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八章 杀戮

《陨神记》 第三十八章 杀戮

    旅馆外,沙海泛波,杀意冲天。

    无法无秩序的地方,类似战斗说打就打,从来都不带商量,有时仅是因些小事引起,有时更是丝毫不需理由,最终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画面屡见不鲜。

    没办法。

    谁让这里是荒野呢?

    纱木旻不晓得是烈日直晒还是太过紧张,已经满头大汗,两个拳头紧握在,两眼死死盯着前面。

    黄白沙漠反射阳光而十分刺眼,几十个人影纷纷落进烈烈沙漠之中,云鹰在这些人里面几乎是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

    云鹰就算非常厉害。

    他又怎么可能应付的了这么多?

    现在瘸腿的老酒鬼走到紫菱身边,两只手拄着拐杖,一副看戏的摸样,她看起来暂时是安全的,但是这个酒鬼心思难测,谁知道他到底是敌是友?至于纱木旻因为没有离开旅馆范围,她会受到黒猿以及其手下的保护,但是又能保护多久呢?

    荒野人看她的目光带着火,她早晚会被烧成灰。

    纱木旻的心情愈发忐忑起来。

    战场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谁都懂,谁都不想做这个出头鸟,不过就这么对峙下去也不是办法,终于有人忍不住率先动手了。

    呼!

    一块巨大盾牌高速坠落下来,表面布满弹坑和各种磨损痕迹,即使经历无数战斗犀利,却依然基本完整,有一大块黑色凝固的痕迹,无论怎么洗都洗不掉,那是死在这个盾牌上的倒霉蛋所留痕迹。

    终于要来了吗?

    好,自从出地狱谷,还没好好打过。

    云鹰也是是荒野人,无论平时表现如何,但其骨子里充满暴戾与好战,今天就趁着这个机会,与这些来自荒野的各方高手好好较量较量。

    云鹰一个倒挂金钩踢在盾面上。

    咚!

    几百斤重的巨盾被踹飞了出去。

    人群里冲出一个身高足足有二米五以上的巨汉,表情呆滞,双目无神,看起来好像智商不高,但他的皮肤就像犀牛般又老又硬,更穿着一套厚实无比的铠甲,武器就是刚刚抛出去的这块盾牌,还有一根硕大的战锤。

    此人多半是个变异人。

    从形体和装备来分析,是偏体质进化的高手。

    这种体质高度进化的人,他们的皮肤硬如犀皮,更有出类拔萃者,水泡不烂、久烧不焦,死后不腐的地步,寻常刀枪子弹难以伤其分毫,光凭一身铜皮铁骨,就足以闯杀敌阵。

    巨汉接住一人高的巨盾,就是一个横扫千军,惨烈气势笼罩而来,如果被击中的话,只怕是当场就会被砸成肉饼。

    云鹰一个后跳避开。

    巨汉没有急着追击,拿起铁锤敲敲盾牌,从呆板脸上露出一个呵呵的傻笑,他大概智商确实不高。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从巨汉背后爬出一个人,这是一个看起来好像十一二岁小孩的侏儒,大概是个中年人,只是皮肤褶皱身体瘦小,让他看起来好像六七十岁的老人一样。

    “神域小子,记住我们兄弟吧,我是哥哥飞蝗,他是弟弟巨石。”这个尖嘴猴腮的侏儒中年人看起来脑子十分灵活,正坐在巨汉的肩膀上,犹如一个大块头带着一个猴子,“你的破军很厉害,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破开我弟弟的这面盾!”

    云鹰以一刀作为回应。

    刀芒在盾牌造成一道不算深的刀痕,大汉身体不动如山岿然屹立,居然连后退都没有后退一步,云鹰经过一刀测试就知道,此人防御非常强大,哪怕发动破军冲锋也破不开着防御。

    飞蝗嘿嘿怪笑起来“啧啧啧啧,你也太小看我们兄弟,光凭这点攻击程度可不够,巨石给他点颜色瞧瞧。”

    巨汉没有穿鞋,光着大粗脚,猛然向前跨出,犹如解开束缚的野兽,骤然间发起凶悍冲锋。

    虽然体型巨大,但是速度不慢,大盾是一件充满强大破坏力的武器,哪怕是一头蛮牛迎面对撞,最终也肯定会是蛮牛骨头尽碎的下场,再多砸几下就能彻底砸成一滩肉泥了。

    从来没有谁能将其打破。

    无论是飞蝗还是巨石都充满信心。

    飞蝗也没有闲着,双手像洒水般,瞬间射出数十道,各种不同的淬毒暗器。原来巨汉是体质与力量类型进化者,这个侏儒则是一个敏捷和控制领域的高手,双手射出暗器速度快到极致,每一道暗器都有致命的毒素,寻常人就算被擦破一点皮也休想活下来。

    云鹰周围都被密密麻麻暗器包围简直密不透风。

    飞蝗投掷暗器技巧精湛高超,不仅是将目标命中这么简单,从他手里发出的暗器,全部都能画出诡异的弧度让人难以预测,有时从你正面抛来一把飞刀,结果这把飞刀命中在大腿甚至在背后才命中是,几乎不可能完全躲开。

    云鹰淡然应对,骤然飘身而起,竟迎面而上!

