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五章 倔强

《陨神记》 第三十五章 倔强

    紫菱从地上爬起来。

    躺着也中枪,路过也挨打。

    这种无缘无故的横祸,换成谁能忍?

    紫菱本就不是一个好脾气,就更是火冒三丈了。

    赤面鬼平白无故毫无理由的偷袭,出手非常重,纯粹在下死手,如果紫菱反应再慢一点,现在多半是已经站不起来了,或许以后再也站不起来了。

    “太奶奶的,你脑子有病啊,找死!”

    紫菱捡起驱魔棍向对方冲过去,正准备发出风驰电掣一棍的时候。

    突然,撞在一座山上,踉跄着被撞退好几步,她以愤怒视线射向这个半路阻止的家伙身上,要把对方直接射成马蜂窝,不过迎上的却是黑猿深邃如渊的眼睛,让她无论多么气势汹汹的目光投过去,全部都被吸收了进去。

    “我再说一遍。”黒猿粗重厚实嗓音回响在周围每个人耳边,“营地内不需打斗。”

    “你瞎了眼吗?”紫菱顾不得黒猿实力深不可测,“是他先打我的!而且是无缘无故的,你给我让开,今天非得给他次惨痛教训,让他知道得罪猎魔师的下场。”

    猎魔师?

    赤面鬼手底人都一愣。

    不过预想中大惊失色、纳头就拜、赔礼道歉的画面没有出现,这些荒野人目光一个变得比一个奇怪,虽然目光一直在驱魔棍和驱魔弓上面徘徊充满忌惮,但是并没有多少恐惧或是惹了猎魔师的觉悟。

    黒猿不管谁有理,他只认自己的规矩“要打要杀去外面。”

    “这幅德行的小女娃子,也想挑战我们赤鬼帮?”赤面鬼丑陋干瘪的红皮老脸堆满冷笑,他用肆无忌惮目光在紫菱玲珑有致身体游走,“我看你唯一长处也就还有几分姿色,倒不如加入我们,我们上千个兄弟轮流上,保证让你夜夜做新娘。”

    众人都发出猥琐的笑声。

    赤面鬼继续说“怎么?不服?”

    紫菱天云神域底层出生,是靠自己努力走到今天,寒门比贵族有更强烈的自尊心,若没有着不服输的倔强性子,所以能从万千人中脱颖而出,现在被这个荒野里的强盗头子挑衅侮辱,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不能装作视而不见。

    赤面鬼之所以会这样做,无非是想激怒这个女人。

    从紫菱的装备和打扮不难看出来,这确实是一个来自神域货真价实的猎魔师,这里已经不是边缘之地,是错综复杂的北荒之地,北荒人大部分都知道天云城的存在,但是天云城的影响辐射范围仅限边缘地带,其他地方对神域只是感到忌惮和痛恨却没有多少尊敬和恐惧。

    凭什么神域人守着沃土衣食无忧?

    凭什么荒野人一出生就要经历血腥厮杀?

    北荒各城各部族的大型土著,绝大多数都对神域抱有很深的敌意,只是自知实力悬殊,没胆子像暗核会一样与神域公然对着干罢了。

    年轻的女猎魔师,只有低级基础法器。

    她在神域猎魔师体系里面的地位肯定不怎么高。

    因为贵族出生成为正式猎魔师的人,一般都会由家族传下一件专属神器,她看起来已经二十岁,又是久经历练的人,却还只能用最低级的制式法器,只能说明是底层猎魔师,其实力相比强不到哪里去。

    赤面鬼本来只是想挑衅一个旅馆里的客人,将其解决掉,再取而代之。

    现在知道紫菱的真实身份以后,赤面鬼稍稍改变了主意。

    神域猎魔师数量稀少,几乎不会来到这种地方。

    现在赤面鬼遇到一个,这难道不是一个好机会吗?若能将此人给解决掉,立刻就可以因此而扬名荒野,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女猎魔师看起来非常年轻,若能将其打残收为禁脔,其中滋味自是妙不可言的。

    赤面鬼立刻说“你敢不敢跟我打一场?”

    “打就打!难道我会怕你?”

    猎魔师到荒野里一般不会单独行动,若带着扈从还好说,若有其他猎魔师同伴,无疑会增添危险。赤面鬼淡淡的说“既然如此,你就把你的同伴都叫出来把,我们一次性比试个痛快。”

    紫菱犹豫一下“这不关别人的事,只是我要干掉你,仅此而已!”

    “有种!”

    这女人自己送上门,那就却之不恭了。

    赤面鬼想去吞鱼城图的是什么?

    无非是想寻找发财的机会而已,若是可以讲这么一个女人掳走,那这趟就算不去吞鱼城也无所谓。紫菱的相貌在荒野里面堪称极品,如果再加上她猎魔师的身份,他相信荒野里面很多大人物都会感兴趣。

    毕竟,女人这种东西,美到一定境界后,外貌上下落差就已经不那么重要,真正体现价值的是气质与身份。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猎魔师。

    一个有着猎魔师身份的女人,如果送到北荒的一些大城市里进行拍卖,这必然会引起轰动。

    猎魔师在神域里就是强大和高贵的代名词。

    若能收为禁脔足以满足任何男人邪恶的征服欲。

    毕竟精神的愉悦远要比肉体上索取的快感更让人沉醉。

    小怪鸟围在紫菱身边转圈,它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知道紫菱这种做法非常危险,因此在竭力阻止她,就算要找回面子,好歹等云鹰过来吧。虽然小怪鸟跟云鹰能心灵感应,但是这种感应能力受距离限制,现在小怪鸟没有办法第一时间通知云鹰。

    紫菱不是没有想过找云鹰帮忙。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就被放弃了。

    这是我的事情,怎么可以麻烦前辈?

