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三章 被咬

《陨神记》 第三十三章 被咬

    不可思议。

    一个又老又猥琐的瘸腿酒鬼是深藏不露的高人?

    这世界本就充满玄奇,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奇怪,荒野龙混杂更是不能掉以轻心,云鹰的实力远远没达到能在荒野里横行无忌的地步。

    当吃饱喝足以后,旅店房间已经准备好,面积狭窄仅二十平米,两女一男共同居,好像确实是件蛮尴尬的事情。不过紫菱看起来并不在乎,纱木旻就算在乎也没用,云鹰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有这种跟几个美女同居一室的好事,他干嘛要拒绝。

    “老爷爷到底是什么来历?没有想到去吞鱼城的路途会这么凶险。”纱木旻走到屋子里走下,现在好像没有心情想其他问题,因为老酒鬼刚刚对她造成的影响,哪怕知道现在都还毛骨悚然心有余悸“喂,不要脸的家伙,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看法想要说说么?”

    “你在叫谁?”

    “哼,当然是叫你!”纱木旻一双美丽如清潭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促狭,“你又无赖又流氓,整天戴着个面具把脸遮住,连脸都不敢露出来给别人看么。”

    “你这种小丫头懂什么,我这是在保护你。”

    纱木旻本是随口一说,没想到问出点门道来了,只是戴面具跟保护她有什么关系?

    云鹰一本正经的回答说“如果每天都让你看着我这张英俊的脸,万一哪天你爱上我不可自拔怎么办?你要知道我对你这种发育不完全的小女孩完全提不起兴趣。”

    纱木旻抓起一个东西就丢过去,被云鹰随手接过来搁置在了旁边,她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这个无赖实力这么强,打又打不过他,斗嘴也斗不过,简直能把人气死。

    “我不是神仙,哪知道老头子什么来头?”云鹰见纱木旻好像真的有点生气了,立刻就回到正题,不过这个丫头真是的,开个玩笑活跃气氛而已,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过你要是这么想知道的话,让紫菱过去给老酒鬼脑袋扎一针,说不定就能刺探出情报来了。”

    “你疯了?那老人家看起来很强,万一没读取到他的脑子,反而被人家敲掉脑子,而且这种事情对人伤害太大,我们现在无冤无仇,还是不要轻易去做了。”

    云鹰口气明显开玩笑,他哪会这么无聊?

    纱木旻偏偏就是这么个认真的人,别人说什么话都会先信一半,只觉得云鹰太离谱,紫菱的独家法器读心针不是百试百灵,成功率四分之一而已,被读取过的人会受到严重的副作用,红眼罩悍匪不就是前车之鉴么。

    那个疯强盗不知道现在怎么样,神志不清这么多天,即使没被荒野野兽吃掉也早已饿死渴死了。

    纱木旻闭嘴不再提这事了。

    其实关于老酒鬼的身份,云鹰多少是有些猜测的。

    老酒鬼又黑又瘦又瘸,满身破破烂烂的,是典型荒野打扮。不过手里隐约散发着神器波动的铁杖,云鹰相信他的身份肯定不是荒野人。

    难道是神域里某位老一辈的顶尖高手?

    神域里的那帮大人物,光鲜体面地位尊贵,谁没事跑荒野里隐居起来?

    “前辈,我发现浴室了。”紫菱气喘吁吁跑进来“这个旅馆里有好几个公共浴室,这里可以洗澡的,我顺便冲了一个,真是太爽了,你也去试试吧。”

    云鹰正想洗一个澡呢。

    “这旅馆里关系非常微妙,一些潜在危险不得不防。”云鹰对紫菱说,“你去旅馆店员或者是其他渠道收集点情报,最起码要知道老酒鬼在内这帮人从哪里来的,这样如果爆发冲突对付起来多少心里有底。”

    紫菱是一个非常干练利落的人,“是,我立马就去!”

    她抄起自己的驱魔棍和驱魔弓就走。

    云鹰派小怪鸟跟着提供辅助。

    云鹰出门找到浴室,公共浴室十分简陋,只是以几块破木板隔开。

    旅馆的简陋浴室前,洗浴用水五十银币一桶,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荒野里洗浴用水跟饮用水是两码事,洗浴水普遍是中度污染以上的水,这种水喝进肚子里会伤害器官,但是洗澡的话倒是没有太大问题。

    “等等!”纱木旻走过来提起两桶水“让我先洗,你守在外面。”

    “至于么?洗个澡还要守卫!”

    “废话,这里这么多来历不明的人,万一有什么意外怎么办?”纱木旻好像没想跟云鹰解释,她早就已经全身难受,恨不得立刻一头扎进水里,“总之不允许任何人进来,你也不可以,你要是敢在我洗澡时候偷看,我就我就……”

    纱木旻一时想不到该说什么好。

    云鹰善意提醒“你就以身相许?”

    “呸,相许你个头!”纱木旻把心一横,她做出一个撞墙的动作“你要是敢进来的话,我就一头撞死。”

    “这种威胁方式很独特啊。”

    “让你一块黑晶都别想拿到了!”

