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一章 沙海旅馆

《陨神记》 第三十一章 沙海旅馆

    沙漠在荒野里是常见的地形,只是呈现在眼前的沙漠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小怪鸟视野内都是坑坑洼洼的环境,密密麻麻千穿百孔十分的丑陋,犹如千百个陨石坑互相重叠而成,一条条阡陌纵横的细小沙脊交织在其中。

    大沙坑表面平静无奇,其中沙流却在流动,只要踩进去就会有种陷进一个漩涡泥沼的感觉,一股以难以抗拒吸力和拉扯力会把物体拽到沙坑中央,从而沦为盘踞在其中的怪物盘中餐。

    无论是纱木旻这样比较弱的人,还是像紫菱这样实力比较强的人,只要掉进沙坑里面,被充满流动性的沙流漩涡搅进去,极会越是挣扎就会陷得越深,从而没有丝毫逃脱的可能。

    “我不能呼吸了!”

    紫菱和纱木旻被救出来时,满脸已经憋的通红,这种细沙很像粉尘,是非常致命的,只要稍微呼吸填满呼吸道,特别是紫菱坠地时脑袋朝下,整个头塞进沙里,挣扎过程中吸入大量沙尘,所以现在非常的痛苦,几乎就快要窒息。

    云鹰拿起一瓶水往其嘴里灌进去,紫菱被呛得咳嗽,连水带沙一起给吐出来,终于稍稍缓和片刻。

    两个人尚未完全恢复。

    小怪鸟盘旋在头顶发出警报。

    云鹰抬头一看“起风了!”

    没错,起风了。

    沙漠里刮风是很正常的事情,按理说只要不是风暴就问题,现在的情况却十分特别,这阵风虽然不大却掀起铺天盖地的黄色洪流,犹如浩浩荡荡的洪水,又犹如遮天蔽日的迷雾,正以惊人的气势迅速逼近。

    云鹰见此连忙说“捂住口鼻,快点走!”

    粉尘般的沙暴极其可怕致命,一旦笼罩就根本无法呼吸,最终结果就是窒息而死。三人必须要在沙暴彻底淹没这里前抵达前面的聚居地,周围到处都是布满怪物的沙坑,所以吸取教训只能沿着高高沙脊行走,小心翼翼的避开危险的流沙坑。

    “走快点啊!”

    纱木旻体力较弱,深一步,浅一步,她走起来极费劲,云鹰见此一把将她背起来,接着对紫菱做一个手势,两人沿着沙脊开始急速奔跑。

    粉尘沙暴来得实在非常快,几乎顷刻间就淹没周围,整个世界就变成昏昏黄黄一片,让人行走在里面几乎分不清东南西北。

    云鹰面具倒是在这个时候发挥抵挡沙尘的效果,纱木旻和紫菱只能扯一块布捂住口鼻,这个时候距离前面聚居地尚且还有一段非常远的距离。

    “吱吱吱!”

    从浓雾般的粉尘沙里传出一阵细碎的鸣叫,只见到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生物正在迅速靠近,它们看起来好像一种没有羽毛的鹰,遍体都是土黄色,藏在沙尘里很不明显,正在迅速向几人俯冲过来。

    又是变异怪物。

    粉尘沙漠的沙尘暴足以带来巨大麻烦。

    现在又遇到数以百计的怪物,这对三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这种沙漠食肉鸟喜欢跟着粉尘沙尘暴行动,因为粉尘沙尘暴经过地方,无论人畜或是大体积的变异兽在沙城暴里都会迷失方向,最终死于窒息对这些猛禽来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免费晚餐。

    当然了,这些怪物性情十分凶残。

    若是目标没有快速散失抵抗能力,它们不介意享受享受狩猎的快感与乐趣。数以百计沙漠食肉鸟不断地俯冲而下,用尖锐的鸟喙和锋利的爪子去袭击地面的猎物,只有区区三个人类而已,这点食物对它们来说只能算是开胃菜。

    沙漠食肉鸟很快就发现。

    这道开胃菜不是轻易能吃得到的。

    云鹰在被沙漠食肉鸟围住的瞬间,突然抛出一本金光闪闪的书,犹如彗星般飞到天空,正在不断地分解碎开变成大量沙子,当落到地面的时候,环绕在云鹰周围,犹如一个金纱形成的帷帐。

    瞬间致命的沙尘被阻挡在外。

    沙鹰急速俯冲而下,一头重重撞在帷帐上,瞬间被弹开并且留一滩血迹。这些嗜血的生物半点都没有停止的念头,不一会儿功夫云鹰身边遭受好几十次撞击,金色沙帐就被镀一层鲜红的血肉皮毛。