    如果被人欺负还要炸云鹰来帮忙,跟小女孩被坏小子打了,跑去找家长有什么区别?紫菱心想,若连这点小事都不能解决,前辈肯定会看不起我的。

    自己的屁股自己擦。

    哪怕明知道对方很强,哪怕明知道是个陷阱,也不能够退缩,人活世界上就是这样,有些事情明知道是错的却必须坚持。

    紫菱挡开小怪鸟,一个纵身跳上土墙,又一个飞跃落在外面,她横起驱魔棍“来吧!”

    这时,胸口传来一阵隐痛。

    先前偷袭带来的伤害,好像比想象中要严重。

    赤面鬼站到土墙上,紫菱话音尚未落下时,他就狂啸一声,高高跳起来,两个棱锤同时举过头顶,犹如巨山压顶般重坠下来,这个家伙果然深谙厮杀之道,多少高手就是死于话多?抓住机会,一击毙命,这才是最重要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卑鄙!”

    紫菱没想到对方又企图偷袭,不过紫菱这次做好准备,她的驱魔棍立刻激发,猛烈交缠起风火呼啸,紫菱双腿踏成弓步,双臂由下而上挥舞,正面迎向两道棱锤。

    咚!

    驱魔棍的情况之下。

    紫菱依然被一震击退五米远。

    紫菱双臂剧痛且气血翻涌,这个家伙好强的力量啊!

    赤面鬼双腿狂风暴雨疾驰猛冲前进,从嘴里发出一连串怪异的奸笑,两根棱锤好像风车般在手里旋转,掀起一股飓风吹起满地的沙尘,让他乍看起来就好像一条凶猛的沙龙,正张牙舞爪而来企图张开血盆大口咬向紫菱。

    两人交手气势很重要。

    先发制人,率先成势,一鼓作气。

    赤面鬼直接把紫菱陷进比较被动的局面。

    紫菱站稳准备反击,赤面鬼忽然一晃停住,他所挟带的风沙却依然向前涌来,紫菱见状双腿点地弹身急退,赤面鬼环而不攻,围着紫菱转了一圈,让整个范围都充满沙尘,让视野完全消失了。

    紫菱闭上眼睛封闭视觉,耳朵微微颤动,听音辨位寻找未知,当赤面鬼绕到背后准备偷袭,她想都没想回头就是一棍。

    当当几声巨响。

    两人兵器碰撞像闷雷。

    土墙已经站满人,其中有赤鬼帮的帮众,也有附近闻讯过来凑热闹来观战的旅馆客人,本来是抱着看一出好戏的想法,结果却都大失所望起来,因为两个人一大起来沙尘四散,根本看不清楚。

    赤面鬼是一个纯粹的力量型战士,他已经跨越普通战士的门槛走进武者领域,每一次攻击都蕴含真力在其中,所以能无坚不摧所向披靡。紫菱依靠神器仅仅勉强抗衡,从开始就没有占便宜。

    从刚刚开始挡四五下还能还手一下,到了后来只能防御而无力反击了。

    “哈哈哈,这就是猎魔师的实力?真是弱的可怜,你要是跪下来求我饶了你,从此做我的奴隶,我说不定可以改变主意,考虑考虑不废掉你,毕竟拔了牙的小野猫,总是少了点野性。”

    紫菱感觉状态越来越糟糕。

    她明明已经用尽全力了。

    赤面鬼依然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嗖!

    棱锤长驱直入!

    紫菱腹部被重击一下,她被打得滚落到地上,赤面鬼的棱锤能轻易将骨头碾成碎末,这一击明显是收回八分力,但却不是手下留情,因为全力出手击中紫菱身体,她就算不死也彻底瘫痪。

    赤面鬼想把紫菱抓住以后卖个好价钱,他怎么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紫菱挥舞棍子跳起来,赤面鬼又一锤过来,紫菱被从沙尘里被打飞出来,重重地摔在沙地里砸出一个坑,她已经受到相当严重的伤,却还想着要站起来。

    人影一晃。

    赤面鬼冲过来一脚踢在紫菱身上,紫菱当场又飞出几米远。

    赤面鬼猖狂的哈哈大笑起来,他慢悠悠走过去,一脚踩住紫菱“来,先叫声主人听听。”

    紫菱的血和沙混在一起,她的拳头紧紧握起来,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她从小到大拼命刻苦修炼,现在却连一个荒野人都打不过。

    难道这就是命运吗?

    寒门注定是寒门。

    没有贵族的高贵血统和强大天赋,无论付出多少血汗和泪水,永远都成不了高手?荒野人踩在脚下的不仅仅是一个年轻勤奋的女猎魔师,更是一个倔强不屈的灵魂与尊严。

    土墙上,有一个绝美清理的少女瞪大眼睛,非常焦急也非常困惑对身边人说“你怎么还不出手啊!她都快被人给打死了!”

    “这家伙真是让人不省心啊,让她出去做点事情,怎么就跟人打起来了?”

    一个青年站在身边,他是刚刚问询感到的,朴素的灰色斗篷,漆黑凌乱的中短头发,戴着一个银白色鬼脸面具,一柄长刀插在乌钢刀鞘斜挂背后右肩,比拳头略大的金色小鸟站在左肩头上,此时此刻双手环抱胸前,却没有急着过去插手。

    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能感觉到紫菱身上的瓶颈,这种东西只能靠她自己去突破。

    云鹰可以出手帮她解决那个荒野人,但是不可能永远帮她战斗,所以他想看看这个女人身上,究竟有多少潜力可以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