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九章 笛声

《陨神记》 第四十九章 笛声

    荆棘率先走走进通道,云鹰捂着胸口跟随其后,纱木旻拿着笛子与老瘸子走在最后。

    云鹰服用的止痛药能缓释部分痛苦,但也只能勉强恢复行动力,战斗力依然丧失大半,而且药效时间有限,不能及时逃出就死定了,即使没死在吞天虎或者红一手里,多半因自身异化丧失神志,那样跟死了也没啥区别。

    纱木旻一路走来,云鹰印象里一直是很强的。

    不死黑煞那样的怪物都都有周旋的余地。

    今天为什么会伤成这样?

    纱木旻想开口询问情况,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样会不会显得太关心他了,这家伙到时又要蹬鼻子上眼,所以纱木旻决定闭口不说。

    “老子这次多半是要栽了。”云鹰捂着胸口艰难地前进,即使落得现在的状态,这个家伙依然不忘调侃她两句,“说实话,如果我死了,你是高兴多点还是难过多点呢?”

    纱木旻闭着嘴不说话,好像根本就没听到。

    “万一老子不幸陨落,你别忘记任务已经顺利完成,你把黑晶打个包送到金白那里,千万别给这个老酒鬼,因为如果到他的手里,多半是要中饱私囊变成酒钱的。”

    老酒鬼听得直翻白眼不以为然。

    纱木旻瞪他一眼“这是你的全部遗言吗?”

    云鹰想了想又做补充一句“还有,你找个好人嫁了吧,以后千万不要太想我。”

    纱木旻握紧手里笛子强忍着没有动手,她眼珠子微微一转,突然咬牙切齿说“圣物已找回,你死掉最好,我省下一大笔黑晶。”

    “你这是过河拆桥。”

    “过河拆桥又怎么样?”纱木旻摆出一副刁蛮的样子,“你有本事就活下来自己找我拿,否则人都死了,要这黑晶有什么用?让我送给那个变态杀人魔送去好给你修坟?做你的梦去!我宁愿把黑晶都撒河里去!”

    荆棘走在前面忍不住微微侧目,纱木旻始终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偶尔贪玩好动,总体温柔温和,这个年轻人面前却这么刁蛮刻薄,这可不太像是她的风格。不过不难看出来,她斗嘴归斗嘴,心里却很关心这个年轻人,只是连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罢了。

    年轻真好啊。

    荆棘的思绪微微飘远。

    他的脑海里又想起绿色身影。

    如果她还活着多好?哪怕不属于自己有算个牵挂,当她消失以后也带走生命力的所有鲜活。现在这个女孩子大概就是世界里剩下的一点点颜色吧。本是打算等她长大点再去找她,没有想到她却找到这里来。

    是天意?

    老酒鬼对云鹰颇为欣赏。

    这小子明明很怕死却不忌死!

    有个性,有意思,为什么以前从没听过他,莫非是最新出现的新人?一代新人换旧人,一代又比一代强。

    老酒鬼本来对无法改变的一切感到绝望,只想把吞鱼城一战作为残生落幕,不曾想此战没能杀死吞天虎这个卑鄙小人,反而意外引出幕后的人物,不过也不用急着寻死。他发现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别人可以做到。

    这个小子能抵抗天灭审判,他有潜质打败那个家伙,如果是这样多活几年,看一出好戏,也没什么不好。

    四人怀着心思走出通道。

    “等一等。”

    云鹰猛地停住的结果就是一阵剧烈痛苦袭来,让他忍不住喘息起来,深深吸两口气缓过来,心里颇感无奈,真是见了鬼了,老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

    “前面好像有埋伏,我们不能再走了。”

    吞鱼城没什么绝对安全的地方,唯一的希望就是逃出吞鱼城。吞天虎怎么可能不在下层做防备呢?整整五百个战士埋伏在这里守株待兔,其中有四名气息不弱的红衣传教士,为首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中年人。

    老酒鬼的实力都难以击穿如此阵容,更不用说是在带着战斗力比较弱的几个累赘前提之下,小怪鸟探清楚敌情带回来,云鹰直接转述给其他人,几个人顿时有些进退失据,老酒鬼提议直接强行杀过去,即使冲不过去最起码多杀几个垫背。

    云鹰第一个反对,你个老头子活腻,老子还没有活够,这种送死的事傻子才去做,他现在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

    “如果能唤醒牧神笛之力,我们或许还有逃脱的希望。”

    这句话是荆棘说的,云鹰反正是一点都不信,一个破笛子真有这么厉害?纱木旻则深信不疑,拿起笛子就继续吹起来,只是跟刚刚一样,无论用多大力气,牧神笛连个屁响都没有。

    老酒鬼在旁边看得直摇头“法器不是这样用的,你不能把它当成个普通笛子,心与神合,神与念合,念与灵合,最终能产生共鸣。”

    死老头能不能别装深奥。

    云鹰直接说“不就是个破法器么,拿过来我试试。”

    纱木旻道“外族人怎么可以玷污我们的至高圣器!”

