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九章 一块黑晶换一块饼干

《陨神记》 第二十九章 一块黑晶换一块饼干

    越野车轰鸣着从莽夫城里面冲出来。

    “喂!”

    “什么人!”

    “谁让你开车出来的,城里怎么回事!”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莽夫城布置在外面的几个哨塔里传出声音,一些莽夫城哨兵早就发现莽夫城方向动乱,当见到夜色中一辆越野车从城里面冲出来,他们立刻就想要阻拦。

    “他妈的,关上门,拦住他们!”

    纱木旻坐在副驾驶座,正被废墟圈圈绕绕的弯道甩的头昏眼花,现在又听见四面八方传来凶戾的呵斥生,前面两扇巨大的钢板铁丝门,正被五六个悍匪推动缓缓闭合中。

    纱木旻吓得惊叫捂住脸“天呐!要撞上了!”

    云鹰陡然挥手,驱魔弓被高高抛起,同时大声地喊道“紫菱!”

    紫菱早就做好准备,从后排直接跳起来,伪装斗篷在半空解开被风吹走,立刻露出穿在里面的猎魔师皮甲,这套女式皮甲已经用一整年,所以有非常多磨损痕迹,但是整体完整,正紧紧裹在身体上,让她前凸后翘的身材尽显无疑,特别是饱满挺拔臀部,犹如一只野猫般充满活力。

    长弓入手。

    紫菱双脚死死勾住越野车,哪怕不断左摇右摆急转,也休想将她给甩出去,她拉动贡献,精神力量猛然爆发出来,最终凝聚成一道强劲能量射出。

    砰!

    废墟关隘口闭合中的大门,突然好像提前受到冲击,立刻左右被装开来,正在推门的人都被弹飞出去,越野车紧跟着从中间冲过去,直接碾过一个倒霉的悍匪,迅速穿过了这个关卡,前面是一大片狭窄如走蛇的废墟通道。

    紫菱充满弹性身体忽然后仰,一个障碍几乎是贴着胸脯和下巴而过,当车子穿过障碍物以后,紫菱又像弹簧般站直了身体。

    “三点钟方向废墟六米高,一座暗哨!”

    云鹰一边疯狂打着方向盘踩着油门,一边通过小怪鸟观察附近的情况。

    云鹰精神早就已经全部耗尽,早就没有力气在战斗,不过紫菱的实力倒也不弱,她迅速拉开弓瞄准暗哨方向,从暗哨里面刚刚伸出几支枪,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开火,一道能量箭射过来直接把暗哨给击穿了。

    “十点钟方向,大概八米高!”

    紫菱又拉开弓一箭射爆一座箭塔。

    各种各样碎块正在下雨般抖落下来,地面也是崎岖不平布满杂物,越野车从中间穿过就像是在和死神跳舞一样,剧烈颠簸和一次又一次惊醒动魄与危险擦肩而过,让纱木旻感觉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最终,云鹰高超车技和紫菱掩护之下,三个人终于顺利从雷鸣废墟里逃出来了。

    纱木旻大口大口喘着气,虽然车子依然行驶很快,而且非常的颠簸,但是相比刚刚已经好多了,她只是牢牢抓住不让自己被甩飞,就已经耗费了所有力气精疲力竭,云鹰和紫菱一个开车一个射箭,真不晓得他们到底是什么怪物。

    这种人形怪物一样的人共同冒险,简直就是遭罪啊!

    纱木旻想到这里又是郁闷又是恼恨,如果早知道会有这种遭遇,她以前在部族训练的时候就不偷懒了,现在别说是发挥什么作用,简直连自保都做不到。

    莽夫城之行没查出黑煞的来历,更没有直接将黑煞给解决掉这个威胁终究还是种下了,不过不能完全说无功而返,云鹰起码摸清楚莽夫团内部的秘密。

    莽夫团肯定被一个神秘势力给控制了,让人万万没想到神秘势力选择流离风作为代言人,这样一来关系就变得有些复杂起来。云鹰不知道流离风现在到底还有没有把他当做朋友,也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两人下次见面的时候,又会是以什么身份和立场对峙。

    不过。

    云鹰始终坚信一点。

    虽然流离风有过特殊经历。

    虽然流离风背负着很大仇恨。

    虽然流离风今晚几乎出卖了他。

    但是流离风这个人本性非恶毒之人,时间是一把雕刻刀,天底任何物体都难逃雕刻,可是任由时间流逝,木头依然木头,黄金依然是黄金,外貌发生再大变化,本质和内在不会改变,云鹰的朋友实在是不多,他不想轻易失去任何一个。

    所以如果有必要的话。

    他不想因此跟流离风反目成仇。

    越野车离开废墟地区行驶一整夜,当晨曦在沙漠的地平线渐渐显露,终于彻底摆脱莽夫团的威胁,现在可以稍微停下做一点休整了。

    纱木旻走下车时,只觉双腿软的跟面条一样,她扶着车身才能勉强走动,一双眼睛红红肿肿,这是被风沙狂吹的结果,她这样娇身冠养的金丝雀,哪里经受过这样的风沙洗礼?现在虚弱样子可怜兮兮,美女柔弱样子总是能让人产生保护欲的。

    云鹰把面具摘下来,他把冒烟的车盖打开给引擎散热,一边提出油就给油箱里灌进去,他侧目看着身边这个站都站不稳,估计连尿尿都快蹲不下来的女人说“喂,你要不要紧,实在不行赶紧回家,去什么吞鱼城啊,这点苦头都吃不了。”