    幸亏在路途中恢复了一点精神力。

    否则没准就要在这个阴沟翻船了。

    云鹰保持着法器维持防御,正在沙暴里快速穿梭前进,终于顺利的抵达聚居地,虽然早知道聚居地不大,不过走近以后发现比想象中还要小。

    简直是一个袖珍营地。

    它建在一块比较稳固的地基之上,几面常年遭风沙摧残而变得不成样子的土墙里,有寥寥几栋建筑物伫立,大多建筑经过反复修修补补,外表看起来残破不堪,只有正中央一座比较体面,其中似乎亮着灯光。

    营地土墙设有火窑,正在不断焚烧着什么,一股略带刺鼻气味的浓烟,正顺着高高地烟囱飘到空中,沙漠食肉鸟似乎十分讨厌这种烟雾,当追到营地的时候就徘徊盘旋在外面,却迟迟不愿意再靠近。

    最终沙漠食肉鸟怪叫着离开了。

    这个地方生活的人看来颇有一套嘛。

    云鹰满头满脸满身都是黄白的粉,现在只想找一个地方避一避,最好能洗个澡,当即大声问“有人吗?”

    从沙尘朦胧中出现数个身影,一个粗壮汉子带着几个持枪的人走出来,每个战士裹着保护服,戴着特殊的面罩,双手抱着特制的枪械。当他们见三个人完整无恙时,无不感到十分惊讶。

    粗壮大汉难掩有一丝嘲讽“流沙之海,你也敢开车冲进来,你们的胆子倒是不小,不过能活着走到这里,倒也真是走狗屎运了。”

    他长得非常平庸,皮肤黝黑,嘴唇宽厚,双臂粗大,体毛比较旺盛,犹如一头猿类生物,他是所有人里面唯一一个不穿任何保护设备就敢走在沙尘里的人。

    云鹰打量他一眼“你是……”

    “叫我黒猿吧,反正大家都这么叫。”这个长得像猿类生物的粗壮男子果然有一个非常贴切的外号,“这里是我开的沙海旅馆,当然老子不是干公益的,旅馆里一切都要收费,这里不收留任何不付钱的人,所以你们要是拿不出钱来就趁早滚出这里。”

    这是一家旅馆?

    几座破烂不堪的屋子在在这种荒无人烟地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会光临这种旅馆啊。这老板的口气也太可恶了,还没有开始谈生意,先就狠狠数落嘲讽对方,天底哪有这样的生意人。

    紫菱心里憋起一口气,不过倒也没有发作,她替云鹰开口“我们是来找吞鱼城的,吞鱼城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们顺着地图找过来,没有发现吞鱼城,只找到这里。”

    “哼,你以为老子喜欢把旅馆建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这里就是前往吞鱼城的线路之一。”粗壮汉子黒猿见到对方身上的皮甲,虽然布满厚厚的灰尘,但是依然能识别,又见到对方挂在身上的猎魔弓,他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过立刻恢复正常,淡淡地说道“每一个来这里的人都打算前往吞鱼城,吞鱼城的名额有限,能不能抢得到就看你们本事了。”

    “你可不可以说清楚点!”

    “我想我说的已经够多了,你们到底住不住店?不住店就滚,别浪费时间。”

    紫菱本来怒目圆瞪,“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黒猿冷冷地看着她“这里不是你们猎魔师的地盘。”

    紫菱脾气并不好,她当场就要发作了。

    云鹰对挥手示意表示冷静。

    她只好老老实实闭嘴。

    云鹰不废话“给我三间房。”

    黒猿直接拒绝“最近客人较多,没有三间房了。”

    云鹰住一间,纱木旻紫菱一间,倒也是可以的“那就两间。”

    “不行,只给一间。”黒猿不友善扫过几人,“另外,按人头算钱,每人一天两个神域金币,吃喝以及用水另外收费。”

    紫菱忍不住跳起来“你这是抢劫!”

    这地方条件破烂就算了,居然按人头收费,一晚就要两个金币,每天要六个神域金币,这是多么不合理的价格啊?

    一个神域金币意味着什么?紫菱已经是比较有资历的猎魔师公会成员,可现在完成一个猎杀怪物的任务,其报酬也就四到六个金币,扣除公会分成以及税费,拿到手最多两三个金币,这已经是不错收入了。

    黒猿半点都没有因为对方是猎魔师身份而退却,只是冷冷吐出一句“爱住就住,不住就滚。”

    猎魔师在神域里无论走到哪,无不是人们尊敬的对象,现在被这么个荒野人如此无礼的顶撞,紫菱咽不下这口气!

    “紫菱,不要惹事,我们还有任务。”云鹰阻止紫菱把驱魔棍的动作,掏出几个金币丢给大汉“好了,一间就一间吧,先让我们住下,房间什么时候可以整理好?”

    黒猿没有回答云鹰的话,非常仔细把金币都检查一遍,以确定真伪,最后做出都是真币判断,这才淡淡的说“现在晚餐时间快开始了,你们可以到餐厅吃点东西,房间弄好了自然会通知你们的。”

    言毕。

    他转身就走。

    “别为这种小事生气了。”云鹰拍拍紫菱的背“我连一秒都不想在外面呆了,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