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四章 荆棘

《陨神记》 第四十四章 荆棘

    云鹰径直向医馆里走去。

    学徒少年立刻站起来拦住他“你也不可以进去。”

    云鹰低头瞥了眼这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小子,这个家伙很有种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娃,只能出手修理一顿给他涨涨教训,让他知道这个世界虽然珍贵东西很多,但是自己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从山行医馆里面传出一个声音来“小苏,不得无礼,让这位先生进来。”

    荆棘打量着这个走进来的年轻人,灰斗篷里半遮半掩的猎魔师皮甲,让他的目光就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不过倒也没有太在意,自顾自动手捣碎着草药,以不急不缓的温醇口吻问“非常感谢阁下仗义出手,您看起来不像是来看病的。”

    “废话,老子看起来像是会生病的人?”

    荆棘抬起头打量云鹰一眼,皱了皱眉,欲言又止,最后摇摇头,还是决定不说。他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个年轻的猎魔师,既然不是来看病的,到这里来是干什么?

    “还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巧了,我不知该怎么称呼你,我是应该叫你山行呢,还是应该叫你荆棘呢?”云鹰不喜欢卖关子,“有一位美丽的小姐要见你。你们是老熟人了,先打个招呼吧。”

    这时一道清丽的身影,从年轻猎魔师背后走出,当见到这个身影的时候,荆棘脸上再没有刚刚云淡风轻宠辱不惊的样子。这个少女十七岁左右,乖巧美丽,气质出众,扎着常常双马尾,身着一身风尘仆仆的绿裳。

    犹如五雷轰顶般。

    荆棘的表情完全凝固住了。

    几个学徒都露出惊讶表情,他们都知道师傅的性格,哪怕大名鼎鼎的吞天虎来到医馆,师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失态的。

    荆棘见到少女的瞬间,他的脑海里面已是空白,尘封的记忆迅速在脑海里浮现,特别是被他亲自埋藏在记忆深处的绿袍女人。

    正印一句情不知所起。

    他在看见她的第一眼时,就把她永远的烙进心里,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大概是再也不会爱上别人了。

    但是现实确实情深缘浅。

    最终,她嫁给族中最优秀的男人,他只能也只配以普通朋友的身份出现在她的身边。只是情起容易放下就太难了,他发现无论自己走到哪里,无论时光岁月如何变迁,无论相隔多远多久哪怕阴阳两望,他依然永远无法忘记那个穿着绿袍的女子。

    半生未娶,没有子嗣,只因她落魄半生。

    大概爱屋及乌,他把她的女,当成亲人来对待,本以为这辈子再没有再见面的机会,结果万万没有想到,她却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出现在面前,几年不见女孩长大了,她比她母亲当年还要美丽。

    荆棘声音有些难以抑制的颤抖与惊喜“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我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会找到你的!”纱木旻表情复杂,她的脸已经涨得通红,一双眼睛里泪水滴溜溜打转,这段时间受的苦以及委屈,还有对家园被破坏族人被屠戮的愤慨,全部都在这面对罪魁祸首一刻爆发出来,她大声的喊道“叛徒!骗子!”

    荆棘一愣,旋即苦笑。

    云鹰看在眼里却满心困惑,这两个人到底什么关系,好不容易见了面,扭扭捏捏干什么,真是叫人尴尬,所以就直接开口了“荆棘是吧?好,看来找对人了!现在就把你偷走的那个什么笛子拿出来,我看你的身板也不结实,所以还望好好配合,不要逼我动手揍你哦!”

    荆棘恍然又有点落魄“你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吗?”

    纱木旻将谷内发生的事情都说一遍“全都是因为你,族人现在死伤惨重,你居然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我当年真是看错你了,母亲大人当年也看错你了!”

    荆棘脸色顿时白了白,他的身体微微晃动,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只是话到嘴边却终究没有说出口,最后只是露出苦涩的表情,轻轻的叹息一声“牧神笛不在我这里,当初我逃到吞鱼城,九死一生,身负重伤,为换取能在吞鱼城久居资格,现在已经作为抵押物被吞天虎拿走了。”

    纱木旻对这个人简直失望到极点。

    他不仅仅叛逃部落,还偷走无价的圣物,最可恨的是把圣物作为抵押,只是换取能在这个地方生活?没有想到,他会是这样自私自利的人,亏当年把他当成亲人长辈来看待,简直就是瞎了眼。

    云鹰叹一口气“既然知道下落就好办了。”

    “可一点都不好办。”荆棘不晓得这个年轻人什么来历,他却知道以纱木旻的能力不可能走到这里,绝对是这个年轻人一路提供帮助,“吞天虎是出名的贪婪,你想让他把到手的东西,特别是这种可以被视为神器的物品交还难如登天。”

    确实啊。

    一件普通神器都能轻松炒出数千金币的价格。

    一位神留下的遗物怎么说也应该跟沙之书一个档次吧,这种法器的价值难以估计,云鹰之所以能保住沙之书,有很大原因是这种魔器各大家族几乎无人能使用,而云鹰又是北辰家族势力的人,其他人没有必要冒着得罪北辰家族的危险,去抢一件根本用不上的法器。

    “你搞错了,不是他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我想不想要的问题。”云鹰对自己的评价就是,逃跑一流,盗窃二流,打架三流,说起打架,他打不过的人多的去了,偷窃就没几个人比得过,而逃跑就更不用说了,“你俩好好叙旧,我去去就回!”

