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四章 躺着也中枪

《陨神记》 第三十四章 躺着也中枪

    纱木旻在房间经过简单包扎以后,受伤位置有点儿麻麻的,但是没有大碍了,她看一眼眼前的云鹰,因为帮她吸出毒液的关系,现在嘴巴已经高高肿起来了。

    纱木旻有些担心,他该不会因此中毒吧。

    云鹰体质十分特殊,毒素造成影响非常有限。

    云鹰没好气说“幸亏发现的及时,否则就算能活下来,你这条腿也保不住了。”

    纱木旻没有从高高尴尬与旖旎摆脱出来,霞飞双颊,目光飘忽,既有一些羞恼,又有一点感激,特别是听云鹰这么说,她露出惊讶之色“有这么严重吗?

    “废话,荒野里的生物,哪有简单货色?这条沙漠角蝰应该是钻进捅里躲避炎热,这种生物特别喜欢水里面泡着,你这样冒冒失失惊动它活该被咬。”云鹰摇摇头“我给你用的丹药,是朋友神域圣殿里带给我的,你在荒野里面有钱都买不到,如果没有这枚解毒丹效果,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像现在这样站着跟我说话。”

    纱木旻知道这次是她不小心。

    可是她是最大受害者,非但被毒蛇咬伤,还被云鹰给看到不该看到的地方。

    谁知道云鹰这个混蛋捡了大便宜,非但没有半点态度好转,反而对她更加严厉,这让纱木旻心里别提多委屈了,几乎真有要一头撞死的冲动。

    不过这件事情确实不能怪他。

    纱木旻只好认了。

    …………

    紫菱奉命调查旅店里面的旅客情报,主要途径是通过店员询问来得知详细的情况。

    这些前往吞鱼城的人,普遍是在荒野里颇有名的人物,因此想要打听到他们当大多数人都是比较容易的,惟独老酒鬼不晓得是什么底细,旅馆里几乎没有关于这个老头子的任何消息。

    外面风沙好像开始停歇了嘛。

    紫菱趁机走出来透透气,当见到一层厚厚积雪般堆积在营地的沙尘,她终于再次领教了这个沙默沙尘暴有多厉害,十几个壮汉费劲的将这些积沙给铲平,估计有的他们忙了。

    紫菱屈膝纵身一跃跳起四米高,非常轻盈的落在营地土墙上,她一只手遮着眉头做远眺状,只是眼前呈现在眼前的场面,让紫菱顿时惊呆了。这个方向与来时完全相反,整个流沙海洋地区尽收眼底。

    原来,先前经过布满流沙坑和流沙怪物的地方,只是这一个大沙漠地区的边缘,这个地方面积远远超乎想象。

    整个视野一片黄白。

    沙子反射阳光带来刺眼感觉。

    无数沙流就像河道流水,正互相交错缠绕着,暗流涌动肉眼难以分辨,而目光所及至少上百公里的地区,全部都被这种黄沙给覆满了,视野前方的天空依然弥漫着一种让人窒息的沙尘,这股沙尘好像并没有随着天气好转而消失,犹如一个巨大的罩子,亘古就覆盖这个区域。

    吞鱼城为什么会建立在这种地方?

    这个吞鱼城又到底为什么叫吞鱼城呢?

    紫菱好奇心旺盛,有强烈的冒险精神,越是未知神秘的东西,她就越想去看看,她已经厌倦当赏金猎人的生活,但有很多事情光靠她的能力是做不到的,所以跟着前辈一起冒险肯定没有错。

    好了。

    差不多了。

    该回去禀报了。

    紫菱跳下土墙准备回到运营要身边,她刚刚抬起右脚,两耳却动了动,敏锐的听觉,让她听到从营地正门,正有一个气急败坏的怒骂声,好像爆发什么冲突。紫菱好奇驱使之下,立刻走过去一看究竟。

    “他娘的!你知道这位是谁吗?”十几个人出现在营地门口,为首者是一个身材高大穿着披风的大喊,赤面黑发,摸样凶恶,特别是一张脸,跟骷髅没太大区别,武器是两柄大锤,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光靠气势就足以吓倒普通人,不过说话的却不是他,而是他身边一个虬髯汉子“荒野里敢挡赤面鬼大人路的早就已经死光了,你们难道想成为下一个吗?”

    他就是赤面鬼?赤面鬼在荒野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赤面鬼是一个强盗团的老大,虽然不在神域边缘轰动,但是在荒野里四处流窜,十年前就闯下不小的名气。此时此刻赤面鬼和他的十几个弟兄站在旅店门口,只是却被旅店的店员阻拦在门口不允许进入。

    黒猿招待他们的口吻态度与面对云鹰一伙人如出一辙“旅店已经客满,你们择日再来吧。”

    赤面鬼还没有说话。

    他的副手也就是虬髯大汉就率先跳出来“你算什么东西,无名小卒一个,竟然敢跟老大这么说话!”

    黒猿冷冷回应“滚!”

    虬髯大汉暴怒。

    赤面鬼也脸色阴沉,只是一直隐忍不发,当然对下属行为也是默许态度。虬髯大汉见老大都不阻止,从腰间拔出一口大刀,刀光滑如镜,表面寒光雪亮,凌冽慑人,幽蓝森冷,绝对是一把非常厉害的兵刃。

    黒猿并没被兵器带来威势震慑“我再说一遍,滚!”