    “谁说我吃不了。”纱木旻一张白净小脸充满固执“吞鱼城我飞去不可。”

    “随便你咯。”

    云鹰百忙里点起一根烟卷,侧身坐在车门上,仰望前方的地平线,神域周围的荒漠,已经非常贫瘠但是起码有枯草和枯木林,偶尔还是可以看到一点生机的。不过从雷鸣废墟出来以后到这里,视野内几乎都是黄色的砂砾,只有偶尔出现一小撮灰白色的耐旱植物,看来这里已经接近北荒地区了。

    北荒比南荒更贫瘠啊。

    云鹰生活过十几年的南荒,最起码还有很多废墟变异动植物,现在视野内普遍都是黄沙,而且是一望无际的黄沙,云鹰狠狠吸一口辛辣的烟,让有些疲惫的大脑恢复几分精神,随后就开始陷入沉思。

    荒野到底有多大呢?

    恐怕天云城东西南北的荒野,人们能探测到的部分,只是这个世界很小一部分,谁也不晓得十万里,百万里之外荒野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十万百万里外会有什么生物,这个世界太大,也充满太多不确定性,心里不免有一种想好好去看看的念头。

    纱木旻休息好一会儿,她的身体稍微恢复一点点,一颗悬着的心总算彻底放下来了她发现云鹰不说话了,偷偷看着身边的青年,云鹰把鬼脸面具戴在乱糟糟的黑色中短头发上,火热的朝阳洒在清秀的面庞上,让他思考样子看起来多出几分深沉和特殊的魅力。

    纱木旻不禁有点儿失神了。

    这个人好像隐藏着不少东西呢。

    她对云鹰第一印象并不好,只觉得是一个奸诈狡猾而且又无耻的小人,可是随着这几天的接触相处来看,云鹰不仅仅拥有强大的力量,而且有着非常了不起的心智,最起码在他这个年龄是非常罕见的,现在看来部族里的年轻才俊跟眼前这个人比起来真是差得远了。

    云鹰经历过什么才获得这样的成长?

    虽然比较无赖而且有很多缺点,但是与其他荒野里的人相比,大概确实算得上一个好人吧,能遇见他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纱木旻产出这种念头的时候自己都吓一跳。

    幸运的事情?开什么玩笑!

    他是抢光了黑晶的坏人!

    这家伙会愿意帮助她,还不是为拿到更多黑晶,部族长老曾经说过,永远不要相信外面的人,更不要轻易对任何一个外面的人产生好感,纱木旻对长老的话一直谨记在心。

    “累死我了!”紫菱大大咧咧走回来,不晓得从哪里抓来蜥蜴,外皮已经被剥掉了,拖着血淋淋身体,“这鬼地方真是破啊,我找了好几千米就找到这两个玩意儿,不过最起码有点肉可以吃了。”

    纱木旻声音顿时拉尖,她做出一副反胃样子,“我才不要吃这么恶心的东西!”

    紫菱提起手里剥了皮依然滴着血水的蜥蜴尸体说“你这个荒野来的,怎么比我神域人还挑?这怎么就恶心了?荒野里有肉吃就不错了,我们用燃油升一点火烤一烤,我想味道还是不错的。”

    纱木旻脸都绿了,特别是看着蜥蜴尸体,正流淌着不知名的绿色组织液,一股酸臭的感觉不断扑鼻而来,让她去吃这种东西,还不如直接要她的小命呢。她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坚决反对食用这种恶心的食物。

    紫菱耸耸肩“随便你!”

    纱木旻态度坚决,只是肚子不争气咕咕叫起来,她只好可怜兮兮看向云鹰。

    云鹰对娇生惯养的纱木旻无可奈何,不过倒是对紫菱又多赞许一分,毕竟神域人里面能吃得了这个苦的已经不多了,这个女人倒是有着非常不错的品质。

    “紫菱,丢了拿东西吧,我这里还剩一点吃的。”云鹰说话间通过怪石打开空间掏出一包东西,当打开来以后,全是饼干之类食物,他又拿出一点水来“十分钟时间,吃完就上路了。”

    “耶!”纱木旻突然恢复力气一蹦而起,她抓起一块饼干就往嘴巴里塞,又拧开一瓶水,美丽小脸洋溢着幸福“你真是太好了!”

    “忘了告诉你,一块饼干一块黑晶。”

    “咳咳咳咳咳……我收回刚刚那句话!”纱木旻差点被呛着,她面对云鹰的勒索,非常不满瞪着紫菱说“你为什么不收她的费用,你这样做对我不公平!”

    云鹰直接白她一眼“紫菱能打又聪明,她跟在身边是助力,能帮我解决不少麻烦,我感谢她还来不及呢。至于你?呵呵!”

    纱木旻气得就把饼干丢进沙地里“你看不起人!”

    云鹰不屑翻翻白眼“只有十分钟,现在过去一分钟,你不吃拉倒。”

    纱木旻嘴巴鼓得好像金鱼一样,最终看着云鹰云淡风轻的摸样,最终气势一泻千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狠狠在心里把他诅咒几百遍,连咬饼干都用了几倍的力气,咬的好像不是饼干,而是将这个坏人狠狠咬碎一样。

    不就是黑晶么?我有的是黑晶!

    我才不要做累赘,早晚有一天,让你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