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八章 逃

《陨神记》 第四十八章 逃

    山行医馆弥漫着淡淡的药香,荆棘面带淡淡怅然之色,正盘膝坐在一个药炉前,自顾自坐在座位捣药,还时不时将药粉或药水倒进炉里,几乎无视面前的纱木旻,即使面对纱木旻的质问,也摆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好像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纱木旻气愤的说“你为什么不说话,装聋作哑算什么!”

    “我无论怎么解释,你都是不会信的,既然如此又何必白费口舌呢?”荆棘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发生的事,其中关系错综复杂,绝非三言两语能解释,虽然纱木旻已经长大,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她知道为好。

    纱木旻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态面对这个人,她向来就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情,只是面对他一脸无所谓的态度,她感到很失望,非常非常的失望,难道连狡辩都不做了吗?为什么要这样破罐破摔?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一秒钟都不想呆了。

    云鹰怎么还没有回来?

    纱木旻只想拿回圣物带着荆棘一起回去,至于后面的事情,全部交给长老会处置,虽然荆棘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但是要让纱木旻亲自来解决这件事,她万万做不到,只能选择逃避。

    云鹰不是说很容易就找到圣物吗?

    云鹰不是说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么?

    这家伙自信满满走了,结果半天都没有回来,他该不会出什么事吧?这个不要脸的自大狂目中无人,万一失手怎么办?正在满脑子都是这种想法的时候,从吞鱼城主宫殿方向传来好几声闷响,虽然距离非常远却足以分辨这就是某种战斗爆发的动静!

    纱木旻心中一凛。

    难道真就被这乌鸦嘴猜中了!

    荆棘站起来皱皱眉向外面扫一眼,他让几个学徒出去打探情况,大概过几分钟,学徒就跑回来说“吞天虎好像遭到刺杀,现在城里都乱成一片,到处都在搜捕刺客,据说吞天虎麾下的战士全部出动了。”

    刺杀吞天虎?

    没事刺杀吞天虎干什么!

    荆棘跟纱木旻都感觉太奇怪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出现这种事情多半跟云鹰脱不了关系,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已经不安全,荆棘就对纱木旻说“吞天虎实力强大又有数千战士,他活着回来的可能不大,医馆有一条逃生密道,可直接离开这片区域。”

    纱木旻非常担心,这段时间跟着云鹰毛线,她已经对云鹰产生某种依赖,虽然她很讨厌这个无耻又野蛮的家伙,但是不得不否认如果没有云鹰的保护,她也不可能活到现在。所以云鹰不再身边的话,她总是觉得没有安全感。

    “我要等他!”纱木旻又补充一句“我是不会抛下同伴自己逃走的,你要逃就自己逃吧!”

    如果荆棘就此离开。

    纱木旻也没有办法。

    谁让纱木旻实力太弱呢?

    事实是,纱木旻没走,荆棘也没有走,这一幕让纱木旻心里多少好受些了。

    这时一个瘸腿糟老头子背着一个满脸痛苦表情的年轻人冲了进来,他接着二话不说就讲这个年轻人给丢到地上,云鹰因为极度痛苦身体已经弓成虾米状,豆大汗珠正在不断沿着脸颊滴落,他的身体非常古怪,手臂胸口都好像隆起,仿佛又什么东西在里面恶性生长。

    荆棘直接开口问“牧神笛拿到了吗?”

    纱木旻狠狠瞪他一眼,他都变成这幅模样了,居然还问出这种问题。他难道丝毫就没有感到愧疚吗?牧神笛就是被他交给吞天虎那个混蛋的。

    “一言难尽。”云鹰不晓得从哪里把笛子掏出来,随手就抛给纱木旻,“不过最起码答应你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

    这个家伙真的拿到了?

    荆棘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纱木旻见到笛子瞬间,立刻就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人的运气终究有用完的时候,云鹰面对面承受其一次攻击而活着,全仰仗有侵入者在身体里抵挡不住,避免瞬间就会一起被分解燃烧成飞灰的下场。最重要的一点是,云鹰当前很不妙,非常的不妙,他的身体在迅速变异,如果不尽快找到暗核会求救,用不了半个月时间,他就会彻底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当务之急。

    逃出吞鱼城!

    其他事情再从长计议也不迟!

    老酒鬼在旁边插嘴说“喂,这不是医馆吗?你不是医师么?这小子就快不行了,你还不快给他看看。”

    荆棘闻言给云鹰简单检查一番身体,云鹰此时此刻半死不活的模样,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跑路,他的眉头很快皱起来“我从见到你第一眼起就看出你身体异常,只是没有想到短短几个小时,竟然恶化到如此地步。”

    纱木旻直接说“你到是救他啊!”

