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十章 吞鱼城大混乱

《陨神记》 第五十章 吞鱼城大混乱

    圣笛被吹响了。

    三百年未响的笛声。

    今时今刻在异地被响起了。

    只是吹响圣笛者却与树谷无关。

    这圣音响彻天际,覆盖周围几千米内,不因距离而衰减,不因障碍而阻挡,众生都能感觉到这个仿佛发自灵魂的声音。

    吞鱼城高空数以百计凶猛的变异猛禽,都像是受到号召和刺激般,竟以飞蛾扑火的趋势对吞鱼城展开疯狂的冲杀,由于吞鱼城里守备士兵刚好被撤走,猛禽直接攻进城中腹内,而与此同时在吞鱼城内饲养的驯兽,也在同一时间全部发狂,攻击路人,撞毁建筑,踩踏设施,整个吞鱼城变得一片混乱。

    地下湖的场面更加恐怖,谁也不知道这个位于沙漠中央的湖泊里隐藏着多少怪物,一头头闻所未闻的生物被唤醒,从来都不浮上水面的怪物们,现在集体出现且具备恐怖的攻击性,它们开始疯狂进攻一切所看到的。

    天上地上水里来自各个不同地方的怪物,正以不同方向与方式对吞鱼城疯狂攻击,这俨然就是荒野兽潮发动时的景象,吞鱼城历史上这样的大骚乱绝无仅有!

    只是因为云鹰吹响了一支笛子。

    圣笛的威力果然非同寻常!

    只是纱木旻和荆棘怎么能接受这样的现实?整整三百多年时间,树谷历代族长甚至包括纱木旻的父母在内,全都不曾真正吹响过圣笛,只有纱木旻在出生时,与圣笛出现过共鸣。

    纱木旻会被长老们这么看重,其实并不完全因为其父母的关系,最主要原因是纱木旻被认为是三百年时间里,唯一一个觉醒牧神血统的人,她注定会成为部族的族长。

    树谷历史里从没有人一出生起就与圣物发生共鸣,纱木旻被认为是树谷前所未有族长,她拥有着与生俱来的力量与天赋,她是一个天命者,甚至是牧神转世。

    现在讽刺的事实就摆在眼前。

    这位一出生就觉醒牧神血统的人,这个前所未有的天命者,被当做牧神转世的人,即使使出吃奶得劲都没能吹响圣笛,圣笛被一个旁人随手夺了过去,随随便便一试就成功了。

    难免让人产生荒唐的感觉。

    这偏偏就是铁一样的事实!

    荆棘再无法保持温醇平淡的样子,瞪着一双开始出现血丝的眼睛,巨大刺激让他甚至忘记自己处在极其危险环境里,他冲上去就拽住云鹰的衣服“你是什么人?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可以使用牧神的力量!”

    “喂喂喂,激动什么,别说是神留的神器,我还有从魔手里弄来的法器,一样用的好好的!”云鹰难道会说自打出道以来,从来就没有他用不了的法器?这种话说出来没有人会信,这个家伙已经受到很大刺激,所以还是不要继续刺激他了,只是被这个人拎在手里,他感到非常没有面子,“你他妈给我松手!如果不是老子不在状态,现在早一巴掌把你拍到地上去了。”

    正好几道子弹射过来。

    荆棘没办法只能松开。

    纱木旻咬着嘴唇满脸委屈,她死死握着手里被族人视为牧神遗物的圣笛,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云鹰能做到她却做不到,不过现在并不是关心这个的场合“现在这里很危险,我们快点离开吧!”

    荆棘在吞鱼城培养几十个悍不畏死的亲信,虽然战力不弱,但是难以阻挡,毕竟吞天虎手下实在是太多,更是各个装备精良,其中速射连弩、自动步枪、甚至火箭炮、榴弹炮都有,杀伤力实在是太强了。

    老酒鬼依然吞天虎激战正酣。

    老酒鬼的法器都没有,只靠一支驱魔棍依然稳占上风,毕竟这个老家伙实力深不可测,猎魔师力量只是他实力的一部分,甚至还不是主要的部分。这个老酒鬼真正厉害地方在武学,而真正强悍地方在于身体本身,连子弹都很难对他造成太大威胁。

    不过人力终有穷尽时。

    老酒鬼要是跟吞天虎单打独斗是不在话下,现在又有两个红衣教士卷进战斗中,两个红衣教士各自掏出武器,竟然是一支驱魔棍,双双联手对其展开猛攻。

    猎魔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红教的普通教士都是猎魔师么!

    这要是传到神域里会引起轰动!

    猎魔师在神域是高贵的代名词,每一个猎魔师都登记在册,在干什么要去哪里实力如何,全部都一目了然个,鲜有失踪或下落不明的。如今在吞鱼城这个荒野城市,不光城主吞天虎是猎魔师,现在连红教的几个传道教士也是猎魔师身份。

    究竟是什么让这些人隐姓埋名潜伏在荒野做起传教士?

    这个红一的手里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啊!

