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六章 让我陪你玩玩

《陨神记》 第三十六章 让我陪你玩玩

    紫菱猛然爆发,从地上跳起来,一棍刺向赤面鬼,赤面鬼轻松避开,双腿就像踩着滑板,从沙地画出一条长痕,他实在太灵活也太富有经验了,从开始到现在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

    紫菱齐颈短发凌乱不堪,一缕殷红的鲜血从额头流下,让她的视野变得模糊,浑身各处传来剧痛,更是让她觉得心动艰难,甚至连思想都有些模糊,明明是在这种关键时候,她却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神域一定是富庶幸福的吗?

    荒野人都这么认为,大多数神域人这么认为,紫菱却从来不这么想。

    神域人也是人,是人就有缺陷,人为欲望和私心做一些违背良心可怕事情,这就是所谓的人心。荒野能将这种阴暗面演绎的淋漓尽致,神域里因为有信仰的约束,所以被很大程度压制了。

    可怎么可能彻底消灭呢?

    光芒普照大地,除非大地空无一物,否则有光就有影。

    …………

    那年,冬雪,边陲小城,有一个小手小脸冻得通红的小女孩,她穿着单薄破烂的衣服,整天跪在街上乞讨,重病的母亲还在屋里气若游丝,她的父亲是小镇人尽皆知的混混,本来木匠出身有不错手艺,因嗜赌成性,且嗜酒如命,让曾经温饱小户家庭,几年下来便输倾家荡产。

    小女孩记事开始,对父亲的记忆,就是喝的烂醉样子,以及肆意打骂母女。

    小女孩不明白,母亲明明是镇子有名的美人,为什么要嫁给一个嗜赌酗酒的男人,她也想不明白,父亲为什么就不能像其他人家一样对妻女好点。

    原来。

    她就根本不是父亲亲生。

    生父是镇子里走出去的猎魔师,整个镇子几十年来的骄傲,正如小镇里当时其他的少女一样,女人深深仰慕和迷恋他,故而一段短暂而又脆弱的感情。

    最终猎魔师为奔赴前程去了天云城,娶了一个贵族的大家闺秀为妻,有大家闺秀就不能再要小家碧玉了,正如同很多狗血爱情故事里一样,女人被前途无量的负心人给抛弃,猎魔师更利用在本地关系,散播各种谣言,玷污女人名声,以保全自己的名誉。

    小镇认为这个女人使他们荣誉蒙羞,所以所有人都开始疏远她,连教堂都不再接受她的祈祷。

    最终为女人嫁给现在这个男人。

    虽然男人性情暴躁嗜赌酗酒,但是终究让母女俩有口饭吃。

    女人忧思疲劳成疾,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小镇医师却不愿意,小女孩头磕破也没无动于衷。这是又一个噩耗传来,小女孩叫做父亲的男人死在垃圾堆里,因为饮酒过度昏迷在烈日之下,暴晒三天才被发现,活活干渴而死,当尸体被送回来的时候已经臭不可闻

    终于熬不住了。

    女人撑了几个月,已经重病垂危,她趁着还有一点力气,从箱底找到一身少女时期的素衣白裙,也是唯一一件体面的衣服,又打开多年没用过的梳妆台,非常耐心的梳发和化妆,打扮成最美丽的样子。

    看着镜子,追忆往事,泪流满面。

    最后,她喝下早就准备好的一碗毒药。

    小女孩至今记得,母亲临终前抱着自己流血又流泪的样子,她活着一天就会拖累女儿一天,她对女儿说一定坚强自立呀,不能被任何挫折所打倒,那些流言蜚语让他们说,清者自清,神会明辨是非的,所以不要心怀仇恨不要记恨任何人,因为仇恨没有任何意义的。

    她希望死后不要办葬礼,裹个草席埋了就是,然后去教堂里求助,神域人到底是善良人更多,人们对她怀有偏见,但不会不管一个无依无靠的无辜小女孩。

    又是冬日。

    乞讨的小女孩不在了。

    又多出一个卖身葬母的女孩。

    母亲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她不忍死后埋尸荒地,所以一定要举行葬礼。

    谁又愿意平白无故为帮助这个脏兮兮如泥猴的小女孩,谁又愿意做这种费时费力费钱而且还不讨好的晦气时?教堂里的几个牧师都是那猎魔师的人,即使有人愿意出钱,他们也不会接受的。

    小镇道路车水马龙,女孩默默跪在角落,捧着一块写满歪歪扭扭炭笔字的木板,默默地擦着眼泪。

    这时一群同龄孩子经过身边,笑着骂她母亲是个狐狸精,死了还想葬进教堂,真是不要脸。

    小女孩说母亲不是狐狸精,全怪那个男人不负责任。孩子们就向她身上吐口水,继续嘲笑她的目前,还将木板抢过去砸碎了,从来都是柔柔弱弱的她,这次终于爆发了,犹如发疯般扑过去扭打撕咬,最后被几个壮实男孩按倒在地,被五六个孩子一起拳打脚底。

    女孩抱着头不说话却没有在流泪。

    “住手!”

