟壑范围内的东西,全部都不复存在了。

    “老大!”

    莽夫城的匪众惊呼起来。

    他们看不到事情经过,只能见到在黑煞动身瞬间,云鹰突然又调转方向,直接一箭轰在黑煞身上,当光芒一闪而过消失的时候,黑煞变成大片灰烬和碎片洒落一地,几乎已经找不到一个比拳头更大的碎片了。

    这一箭不仅仅轰碎了黑煞。

    更轰碎范围内一大片人。

    众人都对这天威般力量感到惊骇不已,云鹰将驱魔弓放下,抽出黑金长刀,架在流离风的脖子上,将他拽着向后急退“谁再敢上前一步,我就杀了他!”

    老大尸骨无存。

    二当家也被挟持了。

    这个猎魔师又过于强大,让匪众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流离风在云鹰射箭的刹那,本以为自己死定了,谁料巨大冲击没有击中他,这让他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却已经被云鹰给劫持在手里,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你这样做是对的,你加持我可以离开,那个女人必须留下。”

    “少罗嗦,老子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云鹰危险刀芒始终锁定流离风的脖子,他以威胁口吻想周围数以百计的莽夫团众沉声喊道“我数三下,再不撤退,我就砍了你们的副首领。”

    众人一个个脸色铁青。

    流离风却非常冷静喊道“你们聋了吗?退开!”

    莽夫城悍匪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间发现地面出现一些奇怪的现象,大量焦黑碎片和尘埃慢慢悠悠从地面升起,正在半空中互相凝聚起来,最终慢慢变成一个人形轮廓,很快就出现骨骼的形态,接着是内脏血管和皮肉。

    “不死黑煞!”

    “不死黑煞又复活了!”

    哪怕被打成这个样子,还能无中生有复活,不死黑煞果然是一个永远杀不掉的恐怖存在。云鹰没有想这么多,当大家注意都被吸引,他一把将流离风给丢出去,随后身影就消失在黑暗中,以最快速度穿过人群开始远遁。

    “我没事。”流离风落地以后摇摇头,立刻指着帐篷说“这里面两个女人,一定要抓住,别让她们给跑了。”

    众人一拥而上掀去帐篷。

    这两个女人被按倒在地,众人将他们的头巾兜帽掀开时候,结果突然都脸色大变。因为根本就不是两个活人,虽然穿着衣服,虽然在活动,实际是两尊沙子聚成的沙塑,也就是云鹰的沙子分身。

    人们一碰,两个人就散开,彻底变成地上的沙子。

    流离风见此情形,表情顿时阴沉下来,不过想想也没错。云鹰这么机灵的人,从开始就已经怀疑他了,又怎么可能把真人放在这里?没关系,他一个人可以来去自如,但如果带着两个人一起的话,绝对没有办法逃出这座莽夫城。

    “召集所有人!”这个时候黑煞身体已经恢复大半,他的衣服已经消失了,几乎赤身裸体站在人们面前,一块块黑色肌肉棱角分明,火光中泛着金属般的油光,有种刀枪不入的感觉,黑煞宣布明明道“全体追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