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章 黄泉雇佣兵

《陨神记》 第二章 黄泉雇佣兵

    清晨的宁静被动机轰鸣打破,一辆车旋风般掀起沙尘横穿荒漠,一个急刹冲进废墟停住了一  那些锈迹斑斑金属构件吱嘎怪叫,让人怀疑下一秒就会散架崩溃,又犹如一个垂暮怪兽在艰难喘息,几根外露铜管不断地震颤传递,最终到车尾化作一团黑气吐了出来

    拾荒者没有见过这种会动的金属怪物

    一个个露出骇然而又惊愕的表情

    这辆车的造型粗糙而夸张,锈破框架胡乱拼接乱七糟零件,车身遍体都嵌满尖刺,像极不协调的金属刺猬,四个大轱辘夸张露在外面,犹如咬合在地面的大齿轮,前后保险杠故意换成锋利利刃,说是保护车子倒不如说是专门撞人用的,整体危险而又狰狞,一如荒野粗狂的风格

    六只怪物迈着大脚掌,疾驰如飞穿过沙地跟来,左右各三只跟在车的两侧

    这生物像古代的鸵鸟,不过脚掌宽大而厚实,身体高大强壮结实,非但能在沙地奔跑如飞,而且具有优秀负重能力,是荒漠里最理想的坐骑之一

    六个骑士衣着怪异,纯粹是金属片、木头、皮革、骨头、石片或不知名材料混搭,大概是把能收集到的东西都拼接起来,最后造出一件粗制滥造的盔甲,因此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有一个断臂的人甚至装备裸露着金属齿轮的义肢,还在义肢焊接一把满布缺口的锯齿大刀,这同样充满荒野风格的装束

    一个大脚鸟骑士跳下坐骑,恭恭敬敬开车门迎出一个大胖子

    这个大胖子穿着一件沾满机油的破旧皮革坎肩,外挂一件粗糙的外骨骼般的盔甲,酷似趴在身上的金属蜘蛛,他的双手戴着皮手套按在宽大腰带上,而两把黑乎乎的改装手枪挂在腰前,自制的古老火药武器也充满荒野粗糙原始的风格,不过却是力量和权利的直接象征

    怪异装束,浮夸造型,大脚鸟坐骑,狰狞组装车

    这些无不在说明着身份——挖掘者!

    “妈的,总算是找到一堆拾荒者”大胖子点一根劣质烟卷,从鼻孔喷出两股烟柱,随手把圆形的夹片护目太阳镜翻开,一只眯缝的小眼扫视着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拾荒者,“好了,让维克多大人看看,这里剩多少只幸运可怜虫!”

    如今动荡年月里胖子是凤毛麟角般的稀有存在!

    这脂肪堆积起来近三百斤重的身躯一站,简直尊贵的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国王,他也确实傲慢的像一个国王,扫视拾荒者完全不像是看同类,而是一头头廉价待宰的牲口

    拾荒者是荒野的一个重要群体,主要通过挖掘地下古老废墟,从获取古代工具材料,简单修理拼接起来,做成能使用的装备武器,从而组建成了自己的势力

    这些人经常以食物和水作为条件雇佣低贱的拾荒者,让他们挖掘废墟寻找古代有用材料,所以拾荒者对挖掘者并不陌生

    “我愿意干活!”

    “我一天只要半条腐肉!”

    “我更有力气!选我!”

    一个个衣衫褴褛拾荒者密密麻麻围过来,为争取被挖掘者大人看,他们互相拉扯拖拽,最后互相互殴了起来

    “安静安静,肮脏的拾荒者们,老子不是来雇佣你们干活的,全都他妈的给我闭嘴!”

    大胖子拔枪对天空扣动扳机

    这把改装枪粗狂无比,枪声如雷鸣般炸响,让拾荒者们被震得耳膜生疼,立刻缩回去闭上了嘴,一双双目光变得暗淡而失望,还有一些恐惧胆怯

    大胖子维克多继续喊“我们掌握确切消息,有一群扫荡者在附近活动,他们随时可能来到这里,你们懂我的意思吗?”

    拾荒者麻木眼里又顿时出现一片恐慌

    扫荡者是恐惧的代名词,那是群变异人组成的强盗,嗜血凶残,喜欢人肉,拾荒者对扫荡者来说,简直就是羊圈里的羔羊凡是扫荡者经过的地方,必是拾荒者的一场灭顶之灾!