    云鹰说完就离开山行医馆。

    为什么放心把纱木旻留在医馆里?

    因为云鹰并不是傻子啊,他经历这么多事,看过了这么多人,如果连好人坏人还分不出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荆棘不知道为什么偷窃圣物。

    云鹰却相信他肯定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

    一个人做一件事的动机,归根到底就四种而已财富、权利、名望、情感。

    荆棘众叛亲离更名改姓在这里开一个小医馆,他到底图的是什么?他们生活的树谷是一个宝藏,如果荆棘真的一心想要背叛部族,他逃出来这么多年早就把树谷消息传出去,甚至带着侵略者去入侵自己的家园了。

    事实是,荆棘多年来守口如瓶,从来没有泄露过一丁半点消息。

    这其中的原因,云鹰不晓得也不太感兴趣,他只想早点完成任务。

    至于吞天虎就算没有这件事情,云鹰肯定也会去一趟,毕竟吞天虎与云鹰正在调查的红教头目有关系,这个任务是北辰天总帅亲自发放的,云鹰可马虎不得,否则就白跑一趟了。

    …………

    吞鱼城分为上中下三层,下层以及地下湖是变异兽活跃地以及养殖场地,吞鱼城的交通以及部分生活资源供给都来自这个区域,中层则是普通城民及外来者活动的地方,吞鱼城交易市场就被设在这里,上层空间不大却是这个荒野城市特权阶级的居住地。

    城主吞天虎就住在其中。

    吞天虎的宫殿,金碧辉煌,十分豪华,戒备极为森严,不过对云鹰来说,这种寻常戒备就算在严密都形同虚设,他一路畅通无阻穿越重重关卡,最终来到吞天虎的私人宝库中,正如同传闻一样,这个吞天虎果然是贪婪成性。

    吞天虎的宝库里,各种奇珍异宝如山,足可以琳琅满目来形容,云鹰要是有时间的话,他非得把整座宝库都搬空不可。不过现在自然还是任务最重要。

    三个摆在宝库中央的盒子引起注意,准确来说是里面散发出神器波动吸引云鹰注意。

    云鹰没说二话就过去把盒子一个个打开。

    第一个盒子里装着非常精致的玉折扇,云鹰把玉折扇拿起来端详几眼,扇子乍看是以翡翠美玉打造的奢侈品,十分精美漂亮如同艺术品,却是一件看起来相当不错的神器。

    第二个盒子打开是一张弓,长弓整体呈现古老的古铜金属光泽,只是有所破损,波动已然不完全,但是破损程度不高,修复修复应该还是能用的。

    第三个盒子打开就是一支长笛,非石非玉非金,材质尚且不明,从这个笛子里感受到的波动,也是云鹰迄今为止从来没有见过的,这应该就是纱木旻要找的部族生物。

    总算是找到这个玩意儿了!

    云鹰握紧胸口的怪石发动传送,他强行将三件物品,一件一件送进储物空间里面,单独一件件传送神器是件费力气的事情,不亚直接传送本人进异空间,整整耗费两分钟才完成,精神也损耗小半左右,但是整体来说影响不大。

    大功告成。

    可以开溜了。

    云鹰心情愉悦,他不仅完成任务,而且额外收获两件。

    隐身,离开,当经过大殿,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云鹰忍不住驻足观察。

    有一个身影出现在大殿里,是一个体重超过三百斤的大胖子,正站在镶嵌满宝石的豪华黄金长椅前没有坐下,这位颇有气吞山河气势的肥猪,应该就是吞鱼城的土皇帝吞天虎。

    真正引起云鹰注意的,倒不是吞天虎,是吞天虎面前的人。

    这人红色长袍,五十岁以上,头发灰黑相间,留着小撮胡子,仙风道骨,卓尔不凡,手持一根长杖,颇有威严的感觉,只是眉头始终是皱着的,好像这就是最自然的表情,让他看起来满脸悲悯相,犹如一个救世济民为己任的活神仙。

    吞天虎在这个人面前毕恭毕敬,半点都没有土皇帝该有的架势,甚至还要站着跟他说话。

    这该不会就是红教的教主红一吧!

    居然刚好遇上,也真是太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