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三章 山行医馆

《陨神记》 第四十三章 山行医馆

    纱木旻经过一整天的骑鱼赶路,十分非常疲惫的走进旅馆,这不躺下还好,她往床一躺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骨头架子都摔碎,又好像身体被强力胶念珠,竟再也没有办法站起来,两眼皮像灌铅般沉重,意志被排山倒海的疲惫与睡意淹没,迷迷糊糊间心绪十分复杂,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苦头,可最终能完成任务吗?

    一件圣物流失多年,找回来谈何容易啊!

    纱木旻对此有心理准备,她在出发时就知道这趟路途肯定九死一生,最后不仅把小命丢掉,而且还会一无所获。即使真找到这件圣物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使用,更不确定能不能打倒那个怪物,这显然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她有选择吗?

    八万族人命在旦夕。

    大好家园就快毁灭了。

    纱木旻困意越来越浓,最终陷进沉沉的梦乡,她在梦中又回到数年前,那时候的纱木旻无忧无虑,整天跟个泥猴一样在树丛里爬上爬下荡秋千。

    虽然父母早逝,但是蒙荫尚在,所有人都将她视为公主,因为她的体内流淌继承的,可是伟大的牧神血统啊,只有她能够成为这里的主人。

    大长老睿智而又博学,总是对她孜孜不倦教诲,他说过要成为一个伟大的领袖,不仅仅要热爱这片家园,要有牺牲精神与觉悟,更需要有足够勇气与担当。

    大长老是一个知识渊博的老学者,却从来不排斥武力,甚至一直认为部族实力太弱,这样下去迟早会出问题的,所以在父母还健在的时候,他就竭力主张建立兵团,甚至可以适当打开结界,从外界吸纳强悍好战的血脉。

    牧族人心地善良,与世无争,极其排斥武力,更何况结界是牧神布下,千年神谕告诫后人,结界不可轻易开启,否则混乱就会降临。

    虽然大长老德高望重,但是在这件事上,从来没有人支持他的观点。

    万万没有想到,最终一语成谶了。

    纱木旻还梦见一个人。

    这个人最近仿佛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如果还能再次见面的话,她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与心情去面对他,这个人就是部落里最年轻的长老——荆棘。

    小长老可以说是看着纱木旻长大的,从小到大每次纱木旻闯祸,受到责罚的时候,总是这个平和的人站出来为她说话。纱木旻可以感觉到,小长老对她的关心与大长老不同,大长老对她寄予厚望而努力培养,小长老则是发自内心,就像一个亲人一样关怀。

    自从父母走了以后。

    荆棘是唯一让纱木旻感觉到亲情的人。

    他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他偷走供奉千年的圣物,他打开了牧神的结界,是他让灾难与混乱降临在家园,已经有数以千计的族人因为他而死。

    纱木旻想他也恨他。

    她梦见好友和玩伴。

    她又梦见死去多年的父母。

    梦醒满脸是泪,不晓得是太想家,还是想念父母,又或是其他原因,她连忙把脸擦干净,她已经长大并且要继承责任与权力,作为一个领袖必须强悍,所以是不可以流泪的。

    幸亏!

    没被人看见!

    特别是没被那个家伙瞧见,否则又要嘲笑我了。

    这个时候,云鹰推门进来,当见坐在床头擦脸的少女,立刻露出一个吃惊表情“这么快就睡醒了?你刚刚哭的稀里哗啦的,是不是梦见我把你抛弃了。”

    “胡说!你真不要脸!”纱木旻恼了,“谁让你进我房间!快走!”

    这个小妮子太单纯,说来说去就这俩句,这对云鹰来说无痛无痒毫无杀伤力。

    “那个肥婆有消息,你要是不感兴趣,那就算了。”

    “什么?这么快!”

    吞鱼城人这么多,而且蛇龙混杂,若是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排查,犹如大海捞针,成功率太低了。纱木旻有这个耐心,云鹰也没有这么好的脾气,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叛徒直接找到,所有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纱木旻理解云鹰的做法,不过找叛徒荆棘没问题,找红衣教士是什么意思?