    “如果落在扫荡者的手里,你们都会成为圈养的猪猡,你们的肉会被制成熏肉储存起来,你们的骨头将会被敲碎打磨成饰品,你们身上可怜的油脂也会被压榨出来做成油灯”

    这无情的话像一阵寒风,让拾荒者感到瑟瑟抖

    扫荡者就是这样,所过之处,扫荡一空,不会放过任何人

    维克多大人开始宣布目的“今天来这里准备选几十个体壮的拾荒者组成队伍,我们负责资助武器,让你们对抗扫荡者!”

    拾荒者纷纷退后几步,没有一个人敢吱声

    扫荡者的凶名赫赫,拾荒者哪敢挑战的?

    “废物,宁愿等死也不去干一场?”这胖子见拾荒者无动于衷,立刻又大声喊道“谁带头站出来,战胜扫荡者后,老子就带他离开这里!”

    “我去!”

    一个鼻青脸肿的瘦小少年,满脸通红喘着粗气跑出来

    不是别人,正是云鹰!

    这让几个骑着大脚鸟的荒野骑士哈哈大笑起来,一个十多岁大的孩子也嚷嚷着去打扫荡者?维克多大人见此瞪着眼咆哮道“你他妈的能拿得起武器么?滚!”

    “我去打扫荡者!”云鹰目光坚定的说“如果活着回来,你要兑现承诺,带我离开这个地方!”

    胖子脸色古怪说“你就这么想离开?命比什么都重要!”

    云鹰说“我想成为挖掘者,我不想再挨饿,不想再受欺负了”

    荒野骑士们又一阵哈哈大笑,这种幼稚的话也就无知的孩子能说得出来!

    “这个动荡年月活着不容易,有尊严的活着更是难于登天,你以为成为挖掘者就可以不受欺负不挨饿?笑话!”

    胖子本来想一脚将他踢开,不过盯着孩子漆黑如星眼神,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一拍脑门“好,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消灭扫荡者还能活着回来,我就给你一次加入黄泉雇佣兵的机会!”

    “真的让他加入?”

    “他就是一个卑贱的拾荒者!”

    “闭嘴,你他妈高贵不到哪里去!老子是头,我说了算!”胖子又对着天空射一枪“现在小屁孩都敢站出来,你们还在怕什么?只要去打扫荡者的,给两块面包一瓶水,不去就尝尝枪子味道吧!”

    对拾荒者而言,最难以抗拒的诱惑就是食物,最难以抵挡的恐惧就是死亡

    这种做法果然有效得多拾荒者果然一个接一个站出来,维克多大人很快就凑齐一支送死队……哦不,是敢死队!

    大胖子大声喊道“先送一批过去,其他人留在这里等”

    “小子你过来,上我车!”

    云鹰被直接丢在副驾驶上,动机爆野兽般的咆哮,他都还没有坐稳,立刻被一股力量按在座椅上

    这辆看起来是七拼凑组装起来的车,给人感觉随时都可能会散架熄火,可是一旦动起来却度快得出奇,瞬间就射了出去

    最要命的是,车没安全带,拾荒者只能抓着车门,这才不让自己被甩飞

    六个荒野骑士各带一个拾荒者,大脚鸟扭头甩开大脚掌就开始狂奔,那刺猬般的组装车也装满人,正扬起无数沙尘在坑坑洼洼地面爬上爬下,左闪右荡险之又险的避着障碍物,刺激而又颠簸的感觉,让人血液倒灌,如翻江倒海一样

    云鹰心情是忐忑而又激动,不知是对凶残成性的扫荡者恐惧,还是对营地外面世界的无限向往,浑身都在颤抖,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

    一个念头忍不住冒了出来

    老头子,看到了吗?

    我走出营地了!

    这辆车子冲出废墟没多久,前方就出现一堆游荡人影,大胖子非但没躲没闪,反而直接加冲过去

    “小心!”云鹰惊得大叫“有人!”

    这辆怪兽般的组装车直接冲上第一个,猛烈冲击直接把他撞飞,锋利尖刺直接把腹部都给剖开,大量血就像雨一样撒进敞篷车里面,溅得维克多一身,也撒的云鹰满脸都是,残破碎肉挂满车身

    “啊,哈哈哈哈!”

    大胖子疯狂大笑几声,打开电动雨刷,扫平挡风玻璃上粘稠的血,方向一转又碾倒一个,那骨头在轮胎地下爆裂碎开感觉,非常清楚的传到云鹰身体每一个角落

    大胖子满脸疯狂之色,他吸一口烟卷又继续追下一个人

    撞飞!