    任你狂风暴雨,我当做全没看见。

    这个小子自己寻死?

    其他人都愣住了。

    云鹰的速度不算快,其气势与爆发力,更是远远逊色破军,整个人犹如飘起来羽毛。轻盈无比,凌空飞渡,一刀而至,横空刺向大盾。

    这样的攻击也想打破盾牌?

    这不是在说笑吗?

    巨石提起大盾就要挥出去,本以为能将云鹰被暗器射成刺猬的尸体拍成肉泥。结果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所有暗器都击中云鹰的身体,没一道能停留在体内或造成伤害,全部穿过云鹰的身体落向其他地方。

    飞蝗惊叫起来“这不可能!”

    云鹰已经冲到两兄弟面前,巨石盾牌以猛烈声势撞去,云鹰则看似轻飘飘没有力量的长刀,竟轻松穿过厚实的大盾刺入胸口,这一刀直接连人带盾一起给穿透了。

    其他人脸色都大变。

    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松?

    这刺穿的是一块巨大的盾牌,而被刺穿的是一个超强的体质进化者,这个年轻人怎么像是刺穿一块豆腐般轻松将其贯穿了。

    巨石反应迟钝,刺中一瞬间,他没有感觉,只是尚不到半秒钟的功夫,巨石就已经感觉到刀刃入体,那是一股撕裂般疼痛,漆黑长刀从虚幻变成现实,牢牢插在大汉的胸口上,哪怕有大盾保护哪怕有铠甲加身,哪怕有着一身钢筋铁骨的体质,却依然无济于事,最后毫无悬念刺穿。

    飞蝗惊呼道“巨石!”

    “不堪一击!”云鹰拔出黑金长刀“滚!”

    跳起一脚,踢中巨盾,力量轰然而来,犹如一座大山。

    巨石当场被压倒摔落在地,他已经受到重创,暂时没有战斗力了。

    这是巨石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他的身体坚固又穿着铠甲,哪怕面对子弹扫射都不怕,手里大盾更是牢不可摧的一刀防线。

    一刀。

    他就用一刀!

    刺穿大盾,刺穿盔甲,刺穿皮肤,刺进身体!

    飞蝗不甘心,巨石摔倒刹那,凌空高高跃起,犹如一只老鹰展翼,又好像孔雀开屏,只见大量暗器向四面八方洒出,最终划出一道道诡异弧线殊途同归,最终却都锁定住同一个目标。

    他的身体风车般旋转起来,双手各持一把幽蓝短刃,犹如滚动轮子从上而下,以惊人速度向云鹰杀来。

    毫无预兆。

    大地忽然爆开!

    沙墙凭空而起!

    犹如一个罩子把云鹰盖在其中,瞬间按就插满各种长短暗器。

    飞蝗本人重重撞过来,沙墙当场撞得粉碎,他见到躲在里面的云鹰,两把匕首直接刺过去,再次穿透云鹰身体,却没有刺中肉体的感觉。

    究竟是怎么回事?

    飞蝗想不明白的时候,从虚空中出现一抹冷冽刀芒,飞蝗脸色大变连忙抵挡,结果被一刀劈出数丈远,却是已经站不起来了。

    原来飞蝗刚刚攻击的对象是一个彻底幻影,云鹰留下幻影,而自己隐身离开,无非是为迷惑他,所以能一刀将这个不弱的人击败。

    云鹰再次消失在空气里。

    其他人目瞪口呆发现,这个小子怎么消失不见了,难道他会隐身术不成?

    一刀闪现。

    一个荒野盗贼头目脑袋搬家!

    又一刀出现。

    一个荒野高手被直接砍倒在地。

    云鹰面对人数不对等的战斗,竟然强势发起主动攻击,如此凶悍的攻击打得头目措手不及,人群里面顿时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数个荒野高手猝不及防,当场就被斩于刀下。

    一个,两个,三个。

    云鹰像一个看不见的幽灵,急速穿梭在人群中大肆砍杀,只是短短一小会儿功夫,最起码有四个人不明不白惨死在刀下,还有好几个重伤的也已经站不起来了。

    “这个混蛋!”

    “居然跟我们玩阴的!”

    “大家一起上将他找出来干掉!”

    荒野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猎魔师手段是荒野根本无法理解的东西,影子斗篷的隐身能力本来就很强,再加寂静杀戮的消音效果,他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中变成一个游走的死神,紫黑色刀芒每次绽放都能收走一条鲜活的生命。

    你们不是高手吗?今天杀的就是高手!

    激战四起,血染黄沙,众人陷进混乱开始乱战,有人趁机浑水摸鱼偷袭其他旅客。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逼云鹰出现,他从赤面鬼手下救起的女人,不就是一个最好利用的威胁对象吗?数个荒野人连商量都没有,他们心照不宣不约而同冲向紫菱。

    “老头!”

    “滚开!”

    “把女人交出来!”

    老酒鬼挖着鼻孔,看着冲来几人,嘿嘿笑起来,露出一嘴黄牙。

    好了,喝人几瓶酒,欠下小人情,总是要尽职一点的,想到这里,提起拐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