    虬髯大汉再不犹豫,只见刀刃颤鸣不止,几乎在一眨眼时间就爆发出非凡的力量,虬髯大汉拖着刀冲出,给人感觉不是刃在挥刀,而是势大力沉的宝刀拖着人在前进,光从这一手就能判断出这个虬髯大汉是一个实力不错的人。

    紫菱要是与其对上,恐怕都要费一番力气。

    虬髯汉子二话不说毫不客气,照着黒猿的脑袋就劈过去。

    血光迸溅。

    人头落地。

    不过脑袋搬家的并非黒猿,是这个拔刀攻击的男人。

    虬髯大汉用的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刀,黒猿却没有用兵器,或则说手掌就是兵器。

    一掌过去,脑袋搬家,震撼的画面,若非亲眼所见,紫菱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黒猿的出手速度与爆发力,让紫菱终于知道云鹰为什么要阻拦她动手,这个貌不惊人或者说丑的惊人的男人,竟然有着如此让人惊骇的强大实力。若当时云鹰没有拦着紫菱而与黒猿动手,她的下场未必会与地上这位相比恐怕好到哪里去。

    赤面鬼在荒野里是何等威风八面的人物?

    这个跟随自己多年的手下,竟然一个照面就被杀了。

    最重要的是当着面一掌枭首,他连阻止的余地都没有。

    黒猿两眼盯着眼前赤面鬼说“你们谁还想试一试?”

    “这个废物聒噪得很,老子忍他很久了,倒为我省了些力。”这位身首异处的忠心部下要是泉下有知,自己刚刚脑袋搬家就被老大当球踢,不晓得会是什么样的心情,赤面鬼又对其他部下训斥道,“我平常就反复跟你们说过,规矩就是规矩,是不能轻易改的,谁要是再敢胡来,这个家伙就是你们的下场。

    说话间。

    赤面鬼踩在地上人头上。

    其他人都感到毛骨悚然心中恶寒。

    虬髯汉子跟随赤面鬼已经十几年,前天夜里两人还在一起喝酒玩女人,现在虬髯汉子被人一掌断头,赤面鬼非但没有半点愤怒,反而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架势,这个人的心性之薄凉,也就可想而知了。

    “规矩固然不能改,但是可以变通的嘛,这里面住着这么多人,又有几个有资格住在这里呢?如果他们把位置退出来,是不是就意味着外面可以进入了?”

    说话间。

    一柄棱锤脱手而出。

    几乎是直线射到紫菱面前。

    紫菱一直都在偷看,她玩玩没有想到,这个素未蒙面的赤面鬼,竟然会忽然出手偷袭她,虽然她的反应已经够快了,但也仅仅是刚刚从腰间拔出驱魔棍,还没有来得及释放力量。

    棱锤重击在驱魔棍上。

    紫菱被好像被车撞一下,立刻飞出三米撞在墙上,从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

    赤面鬼刚准备抛出第二锤的时候,一只金色怪鸟忽然冲来,锋利羽毛在他的颈部划过,不过赤面鬼铜皮铁骨,这一击并没有割断其喉咙。

    砰!

    第二个棱锤被握住了。

    “既然是客人就受旅店保护。”黒猿单手将精铁锻造的锤子握在手里,五指猛然发力,立刻造成几道指甲印,“只要离开这里,你想怎么处置他们都行,但是在这个地方,我说了算。”

    “荒野这些年好久没遇到像你这样的高手了。”赤面鬼表情狰狞而可怖“见猎心喜,看见高手,总是想切磋一下,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话音刚刚落下。

    赤面鬼满头长发就无风自飘起来,漆黑棱锤落直接砸在黒猿肩膀。黒猿站在原地没有动,棱锤重重击打在肩膀,竟然发出一种犹如撞击在铜钟上的铿锵声,周围尘土都被激荡起好几米远。

    好硬的身体!

    除非是超级变异人,要么就是掌握真力的武者,变异人是纯粹依靠超强变异体魄来抵挡外界上海,而武者则能修炼一些防御类的招数,比如在攻击落在身上的瞬间,立刻从体内产生真力以迎接缓冲,从而保护身体不受到伤害。

    两个人迅速交手好几个回合。

    当!

    黒猿没有半点花哨,他抡起拳头来,直接就是一拳头,让赤面鬼当场倒飞好几米远,猛烈的力量震的双臂手腕阵阵发麻,同时也感觉到无比的心境,这个名气并不大的荒野人,究竟是怎么练到这种地步的?简直堪比最顶尖的防具。

    赤面鬼的棱锤威力也是非常惊人,一棍落空敲土墙上的时候,瞬间就能砸出大面积塌陷和裂痕,他的各方面并不输给黒猿太多,这样打下去一时间难分胜负。

    不过以目前情况来看。

    黒猿大概是占上风的。

    赤面鬼要是继续跟黒猿斗下去,最终落败一方十有八九就是他,而黒猿虽然可以战胜赤面鬼,但是多多少少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赤面鬼也是点到为止,立刻一个急退跳出站圈,他发出咯咯的怪笑“不愧是守卫者一条路线的高人,今天多有得罪,外我们改天再比?”

    赤面鬼带着人离开营地。

    但他是不可能会放弃进入吞鱼城机会的。

    因为赤面鬼全指望靠走私一趟,从吞鱼城带出来的稀有资源和宝物,以换取到足够多的利润。既然来明的不行,大不了就来暗的,荒野里手段无所谓高明好恶,只要足够好用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