    纱木旻不晓得云鹰葫芦卖什么药。

    不过这对她来说这些都不重要。

    这个人贩子果然有点门路,竟然只是花半日功夫就有结果。

    这个面相凶恶体重如猪偏偏自称翠姐的肥婆找到两人,立刻汇报所调查到的情况。

    “大人,我已经查明,最近确有红衣教士在吞鱼城布道传法,只是根据调查的消息得知,教士好像与吞天虎有些关系,红一教主已经被吞天虎走了。”

    “吞天虎么?”云鹰问一句“你知不知道吞天虎是什么来历?”

    人贩子一愣,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连吞天虎都没听说“这个吞天虎不简单,他大概是八年前成为吞鱼城的城主,有可靠消息表明,吞天虎跟神域人关系颇深,至于到底是什么关系,坊间流传很多,我也不敢贸然猜测。”

    云鹰点点头。

    他想起老酒鬼的话。

    吞鱼城多半跟天云神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

    从吞天虎坐上吞鱼城宝座的时间来看,他肯定就是这个关联的关键人物了。

    “吞天虎干什么管我们什么事?我们又不是来找他的!”纱木旻对云鹰不认真的态度感到不满意,这个家伙明明是被她聘过来执行任务的,现在怎么关心起别的事情来了,她连忙问道“那个荆棘究竟找到了没有?”

    “这个……”人贩子翠姐听到纱木旻的话,她的两条粗眉头微微皱一下,又看一眼云鹰,云鹰点点头,她只好说道”关于这个人是有消息的,他现在就住在城里,只是……”

    云鹰问“只是什么?”

    “此人初来吞鱼城时叫荆棘,但很快就改名为山行,因为精通药理,医术非常高超,现在在吞鱼城颇有名气,有很多荒野人来吞鱼城,就是专门找他看病的。”

    云鹰以询问目光看向纱木旻。

    “是他!”纱木旻露出愤然而又复杂表情,她狠狠一锤桌子就说“这个家伙就是因为医术高超,所以获得我母亲的信任,而被提拔成为部族一位长老,谁知道后来竟然叛逃部落还趁机偷走圣物,我一定要把他给找出来。”

    原来如此。

    既然确定是他,那还等什么?走咯!

    云鹰不喜欢浪费时间,他带着纱木旻来到山行住所附近。

    这间屋子在吞鱼城没有什么特别,只是门口排起长长的队伍,每个人看起来都面带痛苦之色,正如人贩子所说的一样,荆棘这个家伙竟然成为一位隐居在吞鱼城的荒野名医,他的日子过得这么好,可是把部落的人给害惨了,纱木旻想到这里就愤怒不已。

    可想到以前的事情。

    她的心情又变得沉重而复杂。

    云鹰对纱木旻做一个手势,让她先稍安勿躁,先进去看看情况再说。

    山行医馆里面有三四个学徒,山行本人是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人,他的身材修长消瘦,两鬓早早的斑白,相貌十分普通却有一双像小鹿般清澈的眼睛。

    云鹰看人一般都不会错。

    这个家伙从外表来看,无论如何都不像奸恶之辈啊。

    一个外表机灵的学徒走出来“今天到此结束,你们明天再来吧。”

    “搞什么?”

    “我们排队都排半天了!”

    “不好意思,山行医馆有规矩,每天只看十五个病人。”这个机灵的学徒满脸都是傲色“所以没有排到的人,明天上午准时到来。”

    “混蛋!”

    一个满脸凶恶的大汉冲上来揪起这个学徒。

    “我们大哥千辛万苦来到吞鱼城,你敢以这幅态度对付我们?信不信老子把你生吃了!不管怎么样,今天必须给我大哥看病,否则我就一把火烧了你们医馆。”

    这个学徒倒也是有骨气,面对凶神恶煞的大汉,他不卑不亢的说“规矩就是规矩,不能破的!”

    “去死!”

    大汉抬起拳头就要朝这个学徒身上打去,看着大汉的肌肉,那叫一个结实粗壮,拳上能站人,臂上能走马,估计就是形容这种,眼看学徒就要迸溅了。

    大汉一愣。

    因为他发现拳头无论如何都打不下去。

    一个年轻人出现在身边,单手握住了他粗壮的胳膊“求人救命,还这么横,如果换成老子,就让你们找个角落等死去吧,快滚!”

    大汉被对方眼神与杀气吓出一声冷汗。

    “好,好,你们给我记着!”

    他抬起地上的人,灰溜溜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