    一个高阶猎魔师实力的吞天虎,再加两个红教的传道教士,再加一大堆杂鱼,老酒鬼能支撑多久?云鹰却是懒得管他死活,自己小命都难保,哪有闲情管别人啊。何况云鹰没有战斗力,现在就算通过怪石也借不到精神力,即使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做一个拖后腿的人。

    荆棘护送纱木旻向地下湖而去,准备要抓一只流沙鱼离开吞鱼城。

    现在吞鱼城已经混乱不堪,多呆一分钟都有巨大危险。

    四个红教教士为首的中年人沙过来,手持一把燃烧着绿火的长剑,狠狠向纱木旻和荆棘劈去。这剑本身就是一件神器威力不俗,至于上面燃烧的惨绿火焰,其实就是天灭审判,这是一把加持天灭审判的武器!

    云鹰已经领教天灭审判的本质,正因为天灭审判并非真正火焰,因此不会无差别的袭击目标,所以是否造成伤害是完全可控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天灭审判是一种特殊神器,所以这股力量在用出来的时候,会受到释放者的意志所控制。因此天灭审判能顷刻间毁掉云鹰的寂静杀戮,却也能以加持方式附着在中年教士的武器而不对其造成丝毫破坏。

    “小心!”

    云鹰刚刚喊出口。

    中年教士一道剑光迸射而出,结果目标却并非二人,居然是直冲云鹰而来。这个家伙冲向二人是障眼法而已,目的是让云鹰露出破绽,他大概是看出云鹰身份,所以认为云鹰更加危险,故而作为第一攻击目标。

    如果换成平常以云鹰的能耐未必躲不开,现在心有余力不足,剑光就像子弹般射来,瞬间穿透猎魔师皮甲,几乎把身体射出一个窟窿,而伤口边缘残留着惨绿火焰。

    纱木旻惊叫起来起来。

    中年教士冷冷一笑。

    解决掉一个!

    哪怕能承受一剑之威而不死,天灭审判也足以让他一命呜呼。所以中年教士没有再看云鹰,只是正准备攻击第二个目标的时候,从他身后响起一声嘶吼,有一头长得像乌龟的怪兽正在快速袭来,这是从地下湖里冒出来的变异兽。

    剑光一扫!

    变异怪物身体坚固无比!

    神器力量也无法切开龟壳!

    不过在龟壳造成一道浅浅的绿色痕迹,其中绿色其实是淡淡的绿火,虽然经过刺向云鹰的一剑,武器残留的天灭之力剩余无几,但是依然足以杀死这头变异兽。只见绿火迅速扩大蔓延,不一会儿就笼罩整个变异兽的身体。

    中年教士不禁感叹,主教大人力量实在太强,他不仅仅自身拥有世人难以匹敌的力量,更能将这种力量赐予别人,假以时日谁能够与他抗衡呢?他之所以心甘情愿脱离神域,除了怀着跟主教大人一样信念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对主教大人足够自信。

    哪怕是星光大师也做不到这种事情吧!

    所以说第一猎魔师应该是主教大人才对!

    中年教士想到红一的理想,他就感觉到热血沸腾,能够为这样一份事业而献身,哪怕放弃暂时的荣誉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们迟早会成为改变世界改变历史的人,这将是彪炳千秋的丰功伟绩!

    这些家伙敢阻挠主教大人?那就全部去死吧!

    中年教士挥剑就要刺向下一个目标。

    纱木旻面对剑光脸色苍白。

    中年教士本以前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猎魔师,而且是一个精锐猎魔师,出手速度自然是极快,先刺云鹰,再杀变异兽,继而攻击纱木旻,其实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纱木旻在这种真正的战士面前手无缚鸡之力。

    这个时候。

    中年教士胸口凹陷一块。

    因为一股巨力将其踢得飞出去,他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因为将其击飞的不是别人,竟然是刚刚被刺中的云鹰。他身体好像又恢复灵活,跳过来一脚就将对方踢飞了。

    纱木旻感到非常意外或是惊喜。

    云鹰挨致命一剑非但没死反而变灵活,他胸口的伤口依然燃着绿火,只是火焰正在迅速的熄灭,伤口非常深,恢复速度却快的惊人,云鹰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反而看起来还很舒服。

    中年教士怕连做梦都想不到,一剑非但没能杀掉云鹰,反而替云鹰干掉不少体内的侵入者,云鹰因此而减轻不小的负担,他甚至都想多来几次了。云鹰踢起地上一把剑,骤然发动破军冲锋,中年教士尚未做出反应前,一剑送进对方的胸口中。

    当做完这一切虚弱又重新回到身体。

    云鹰状态毕竟没有恢复,侵入者依然在蚕食身体,他不可能恢复完全的战斗力,这个时候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怪物靠近这里,让战场的局势变得更加复杂。不过相比之下,吞天虎一方的麻烦更大,毕竟吞天虎人手数量更多,所以当变异怪物发起进攻,他们就首当其冲了。

    荆棘深深看这个年轻人一眼,从里到外都透着神秘,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少秘密?

    正当云鹰认为脱身的大好机会来临的时候。

    一袭红袍从天而降。

    他浑身都缠绕着惨绿火焰,就连双眼都被绿色火焰充斥,简直一个从深渊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双手随意一挥,两团火光直接击中两个荆棘的亲信,瞬间就把他们的身体变成飞灰,残余火焰就像游蛇般游走起来,同时向激战中的老酒鬼而去。

    “糟了!”

    云鹰没想到这个老怪来的这么快!

    如果红一亲自出手,现场没人能挡得住!

    半醉游子微信公众bzyz1234,希望书友多多分享本书,让更多小伙伴加入进来!