    “抱歉,我的医术只对寻常疾病伤病有效,你身体变化并非病症伤口或是隐疾造成,这是来自自身内部的变化,也就是说你的身体是正常的,只是发生了异变,你很快就会变成一个变异人,只是这个过程中并不能称之为恶化。”

    这个结果早就知道了?还用你说!

    云鹰艰难的说“别他妈告诉我,你个开医馆的,连点止疼药都没有。”

    “这个倒是有的。”荆棘掏出一个小瓶,瓶子里面都是看似粗陋的药丸,“这些能大幅度削弱痛感,但是也仅仅只能缓解一段时间。”

    云鹰叫老酒鬼把他带到这里来,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索要止痛药。

    荆棘是一个荒野医师,而且技术极为高深,总不可能连点止疼药都不会调制。

    云鹰吞药以后,只是几分钟时间,钻心疼痛果然减弱,这个家伙能在吞鱼城如此吃香,现在看来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光这个止痛药就足以看出他的技术了。

    现在情况不乐观。

    整个吞鱼城的士兵都在抓捕两人。

    因为云鹰与纱木旻、荆棘有接触,他们迟早会找到这里,因为吞鱼城的特殊性,几人很难直接离城逃跑,吞鱼城肯定会在下层布置严密防御,直接等待几个人自投罗网,想要乘坐流沙鱼似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了。

    荆棘目光落在纱木旻身上“只要小姐吹响牧神之笛,我们就有机会活着离开。”

    这个破笛子有这么厉害吗?

    云鹰感到十分的怀疑。

    纱木旻露出紧张之色,她把笛子凑到嘴边,立刻开始轻轻地吹起来,她起初用力很小,到后来变得使劲吹气,只是无论如何这根笛子都无法发出声音来,一张恬静的脸颊已经憋得通红了。

    一个从来没有用过神器的人。

    让她在眨眼间就掌握这件法器的力量未免强人所难。

    纱木旻就像当初的云鹰,没有受过任何有关猎魔师训练,也对神器几乎处于一无所知的状态,像云鹰这样的人是少数,谁能拿到法器就能使用自如?这是一个相当长的摸索过程,哪怕是天赋异禀如银月、北辰曦也无法一蹴而就。

    纱木旻满脸气馁说“不行我做不到!”

    “你是唯一继承牧神血统的人。”荆棘面色平常并没有责备的样子,“只有你能使用这件神器,一定可以的,要相信自己!”

    云鹰有些诧异看着这个中年男人。

    此人到底是什么立场和态度?

    云鹰相信荆棘叛出部族是有苦衷,但是做出这种事情以后,现在却又摆出这样的态度,难免会给人奇怪的感觉。纱木旻也露出恍惚的表情,她不知道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荆棘,不过听他这么一说,纱木旻又重拾几分信心准备继续吹。

    谁知道就在这时。

    从医馆外面传来尖利的声音。

    “倒了,就是这里!”一个体态肥胖的悍妇走在最前面,她伸出手指就指着山行医馆,两个红袍教士与上百名士兵立刻就向医馆围过来,又肥又胖又丑的妇人忙着撇清关系,“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他跟山行这家伙肯定认识!”

    有这个消息就足够了。

    吞鱼城士兵队长做一个手势。

    五六个先锋直接就向医馆大门撞去。

    谁知道尚未冲到医馆前,天空划过一道金光,一只胖嘟嘟的怪鸟出现,两个翅膀洒出七八片羽毛,每片羽毛都像锋利的刀片,十分精准的射进一个士兵的咽喉,几个先锋立刻倒在地上。

    “这是什么东西?”

    “不管这么多了,直接放箭诛杀!”

    这是整整近百正规战士同时联手,各种速射连弩和自动步枪,虽然装备杂乱,但是火力凶猛,正疯狂向医馆而去,瞬间就把医馆摧毁的不成人形了。

    两个红衣教士也出手,抽出一支雨箭拉开弓却不射。

    先闭目祈祷,再念念有词,箭头嗖的燃气惨绿火焰,两道绿色流星直接射进医馆,有一个来不及躲开的学徒中箭,当场就被餐绿色火焰起效极快,凡是被击中的几乎就没有幸存可能。

    “往这里走!”

    荆棘推开露出一个通道,其他人想都没想就冲进去,否则近百个战士同时猛攻,这种阵容谁抵挡得住啊?只能逃一步看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