    碾死!

    “爽,真他妈爽!”

    那些骑着大脚鸟的荒野骑士追过来,正犹如收麦子般斩杀着手无寸铁的荒野游民,其一个人用铁钩勾住荒野人下颚,犹如拖着一具垃圾般在荒野里狂奔,只留一地血迹和碎肉

    云鹰感到浑身冰冷不寒而栗,他稚嫩脸庞更涌出不解和怒色“你……你们为什么要这样!”

    拾荒者也杀人

    那是在饿红眼情况下,为生存而做出疯狂之举!

    挖掘者不缺食物,纯粹宣泄和娱乐,云鹰不明白这种行为有什么意义!

    “哈哈,老子高兴你管得着么?”大胖子用力呸一声“何况你懂个屁,这是游荡者!老子杀了他们,也是为荒野做贡献!”

    四大势力组成荒野,拾荒者、挖掘者、游荡者、扫荡者

    拾荒者地位最底,当拾荒者学会通过挖掘废墟找到武器、掌握工具技术,成立自己势力,即能变成挖掘者

    因为拾荒者长期喝高污染的水,吃变异的生物,恶劣生活环境影响下,他们就会渐渐地开始生变异这种变异不仅仅身体,还会影响神智和思想,绝大多数变异人都犹如野兽般残暴凶残,这种变异人会脱离拾荒者,从而成为了游荡者四处掠食

    游荡者一旦互相聚集起来形成势力,最终就会演变成荒野一股股扫荡者势力他们所经过的地方,不管拾荒者、还是挖掘者,都将面临灭顶之灾

    荒野有多少拾荒者、挖掘者、游荡者、扫荡者势力?

    太多了

    这座古城废墟里就分布着很多拾荒者营地,而挖掘者、扫荡者也不在少数

    二十来个拾荒者被送到临时营地

    一座奇怪的金字塔形建筑,正以倒立姿势插在地上,好像是从天而降插在大地上一样,这个建筑体积非常的庞大,尽管已经残破不堪了,但是依然能够分辨出,无论风格还是花纹,它都不是人类历史任何时期的作品,却非常突兀的出现大地上

    有一辆的组装货车停在倒立金字塔的阴影之下,总共有五个轮子,前方独轮最小,间两个次之,最后两个轮子有半人高,其上缠绕着乱七糟的铁条或线圈,车身又高又大很实用,应该能驮很多东西,外形却像一只丑陋的大蜥蜴

    大胖子跳下车喊道“疯狗,你还不快来迎接我们的小肉鸡?”

    “疯狗”绰号的家伙站在货车旁边,这赫然是位一米九的黑人壮汉,光秃秃脑袋和满是横肉脸上,几乎是被大大小小伤痕布满,其有一道好像是曾将有人把他的脸劈成两半,现在还残留着大量针线缝合过的痕迹

    狰狞,凶恶,丑陋!

    这些词仿佛是专门为他而造的!

    疯狗的地位不低,装备却比较简陋,没有佩戴任何枪械,只有两把插在皮套里的短刀别在腰间,他穿着是一件镶满铁刺的皮革盔甲,主要护住胸口和腹部,双臂和肩膀肌肉裸露,如黑曜石雕凿而成棱角分明

    这个黑人冷眼扫过拾荒者,他一言不转身拉开铁链,打开卡车装东西的货笼“自己选吧!”

    拾荒者们的面前是大堆长短不同兵器,有长矛、有砍刀、有锤子,有斧头……虽然都是比较粗糙的冷兵器,但是对拾荒者们来说已经非常难得了

    “选一件趁手的家伙,你们能不能幸运保命就全看它了”大胖子对疯狗说“让他们享受一顿最后晚餐,他们这辈子多半再没有这种机会了!”

    胖子就没打算顾及拾荒者的感受,所以就直白了当的说了出来

    拾荒者眼里都露出恐惧之色,不知道接下来会面临什么样的残酷

    现在开始挑选武器了,斧头砍刀威力是大,可是没有力气使用,最后选择一把不到三尺的短剑当云鹰把剑柄握在手里,冰凉的触感让心里稍稍有一丝安定

    无论会面对什么都认了

    哪怕一线的希望也要试试看,云鹰不想永远的当一个卑微的拾荒者,最终像老头子一样孤独遗憾的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