    “破笛子被吞天虎占用那么久,最后还是我帮忙偷回来的,你现在说这种话还要脸不?”云鹰一句话就把纱木旻说的无言可对,正准备把笛子给夺过来试试的时候,突然间肩膀小怪鸟发出警报,让云鹰的脸色骤然大变“小心,他们过来了!”

    一枚火箭弹拖着火舌射来。

    老酒鬼徒手一抓捏在手中,手臂划出非常精妙的弧度,牵引着火箭弹转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圆圈,随后将火箭弹给抛出去,火箭弹还回去比射来速度更快,当场贯穿一个士兵的身体,非常精准射向士兵背后一个胖子。

    轰!

    胖子以巨大斧头挡住。

    火箭弹爆炸产生碎片与冲击波,让周围几个士兵血肉横飞。

    吞天虎将战斧重重地砸在地上,冷冷的看着老酒鬼,又看其他人一眼”你死到临头还带着一批陪葬,有什么遗言想说吗?“

    老酒鬼冷哼一声“你这个该死的叛徒!”

    吞天虎见这老头子没有什么新意说法,他也就没有兴趣再听下去了,他本就不是一个喜欢临战废话的人,何况这个老家伙确实是个很大威胁,如果这次把他给放跑,谁知道会不会又来一次刺杀?

    “杀了他!”

    骤然间数百把武器同时举起来。

    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从四面八方响起枪声,吞鱼城战士毫无防备被打一个措手不及,立刻就倒下去一大片,只见数十个全副武装的人杀了出来。

    “山行老大!”

    “我们掩护你,快点走!”

    云鹰和纱木旻一愣,他们都看着荆棘。

    荆棘没有感到惊讶,只是淡淡的说“这些都是我这几年招募的死士,本来是想在过一两年取回牧神笛,返回部族的时候使用,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

    纱木旻越来越搞不明白“你做这些到底为了什么?”

    荆棘看着她,目光温和说“现在还想不明白吗?我是在保护你啊!”

    老酒鬼与吞天虎再一次交手,中年红衣教士提着一把燃烧着绿色火焰的武器,正在向剩余三个人冲过来。这种危急关头没有时间解释,云鹰直接将纱木旻的笛子给夺过来,虽然这件法器的波动非常独特,但是云鹰还是能从中洞察其规律。

    “没有用的。”荆棘摇摇头“这与你们神域里面那些法器都不一样,牧神笛只有特殊血统的人才能够使用。”

    谁曾想话语刚落。

    笛子就绽放出微光。

    云鹰刚刚恢复没多少的精神,全部都释放出来,从笛子里面爆发出一阵清脆而又悠扬的笛声,笛声并非声波,而是一种更加奇特,超越感官的声音。

    骤然间,整个环境地动山摇起来。

    地下湖出现旋涡,无数流沙鱼和其他生活在里面的变异兽,全都好像受到某种力量的干扰,而变得躁动不安起来。云鹰总算明白牧神笛到底是什么效果,没有想到这支笛子真正的能力是控制野兽。

    云鹰确实缺乏某种特殊的能力,虽然能够吹动牧神笛,但是无法控制这些野兽,所以只是造成骚乱而已,骤然间整个吞鱼城都混乱了,城中的野兽坐骑纷纷开始失控,盘旋在外面的沙漠食肉鸟,则发狂般开始对吞鱼城法器进攻。

    最可怕是是地下湖。

    吞鱼城底下的底下与里藏着数以千计的野兽。

    这些野兽可不仅仅是流沙鱼,更有很多凶猛强大的怪物,这些怪物好像受到刺激,一下子全部从湖水里面冲出来,瞬间就对地面设施造成巨大破坏。

    “野兽失控了!”

    “快控制他们!”

    吞鱼城里顿时一片混乱。

    云鹰使用完牧神笛就变得更虚弱,他把笛子丢换给木若呆鸡的纱木旻,荆棘也露出难以相信的表情,两人显然都不知道云鹰到底怎么做到的。牧神笛已经很久没有被人吹响,为什么会被一个外人吹响?

    “你们愣着干什么?赶快跑啊!”云鹰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