    “靠,算你狠,我帮你看着就是了。”

    云鹰难得老老实实听从摆布,纱木旻心里非常满意,她反复叮嘱几遍以后,立刻提着几桶水冲进浴室当把木门关好以后,她把衣服统统脱下挂起来,用木勺盛水洒在身体上,一股清凉的感觉透彻心脾。

    纱木旻一边搓着奶白的细嫩肌肤,她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刻,突然间鬼使神差想到云鹰刚刚在房间里说过的话,没有发育完全的小女孩是什么意思,这个家伙一直就是看不起她,纱木旻虽然并不很在意自己身材,但是自认为该大地方绝对不小,跟紫凌比也差不多。

    她才十七岁。

    这明明是双重标准!

    纱木旻想到这里就感到憋屈,她在部族里面真是称得上众星捧月的公主,从年老的长老到年轻的优秀青年,甚至是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娃娃都知道她的名字,而且对纱木旻极其尊敬,自从离开家乡来到外面,她就没有遇到过什么好人。

    纱木旻才发现,原来自己并非真正的公主,她只不过是活在父母蒙荫的幸运儿,她的父亲是树神谷的英雄,她的母亲也为树神谷做出巨大贡献,虽然两位都早早逝世,但是给族人带来深远的影响。

    纱木旻发现离开家乡后就什么都不是了,外面没有人认识他,云鹰这样的高手一抓一大把,据说在神域里比他要厉害十倍百倍的多得是。曾经的纱木旻,只是井底之蛙,现在突然跳了出来,终于认识到世界多广阔。

    不过这样情况不会持续很久。

    只要这次吞鱼城之旅顺利!

    纱木旻很快就用掉两桶水,当她提起第三桶水往身上泼的时候,突然间发现并不算特别清澈水里面,竟然盘踞着一条黄色的东西,这条东西大概有一米多长,全身都覆盖着细腻的蛇鳞,头顶还有两根三角形的小触角。

    沙漠蝰!

    纱木旻从小到大就很害怕蛇之类的生物,立刻尖叫着把木桶直接丢放在地上,那条生物好像受到惊吓,立刻伸直身体犹如弹弓般弹射而起,一口咬在纱木旻的腿上,纱木旻挣扎着将毒蛇甩开,只觉得右小腿迅速泛起火辣辣的疼痛,整个洁白晶莹的皮肤都变成暗红色,犹如有一大块淤血残留在里面。

    “哇!”

    “救命啊!”

    纱木旻慌忙抓起衣服往身上套去。

    可沙漠蝰又一次冲过来想发起攻击。

    纱木旻知道来不及了,这个危机的罐头,云鹰一脚踹开门冲了进来。

    “怎么回事?”

    纱木旻如受雷击,慌忙以衣服遮住胸口,她下意识就像后退,但是想到毒蛇在背后追,现在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惊恐和尴尬的情绪在心中猛烈碰撞,几乎要让她气急的晕过去了。

    沙漠蝰再次靠近,充满弹性身体,从地上直接弹起来,犹如一支箭像纱木旻臀部而去。纱木旻慌忙向前一倒,结果倒进一个人怀里,云鹰左手抱住纱木旻环绕一百八十度,右手一挥,甩出一道银辉。

    凶猛的沙漠蝰在半空消失。

    当!

    几乎在同时,沙漠蝰出现在墙壁上,只是身体已经被一根银色镖锥给订住了。

    纱木旻刚想挣脱,只觉得眼前一黑,大概是剧烈毒素在体内发挥作用,她感觉浑身开始变得滚烫,心跳比平时剧烈好几倍,好像快要爆炸一样。

    “你被咬了?”

    云鹰低头看一眼纱木旻的右腿,荒野生物大多数都是非常致命的,沙漠蝰是一种剧毒毒蛇,如果是普通人被咬几十秒就可能丧失行动能力,两三分钟就会脏器衰竭而死亡。

    纱木旻尽管刚刚被咬没多久。

    那一只像白玉艺术品般的小腿,现在已经出现一大片毒素扩散的痕迹了。

    纱木旻又紧张又害怕,这种情况是第一次遇到,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会被毒蛇给杀死吗?可是她还不想死!何况洗澡的时候被蛇咬死,这种死法简直丢人到家了,父母泉下有知都要不认她这个女儿了。

    “我会死吗?”

    “闭嘴,吞下去!”

    纱木旻刚刚开口说话,她嘴巴就被塞进一颗丹丸,云鹰不由分说按住下巴,让她将这个不知名的丹丸吞进去。云鹰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小刀,在纱木旻小腿划开两道呈十字形伤口,他亲自俯身用嘴巴从伤口里把毒血吸了出来。

    很疼。

    纱木旻用衣服遮住身体坐在地上,这种样子和姿势是在太不堪了,当她看着云鹰把毒血一口口吸出来时候,她不知为什么,忍住没有发作,只是闭着眼睛默默忍受,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

    先单独更新出来,过会儿还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