    一个声音仿佛是从天外飞来的。

    缥缈虚无,变化莫测,充满难以抗拒的力量。

    一辆豪奢兽车经过路边,孩子见此立刻一哄而散,一个中年走下来,一袭白衣胜雪,飘逸出尘俊逸,风采千古无双,犹如仙人下凡,犹如天神临世,好像只要是他走过的地方,所有阴暗都会被照亮。

    那双眼睛充满洞悉世间万物的睿智,虽然毫无压迫感,却让人无法直视。

    小女孩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天神般的男人。

    白衣人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看一眼木板,又看一眼女孩,简单问明情况。

    当天,母亲遗体就被送进教堂洗礼,并且举行最隆重的葬礼。几乎整个镇子里的人都来参加,所有人态度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几个打过他的小孩?

    一个个被打得屁股开花,父母亲自提着粮肉钱币上门罪。

    最夸张的是小镇里高高在上的牧师长、守备队长、镇长,这些小女孩平时连看都不敢看的大人物,全都大半夜跪在小女孩家门口,非得求得原谅才肯离开,第二天就是因为渎职失察而被撤职查办。

    白衣人再次出现在小女孩身边时问她一句话“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你想要做什么?”

    小女孩不知道白衣人到底是谁,却猜到这个人肯定不简单,接下来这句话影响她一生,她也不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蹦出这么强烈的念头“我想成为一个猎魔师。”

    白衣人衣服永远都是一尘不染,泛着淡淡的荧光,亮而不刺眼,让人感到舒服,“好,你的资质不错,我就教你一点东西吧。”

    多年以后。

    小女孩长大成少女。

    全镇人帮助之下,她顺利进入猎魔师学院。

    她经过多方打听终于知道了,那个仅仅出现在生活里一天的白衣人,他的名字叫做惜云绝尘,是天云城三位猎魔大师之一,天云城猎魔师公会的会长,被誉为天云神域第一游侠。

    少女从学院快要毕业时。

    一个惊人消息在猎魔师圈子里。

    绝尘死了!可他怎么会死?这种天神般的人,究竟什么人能杀他?

    少女从学院出来后,有像灵月家族这样的巨富重利想邀,也有一些军方背景家族她加入,最终少女都一一婉拒,她进入猎魔师公会,因为她想成为向绝尘那样的人物,惩善扬恶,扫荡不平。

    …………

    紫菱再次睁开眼睛时候,她目光里的焦躁已经统统消失不见,所剩下的是平静,心如止水,身如古井,她缓缓地将驱魔棍平举起来,一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斗志在身上涌现出来。

    赤面兽露出惊讶表情。

    这个女人明明已经受重伤,竟然还能站起来,她站起来就算了,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奇怪的感觉,竟让使赤面兽都感到强烈压力和危险。

    哼,强弩之末,装神弄鬼,这一击就彻底结束战斗吧。

    赤面兽再度掀起狂放的风沙,几乎没有再收手,全力全速冲杀过来。

    紫菱面对恶虎般扑过来的沙潮,从嘴里发出一声长啸,完全无视对方的气势,驱魔棍在刹那间绽放出比平常强一倍的力量。

    她的弹身掠地而起,看似极其轻盈,脚尖轻触地面,连续跨过七步,却一步一个脚印,脚踏七星,步步生莲,最后一步踩下去时,地面轰的炸开一个大坑。

    赤面兽大惊失色。

    这个女人体内爆发出难以置信的潜能和力量,从而释放出武者真力,这股力量仿佛叠加累计,每走一步就会强大一分,当她以极快速度掠出七步时,这股力量已经累计到惊人地步,再配合猎魔师的力量,一击绝对无法力敌。

    不过姜到底是老的辣,赤面兽多年摸爬滚打的经验,让他在一瞬间做出正确的选择,立刻抽身侧退,避开贯心一击,一把锤架住驱魔棍横扫,另一锤砸在紫菱侧身。

    两个人同时倒飞出去。

    赤面兽倒在地上滚几圈站起来,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让他感到惊心动魄直冒冷汗,而且犹如虚脱般十分的疲惫。那个女人倒在地上,她终于站不起来,人力终有穷尽时,斗志再强也斗不过现实。

    “啧啧啧!我还以为是小野猫,没有想到是一只危险的野豹呢!”赤面兽拎着锤子走到紫菱面前,“我就先废你双手,看你以后还能不能拿起武器。”

    当!

    金铁交加响起。

    赤面兽的棱锤敲在虚空里伸出的一把狭长黑金古刀上。

    一个身影从透明到模糊最后到清晰,完完全全的呈现在他的眼前,他带着面具看不清面庞,斗篷和凌乱头发却在一击碰撞里飘舞不停。

    云鹰瞳孔里流露出慑人的寒意,他的声音通过面具传出来,嘶哑而又低沉“这样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现在就让我来陪你玩玩吧!”

    半醉游子微信公众号bzyz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